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狂医兵王俏总裁 > 第264章 双重体质异变
    难道说,自己已经在无形之中,不知不觉间爱上了叶枫?花

    蛇质问着自己,却得不到一个十分准确的答案,处于自我肯定又自我否定的矛盾中。没

    多时,花蛇洗漱完毕,从卫生间走出,她的身上裹着洁白的浴巾,露在外面的莹白肌肤,尽管在暗夜中,依然隐约散发着迷人、诱人的光泽。随

    后叶枫也去冲了个冷水澡。

    自从他成为了异变的炎火之体后,几乎再也没洗过热水澡,唯有用冷水澡来竭力去除身体内过高的热量,更何况,今晚要与花蛇共处一室,身躯中难免会燃起烈焰,所以更需要冷水。

    今晚,为了花蛇的安全,叶枫不能离开。

    待十几分钟过后,叶枫重新返身回来后,只听花蛇说道:“你睡另一张床。”

    “当然,我要保护好自己。”

    叶枫言罢,在另一张床上躺了下来。

    刚上床没多久,他只觉身躯之内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变化。

    那种变化,之前曾经发生过,只不过不曾有眼下这般强烈。

    那就是两股气流,在急速地窜行着。

    一股热流,一股寒流,气势皆很强大,属性相反的它们,同时在躯体内飞窜,让叶枫很难吃得消。

    冰火九重天的感觉,着实难受,每一分每一秒,皆是痛处的煎熬。

    前一秒仿佛置身于火焰山,下一秒钟,就如同掉进了冰窟中。

    叶枫一会儿觉得浑身发烫,一会儿又冻的浑身瑟瑟发抖。之

    前叶枫的体内,只存在烈焰,并未有寒流,只不过后来帮助寒冰之体的美女总裁林诗彤治病,不经意间,寒气入侵,导致进一步的异变,让他成为了炎火之体与寒冰之体的双重体质。任

    何一种体质,都足矣要人命,更何况是两种。而

    且,这两种极为古怪特殊的体质,共存一体,并不能相互抵消融合掉。

    所以,谁若是同时拥有寒冰之体以及炎火之体,那么必然倒霉透顶。

    很显然,叶枫便成为了天底下那个独一无二的倒霉鬼。尽

    管遭受着两种特殊体质的折磨,然而对于救助林诗彤一事,叶枫却无怨无悔,毕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作为逍遥小神医的他,既然有能力治疗怪疾,那么就理所当然地去竭力所为。更

    何况,他也是怜香惜玉的代表人物,岂能眼睁睁地望着美女总裁惨遭病痛的折磨呢。

    在叶枫的帮助下,困扰林诗彤多年的病痛,已经减轻了许多。这

    令他十分欣慰,尽管将美女总裁从濒临死亡的线上硬生生地拽了回来。

    好在叶枫的双重体质,并不是时时刻刻就会发病,若不然的话,必然痛不欲生。

    即便如此,如今炎火、寒冰之体,却在肆意地折磨着他,仿佛烈火滔滔,又似寒风呼啸。作

    为铮铮铁骨的汉子,叶枫咬紧牙关,甚至脖子上的青筋根根暴起。他

    竭力克制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嘶”倒

    吸了一口凉气,叶枫双手紧紧地攥紧了床单。一

    只手炙热无比,异常滚烫,而另一只手,则冷的跟冰块似的。

    甚至双臂的情况,同样如此。

    寒冰与烈火,皆异常倔强,谁也奈何不了对方,同样,谁也都不肯做出任何退让、妥协与屈服。

    花蛇打开床头灯,橘色的朦胧灯光下,她望见叶枫紧握床单的场面,尚不清楚对方正在被特殊的体质折磨着。甚

    至,她产生了误解,以为叶枫是邪念丛生,而又努力忍受着。

    于是,她开口道:“想不到你的定力也不过如此。”

    “假如你遇到比我还要漂亮的女人,恐怕会把持不住的吧。”花

    蛇想到之前自己被叶枫治疗枪伤的场面,当时她忍受不住痒感,而叫出了声。

    在疗伤的过程中,叶枫不时地戏谑着。

    想到这里,花蛇便觉得,完全有必要整蛊一下这混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刚才你不是教我解放天性,释放自我的嘛,现在你也叫出声来。”“

    尽管房间的隔音效果很一般,但是没关系,这里没人认识你。”

    “你这么喜欢听我的声音嘛,还是故意想诱导我?”虽

    然叶枫处于异常痛楚的煎熬中,不过他却面带着笑容,不忘调侃。

    花蛇留意到,叶枫的脸庞上,竟然布满了层层的黄豆般大小的汗珠。

    而且脸色也是通红一片,想必是憋的。“

    对呀,我就是要诱导你,看你还能坚持多久。”花

    蛇原本打算反驳叶枫的,不过觉得那样有些索然无味,于是灵机一动,故意顺着对方的话,顺水推舟。当

    然,花蛇的心中还有着一丝担心,万一叶枫真的控制不住,扑向自己,她会不会做出拒绝和反抗呢?她

    并未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言语之际,花蛇故意伸出一条腿,向着上空扬起。浴

    巾下的那条腿,修长纤细,该丰腴的丰腴,该瘦细的瘦细,曲线弧度之美,仿佛鬼斧天工,浑然天成。

    对于有腿控癖好的男人们而言,如此美腿,绝对是女神级别的存在,令他们毫无抵抗力,望一眼,神魂颠倒,望两眼,缴械投降。花

    蛇如同在舞台上演出的,芭蕾舞者,天鹅般优美,叹为观止!视

    觉上的盛宴,构成了世间难得一见的珍宝艺术品。

    叶枫见状,不觉鼻尖一热。

    靠,这妞还挺大胆的,不知道深更半夜男女共处一室,很容易出事的吗,现在还敢做出这般挑逗的动作,真是要了人命。这

    时,一股寒气掠过,让叶枫禁不住地打了个寒噤。寒

    流在身躯内肆意而为,似乎要反扑炎火之体的势头。两

    种极端体质的打架,让叶枫无暇再顾及花蛇,心头几乎再没任何杂念。靠

    ,偏偏这个时候,炎火之体与寒冰之体冒出来捣乱,岂不是在坏他的好事,真是大煞风景。叶

    枫不觉间感到有些郁闷。

    罢了,眼不见心不烦,他索性闭上眼睛,不再看花蛇一眼。

    只不过,浑身上下的那两股旺盛气流,似乎并未因此减轻几分。

看过《狂医兵王俏总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