笔趣阁 > 长公主不想死 > 137.第137章 吾道不孤
    支付宝搜索534355180领红包, 加一分钱即可充值到晋-江  即便其中大部分内容都很平淡枯燥,但因为来自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对贺卿而言, 也是新鲜的。www.biqugecom.com/40/40386/

    翻看这份记忆时, 一开始, 贺卿只是单纯地寻找与她、与当下这个世界相关联的部分。遗憾的是, 这部分内容往往只有只言片语,还大部分来自不知真假的各色小说, 很快就被翻阅完毕。

    之后, 贺卿便开始采用时间与画面结合的方式来进行, 预备将这份记忆全部翻一遍。这样一来, 她好像也跟着经历了另一个人的一生。从两三岁开始记事, 一开始只有一两个印象深刻的片段, 然后越来越多,越来越清晰。

    幼儿园、小学、初中……跟随者她的成长, 她学过的东西,贺卿也跟着学了一遍。

    家电、交通工具、高楼大厦、商场、各种各样的零食……那个本来立足于虚无的世界,好像也在她的了解之中,逐渐清晰成型, 不再只是惊鸿一瞥的印象。

    这些东西都太宝贵, 因此贺卿看得很仔细,很慢, 尽量将每天翻看过的内容都记下来。条件允许的情况下, 她还会试验一下那份记忆中的知识。

    在杯子里放上冰块, 杯子外壁会逐渐形成露水,如果往加冰的杯子里放一勺盐,杯壁上凝结的就会变成霜。

    一张纸可以悬浮在水面上,一根针必然会沉入水底。但将针放在纸面上,只要以足够快的速度撤去纸张而不晃动水面,就能让针悬浮在水面上。

    热胀冷缩,摩擦产生静电,声音的产生是因为震动……

    语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有一些知识贺卿本来就知道,但大部分对她而言都是陌生的,能够从中寻找到许多快乐。

    遗憾的是,那位年纪不大的穿越女显然并不是个爱学习的好孩子,很多知识她都一知半解,贺卿也根本没办法从别的地方得到印证和解释,只能自己推敲琢磨。

    除了去养寿宫和坤华宫问安,贺卿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问道宫里,钻研这些东西。

    而看在外人眼中,却是深居简出、潜心问道。

    其实贺卿觉得这种说法也没有错。道是什么?道就是自然造物之理。在她过往的知识体系之中,道属于神明,但在未来的世界,人类也将会踏入这个领域。

    贺卿研究着这份记忆,就像是翻开一本书,又像是踏上一条截然不同的路,让她原本贫瘠空乏的人生迅速充实起来。

    进入初中之后,基础知识的占比逐渐减少,倒是各种明星八卦、小说杂志的内容越来越多,显然它本来的主人,是个被花花世界迷晕了眼的小姑娘,已经彻底将学习抛在了脑后。

    好在即使是小说,贺卿也看得津津有味。毕竟这些小说脑洞大,故事性强,可谓是极大的增广了贺卿的见识。

    唯一让贺卿觉得不适的是,这些小说里,居然有不少是以顾铮为主角的。——确切的说,是一个或重生或穿越或原创或土著的女主角,来到这个时代,跟顾铮本人谈恋爱。

    贺卿:“……”

    虽然已经知道现代社会民风开放,婚姻之事也早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讲究两厢情愿、自由恋爱,但是……

    想跟历史人物谈恋爱的这种想法,贺卿还是无论如何难以理解。

    要命的是这些故事不管第一人称还是第三人称,实际上都是以女主角的视角来讲述整个故事,而且代入感十分强烈。穿越女在看这些小说的时候,都是将自己代入女主角,贺卿也就只能被动的跟着代入其中,经历一场场或是虐恋情深或是苏爽甜宠的故事。

    每次出戏的时候,贺卿都不免有几分恍惚,感觉自己都快被洗脑觉得顾铮是天底下第一好男人了。

    好在这些虽然都是爱情故事,但毕竟是以这个时代为背景,而顾铮又是这个时代最耀眼的一颗明星,许多事情的发展都与他息息相关,想必很多作者也查阅过资料,因此偶尔也会写到具体的现实问题。

    比如这一天贺卿翻到的这一部分。

    故事的一开场就是一场地震。

    而地震的时间也写得明明白白:天顺三年五月十五日,京师大地震。

    用了一个“大”字,这场地震的强度自然非常大,整个京城都陷入地动山摇之中,地面开裂,无数的房屋损毁倒塌,又将屋子的主人压在其中。就连建造得无比结实的皇宫也受到波及,倒塌了好几座宫殿,死伤无数。

    故事里的女主角就是在地震之中,穿越到了一个不幸被埋葬在废墟之中的女孩身上,然后自己刨开断壁残垣爬了出来,被负责处理此次灾难的顾铮看了个正着,开始了一段乱世倾城之恋。

    而在故事之外,贺卿也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上辈子她当然也是经历过这件事的,但当时她不过是深宫之中不受重视的大长公主,只知道京城地震,至于地震有多严重,损失有多大,死了多少人,都不是她能过问的,也与她没什么干系。

    何况,当时中山王贺垣才刚刚入京,正在为以皇太子还是皇长兄的身份继位而与太后及朝臣们僵持,什么样的事也大不过这一件去,自然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这一边。

    至于京中百姓的生死,在皇位更迭之前,都成了细枝末节。

    如今想来,只怕也正是因为这场地动,京城急需安稳下来,当时的林太后才不得不后退一步,同意让贺垣以大行皇帝兄长的身份继承大统,以此安抚民心。

    如今贺卿知道的事情更多,跳出来以旁观者的身份纵览这前后的种种迹象,终于生出了几分明悟:也许王朝覆灭的祸根,就是从此刻开始种下。

    一件事情,如果毫无办法,或者事不关己地丢开,就算知道结果会很惨烈,或许咬咬牙也就当做看不见了。但既然已经开始插手,有一就有二,总会忍不住一再的去关注和插手。

    就像贺卿,知道楚朝会覆亡,她就忍不住提醒了太皇太后一句,使得一切的发展都脱离自己所知道的那条线。而走了这第一步,这件事就好像变得与她息息相关,根本无法坐视不理。

    所以此刻知道了这场地震的严重性,她便再也坐不住,匆匆换了衣裳,出门要去找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还在咨平殿接见朝臣,贺卿在赶过去的路上翻来覆去的将这件事想了几遍,反倒渐渐冷静了下来,意识到她不可能冲出去把一切都说出来,不提太皇太后会不会相信她,就算会相信,也不妥当。

    太皇太后本就对她有几分隐约的戒备,她若再表现出这种“预知”的能力,恐怕更会被忌惮。

    得想个别的办法。

    这话她不能说,有另一个人比她更适合。

    ……

    张太后此刻正在用午膳,见了贺卿,便热情的拉她入席。贺卿便只得暂且将心事按捺住,陪她吃了一顿饭。大抵是因为心病去了,这一阵张太后吃得香睡得熟,气色看着便好了许多。

    又因为她喜欢的是酸口的东西,而民间又有“酸儿辣女”的说法,太皇太后心里满意,但凡她想吃的东西,都是成倍的往这边送,她整个人都圆润了不少,看着更富态福气了。

    吃完了饭,把身边的人打发下去,张太后才拉着她的手坐下来,问道,“真师面有忧色,可是出了什么事?”

    “我做了一个梦。”贺卿压低声音将事情说了一遍,忧虑道,“只怕不是什么好预兆。”

    张太后如今对贺卿有一种不讲道理的信任,闻言蹙起眉头,“真师既然出家修行,为国祈福,说起来也承担着社稷国祚之重。忽有此梦,或许上天示警之兆?”

    “我也是这么想。”贺卿叹道,“只是我的身份,这话从我口中说出来,既不合适,想来也不会有几个人相信。江山社稷之重,哪里是我一个小女子能挑得起来的?上天即便要示警,也不该找我。”

    张太后是个聪明人,几乎是立刻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我该怎么做?”

    不是“你要我做什么”,而是“我该怎么做”。

    贺卿只觉得心口一哽,万般情绪都被堵在了其中,一股柔软的情绪将她包裹着,最后只用力的捏了捏张太后的手,什么都没表现出来,起身走到旁边的书桌上,铺纸磨墨,提笔在纸上描绘。

看过《长公主不想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