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千劫眉 > 第四十二章 孤枝若雪02
    黑衣少年的头脑仍有几分眩晕,“药。”雪线子头皮一炸,一种不好的预感直上背脊,眼珠子转了两转,“你叫什么名字?”黑衣少年道,“任清愁。”雪线子呛了口气,“你师父起的?”任清愁点了点头,雪线子又咳嗽了一声,“真看不出你师父满怀诗情画意,多愁善感婉转多情伤春悲秋……咳咳,你在看守什么药?”任清愁正在专心聆听他批评屈指良的几句话“诗情画意多愁善感婉转多情伤春悲秋”,正要认真的出言反驳,突然听他一问,“猩……”他急忙住口。

    雪线子却已经听到,“猩鬼九心丸?”任清愁沉默,他也是默认,和雪线子方才虚伪的默认不同,他是个老实人。雪线子负手踱步,又绕着他转了两圈,“这里是风流店的老巢?”任清愁点了点头,雪线子又问,“你在这里看守猩鬼九心丸,想必玉箜篌对你是十分信任了?”任清愁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为了什么?”雪线子停下脚步,“为了女人?”任清愁脸上泛起羞红,却毫不犹豫的点头。雪线子皱起眉头,“你和你师父两个,都是好人。”任清愁脸上越发的红,这次却不止因为害羞,还有些惭愧。雪线子转过身来,“但你们两个……唉……你们两个笨蛋,对待女人和对待刀剑不同,你可以为了剑专注忘我,但你不能为了女人专注忘我,连做人最基本的品质道德都抛弃。女人是鲜花,可以喜爱、欣赏、观看、培育,但未必要拥有,拥有了你未必快乐。”任清愁清澈的眼神浮起少许迷惑,“我想她。”

    “傻小子,想要女人爱,首先你要让自己是块宝。不是为了女人什么都肯做,女人就会感动,女人是奇怪的动物,对男人的优点看得很少,但对男人的缺点却了如指掌。你很乖,为了她,你愿意在这里看守毒药,你觉得你在忍耐在牺牲,你甘之如饴,她却会觉得你是没原则没操守的男人,你没有为了自己心中的道义挣扎。一个没操守没原则,心中没有道义,会轻易出手伤人的男人,你说女人会爱么?”雪线子叹了口气,喃喃自语,“让我来说这种话,真是不合身份啊不合身份……”

    任清愁的眼神突然灵活起来,“我明白了。”雪线子绕着他踱步,“你明白了什么?”任清愁道,“我错了。”雪线子叹了口气,“你真明白你错了?”任清愁点了点头,“我明白了,老前辈,你是到这里来找药的吧?整个风流店所有的存药都在这里。”他推开身后那扇小小的铜门,里面是巨大的柜子,成千上万的抽屉,如果每个抽屉里都装满了猩鬼九心丸,倒将出来那是连人都能淹死了。

    雪线子钻进去看了一圈,“傻小子,这成千上万的药玉箜篌就让你一个人看守?真是信任你。”任清愁脸上又红了,“我……”不消说,玉箜篌让任清愁看守药房,对他自然是非常信任,以任清愁这等死心眼的个性,看守药房是再合适不过了。

    “我要是把这里的药统统偷走,拿去贩卖,只怕一下子富可敌国,比唐俪辞还要显摆。”雪线子喃喃的道,“可惜我讨厌毒药……”他拉开一个抽屉,抽屉里却不是他想象中的药瓶,而是一束干枯整齐的花草,“诶?”

    任清愁解释道,“这是炼制猩鬼九心丸的材料,炼制猩鬼九心丸要二十二种药材,全部都在这里,炼成的另外存放,不在我这里。”雪线子恍然大悟,“说起来他们还是不够信任你,让你看守药材,就算你看不住,别人也不知如何炼制,甚至也不知这些是什么花草。”他提起那束干草,“但这分明是麻黄草,就算它化成了灰我也认得。”任清愁不知他是大名鼎鼎,平生只爱花与美人的雪线子,对他竟然认得那一团皱巴巴的干草显得很吃惊,拉开另外一个抽屉,“这些花草都是不同的。”

    “耶,这是天阙花,这是血牙藤的果实,这是苦冬子。”雪线子将抽屉里各种药草一一看过,“这些花草都很平常,我看全部吃下去也未必有什么毒性,为什么猩鬼九心丸就有剧毒?一定还有几味主药。”任清愁走过对面的柜子,拉开中间一个抽屉,“这种奇怪的花朵,也许就是主药。”

    那个抽屉里放着一朵朵虽然干枯,却依然看得出颜色雪白的花朵,花朵的模样娇美异常,干枯之后也有手掌大小,洁白的花瓣当中一撮紫红色的花蕊异常夺目,即使是干枯的花朵也显出一种出奇鲜艳的色彩。

    就像一道干涸的血液。

    雪线子目不转睛的看着这种花,一瞬间,轻浮的神色从他面上消失,也就在这一瞬间,任清愁从他那风流倜傥的脸上看到了一种深深的憔悴之意,那非关容颜,只是一种神韵,那种憔悴的哀伤让雪线子看起来像突然老了数十岁。

    “老前辈?”任清愁关心的问。

    雪线子拿起一朵雪白的干花,“这是孤枝若雪,是一种奇葩。”他的语气很平淡,听不出太多的感情,“我娶老婆的时候送过她一朵,这种花很美,世上罕见,我没告诉她这种花只在坟墓上开。后来我老婆离家出走,孤身一人跑到南方深山老林之中,等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只剩下一副白骨,尸骨之上开满了这种奇葩。”他轻轻的磨蹭着那朵干花,指尖充满了感情,“她死在一处山谷,山谷中都是雪白的沙石,到处开满了孤枝若雪,那是一处坟地,有许多墓碑。那种雪白的沙石掘为坟墓,坚硬异常,可保墓穴百年不坏。有许多前辈、甚至前辈的前辈葬身在那里,所以开满了孤枝若雪,她寻到那里、死在那里,我将她也葬在那里。”他叹了一口气,轻轻的道,“我不知道……这种花是有毒的。”

    任清愁惊奇的听着他描述那个山谷,忍不住道,“老前辈,外面就是有许多坟墓的山谷,地上沙石都是雪白的,一年四季开满了这种花……”雪线子蓦然抬头,“这里——就是菩提谷?”任清愁点头,“这里是飘零眉苑,外面就是菩提谷。”

    原来风流店兜兜转转,竟又转回原地,唐俪辞将此地扫荡之后,玉箜篌率众而返,虽然机关暗道毁坏大半,但却是个无人想象得到的地方。

    他必须传点消息出去,让唐俪辞知道玉箜篌折回飘零眉苑,同时——

    雪线子深深吐出一口气,“傻小子,我要去菩提谷,送我出去。”

    任清愁却很明白他要做什么,按下他的手,“老前辈,从这里出去要经过三道屏障,一定会惊动别人,到时候风流店对你合围,只有你一个人,没有逃生的机会。”

    “你陪我么?”雪线子笑了起来。

    “嗯。”任清愁安静的道,“到夜里二更是这里最安静的时候,三道屏障都在最疲惫之时,我们先把这里的干花毁了,到二更再出去。”

    “你帮我,不怕你心爱的女人受到伤害?”雪线子拍了拍他的头,又捏了捏他的脸,任清愁任由他捏,并无抗拒之色,只道,“我想要蕙姐明白,我也有我想做之事。”雪线子在药房里翻翻拣拣,查看还有没有其他毒花,“你师父如果有你一半听话,他就不会死。”

    “师父死了,是因为他自己想死。”任清愁的眼神仍然清澈认真,“他不是被人害死的,只是自己不想再活下去而已。人若失去了活下去的理由,活下去就没有意义。”雪线子对着手里的各种花草大眼瞪小眼,对后面那位妙悟红尘的名门弟子,他实在不知再和他说些什么好,突然间无比的想念起唐俪辞和水多婆来。

看过《千劫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