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甜妻辣爱 > 第二百零一章 势同水火的父女
    少堃在第一时间就赶回了国,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www.09rw.com他顾不上其他,直奔到陆季雲的家里,果然在卧室的角落里面找到了已经烧的昏迷不醒的陆季雲。

    “妈蛋的,这蠢货,怎么能这么糟蹋自己!”少堃有些费力的把陆季雲抱到了床上,给他脱了鞋又擦了脸,然后又迅速的拨打了家庭医生的电话。

    陆季雲已经烧的晕晕乎乎的,他隐隐约约间感觉到有一双手在擦拭着他的额头,他还以为是乐嘉容回来了,本能的抓着那只手,温柔的说,“嘉容,你回来了。”

    少堃的手顿了顿,然后没好气的说,“我不是嫂子。季雲,你要是真的想要嫂子回来,就赶紧好起来,你要知道,嫂子一定在等着你去接她。现在能去救她的人,只有你。”

    陆季雲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少堃的话,总之他拉着少堃的手就是不松,弄的少堃只好强行的挣开了他的手,强硬的把陆季雲的手塞到了被窝里面,然后没好气的说,“你呀你呀,我从来没有发现你这么难缠。”

    医生很快就来了,这医生本来是陆季雲给乐嘉容准备的,没想到医生第一次上班,居然是来给他看病的。

    “他没事,你不用太过担心。”医生给陆季雲挂上了水,然后又开了两副药就回去了。

    少堃看着陆季雲胡子拉碴的脸,忍不住叹了两口气,这一对小情侣还真的是命运多舛啊,大灾难有,小灾难更是不断。是不是他们两个太过优秀,以至于老天爷都羡慕嫉妒恨了。

    “季雲啊,你可一定要赶紧好起来啊,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在你的身上,我们也很想念嫂子的。”

    不知道是不是少堃的祈祷有点作用,挂完水之后,陆季雲竟然醒了,他的头还是有些胀疼,他有些艰难的动了动脖子,就看到了趴在床头睡着了的少堃。

    原来睡梦中那双手是少堃的啊,陆季雲叹了一口气,挣扎的想要坐下来。他这一动,就把少堃给惊醒了。

    “你还发着烧呢,别乱动。”

    陆季雲的嗓子有些干哑,“我要去卫生间。”

    少堃扶着他去了卫生间,然后自己去阳台上抽了根烟。哎,一看到陆季雲那个惨样,他就又忍不住唉声叹气了。

    他一根烟都抽完了,陆季雲怎么还没从厕所出来,他急忙走了过去,就听见卫生间里面传来稀稀拉拉的水声。卧槽,这傻逼发着烧竟然还敢洗澡,是不是发烧的时候把脑袋给烧糊涂了。

    少堃砰砰砰的敲了敲卫生间的门,大声说道:“季雲,你是不是傻了,现在你能洗澡?赶紧把水给我关了,我现在要进去了。”

    “卧槽,竟然反锁了。”少堃顿时暴跳如雷,他火大的吼,“陆季雲,你个傻逼,赶紧把门给我开开,听到没有。”

    这货是不是被打击的不想活了!

    陆季雲没有回应,而卫生间里面的水声依旧没有停。就在少堃忍无可忍的准备拿脚踹门的时候,水声终于停了,过了两分钟,陆季雲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出来了。

    由于没拿衣服进去,他只是粗略的为了一条浴巾。少堃气急败坏的冲了过去,却不知道该抓向哪里,只能恨恨的说了一句,“你是不是傻啊,发烧的时候能洗澡么?打完针之后能洗澡么?你有没有一点常识。”

    陆季雲冷着一张脸,他无视少堃的罗里吧嗦,从衣柜里随意的拿出一套衣服,也不管少堃,径直的穿了起来。

    好一副美男出浴图,但是少堃无心欣赏,他礼貌的背过身去,嘴巴却不闲着,依旧在啰里啰嗦的说着,“我说季雲,你可一定要爱惜自己的身体,要是让嫂子知道你这么糟蹋自己,恐怕不会给你好果子吃的。”

    提起了乐嘉容,陆季雲的手顿了顿,然后依旧慢条斯理的穿着衣服。等了半天也没等到陆季雲的回应,少堃这才转过身来,见他居然穿了一套西装,还打了领带,显然准备去上班了。

    少堃现在恨不得一拳再给他打晕过去,他挡在陆季雲的前面,焦急的问,“你准备去上班?”

    “嗯。让开。”

    “你在开什么玩笑。”

    陆季雲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若是平时,少堃肯定就让开了,在陆季雲的面前,他一直都比较怂。但是现在是特殊时期,乐嘉容现在不知所踪,能阻止陆季雲犯傻的人只有他了,他是怎么样都不会让陆季雲去犯傻的。

    “你他妈的也不看看你现在的熊样,就你现在这副样子你还想去上班,可拉到吧。说不定还没到公司里面,你就晕倒了。”

    陆季雲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你再看我都没用,除非是你的病好了,否则我是不会让你走出这扇门的。”

    “你让开。”

    “不让,今天你不管说什么,我都不会让开的。我就是那句话,除非你的病好了,不然我是不会让你离开的。”

    陆季雲掉头就准备换个地方走,可是他走到哪,少堃就堵到哪,最后他忍无可忍的低吼,“你能不能不要多管闲事。”

    少堃没脸没皮的说,“可是你这闲事我管定了。”

    陆季雲的烧还没有腿,走了两步已经觉得力不从心了,本就白皙的俊脸现在更是惨白如纸,他猛地倒了下去,少堃眼见不对,立马抱住了他,避免了他和大地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少堃强制性的把陆季雲塞到了被窝里面,“等身体好了你再好好的干,现在病恹恹的,你有那力气?”

    陆季雲沉默的闭上了眼睛,任凭少堃在那里自由的施展啰嗦大法。

    也许是从来都没有在陆季雲的面前这么的放肆过,少堃啰嗦起来就没完没了了,他一会儿扯扯这个,一会儿又扯扯那个的,扰的陆季雲的头更疼了。

    “你能不能安静一会儿。”

    “能啊,只要你不再乱跑,积极配合治疗,我就不多说废话了。”

    陆季雲揉了揉有些胀疼的头,声音微弱的说,“我饿了,你去给我弄点粥。”

    “好了,没问题。”少堃给吴正莘打了一个电话,半个小时之后,热乎乎的粥就送到了。

    吴正莘看着陆季雲苍白的脸心里也很不好受,她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个心碎的男人,只是温柔的说了一句,“想吃什么告诉我,我来做。”

    陆季雲说,“谢谢。”

    吴正莘没有呆多久,等陆季雲喝完粥之后,就走了。陆季雲躺在床上的时候就显得越加的淡薄,想起现在不知所踪的好姐妹,她的心就疼的要死。

    “我要睡一觉,你该干嘛干嘛去。”

    少堃想也不想直接拒绝,“不行,万一我前脚走,你后脚就溜了,那我上哪里抓你去。”

    “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能走到哪里去。”

    “你老奸巨猾的,谁知道你心里又在谋划着什么。反正,不管你怎么说,在你病没好之前,我是不会走的。”

    见他执意不走,陆季雲也懒得再多说什么,他疲惫的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乐嘉容焦躁的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她现在十分担心陆季雲。

    之前,她知道陆季雲面临的形势十分的严峻,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告诉她,所有的苦都默默的自己扛。她是看在眼里,疼在你心里。她知道陆季雲是不舍得让她受苦,可是她怎么能忍心看他日渐消瘦下去。

    乐嘉容知道,陆季雲是怎么也不会牺牲她来换取眼前的苟且,所以她才会先斩后奏,把东西给了吴真真之后,就独自去找了她的亲生父亲。

    “你到底想做什么?”她仇恨的看着他,“你是不是一定要毁了我,你才开心。”

    男人文雅的笑了笑,“怎么会呢,你可是我唯一的宝贝,是我唯一的公主,我怎么舍得毁了你呢。”

    “你现在不就是在毁了我么?”乐嘉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我不想和你绕圈子。”

    “我只是想让你回到我的身边而已。”男人耸了耸肩,“毕竟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你是我血脉的延续,本就应该回到我的身边。”

    乐嘉容冷笑,“那我小的时候你怎么不回来啊,现在假惺惺的回来,未免有些可笑。”

    “哦宝贝,你可千万不要这么说,不然我会伤心的。我一直都在关注着你呢,不然也不可能把牧禾派过来和你一起上学了。”

    提起牧禾,乐嘉容的眉头皱了皱眉,满是厌恶的看了一眼温文尔雅的男人,“你就是一个魔鬼!”

    “宝贝,你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别装糊涂,你到底做了什么混账事情,你心知肚明。别给我扯别的,我就问你,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收手。”

    “很简单,你跟我回去,我就放过陆季雲。”

    乐嘉容咬牙切齿的说,“好,我跟你回去,你不要再去骚扰他。”

    “宝贝,看来你真的很爱他呢。怎么办呢,我好像也很喜欢他呢,毕竟他可是各方面都很符合我的口味呢。”

    “你可真是够恶心的。”

    男人很温柔的原谅了她的桀骜不驯,“宝贝,这不叫恶心,在真爱面前无关男女。你可以喜欢他,我也可以喜欢他,我们是平等的。”

    “别用你那张肮脏的嘴说他,你不配!”

    看着男人那张温文尔雅的脸,乐嘉容就觉得他面目可憎,卑劣的令人发指。

    “宝贝,别这么暴躁,你总这样用言语攻击我,我可是会伤心的哟。”

    乐嘉容有心想回他一句,伤个屁心啊,你怎么不去死。但想想,和他掰扯这些,无疑是对牛弹琴,索性闭上了嘴吧,对他来了个视而不见!

看过《甜妻辣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