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继承天劫 > 124节 突发奇想【四千字!】
    但是。

    如何才能组成一个信仰我的教派?

    根据这位女强者的前车之鉴,公然创设教派,吸纳信众,这一条路容易树敌,搞不好会与其它神境强者冲突,最终引来无数强者的联手斩杀。

    倒不是段染害怕树敌。

    在气运仙君面前,一切敌人都是纸老虎!

    当一剑镇杀!

    段染唯一的要求就是,找到一个省时省力,永逸待劳的方法来吞噬信仰念力。

    创设一个教派?

    不行。

    每天当神棍,招摇撞骗,非常浪费时间。

    此种方法并不可取。

    段染皱眉沉思。

    突然想起,第一次进入女神石像空间时,其实根本没有皈依该女神的教派。

    而是和柳三月一样,见色起意。

    由此推论!

    信仰的来源可以有多种渠道:

    譬如信仰其强悍,对其敬畏如神明;

    譬如信仰其美貌,视其为禁脔;

    譬如敬佩其才智,视其为人生明灯。

    这些都会产生信仰念力。

    关键是怎么让罗浮州的武者们,信仰我的天赋、才华、实力?

    这是一个问题!

    暂时无解!

    段染愁眉不展,琢磨了许久,都没有找到一个比创设教派还简单直接的解决方案。

    “不管那么多了,先参透这卷功法的原理,今后总能用上!”

    一念至此。

    段染盘膝而坐。

    眉心处碧玉经络石绽放霞光,一圈淡淡的涟漪蔓延,宛如潮汐起伏,吞噬法的原理在心中解析,演化。

    由于有碧玉经络石的加持。

    段染修习这一卷神境功法并不困难,可谓是突飞猛进!

    过了一个时辰。

    段染睁开双目,眼中流光异彩,赫然是已经修炼有成。

    此时。

    罗宏源才拿到一份机缘。

    他敬畏的看了看段染,发现段染似乎有了新变化,心底肃然起敬。

    一枚小小的信仰光点,从他眉心飘出。

    如果信仰光点飘散在虚空中,很快就会湮灭,化成自然的精气。

    古圣人云: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

    意思就是山野中的雾气,空气中的尘埃,都是生物用气息吹拂的结果。

    信仰光点也是生物气息的一种。

    段染运转功法,将这枚光点吞噬。

    “咦?罗鸿源眉心处涌出的信仰光点,能量精纯到相当于整整四百枚女神石像中的信仰光点!这是怎么回事?”

    段染思索了片刻。

    最终找到了合理解释

    信仰光点精纯与否,和武者的修为息息相关。

    这就和武者的气血一个道理,摄星境武者体内的气血,肯定比归丹境武者体内的气血要澎拜有力。

    同理。

    摄星境武者的信仰光点,肯定比归丹境武者的信仰光点精纯。

    归丹境武者的信仰光点,又比化旋境武者的信仰光点能量精纯。

    现在的罗鸿源,不过是摄星境一重境界,产出的信仰光点,竟然就相当于四百枚石像中的光点。

    这让段染咋舌不已。

    摄星境巅峰武者产出的信仰光点,应该相当于一千多枚石像中的光点。

    想要获得十万枚信仰能量,只需要一百位摄星境巅峰武者。

    想要百万枚信仰能量,则只需要一千位摄星境巅峰武者。

    想要千万枚信仰能量,需要一万名摄星境武者。

    换而言之。

    一万名摄星境武者,相当于一株提升灵识修为的天材地宝了。

    毕竟段染的灵识修为想要从摄星境一重达到摄星境二重,只需要一千五百万枚信仰光点即可。

    实施起来似乎并不是非常难!

    思绪至此。

    段染仿佛看到了无数株提升灵识修为的天材地宝在向自己招手,忍不住扬起了唇角,笑容灿烂,看着罗鸿源说道:“你慢慢寻找机缘,我先离开了。”

    罗鸿源望着段染的背影,幽幽一叹,他其实很想跟随白染大人鞍前马后。

    但白染大人是何等妖孽,怎么可能看得上他呢?

    ……

    ……

    离开秘境的段染在一处隐蔽地点。

    换上了柳慕白的装饰,带上面具。

    向着柳家的辖区狂掠。

    柳家辖区的一座城池内。

    段染信步行走。

    “听说……信陵君前日进入中古废墟,准备冲刺摄星境了。”

    段染瞥了一眼。

    信陵君?

    曾经的天骄榜第一?

    还在冲刺摄星境?

    弱者!

    “风若然也进入了中古废墟,据说天极宫没有提升灵识的天材地宝,他面临无法突破的困境。”

    “天极师好像越来越没落了,一百年前的天骄,至今还困在摄星境巅峰,曾经与他齐名的武者,都开始吞两轮烈日了。”

    “应该是天地间容不下天极师这种妖孽的存在。所以降下阻碍。”

    “是啊,天极师过分妖孽,天地间都不再生长能够提升灵识修为的灵药了!”

    “嘘,噤声。天极宫岂是我们这等无名小卒可以议论的?小心祸从口出!”

    几位武者连忙捂住嘴。

    贼眉鼠眼的打量着四周。

    这些事情虽然不算秘闻,但公然说出来,容易招来横祸。

    看到似乎无人关注他们这些小虾米。

    几位武者松了一口气。

    却丝毫不知晓,他们的议论,一字不落的被段染用灵识捕捉到了。

    段染此刻微微蹙眉,心中暗暗思忖:‘天极宫有三位神境武者,竟然都找不到提升灵识修为的天材地宝?’

    段染沉吟了许久。

    他发现罗浮州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雷属性的天材地宝没有!

    提升灵识修为的天材地宝同样没有!

    须知。

    两项资源,正是段染崛起的必需品。

    竟然都被斩断了!

    段染摇摇头:“难道是有人暗算本仙君?”

    “可惜了。虽然堵掉了一条路,但本仙君得到了吞噬信仰修炼的法门,还可以通过另一种办法,培育提升灵识的天材地宝。”

    这样想着。

    段染哑然失笑,进入了城池内。

    这是一座超级城池!

    一进城内,景象便与城外截然不同,荒芜的气息仿佛被排斥在城外。

    变得灵气氤氲,祥云遮绕。

    长河如龙,滔滔宣泄!

    宫墙蜿蜒曲折,宫殿整齐排列。

    城池上空,一层光幕,昭示着此处拥有防护。

    这是中古时期留下来的城池,被柳家占据,成为柳家的领地,至今已经有万年了。

    在这里,功法、丹药、武技、圣器、奴仆,都可以交易。

    只要你有足够的灵识。

    “看,那个青年竟然穿着柳家核心成员的甲胄唉,会不会是传说中的柳慕白?”

    有武者嘴巴呶了呶段染,面带八卦。

    “八九不离十。算算时间,天骄榜上的天骄也该进入中古废墟了。”

    另一位武者同样饶有兴致,摸着下巴打量段染。

    然而另一位武者则是撇撇嘴,满不在乎:“有什么好关注的,每过十来年,不都会涌入三十万年前的‘天骄’吗?最终能闻名遐迩的,屈指可数。

    上一次的天骄榜第一,现在还没有摄星境五重呢。越往后,修炼速度越慢。”

    “是啊,修炼何其困难,饶是一百年前的天极宫天骄,如此还不是卡在摄星境巅峰,天才陨落,真是令人唏嘘。”

    摄星境武者拥有八百岁的寿命,因此百年前,仿佛就在昨日。

    “也不能说陨落,只是没有归丹境时那么璀璨罢了。摄星境强者多如牛毛,肯定会冲淡一些注意力。

    而且天骄修炼,也不是一蹴而就,不用两三百年积累底蕴,就算天骄榜第一,都无法成为吞日境强者啊!

    甚至四百年都不能突破,也很正常。

    摄星境强者拥有八百年寿命,能在三四百岁的时候突破吞日境,就能拥有一千二百年寿命。已经极为逆天了!

    跟我们比起来。天骄还是天骄!”

    众武者哑口无言。

    确实是这个道理。

    可他们只是酸一下罢了。

    为何要拆穿?

    弱者何苦为难弱者!

    段染没有再使用灵识,因此没有听到这些非议。

    只是轻松的在城池内信步行走。

    他现在可是摄星境一重的战斗力啊,用灵识战斗,足以秒杀摄星境一重武者,心情自然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遍长安花!

    那些武者摇摇头,酸得一塌糊涂:“现在春风得意,接下来迎接你的是三四百年的困顿,三四百年后,看你还笑得出吗?”

    “突破吞日境,还得苦熬几百年,甚至是终生都无法突破!”

    这些武者仿佛看到了段染‘凄惨’的未来。

    摇头叹息着。

    就像一群夏虫,在可怜人类要经历寒冬。

    ……

    此时。

    段染拿着身份令牌,进入了神将府。

    作为柳家硕果仅存的年轻一辈,又是柳家百年来唯一一位天骄榜第二,他享受的是最高规格的接风洗尘。

    神将柳坤麾下的三十名吞日境强者,都给段染敬了一杯酒。

    “想当年,我们都是天骄榜上前十的天骄,你能达到第二名,肯定也能成就吞日境。

    只是这个过程会非常艰辛。

    从突破摄星境,到摄星境巅峰,应该需要三百年时间,每一颗星辰的凝聚,都需耗费数年的经历,你要耐得住寂寞,心态不可像归丹境时那般眼高于顶。”

    段染哑然失笑,摇了摇头。

    “我会很快的。”

    三十名吞日境强者脸色骤然僵硬。

    他们最怕的就是‘柳慕白’出现这种心态。

    这种心态会带来毁灭的打击,如果不及时调整,恐怕武者的道心都会被毁掉。

    他们目光齐刷刷的看着柳坤。

    柳坤拍拍段染的肩膀,用一副老气横秋的语气教训道:“有自信是好事,但自信也该适可而止,我们都是过来人。当今家主,成就了神火境,可有天赋?但他修炼到摄星境,也用了二百二十四年!收起你的天才心态,在做的各位,曾经都是绝顶天才。”

    段染瞳孔中的光芒缓缓凝聚。

    天才与天才也有差距。

    这些人放在他们的时代,可能比较璀璨。

    但段染自认为他放在十万年的时间长河中,都是最为璀璨耀眼的存在。

    何况他还拥有天劫这等底牌。

    毫不夸张的说,段染站在天才这座金字塔的尖端。

    段染只排在罗浮州天骄榜第一名,那是因为罗浮州天骄榜只有第一名才稍微容得下他。

    就像一张考卷,段染拿一百分,那是因为试卷只有一百分!

    若是将十万年间的罗浮州天骄放在一起排名,段染相信,他还是遥遥领先的第一!

    这并非膨胀,而是自信。

    当然。

    柳家的武者不懂。

    段染亦懒得多费口舌。

    反正他并不是真正的柳慕白。

    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呗?

    段染不说话了。

    柳坤和三十位吞日境强者陷入沉默。

    虽然宴席依旧继续。

    但段染能够感觉出来,三十名吞日境武者和柳坤都非常不痛快。

    因此。

    段染索性提前告辞。

    天才行事,何须与一般人解释?

    看到段染离开。

    柳坤手指敲击着桌面,摇头冷笑:“此子锐气太重,难堪重任,我不想收留。写一封信,送到其它神将那里去算了。武者修炼,本该脚踏实地,谁像他那样,眼高于顶?我八百年前,可是天骄榜第一!呵呵。”

    于是。

    第二日。

    段染被支使着离开了柳坤掌管的城池。

    历经二十三座传送阵,来到了边陲神将的城池。

    这一位神将叫做柳天鹬,吞日境强者只有一千两百岁的寿元,他已经一千一百五十岁了,临近大限,行将就木。

    对于段染的到来。

    也不怎么感冒。

    连见都没出来见段染。

    只是安排了一处宫殿,让段染住下。

    段染无语了。

    他们的经历就是必须遵循的真理?

    滑天下之大稽!

    段染从不觉得自己要花三百年才能突破到吞日境。

    要知道。

    不只不过进入中古秘境短短十几日。

    段染的灵识修为就从归丹境后期,跨越到了摄星境一重,其中没有任何境界不稳。

    反而是三花聚顶!

    品质极高!

    而段染获得了吞噬信仰念力提升灵识修为的方法,只要获得足够的信仰念力,想要突破,简直是易如反掌。

    三百年?

    三百年是庸才!

    段染摇头,盘坐在玉床上,静心参悟功法。

    想起吞噬信仰念力。

    段染有些头疼,该如何高效获得信仰念力呢?!

    突然间。

    段染想到了燃剑秘法。

    能不能借一个大能的身份,将简化版燃剑秘法推广开来,然后让武者们都敬仰‘创造’简化版燃剑秘法的大能,也就是段染呢?

    这样的话。

    段染也不必苦心孤诣创设教派了。

    直接让武者敬畏这份创造力就行。

    恐怕没有哪一位武者,不会敬佩这份创造力!

    只要燃剑秘法在武者中间传开,段染就能迅速获得信仰念力!

    这……

    这……

    段染惊讶于他的奇思妙想。

    这就是捷径啊。

    不必创设教派,不必得罪任何武者,只需要利用武者对力量的追求,驱使他们修炼燃剑秘法,然后让他们喟叹、赞扬、折服,敬佩,甚至是顶礼膜拜!

    不就能获得源源不断的信仰念力?

    段染辗颜一笑,笑容灿烂。

看过《继承天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