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努力进监狱的那些年 > 170.我是好人
    此为防盗章

    罗邙蛇眼大瞪, 眼珠充血。www.biqugecom.com/40/40386/他是冷血动物,天生没有汗腺,可此刻,他却被庞大能量撞击的妖丹颤动、满头大汗。

    他猛得甩了两下蛇头, 极力保持灵台清明。

    这个时候,他不能晕。

    他要晕过去了, 妖力肯定会随之降弱。没了他强大的妖气掩盖,银环肯定会暴露。

    好在他做了万全的准备,把银环藏到了自己的腹部下。要不然以霍飞时刻注意着小屋动静的双眼, 怕是早就发现了银环。

    阴差阳错。

    倒不是霍飞大意, 而是他完全没有想过, 竟会有妖突破阵法跑进牢笼。此刻, 他的注意力全放在罗邙身上,自然察觉不到其他。

    日月精华如同一波波巨浪,涌进罗邙的身体,洗刷着他的奇经八脉。

    经脉急速壮大,没有一丝缓冲, 痛得霍飞牙齿打颤。现在每分每秒对他来说,都是煎熬。

    一场无形较量, 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八点整, 动物园正式开门营业, 霍飞终于停下了诵经的嘴唇。

    他慢慢从半空中降落, 抬头, 看着那方小屋渐渐散去的金光, 暗暗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今儿他还有事要做,前天他接到特殊安全局的通知,说今天会引渡一只妖进监狱,他得去接手,然后给那只新进来的妖,安排个地方。

    据说,这次进来的这只妖,特别狡猾凶残,可他的品种却不适合安置在猛兽区。

    霍飞离开,萦绕在小屋里的浓郁能量,慢慢消散。罗邙精疲力尽,整个身子像是从水里面捞起来般,庞大的蛇身瘫倒在地。

    罗邙吐着蛇信,深呼吸了几口气,来缓解经脉疼痛。

    良久,他抬眸,瞄了眼依旧没醒过来的银环,尾巴轻轻甩动,来不及细思银环今日的异状,立即开始梳理体内的日月精华。

    这才短短一个小时,他体内筋脉就被日月精华填满,不但如此,连妖丹,都比方才大了一些。

    他得赶紧把这些日月精华,转化成自己的妖元。

    都受了一场罪了,最后的好处,又怎么弃之不要。至于银环身上的异状,等她醒过来,他再问她。

    她以前,虽然时刻都在吸收能量,但从来没有出现过能量暴动的情况。不知,这会不会对她有什么影响?

    罗邙心底紧绷,看了一眼银环,便沉下心,准备先解决自身问题。

    罗邙在忙着修练,关押在其它监狱的妖们,也在霍飞念经时,不知不觉,进入了修炼之中。

    众妖不待见霍飞,因此在每日霍飞念经时,都会躲在自己的笼子,不想出来看他那张冷刀子脸。故而,罗邙小屋里发生异状,目前除了霍飞,暂时没人知道。

    他们虽然不知道,但也隐隐察觉到了一丝不对。

    众妖只是被关押,并不代表着他们不可以修炼。他们因没有妖丹在身,平日里能聚集起来的日月精华较少,所以才荒废了修炼。

    今儿空气中的能量极为浓郁。能修炼成妖的,谁也不是笨蛋,当即就放弃怨怼霍飞,转而开始吸收日月精华。

    ——

    暖洋洋的太阳洒满大地,微风和煦。新发芽的嫩绿树叶,随着拂过的春风,左右摇曳。

    银环搭着脑袋,纹丝不动。不仔细看,还以为屋子中央放着的是一根粗状的黑白橡皮筋来着。许是睡足了,她静止不动的身子,渐渐苏醒,有了一丝肌肉挪动的痕迹。

    银环尾巴一甩,再一甩,软趴趴的身子慢慢开始挪动。她木着脸,睁开有些迷糊的眼,看了一下陌生的环境。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伸出蛇信,在空中嗅了嗅,蛇目顿时明亮。

    她扭转蛇头,看了看盘在身边的罗邙,小尾巴突得一扫,拍到了罗邙的脸上。

    “醒了。”罗邙转头,看着捣乱的银环,阴冷的蛇眼多了一丝柔意。

    “嗯,大哥也睡着了么。”银环点了点小脑袋,身一扭动,几下爬到罗邙的背上,摊平了身子,懒洋洋地道:“大哥,监狱还有人专门唱歌啊?这里虽说是监狱,但看上去待遇不错,好像没有虐待你们。”

    “唱歌?”罗邙蹙眉,扭头看向背上的小蛇,眼里闪过若有所思。

    银环吐着蛇信:“对啊,唱歌的是谁?唱得可真好听,我前天晚上进来的时候,也听见歌声了。那时如果不是听着听着就睡觉了,我还能早一点来找你。”

    “你喜欢听?”

    罗邙甩了两下尾巴,暗道:前天晚上?那不就是霍飞半夜突然发难,折腾众妖的时候。

    银环说听见声音就睡着了,今儿早上霍飞念经,她又睡着了……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关联?

    银环点头:“喜欢。”

    可不就是喜欢,那声音简直是天籁之音,连着两次歌声响起,她都觉得全身暖和,心里莫名其妙的就会放松,还特别有助于她睡眠。

    罗邙看着银环,转移话题:“你听着那歌声时,有什么感觉?”

    银环歪着小脑袋:“通身都特别舒服,仿佛是在水里游玩一般。”

    罗邙:“没有别的了吗?有没有感觉自己的蛇胆在颤动。”

    早先她引动了那么多日月精华,按说不可能没有一丝变化。可是他仔细看她,又似乎并没什么变动。

    连妖力都依旧是那么低微,甚至没有一丝妖元存在。看样子,她似乎并没有把日月精华转换成妖元。

    “蛇胆变化?”

    银环有些迷糊,不知道罗邙为什么会有此一问。她瞪大着双眼,集中精力,下意识往自己的蛇胆看去。

    一眼下去,银环蛇身突然一直,当即就愣住了。

    她不可思议地瞪大着眼,道:“大哥,我的蛇胆好像坏了……”

    银环小脸上充满了害怕。蛇胆关乎着蛇的性命,蛇胆坏掉或者失去,与丢掉小命没任何区别。

    她不想死,她还没活够……

    俗话说,打蛇打七寸,而七寸指的就是蛇胆的位置。每条蛇的七寸位置都不一样,这是根据蛇的蛇身大小定论。

    罗邙闻言,双眼大瞪,眼里全是惊悚与担心。他急急问:“坏了?哪里坏了?”

    蛇胆坏掉?怎么会……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蛇胆损坏,会直接要掉银环的小命。

    银环哭丧着脸,一副行将就木,似乎马上就会去见阎罗王的模样。

    “大哥,我蛇胆变色了。”她抬起眼,可怜兮兮地盯着罗邙。

    罗邙一顿:“变色?变成什么颜色了?”

    “金色。”银环全身充满颓废的气息,说出的话带着一丝哭腔。

    罗邙:“……”

    金色的蛇胆?

    好像哪里不对。

    不但如此,她还奇迹般的做了一个梦。

    梦中,她变成了传说中的小仙女,住在大哥亲手为她搭建的树屋子里,和大哥一起共进午餐。

    “嘶嘶嘶——”午餐真好吃。

    “嘶嘶——小妹,小妹,放开嘴,你咬到我的逆鳞了...…”

    正梦到在吃大鸟腿的银环,听到熟悉的声音,一双涣散的眼睛突然点亮光彩。她猛得扭头,朝声音响起的地方看去。

    转动脑袋的速度太快,嘴角处,一丝蔓延而出的晶莹液体,咻地一下,飞溅了出去。

    “大哥。”

    刚从睡梦中醒来,银环还有点迷糊,瞅了一眼狠着抽气的罗邙,不明所以,呆呆叫了一声。

    “银环,你做什么咬我?”

    罗邙从自家小妹的蛇嘴里,抢出自己的逆鳞,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气。

    他瞪着一对大大的蛇眼,暗暗道:太特么危险了,以后再也不让银环睡他腹下了。

    罗邙修行岁月较久,蛇身已经在渐渐蜕变。如今的他,只差一份契机,就能退蛇化蛟。也因为如此,他的腹部在修为到达后,长出了一块逆鳞。

    这块逆鳞是他的死穴,比七寸,更受他保护。

    “我哪有咬你,我咬的明明是鸟腿。”刚说完话,银环蛇身一激,顿时清醒过来。

    “呀,我咬你。大哥,快瞅瞅,看有没有被我咬破皮?”银环心惊,被她咬...…她可是毒蛇。

    她的毒,毒性剧烈,一小滴就能毒死一头大象。

    ...... 怎么办,大哥要被她毒死了。

    “没事,大哥皮厚着,你的小牙齿可咬不伤我。”罗邙看到她双眼带起了雾气,立即忘记了逆鳞处传来的痛,赶紧出声安抚。

    他说的可是实话,银环虽然特殊,但目前依旧还是条银环蛇。以他即将成蛟的蛇皮,哪是她能咬伤的。

    怕银环不信,认为他是在逞强。他还用力甩了几下尾巴,证明自己没有被她的毒,毒到。

看过《我努力进监狱的那些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