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是良民 > 第231章 善后
    杨兵跟了方秀将近三个月了,每天都是无所事事。

    要说这样其实也不错,方秀不出门的时候他就坐在车里看看书,方秀出门的时候他就充当一个司机的角色。

    唯一感到羞愧的是,付出对不起那份收入。

    这样的工作不要多,一千五百块就有人打破脑袋抢着干。

    不过今天终于让他找到了一点“保镖”的感觉了。

    方秀跟同学吃饭时,他就坐在包间外,点了份蛋炒饭慢慢吃着。当然不是老板虐待他,实际上他早就吃过了,只是不点单的话坐在那里感觉有点奇怪。

    然后方秀跟同学去唱歌时,他就一直在ktv的员工休息室里,给了50块钱给服务生,让他帮忙照看着。

    等方秀跟同学去吃夜宵时,他就不紧不慢的吊在后面。

    这些最基本的侦查手段,他当然是驾轻就熟。

    就在他以为一切今天的任务很快就要结束时,炒河粉的摊子里突然飞出了一只塑料凳,紧跟着响起了霹雳乓啷的啤酒瓶声音。

    马路对面的梧桐树下,杨兵整个人就像一条拧紧发条的猎豹似得冲了过去。

    棚子里,喝得醉醺醺的两帮人正在用极其恶毒的话语问候对方祖宗十八代女性直系亲属,同时用啤酒瓶、塑料凳、盘子等物品进行隔空对射。

    “啊……”

    炒粉摊前,几个女生被突然的变故吓的尖叫了起来。

    就在这时,飞出来的啤酒瓶在众人旁边突然爆开,迸溅的玻璃渣四处乱飞。

    “哎呀”一位正在后退的女生突然惊呼了一声,原来是玻璃渣迸到了她手背上,蹭破了一块破,鲜血很快溢出来了。

    “静香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

    那边冲过来的杨兵,第一时间就把方秀护在了身后,确定她没有受到伤害后把她带离了现场。

    就在这时,棚子里的人两帮人冲到了马路上,开始混战了起来。

    方秀那帮男同学正好也喝了点酒,再加上女同学手破了,骂了几句后很快便加入了战圈,一时间打的好不热闹。

    已经离开一段距离的方秀,眼看有同学倒地,方秀停下脚步问:“怎么办啊?”

    杨兵微微皱眉。这些学生也真是的,跟他们无关的事情,干嘛要往上凑,真是没事找事。

    杨兵稍微想了想,叫了一辆出租车,跟司机说好地方并且付了车费,等目送方秀走远后才转身朝马路对面跑去。

    ……

    关秋是第二天早上吃早饭时才听方秀提起这件事。

    方秀就像一个犯错的孩子一样,满脸通红。

    关秋笑着安慰了几句。

    吃过早饭他上楼拿东西时,洋浦区那边的城中派出所打来电话,通知他过去一下。

    关秋问怎么回事,那边没回答就挂断了电话。

    关秋开车把方秀先送到学校,转头又去了城中派出所。

    派出所门口来了很多人,吵吵嚷嚷着。

    关秋绕过这些人进了接待大厅,找了个肩膀上扛着一杠三星的中年民警问了问。

    民警听说他的来意后,把他带到了办公室,说:“你是杨兵老板啊?”

    “对,他是司机兼助理。”关秋说着,从口袋里掏了张名片过去,“到底出什么事了啊?”

    民警一看名片,见上面写着“董事长”三个字,口吻立刻变得轻松了起来,说:“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本来呢就是个斗殴事件,顶多就是行政拘留而已,但是你这位员工出手过重,把受害人脾脏打破裂了。”

    “啊……”关秋听得无语至极,“人没事吧?”

    “医院那边已经进行了摘除手术,目前没有生命危险。”

    民警说完走到办公室门口,把门关了起来,走过来说:“不瞒你说,本来我们是要追究他刑事责任的,不过里面涉及到财经大的学生,学校那边不希望闹大……”

    关秋赶紧从口袋掏了包烟出来,给这位民警点了一根,说:“请问您贵姓啊?”

    民警说:“免贵姓高。”

    关秋说:“高队长您好,那现在是什么情况啊?”

    高警官说:“受害人家属那边不依不饶,一定要依法追究杨兵的刑事责任,我们目前正在做调解工作。”

    关秋便明白了,这是要出血啊。

    “那麻烦你们帮着做做家属沟通工作,医疗费跟赔偿什么的,都由我们这边出好了。”

    高警官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这样就最好了。”

    随后高警官带着关秋去了拘留室,杨兵正低着头坐在里面发呆呢。

    听到脚步声,杨兵抬头看了眼,站起来说:“老板~”

    跟过来的高警官说:“把门打开吧。”

    等门开了,关秋上下看看他,问:“没事吧?”

    杨兵咧嘴笑了笑,“没事。”

    关秋不满道:“以后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知道吗?”

    杨兵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关秋随后联系了吴香君,让她找个大律师过来。

    在办公室里等了半小时,当律师过来后,高警官说:“我先帮你们办个取保候审,不过近期内不得离开沪市,同时要24小时随传随到,没问题吧?”

    关秋笑说:“没问题,麻烦高警官了。”

    随后杨兵签了个字,剩下的都交给律师去办了。

    为了避免和受害人家属碰面,他们从后门离开的。

    等坐上车后,关秋笑说:“这件事不要跟秀秀说,一个字都不要提,就当没发生过的。”

    只要秀丫头高兴,就算她把天捅个窟窿,他也愿意帮她去补。

    “嗯,我知道。”

    ……

    财经大杨浦校区。

    方秀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等听说有同学进了派出所,还有人被打进医院时,小心脏吓得怦怦直跳。

    当然,方秀不是怕这种事。跟着关秋这么长时间,她也算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女孩了,打个架在她眼中实在算不了什么。

    她只是不想给关秋添麻烦罢了。他每天要操心考虑的事情那么多,自己帮不上忙就算了,再给他添乱就真得说不过去了。

    方秀偷偷找到那位老乡董薇,问:“薇薇,昨晚后来怎么样了?”

    这件事学校里也是低调处理,没有大张旗鼓,所以知道的人并不多。董薇小声道:“邹华跟刘建新他们几个过去理论,结果那边两帮人掉头一起打他们。因为对方人多嘛,他们都被对方摁在地上打。

    然后这时过来一个帮忙的,这个人真得非常厉害,赤手空拳把对方八九个人全打趴下了,还有一个人还送去了医院。”

    “啊……”方秀惊讶不已,“那对方现在怎么样了?”

    董薇以为她问的是医院里那个人呢,说:“不知道。不过应该没事吧,要不然邹华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回来的。”

    方秀一想也是,点点头没再问了。

看过《我真是良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