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正德大帝 > 第158章 曾尚书,你病好了?
    现在整个工部除了不掌权的书吏与杂役外,就只有一个观政进士夏言。www.biqugecom.com/0/379/

    这一日,他也因为知道皇帝朱厚照要于明日来军械局,便也提前来到军械局,准备看看,有没有需要注意的地方,以免到时候出现纰漏,惹得龙颜大怒。

    夏言自己也在京师大学学了两年的理科,对于兵器制造比以前多了些了解,来到军械局也有再了解了解大明目前兵器制造的状况的想法。

    但也因工部官员都被抓进了东厂,他现在这个实习的观政进士,也没上官给他安排差事,因而他在看了许久后倒也觉得有些无聊,便想着要不要试着把陛下所说的颗粒火药尝试着让工匠试着做一些,可偏偏现在工部还没来得及雇佣工匠,因而他便只好决定自己先亲自尝试着来利用自己在京师大学学习的实验操作技能来过滤硝石与提纯硫磺,尝试制作颗粒化火药。

    因广积库是存放火药原料硝石与硫磺等的地方,所以,夏言便来到广积库,准备取一些火药原材料,可在他刚登完记进入广积库后,却发现广积库的仓库里放的不是硫磺和硝石,而是火药成品!

    现在的夏言作为京师大学第一位理科毕业生,自然熟悉硫磺硝石与火药成品的区别,且也知道火药存放时的防范措施。

    因而,这时候,他不由得犯疑起来,心想广积库因离皇城相对比较近,因而只存放硫磺和硝石,而火药一般存放在离皇城较远的王恭厂,可为什么如今广积库会存放有这么多的火药?!

    夏言正想找一名书吏来问一问,但这时候,偏偏有一名书吏主动来问道:“夏观政,您看这天快黑了,您既然要取就快点取,小的今晚得早点关库门,毕竟陛下明天要来,小的可不敢今晚点火,以免除了事故,惹陛下怪罪!”

    “对啊!陛下明天要来!一旦在这广积库点火……”

    作为历史上的内阁首辅,夏言自然不是愚笨之人,迅速就猜到了这里面可能潜藏的阴谋,因而,也故作平淡地离开了广积库,但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心想广积库里出现大量火药,而且压得很平实,甚至在火药一旁还有一桶火油,这是要干什么?

    夏言越想越不对劲,突然就想着回家骑马去皇宫见朱厚照,但忽然一想到自己的地位还没资格直接闯入宫禁,便只得折返回来,在军械局门前坐了下来,准备坐等到天亮,等朱厚照出现。

    这时候,值班的书吏关了军械库大门,见夏言还不走,便问着夏言:“夏观政,不回家么?”

    “等会回,你说我们这地真是圆的球吗,而且还叫地球,地球是围绕着太阳转,而不是太阳围绕着地球转?”夏言装傻地问些不着边觉得话。

    这书吏笑道:“夏观政,这地如何是圆的球,若是的话,我们为何不掉下去,地围绕着太阳转,那要是这样,我们怎么没感觉到转?”同时,心里只觉得这夏言虽然是进士,但明显是个书呆子,难怪会来工部观政。

    ……

    “陛下!臣真的很痛!臣请陛下可怜一下臣,准臣回去休息!臣真的太痛了,啊!啊!啊!”

    工部尚书曾鉴满头大汗,像是虚弱极了的样子,一直按在右腹上,苦苦向朱厚照哀求道。

    “爱卿,你忍着点,现在工部就你一人,你还是老臣,朕巡察军械局离不开你指点”,说着,朱厚照就对抬辇的人吩咐道:“你们都抬稳点,别磕着了老尚书!”

    工部尚书曾鉴不知道朱厚照是怀疑到什么故意整自己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但他知道自己要是真的跟着朱厚照去了军械局,肯定就会被炸死,甚至他还来不及让他安排的死士从军械局撤离。

    现在的曾鉴真的是害怕的很,看见前面军械局刚立的匾额大门,他更是仿佛看见了鬼门关,深怕待会给朱厚照陪葬,因而,直接喊了起来:“陛下啊!臣真的不行了,真的受不了了,臣求陛下让臣回去吧,啊!老臣真的求求您了!”

    曾鉴越是表现的这么不想去军械局,朱厚照就越是怀疑曾鉴在军械局设下了什么阴谋,他倒不怕刺杀与暗杀,因为他身边明里暗里也有不少护卫,但他也一时想不出来,这工部尚书曾鉴到底会有什么阴谋,因而干脆把曾鉴继续绑在自己身边,他倒要看看,这曾鉴敢不敢跟自己同归于尽。

    当然,朱厚照自己是不准备进军械局的,他现在除非傻到家,才会愿意进,但他得逼曾鉴自己把军械局可能存在的阴谋说出来。

    “爱卿,忍耐着点,这石淋症痛是痛了点,但不会伤及性命,而且据医书上说,一般第一次是最痛的,接下来排石之后便不会那么痛,你现在是不是没以前痛了?”朱厚照问道。

    曾鉴哪敢反驳,只点头道:“的确如陛下所言,没第一次痛,但依旧难以忍受,臣还是请陛下让臣回去吧。”

    “马上就到了,回去干嘛!”

    朱厚照说着就见夏言居然躺在军械局的大门边,那马鞭抽自己:“不准睡!”

    朱厚照忙命人把夏言叫了过来问道:“夏言,你怎么回事,坐在军械局大门这里抽自己干嘛,朕让你当观政进士是来学习的,不是来看门的!”

    “陛下恕罪!臣,臣其实是有要是相告!”夏言说着就四处看了看,示意朱厚照让其他人退到一边。

    朱厚照见夏言一脸凝重,便吩咐道:“先抬老尚书进去,给他们喊,皇上驾到,朕待会就进去!”

    这工部尚书曾鉴一听朱厚照这么说,深怕待会在他进入军械局广积库后因为有人喊皇上驾到而致使自己让人安插的死士点燃火药而先把自己炸死,因而吓得一个激灵,直接从辇上跳了下来:

    “陛下啊!不要喊啊!臣求陛下!要不别去军械局了,今天天欲降大雪,请陛下还宫吧,啊!”

    “曾尚书,你病好了?还是你一直在骗朕!”

    朱厚照问了一句,旋即大声喝问起来。

看过《正德大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