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过龙门 > 第一百二十章 学习要从实践入手
    接下来,苏姝并没有就“龙门地五堂游龙堂堂主老谭为什么会是一个比‘狠人’还厉害四点的‘狼灭’”这一话题展开深入探讨。

    她选择跳过这个环节,开始介绍游龙堂的情况,而且采用了长话短说的方式。

    唐徨听懂了。

    游龙堂里面,还依次分为“仁”、“义”、“礼”、“智”、“信”五个分舵。

    而唐徨和苏姝所在的“江湖一鸡排”,是隶属于“仁”字分舵下面的据点,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日常工作均由苏姝向“仁”字分舵的舵主进行汇报。

    至于每个季度的业绩指标,算的是唐徨和苏姝两个人共同完成的任务分数,加在一起进行统计。

    60分是及格分,没有及格就会被降级;100分是满分,超过100分的部分,多出的每1分奖励一万块钱;如果连续四个季度都达到100分,那么就有机会晋升。

    显然,苏姝对晋升这件事非常在意。

    “你现在是精英级别对吧?那么我呢?”唐徨问。

    “见习。”苏姝很不屑地说。

    “……”唐徨。

    不可能完全不可能好吧!

    一个龙门最低级的“见习”,就能秒杀长江帮“一百零八将”里的好几个高手?还能大战樱户帮“四大金刚”之一的小田切师傅?

    唐徨始终认为,杨炜的真实水平如果被全部开发出来,未必会在这个大胸妹之下。

    像杨炜这么一个“王者号”,怎么可能只是一个见习?

    “你不相信?”苏姝察言观色。

    “好吧……”唐徨叹了口气。

    对于龙门里这些所谓的级别,他其实一点兴趣都没有。

    原因有两个:

    第一,现在讲的是市场经济,一切都要向钱看!

    身在一个完全没有油水的“保洁部”里,就算能够晋升成保洁部部长游龙堂堂主,又有什么意思呢?

    就像星爷电影里的台词:

    “行行出状元,如果我没看错,你会是乞丐中的霸主!”

    “乞丐中的霸主?那是什么?”

    “还是乞丐!”

    所以,保洁阿姨的领导,还是保洁阿姨!

    有意义吗?

    第二,自己是有一个“主线任务”的人!核心诉求绝不是要在一个黑帮社团里面打怪升级……

    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自己的主线任务,不然会被喷的。

    唐徨立刻正经起来。

    “也就是说,游龙堂和潜龙堂的工作内容,都是杀人咯?”他说。

    然后他又假装很轻松、很随便、很不经意地问:

    “那么这两堂同事过去完成的那些任务,肯定是有记录可以查的吧?”

    问出这个问题,唐徨有点紧张。

    自己的前世和父亲老唐,还要外加一个张医生,三个人都是在生龙活虎男科医院被人一枪爆头。

    因为警方的强行遮掩,所以写公众号的柯老师曾经有过推理,说这桩案子肯定和龙门有关,甚至凶手根本就是龙门的人。

    如果这个思路正确,再根据苏姝对龙门六堂的职责描述,那么自己要找的仇人要么就是潜龙堂的人,要么就是游龙堂的人。

    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那就是自己的前世被杀,到底是因为有人花钱买命,请来了潜龙堂的杀手,还是被游龙堂的“保洁工们”当成“社会垃圾”给清理掉了?

    唐徨想不明白。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查过去的任务记录,先确定生龙活虎男科医院的枪击案到底是不是潜龙堂或者游龙堂的任务之一。

    “记录?当然有。”苏姝说。

    “在哪里可以查到?”唐徨追问。

    苏姝没有回答,而是静静地凝视着唐徨。

    ???

    是因为自己的推进速度太快,所以操之过急,引起了这个大胸妹的警惕?

    气氛好像有点尴尬了……

    “啊”

    幸好隔壁602的诗淇小姐姐及时化解了尴尬。

    “感谢‘金葵花多’、‘750573663莫物’和‘你是魔鬼么’三位老板送的钻石!要不,今晚就你们三个一起上吧,哼!我诗淇小姐姐以一敌三,才不怕你们呢!”

    “……”唐徨。

    “……”苏姝。

    两个人再也忍不住了,异口同声地骂了一句:

    “小骚货!”

    紧接着,苏姝恢复了平静,意味深长地问:

    “你到底是想查什么呢?”

    “不查什么啊,我是想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接下来我不是要帮你完成任务吗?那么看一看以前游龙堂和潜龙堂的任务记录,借鉴同事们的成功案例,才能更好、更快地适应新工作啊。”唐徨露出一个微笑。

    “看到徒弟这么有上进心,师父很欣慰。”苏姝不动声色。

    “我记得你手机里就有一个龙门的app对吧?那里面应该可以查到我们游龙堂之前的任务记录……要不你把app打开,让我自己先研究一下,上一堂自习课?”唐徨继续冲她微笑。

    苏姝轻轻摇头。

    “马克思唯物主义告诉我们,只有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所以学习也一样,应该先从实践入手,然后才能循序渐进,慢慢结合理论知识。你现在还没有任何实践经验,先学理论知识是没有用的。”她说。

    “实践?”唐徨的笑容已经有点勉强。

    苏姝想了想,然后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放心,师父肯定会为你量身订制实践课程的。

    现在新的季度已经来临,堂里这几天已经发布了一大批新任务,因为季度才刚刚开始,堂里其他人都还没有太大压力,所以并没着急抢任务做。

    我会在这些任务里面挑一个相对简单点的,让你自己先去做做看。如果成功了,那后面再慢慢地教你理论知识;但是如果失败了,那么像你这么没用的徒弟,你说师父还留着你做什么呢?”她笑着说。

    面带微笑,胸藏杀器!

    “……”唐徨。

    她觉得苏姝现在扮演的角色,很像是一个系统只有完成了这个系统交代给自己的任务,才能解锁这个大胸妹的更多功能。

    没有其它办法……

    以自己和苏姝目前的关系来看,还远远没有到可以交底的地步,还是让她继续认定自己只是杨炜分裂出的“次人格”吧……

    “为了感谢各位老板的支持,诗淇小姐姐决定亲自献歌一首!”诗淇的声音再一次从隔壁602传来。

    然后她就用甜美且不在调上的声音开始唱:

    “懒羊羊美羊羊喜羊羊沸羊羊慢羊羊暖羊羊红太狼灰太狼别看我只是一只羊,绿草因为我变得更香,天空因为我变得更蓝,白云因为我变得柔软……”

    “……”苏姝。

    “……”唐徨。

    他实在受不了了,终于忍不住问:

    “隔壁的这个诗淇小姐姐,和我……和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当然是邻居关系呀。”苏姝说。

    然后她又补充了一句:

    “至于你们两个有没有生意上的往来,那我就不知道了。”

    “……”唐徨。

    很明显,苏姝分明是在撒谎她显然不想告诉自己。

    “她不是我们龙门的人吗?”唐徨再问。

    “不是。”苏姝简短地回答。

    “那你之前说的‘天人化生采阳夺精驻颜不老术’,说她是专门采夺男人阳气的女采花贼,是真的吗?”唐徨继续问。

    苏姝没有回答。

    她轻轻踢掉脚上的拖鞋,往床上躺了下去。

    “好困……等我先给你挑一个合适任务,明天再说吧。”苏姝说。

    然后她就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

    “啪!

    伴随着她的双臂展开,胸前早已绷紧的衬衣纽扣,当场就爆开了一颗,露出一段雪白的深壑。

    ???

    !!!

    唐徨整个人都惊呆了!

    “看什么呢?要一起睡吗?”床上的苏姝露出一个微笑。

    “……”唐徨。

看过《过龙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