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乱臣 > 185.道他君王情也痴
    麻烦支持正版!晋江文学城  “菀妹妹, 姊姊对不住你, 没能保护好你!”说着将她紧紧抱在了怀间, 望着澹淡一线天色, 泪水渐渐糊住了视线。

    日头升起来了, 雾霭散尽,红灿灿的光打在身上, 渡了一层暖意。

    归菀忽轻轻启口:“姊姊,我们赶路罢。”

    媛华听她出声, 呆了一瞬, 忙极快应了,把包裹放好无意碰到异物, 定睛看了, 却是几块胡饼,饿的劲这才倏地泛上来,心中一动, 还未递出去,归菀却别过脸,低声道:

    “我不吃。”

    “菀妹妹,不吃东西, 我们没力气赶路的。”媛华试图劝她, 归菀慢慢摇了摇头, 死死抿着唇:“姊姊, 我再也不要同他们有任何瓜葛, 我情愿饿死。”

    听她声音轻轻柔柔, 却又坚定非常,媛华狠了狠心,扬手将胡饼猛地掷了出去,朗声道:

    “好!从此以后再无瓜葛了!咱们清清白白做人,一切都过去了!”

    两人不知行了多久,走的是人困马乏,可是马尚能啃些枯草,人却是不能的。

    好在很快见了一片庄稼地,新出的麦苗已有寸尺深,再往不远处看,嗬,好一处枣林!红彤彤的长枣打灯笼似的挂了满园子!

    媛华眼中不由一喜,这是有了人家呀!

    有人家就有希望!

    不多时,走的近了,媛华停下马车,四处一顾,却不见人影,仰头望了望那一树的枣子,心里直打鼓,跳下来往前探了几步路,又等片刻,想这般扭捏也不是办法,索性高声喊起来:

    “可有人家在此?清扰了!”

    连唤了两声,未见人影,却听得一阵犬吠,凶得很,吓得媛华提裙撒开脚丫子蹿回了车里,一脸苍白地对归菀勉强笑道:

    “我怕狗……”

    归菀轻轻将她手执在掌间,拍了拍:“姊姊,你听,吠声未近,想必是栓着的,我同你一起去。”

    这一回,媛华不再拒绝,同归菀两人再次小心出了马车,甫一站定,见一苍然老者牵着个女童已笑着迎上来,两人四目一对,心下顿时松了口气,媛华忙上前寒暄:

    “老伯,”说着肚子忽咕噜直响,顿时飞红了脸,“我们想,想讨口饭吃,不知老伯方不方便……”一语说完,脸上更烫了。

    毕竟这样的话,她俩人自小到大,从来没说过。

    老人见她俩模样皆显狼狈,一个十六七岁年纪,另一个要小些,虽挽着双髻,头发却乱了不少,身上衣裳半新不旧的,但如何看也不像是小户庄稼人,遂呵呵笑问:“两位小娘子可是荡失了路?”媛华一听正是附近口音,眼眶没由来一热,已是哽道:

    “不瞒老伯,我们是从寿春城逃难来的,寿春城叫魏人破了,我家里亲人都……如今姐妹二人好不易逃出来,身在何处尚不清楚,劳烦老伯指点一二,我姐妹感激不尽!”

    垂老家翁闻言须发抖了两下,忽恨声骂了句“狗贼!”,忙将二人往里头请了。一面告诉她们这已是山阳地界,一面又安抚一阵,命小女童端来两碗白粥,似不大过意的去:

    “过了午饭时候,锅里就剩白粥,你姊妹先喝着,我去给热几个馍。”

    说着不顾媛华阻拦,略显蹒跚去了,独剩小女童怯生生躲在门后时不时窥来一眼。

    粥尚温,几口下肚,空虚的心窝顿时有了着落一般,媛华放下碗,轻轻吁了口气,这方察觉出掌心的疼来,那小女童见她皱眉低首盯着手底,一阵小跑去了。

    顷刻,小女童又跑了出来,一声不吭将装着草灰的陶罐塞给媛华,口齿还不大清楚:

    “姊姊擦,擦……”

    想起幼时指破,家中老婢也用过此法,归菀看愣了片刻,忍不住俯下身来,亲了亲女童额角,四目相对,两人皆是含羞一笑,归菀便接过罐子,默默替媛华敷起掌心的伤痕来。

    两人一时吃饱了肚子,终恢复几分精神,归菀走到门口,见老人正弯腰在门口菜地劳作,看了片刻,不由走上前去,温声低问:

    “老伯,我看叶子都黄了,是病了么?”

    老人笑着点头:“对,庄稼啊,生一场病,上一茬粪,等再过几日,就好喽!还能再长高一大截!”

    说着见归菀眉宇凝愁,怔怔只是失神模样,想她那个姊姊所说寿春之事,低叹一声:

    “小娘子,人也是一样的,生场病不见得就是坏事,过去了也还能再过好日子!”

    归菀被这番话挑得心头一颤,失措看向老人,目中尽是茫茫然无解:“老伯,是真的么?”她眸中转眼布了层雾岚,似想要藏起斑斑驳驳的旧日不堪。

    老人家的自农活中得来的俚语经验,她不太懂,末了一句,却还是捅破了心头疮口一般。老人坐下,倒了倒鞋中黄土,摸出腰间烟袋,哆哆嗦嗦填上烟丝,很快,吹得眼前云丝袅袅,于归菀看来,眼前世界都不真切了:

    “小娘子,我小老汉跟你说,不知你见过蜕皮的大蛇没有?又扭又抽的,看着痛苦得很呐!可它蜕了才能接着长哇,”老人顿了顿,目光半隐在烟雾缭绕后,似悯似惜:

    “眼下,你小姊妹家没了,可日子还得过,就当是蜕了层皮,方才你姊姊跟我说,你们要过大江去投亲,去吧,到了亲戚家,可要好生过呀!这一辈子还长着呐!”

    说着不放心似的,满含忧郁地看了她一眼:“小娘子,我看你心神飘得很,听我一句劝,蜕了皮照样能活,还能活得更好!切切不要一味伤身呐!”

    肺腑之言,听得归菀再也忍不住,一把抱紧了老人的胳臂,伏在呛人的烟草味中,眼泪终毫无预兆地滚滚而下,她整个人抖得厉害,呜呜咽咽,乳燕失孤,在这天寒日暮里头,尽情哭嚎了出来。

    老人见引得她好生哭这一场,心中略略放下心来,以为多少能激励她几分,对小女娃日后总归有几分好处的,却不知,眼前哭得恣肆透彻的小姑娘,那泪水,并非是觉得岁月可回头,而恰恰是:

    这一切一切,都再也回不了头了!

    这世间,脏了的,注定再也干净不了了!脏了便是脏了呀!

    然而,这恰恰是已饱经世事的淳朴老农所不能理解之处。

    哭得久了,归菀嗓子也哑了,加之一路跌宕,乌发散乱,整个人,一下就憔悴得扎眼。

看过《乱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