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后驱魔人 > 第150章 凶杀案
    “这小警花一路上急得和个啥似的,一见面倒不好意思起来了。”黄有为望着杨璐的背影笑了笑,又将目光看向王轩,“怎么样小胖子,感觉好点了没?”

    王轩摸了摸自己的肚皮道:“除了饿还是饿。”

    黄有为一把将拉杆推进了箱子,转手提在了手中,“走,黄大叔带你吃港式烧麦去!”

    走出火车站,街上的行人已经多了起来,杨璐此时已经在公交车前等着他们了,上车之后按照黄有为所说的那个地址杨璐直接将车开到了距离棺材铺不远的一个很小的店面前,门头上写着‘港式烧麦’四个大字,其中的港字三点水还缺了最底下的那个点。

    王轩顿时皱起了眉头,“我说警花姐姐,你是不是开错地方了?”

    杨璐边解安全带边回头看了他一眼,“没错,这就是你黄大叔说的港式烧麦,下车吧。”

    看到饭店门口那一摞冒着热气的笼屉,王轩一脸嫌弃的道:“靠,这明明就是四川小笼包么,还说什么港式烧麦……”

    黄有为推开车门道:“你吃不吃,不吃我可进去了啊。”

    王轩嘟囔了一句,“不吃白不吃。”便也下了车,走进店门,王轩一口气点了三笼包子,一大碗馄饨,而林峰只要了一碗紫菜蛋汤,杨璐刚要点餐手机就响了起来,接完电话向林峰三人打了个招呼便连忙走了出去,林峰这时想给她带几个包子但追出去的时候车辆已经远去。

    重新走回饭店,林峰皱眉向黄有为问道:“最近龙市发生了什么凶杀案?”

    黄有为鼓着腮帮子摆了摆手,用筷子指了指包子,使劲咽下去之后道:“正吃饭呢,吃完饭回去我再慢慢给你说。”

    林峰皱了皱眉,搅动着碗里的紫菜,隐隐感到了一丝不安。

    吃罢饭,黄有为带着二人在街角的澡堂子里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回到棺材铺连日来的疲惫让林峰一觉就睡到了下午,看到王轩仍在打着鼾,想起医生临走前嘱咐一定要多休息,于是当下便没有叫醒他,一个人走下了楼。

    看到黄有为正在坐在柜台内看手机,看到林峰下楼,随即便收起手机走了过来,“这一觉可是睡美了吧?”

    一看到黄有为的脸,林峰脑海中不由得又想起了早上向他问及那起凶杀案时他的的表现,于是便又重新提起了杨璐所说的那起凶杀案。

    黄有为顿了顿,脸色开始变得凝重起来,“这事儿我也回来后才听说的,就在咱们走后的第二天,十年前就已经倒闭了的龙纺厂内突发了凶杀案,死者是原厂长付长生。”

    林峰皱了皱眉问道:“他是怎么死的?”

    黄有为脸色一变,凑到林峰面前压低声音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吓死的,嘴巴长得那么老大,死不瞑目啊……”

    林峰面露狐疑的看向黄有为,“你当时又不在场怎么知道?”

    黄有为向四下里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道:“这是我的一个法医朋友告诉我的,当时就是他给付长生做的尸检!”

    林峰微微皱了皱眉,“那死因是什么?”

    黄有为想了想道:“好像是心脏病突发。”

    看到林峰皱眉,黄有为接着又道:“你说这付长生也真是够奇葩的啊,大半夜的不睡觉在一个废弃的厂子里瞎逛什么,难道是在追忆他当年的往事?”

    林峰摇了摇头,“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就算他想追忆当年的往事也用不着深更半夜的去追忆,他应该是被什么人约到那里的。”

    黄有为撇了撇嘴道:“人是不可能,鬼倒是还有可能,你可能没听说过十年前的那件事,据说龙纺厂的倒闭就和它有关。”

    林峰哦了一声,皱眉看向黄有为道:“什么事?”

    “十年前我还没来龙市,这话都是我听别人说的,”黄有为顿了顿道:“十年前一个叫周新雪的女工人在龙纺厂的办公大楼上跳了下去,当场就给摔死了,警方很快介入了调查,与此同时也对周新雪的尸体进行了尸检,最终这件事以免了一名主管安全生产的副厂长而告一段落,”

    “虽然人们对周新雪的死有诸多猜测,但时间一长这件事也就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脑海,然而就在大家将要把这件事遗忘的时候,厂里再次出了人命案,这次是办公室主任,在周新雪忌日的这天晚上,他竟然也在同一地点选择了跳楼,结果也是当场摔死。”

    “这一下不仅仅是龙纺厂就连整个龙市都炸开了锅,大家纷纷猜测,这是周新雪的冤魂在作祟,一时间闹得满城风雨,警方很快就介入了调查,鉴于这件事情带来的严重负面影响,上级决定暂时关闭龙纺厂,厂内的工人另做安排,然而这一关就是整整十年,先前的工人有的已经退休,有的被安排进了兄弟单位,有的下了岗,而这起案子最终成了一宗悬案,除了自杀,警方找不到任何他杀的线索,”

    “龙纺厂这个昔日的香饽饽变成了如今的臭鸡蛋,厂区一直荒废至今,刚开始的几年还有门卫看守,后来接连又传出了几宗闹鬼事件,门卫也吓得辞职回家种地去了,现在只剩下了一座废弃的空厂,只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在时隔多年以后,竟然又出了人命案,而且还是原来的厂长,这就不得不让人多想了……”

    听罢黄有为的叙述,林峰皱了皱眉,“你是怀疑付长生的死和十年前的周新雪事件有关?”

    黄有为点了点头,“这很难不让人往一块想……唉,算了,说这么多干嘛,这又和我们没关系,你去把小胖子叫起来,咱们涮羊肉走着。”

    林峰点了点头,随即上楼去喊王轩,黄有为则准备关门。二人很快走了下来,王轩一听说刷羊肉连脸都顾不上洗,一边套着袖子一边咽着口水,“峰哥,你别说,我刚才还真梦见涮羊肉了,想想那大肉片子就让人流口水啊。”

    黄有为看了他一眼,“我说你小子除了吃还会点什么。”

    王轩撇着嘴道:“会吃就够了,还要会什么。”

    说话之间,黄有为转身锁门,三人向街角的涮肉馆走去。

    一阵夜风吹过,几片枯黄的落叶被卷到了半空,打了几个转儿后飘飘悠悠的落了下来……

看过《最后驱魔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