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司令,以权谋妻 > 233,含辱忍垢,废仓重逢 15
    一脚复一脚,踢得蔚鸯身上疼极了。www.biqugecom.com/60/60462/

    可为了母亲,她只能默默忍着,疼着。

    “我错了,求大堂哥把妈还给我……”

    藏起锋芒,她继续忍受着这份天大的屈辱。

    “没那么容易,给我自搧耳光。”

    待踢够了,他又提了一个要求,手指重重地戳着她的额头,笑得邪气,眉目之间尽是得意之色:“然后说自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贱女人。说……一遍一遍地说,不得我同意,不准停下来。”

    蔚鸯咬了咬牙,长长深吸一口气,打了自己好几个耳光,如他所愿,木然地自贱起来:“我是一个忘恩负义的贱女人……我是一个忘恩负义的贱女人……”

    一遍又一遍,那份强加给她的耻辱,深入骨髓。

    她努力忍耐着。

    愤怒吗?

    当然愤怒。

    愤怒到想杀人。

    如果有枪,她会毫不犹豫的对着他的脑袋开枪。

    可现在,她手上没枪,又打不过他——蔚虎是学过武功的,要不然他也不会被特招进刑警队,他的那些功夫,全是桂姑姑教的,这个人仗着自己会几手拳法,这些年不知干了多少坏事。

    硬碰硬,她讨不了便宜。

    现在,她只能维持着小可怜的惨状,这才是他们想看到的她的下场。

    “瞧,看到没有,没了慕戎徵,你什么都不是……还是那个卑贱的臭丫头,我让你左,你不敢右,这才是你的生活,飞上枝头当凤凰,你觉得你像凤凰吗?我觉得你就是一只长得漂亮点的鸡而已,拔了你那漂亮羽毛,你连鸡都不是……”

    蔚虎笑得轻蔑极了,“听说你在学校欺负蔚兰了?给她叩头,求她原谅。然后我们再来谈有关你妈的事。对了,必须叩得额头生血,不见血,那就是没诚意,没诚意,那就没商量的余地……听明白了没有?现在,你只能乖乖就范,否则你的妈妈,我的婶婶,会有怎么一个下场,就难说了……”

    那语气里尽是浓浓的威胁。

    “砰砰砰……”

    蔚鸯重重地往青石地上叩,“二姐,之前蔚鸯放肆了,求二姐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妈,原谅我这一次吧……”

    蔚兰一脸傲气地看着,这么些日子以来的怨气,总算是消了一些去,“原谅你可以,但是明天,你不准去考试,而且必须向老师承认,这次的成绩你是作弊作来的。”

    “没问题。”

    不管他们提什么要求,她通通答应,只要把母亲还给她。

    蔚兰指了指石桌上的纸和笔,一脸的气势凌人,“我说一句,你写一句,写一封自罪书。”

    “好。”

    蔚鸯满口答应,站起,拿起笔,等着蔚兰发话。

    “我,蔚鸯,罪该万死,为了排一个好名次,在月考时作弊,还死不承认,其实,我有暗自拿到某个老师给的答案,所以才考了第一名。那个老师,不是严老师,而是另有其人。具体是谁,我就不说了。昨晚上我痛定思痛,觉得思悔难当,就此自罪,自请退学。”

    蔚兰把事先编好的自罪书给背了出来。

    蔚鸯听着冷笑,但还是依命写下。

    蔚兰拿到这张自罪书之后,那张美丽的脸蛋上终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大哥,就这样吧!你把人带去吧!”

    “开心了吧?解气了?”

    蔚虎笑着揉揉妹妹的头,带着几丝宠溺。

    蔚兰欢喜点头:“嗯。”

    “成,那我把人带走了。”蔚虎斜以一眼:“去把额头上的血擦了,走了……”

    “好!”

    蔚鸯回屋用毛巾洗了一把脸。

    镜子里,额头上全是血丝,疼得挖心,可现在,她没空去细细的处理伤口,只粗粗清理了一下,顾不得上药,没一会儿就出来了,一脸平静地跟了出去。

    夜色渐渐降临了。

    蔚兰目送哥哥带着那讨厌鬼离去,心头竟涌现了一阵阵不安。

    蔚鸯的反应太平静了。

    这很反常。

    若放在以前,她一定会哭哭泣泣;若按最近她的脾气,有可能她在暗中筹谋着什么。

    哎呀,哥哥不会遭了她的道吧!

    她的心情忽变得七上八下的,思来想去良久,又觉得自己这是在杞人忧天,没了慕戎徵撑腰,她怎么可能斗得过哥哥?她哥哥可是刑警,本事可大着呢!

    *

    出了蔚园,蔚虎坐进了自己的车,蔚鸯刚想上去,却被喝住,“你不要上来,二十分钟后我会在3号废仓库等你……”

    “我妈在3号仓库?”

    蔚鸯凝神反问。

    “在不在那里,到了那里不就知道了吗?”

    蔚虎笑得诡异开车离开。

    3号仓库离这里有点远。

    蔚鸯开始狂奔,一路上,跑过一个个路口,最终钻进了那一片早已废弃,据说将要被拆除的旧城老粮仓区。

    抵达粮仓北大门时,她已是上气不接下气。

    此时,天色已经大暗,望着空空寂寂的仓库,蔚鸯觉得:这个地方还真是一处杀人放火的好地点——这对兄妹这么使着劲的折磨她,这是想要她小命吗?

    她跨了进去,却看到蔚虎已经到了,手上拿着一个手电筒,在半晕半暗中,神情显得可怖之极,像一个索命的恶鬼。

    咦,他的车停在哪?

    进来时她怎么没看到?

    “我妈在哪?”

    她粗喘着急问,整个处于脱虚状态,脚下软得不行。

    “办公楼那边……走啊……”

    他推了她一把,险些把她推倒在地上,脚下打了一个趔趄。

    二人拾级而上,脚步声在空荡荡的废楼里显得格外的刺耳,回音格外的大,吱吱哑哑的,这楼梯是铁板做的,年代久了,噪音很大。

    待上了三楼,他们往左拐向前走了一会儿。

    “就这间。进去吧!”

    蔚鸯推门而入,里面乌漆抹黑的,身后,砰,合上了门。

    她一惊,只听得门外传来一阵冷笑,他这是想把她关在这里?

    不可能这么简单的。

    “妈,你在这里吗?妈,你在吗?”

    蔚鸯凝神细思罢,一边叫着,一边往里摸索。

    适时,脚上碰到了什么东西,发出了一记脆响。

    “呜呜呜……”

    有人在黑夜里发出一阵诡异地声响。

    灯突然亮了。

    蔚鸯在看到对方时,神情愣了愣,有一种恍若在做梦的感觉,脱口就惊呼了起来:“怎么是你?你……我妈……我妈这是怎么了?”

看过《司令,以权谋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