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震关山 > 第一四一章 工藤面授机宜 玉婷机智接头
    第一四一章  工藤面授机宜  玉婷机智接头

    钱串子说:“大叔,你帮我想想招吧!”

    “大侄子,镇定!”工藤说。www.biqugecom.com/20/20341/

    “妈呀,死到临头了,我还咋镇定!”

    “放心!”工藤认为,钱串子没有出卖他们,应该继续利用,于是说道,“现在钱老虎还只是怀疑你,如果他要认定你是间谍,早就一枪崩把你崩了,也就不用考验了!”

    “大叔,你说的是真话?”

    “大叔咋会跟你说假话呢!”

    “我该咋办呢?”

    “大叔给你出个招!”工藤说,“今天晚上,你就住在城里,记住几个药名,明天多去几个药店打听打听,这个药单要藏好,千万别拿出来,能证明你去过药店就行,然后回望云岭,就说没买到药!”

    钱串子说:“钱老虎能相信吗?”

    工藤说:“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按我说的做,钱老虎保证相信,你就和我的儿子一样,我咋能忽悠你呢!”

    钱串子说:“大叔,那我就按你说的做!”

    工藤说:“为了你的安全,今后,就让哑巴猴子送信,不接到我的通知,你千万别来了!”

    钱串子突然满面痛楚,变得很可怜:“可是,我想我妹子咋办?”

    “真想你妹子,就想办法早些干掉钱老虎他们!”工藤说,“到那时,你妹子就回来了!”

    “嗯哪!”钱串子觉得事情也就这样了,再呆下去也没啥意思了,就说,“大叔,还有没有啥事儿了,没事儿我就走了。”

    “没事了,走吧。”工藤说。

    ……

    再说玉婷金柱二人,脱下皮袄皮裤,换上大棉袄二棉裤,穿上靰鞡,带上狗皮帽子,脸上抹点儿锅底灰,然后到了山下,套上一匹老马,拉着爬犁出发了。

    快进城的时候,他们看到前方有道卡子,有几个穿保安团衣服的人在搜查进城的百姓。

    玉婷说:“赵金柱,我教给你的都记住了吗?”

    金柱本想说,他去二丁山金矿做内应的时候,已经见识过这种场面了,还用你教,你不出毛病就不错了!可是,他不敢说,只能答应道:“记住啦。”

    玉婷还不放心:“沉住气,别慌!就当二鬼子是一帮野猪。”

    “嗯哪。”金柱心说,够磨叽的,像个老太太。

    在路上设卡的,是哪个自称过目不忘的云福祥,带着他们班里的士兵。

    高台城,并没有城墙,“光山计划”失败后,彩子命人在四周拉起铁丝网,铁丝网上挂着铃铛,夜里还亮着灯,出城入城,就是东南西北几条主要大路。

    此时,已经过了晌午,出城的人较多,进城的人较少。

    离老远,云福祥就发现一匹老马,像老牛一样慢悠悠地拉着一架爬犁,爬犁上坐着两个人,赶爬犁的人蜷缩在爬犁上面,低着头,怀里抱着杆鞭子,像是睡着了一样。

    爬犁来到跟前,云福祥这才发现,赶爬犁的人睁着眼睛,并没睡觉,就是眼神很隔路,像没看到他们一样,任由马往前走。

    “站住!”一个长着白癜风的士兵吆喝一声,上前抓住马笼头。

    一个长着马脸的士兵喝道:“下来!”

    金柱没动,说道:“看病。”

    马脸说:“下来检查!”

    金柱说:“看病。”

    马脸说:“看病也得下来!”

    金柱说:“看病。”

    “他娘的,你傻咋的!”马脸上去就是一枪托子。

    “妈呀!”金柱被打的栽愣一下,嘴里还说,“看病。”

    “啊……啊……”玉婷坐在爬犁上,一边叫,一边用手乱比划。

    云福祥在一边观察,发现这二人年龄都不大,金柱两眼呆滞无神,玉婷埋里埋汰还是个哑巴,就过来问道金柱:“喂!你叫啥名字?”

    “傻二。”金柱答道。

    “嘎哈去?”

    “看病。”

    “给谁看病?”

    金柱瞅着玉婷:“她。”

    “她是谁?”

    “老婆。”

    “倒霉!”云福祥看这样两个人也榨不出啥油水,很生气,骂道,“碰上一个傻子一个哑巴!滚吧!”

    “嗯,滚吧!”金柱说着,用鞭杆子打马一下,“滚。”

    白癜风松开马笼头:“养活孩子喂狼,白费劲了,一个大钱儿没捞着!”

    看着爬犁往前走去,马脸说:“他娘的,一个傻子都能说上老婆,我还没有老婆,这年头,跟谁说理去。”

    白癜风说:“看这傻子的老婆可不咋的,也是个窝拉窝尿的窝囊废。”

    马脸说:“是烟强起咕嘟嘴儿,是老婆强起跑腿儿!”

    云福祥说:“活人还能让尿憋死,都打起精神,多对付两个子,晚上去花烟馆!”

    过了卡子,金柱说:“师妹,我装得像不像傻子?”

    玉婷说:“你本来就是傻子。”

    “哈哈,”金柱傻笑,“这都是二太爷教给我的,说傻子的眼神要像疯狗一眼,呆呆的,直勾勾的。师妹,你的哑巴谁教的?”

    “哑巴还用人教吗!看看哑巴猴子就会了!”玉婷说。

    玉婷金柱的任务,是找李掌柜联系张老八,帮助买到药品。

    进了城,金柱把爬犁赶到“王记大车店”,恰好,上次住过的那间房子空着,他们就住进去。

    二人简单吃了点儿饭,玉婷就去了“李记皮货行”。

    小福子在大堂里,看见一个埋里埋汰的女子晃晃荡荡慢慢走过来,不小心绊在拴马桩上,摔个大前趴子,他赶忙跑出去,把玉婷扶起来:“大婶,没摔坏吧?”

    其实,玉婷发现外面人少,说话安全,又看到小福子在窗户里面向外看,就故意绊倒,等他出来说话。

    可她没想到,小福子是出来了,却没认出她来,还叫她大婶,气的她真想给小福子一脚,但她还是忍住了,说:“大侄子,我玻璃盖摔疼了,腿有点儿不好使!”

    小福子说:“大婶,我帮你揉揉吧。”

    “不用!”玉婷看看附近没人,小声说:“笨蛋!告诉婉玲姐,我在大车店住上次的房子。”

    小福子听了,这才认出玉婷来,答应一声:“嗯哪。”

    “好心人啊!谢谢!”玉婷说着,一瘸一拐走了。

    玉婷在街上转了一圈,看看没人注意她,这才回到大车店。

    金柱问:“咋样?”

    玉婷说:“别提了,这小福子,都笨死了!”

    “咋回事儿?”

    “小福子没认出我来,还管我叫大婶,啥眼神呢,气死我了!”

    “还有特务吗?”

    “明着倒没发现,谁知道暗中有没有。”

    “师妹,你穿成这样,小福子不认识你也正常。”金柱说,“你见到李叔叔没有?”

    “上次那个野刺猬,我爹就说他不像好人,我想还是别进去了,怕他认出我来,”玉婷说,“正好看到小福子在窗户前站着,我就假装摔到,把他骗出来,让他告诉婉玲姐来找我们。”

    金柱说:“师妹,你越来越厉害了!怪不得师父让你当独立小队队长,搞情报侦察。”

    “当然了,不然我怎么能指挥得了你呢!”玉婷说,“你不知道,这些天,田姐也教会我很多东西,她可是搞情报的高人!”

    等了一袋烟的功夫,婉玲开门进来了。

    玉婷拉着婉玲的手:“婉玲姐,你咋这么快就来了!”

    婉玲说:“小丫头,整这一出,小福子说都认不出来你了!”

    “我们的脑袋都值几百块大洋,哪敢明晃晃进城。”玉婷说,“要是没有急事儿,也不能来闯这龙潭虎穴呀!”

    婉玲说:“卖药的事吧。”

    “妈呀!婉玲姐,你咋知道呢?”

    “哈哈,我会算啊!”

    “来!”玉婷说,“坐下说!”

    小姐俩坐在炕上,金柱坐在炉子前。

    婉玲说:“其实,也不用算,城里都传说你们‘震关山’和鬼子打了一仗,占了不少便宜,但也伤亡不少人,我爹就想到了,伤员肯定需要消炎止疼药物。”

    “是呀!”玉婷说,“还有二十多个伤员,没有药,都够呛能活过来,我爹着急,让我来找你和李叔叔,帮助买些药回去。”

    婉玲把羊皮地图和钥匙拿出来,递给玉婷:“你看看。”

    玉婷看看:“婉玲姐,这两样东西啥用?”

    婉玲说:“这是个小地图,松鼠洞穴是个仓库,里面就有你们要买的药,还有武器,钥匙是开门用的,你们找到这个地方,里面的东西你们都带走。”

    玉婷说:“你就说在哪里吧,我看不懂。”

    婉玲说:“说你也不会明白,要不我带你们去!”

    “不行!”玉婷说,“婉玲姐,你带我们去很危险,千万不能让你冒风险了!”

    婉玲说:“冒风险我也得带你们去,不然拿不到要啊!”

    金柱过来说:“我看看。”

    “我看不懂,你还能看懂咋的!”玉婷不相信金柱比她强,但还是把地图给了金柱。

看过《震关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