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民国奇人 > 第三十八章 疾行路,不安生
    夜幕降临,甘家堡走出了一支队伍来,一共六人,均是身骑快马,轻车简从,从左边的快速通道出了集镇,随后朝着西北行去。

    这队人马,由小木匠、秦如龙、甘文渊和顾蝉衣,以及两个甘家堡的家丁组成。

    他们挑选的都是耐力和速度都极好的大宛良种,却是为了追赶在一天之前离开的甘文明一行人。

    在不久前的送行会面上,甘堡主明确地告诉小木匠,让他们一定负责保护顾蝉衣小姐的安全。

    毕竟顾蝉衣在甘家堡的这些天里,曾经救治过他夫人的病症,虽然没有办法痊愈,但还是提供了极大的帮助,让病情得到了很大的缓解,倘若不是顾蝉衣着急去吐鲁番,他肯定愿意花费重金,让顾小姐留下来,好生招待着。

    在甘堡主面前,顾蝉衣装作不认识小木匠的样子,还假模假式地向他,以及旁边的秦如龙、甘文渊等人躬身,说请多多照顾。

    结果一出甘家堡,顾蝉衣就骑着马过来,与小木匠同行。

    秦如龙和甘文渊等人瞧见两人似乎有话要说,都识趣地赶着马,到了前边儿去。

    瞧见前后无人,小木匠这才转过头来,看着旁边的顾蝉衣,说道:“你是真的有事去吐鲁番,还是……”

    顾蝉衣生长于气候温润的西川盆地,钟灵水秀,皮肤又白又嫩,宛如牛乳一般,与西北女子截然不同,而侧面的轮廓也很美,的确是大雪山一脉出来的美人儿。

    此刻听到小木匠的话语,她笑了,说道:“你觉得我是为了跟着你,才临时提出来的?”

    小木匠说道:“倒也没有这样的自信,只是觉得事情有些凑巧而已。”

    顾蝉衣冷冷哼道:“你有这个自知之明就好大雪山一脉在吐鲁番有一个昆仑药材的供应商,我早就准备过去谈事情了,结果因为堡主夫人的病情一直耽误着,到了今天才有空……”

    小木匠点头,没有说话。

    顾蝉衣看着旁边这个骑着高头大马、还换了一身西北刀客劲装打扮的小木匠,忍不住说道:“别以为你回到甘家堡认祖归宗,我就看得上你就你这样子的,且不说能不能在甘家堡混出名堂,就算是活着,我估计都够呛,玩都要被别人给玩死……”

    小木匠没想到她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问道:“玩死?什么意思?”

    顾蝉衣说道:“我一直待在堡主夫人旁边,不敢说什么都知道,但这些天发生大大小小的事儿,都晓得一些我听说甘家堡那位走火入魔的老堡主被人放跑了,而且还与你有关?”

    小木匠忍不住吸了一口气,说这你也知道?

    顾蝉衣瞧见小木匠有些震惊的表情,不由得意起来,说那是当然。

    小木匠说道:“此事与我无关。”

    顾蝉衣哼了一声,说与你无关,会把你给远远支开去?

    小木匠说道:“堡主也是为了我好,让我避避风头,等事情过去了再回来而已。”

    顾蝉衣笑了说道:“是么?我告诉你,马家集的人有意与甘家堡联姻,本来谈的是马家小姐与甘堡主儿子甘文明的,结果事儿到了马家小姐那里给卡住了,人家马小姐回了话,说对甘文明没意思,后来甘家堡的太太们旁敲侧击,才知道马小姐似乎对你有些意思甘堡主把你踹出来,只不过是让你避开这个风头而已……”

    小木匠惊了,有些不相信:“真的?”

    顾蝉衣冷冷说道:“想不到你这个混蛋、人渣,还真的挺会勾搭女人的,哼……”

    小木匠不由得正色说道:“顾小姐,虽说我们之前有些误会,但你这么说我,是不是有点儿过分了?现在都民国了,你我都是时代新青年,没有必要来父母之命的那一套封建糟粕吧?何况你我也只是见过一面,算不上很熟吧?这么贸然评价我,是不是有点不太礼貌……”

    小木匠没读过什么书,也没有进过学堂,但这并不代表他是个土老帽。

    恰恰相反,自从与屈孟虎重逢、并且由那位小八哥给他打开了世界一道窗之后,他整个人的视野也变得无比开阔起来。

    通过与屈孟虎的交往,以及后来与许多大牛的学习,他逐渐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世界观,对于国内外的新思想、新潮流,也有许多深刻的认知。

    此刻他以之为武器,来对付顾蝉衣,让那天性自傲、又受人追捧的小姐姐给噎住的同时,还对他有几分刮目相看。

    这个乡巴佬一样的低贱苦力,居然还知道这么多东西?

    什么情况?

    两人谈得不欢而散,小木匠骑马前行,不再理会顾蝉衣,而是陷入了思索之中。

    事实上,顾蝉衣一个外人都能够瞧得出来甘堡主的安排有用意,他又怎么可能不明白呢?

    一开始的时候,小木匠的确被甘堡主的说辞弄得有些感动,而随后,他却不由得想到了更多毕竟一个不动声色、安排人监视着他的甘家堡堡主,如果真的如他自己所言的那般温暖纯良,那他估计早就坐不住那个位置了。

    事实上,甘堡主让他离开,不仅仅只是因为马家集联姻的事情。

    小木匠想到更多的,是钓鱼执法。

    让他这般猜测的,是秦如龙也被莫名其妙地塞了进来。

    他收拾东西离开住处的时候,听到隔壁大姑母子俩的争吵,联系前后,小木匠突然间猜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那水牢的钥匙,很有可能被人中途短暂地拿走过。

    而那个人,极有可能就是大姑的儿子,他的表哥秦如龙。

    甚至那火凤凰离开了他这儿,就是去了秦如龙那里……

    当然,这些都只是猜测。

    但他能够想得到,没道理甘堡主想不到,而甘堡主既然安排秦如龙也过了来,没有可能不安排人盯着他们。

    如果是这样,那么队伍里的一举一动,很有可能都落在甘堡主的掌控之中。

    任何人,一旦有所异动,都会暴露得清清楚楚……

    想到这里,小木匠知晓,自己得更加小心谨慎才行,如同之前在甘家堡里面一样。

    只有如此,他才能够如先前一样,平稳度过这危机。

    一行人连夜赶路,在次日清晨的时候,到达了甘家堡控制的一个驿站,甘文渊找到驿站负责人打听,得知昨天中午的时候甘文明一行人在这儿落了脚,休息了一个时辰左右之后就离开了。

    甘文渊虽然对小木匠态度不行,但作为甘堡主钦定的带队却是尽职尽责,他召集众人过来,研究了一下线路,然后提出稍微休整一下之后,立刻出发,去追赶前队。

    他年纪不大,但却是常年走商路的老手,在手绘地图上面讲解一番,然后问小木匠:“你有没有问题?”

    小木匠听到这生硬的提问,温和地笑了,说我没问题。

    随后甘文渊又看向了旁边的顾蝉衣。

    顾蝉衣别看是个女子,但修行者的体质还是很强的,自然也不在话下。

    甘文渊点头,收起了地图,然后让驿站的负责人弄来补给,又喂过马之后,简单吃过,随后继续赶路。

    他全程都没有询问秦如龙的意见,仿佛对方是透明的一般。

    而小木匠发现,原本豁达开朗的秦如龙一路来都很少安静,几乎没有怎么说话,不管是对甘文渊和旁人,就连他也没有说上两句。

    小木匠还时不时从秦如龙的眼神里瞧出几分愤恨和委屈来。

    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老堡主逃离水牢之事,真的与他无关?

    又或者是他在这儿惺惺作态?

    小木匠并不知晓,几次主动与秦如龙沟通都没有得到积极回应之后,他也没有再多话。

    如此又行了一日,几乎很少有休息,但马却是在甘家堡控制的集市换过一批,终于在一处草原附近,找到了前方队伍的一些痕迹。

    甘文渊检查了地上的一堆马粪之后,望着远处的峡谷,说道:“我们得赶紧,差不多一个时辰左右,穿过峡谷,应该就能够在峡谷那边的野驴坡追上他们……”

    他说完,回过头来,看着脸上皆是疲态的顾蝉衣说道:“顾医师,怎么样,能坚持住么?”

    甘文渊对小木匠和秦如龙都没有什么好脸色,但对这位美丽年轻的女医师,却是客气得很,而且态度已经远超出了寻常的情感。

    不过想想也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像顾蝉衣这样的美丽女子,大部分年轻男子都会忍不住想要亲近,而甘文渊虽然不是甘家堡的本房,但既然被甘堡主称之为年轻一辈的翘楚,也是有着很强的自信的。

    不过顾蝉衣在他面前,姿态摆得很高,亲切随和,却又保持着足够的疏远,表示自己可以之后,便没有说话。

    一行人继续追赶,随后进入了峡谷。

    那甘文渊快马加鞭,走在前方,差不多在出峡谷的一个拐弯时,他却突然大声示警。

    紧接着,小木匠骑马拐过了那道弯,却瞧见不远处的地上,横七竖八,却是散落着许多具尸体,以及无主之马。

    这儿,显然经历过了一场大战,而且还没有人收拾……

    就在这时,甘文渊翻身下马,将耳朵贴在地上,随后他拔出了马刀,大声喊道:“注意,有人来了。”

看过《民国奇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