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辽东之虎 > 第三十三章
    今天是大年三十,岛上的人又熬过了一个寒冷而无聊的夜晚。好在今天晚上是除夕,依据家乡的习惯都在守岁。

    李枭给爹娘姐姐的牌位各上了一炷香,过年的时候最是容易想念亲人。李休带着弟弟妹妹们,跪在地上磕头。

    “拿剃刀来!”李枭忽然说道。

    “大哥,拿剃刀来干嘛?”

    “大哥让你去你就去,废什么话。”李虎踹了李浩一脚,李浩一溜小跑的去拿剃刀去了。

    “老二,把头发给我剃了。”李枭大声说道。

    “大哥,你要出家当和尚?”所有人都紧张起来,小玉紧紧拉着李枭的袖子。感受到紧张气氛的小白,站在房梁上侧过脑袋看李枭。不知道这位老大发什么癔症!

    “我当什么和尚,今天就在爹娘和姐姐的牌位前发誓。只要一天没帮他们报仇,我就一天不留头发。”李枭说出了早就藏在心中的预谋,话说他对这一脑袋的长毛已经是忍无可忍。

    谁家大老爷们儿的需要跟娘们儿一样梳头?披散着头发,要他娘的多难受,就有多难受。今天好不容易找这么个借口,终于算是把脑袋给剃了。

    孝道比天大!李枭找的这个借口,谁也说不出啥来。甚至让那些酸儒听到,还会竖起大拇指叫好。称赞一声李枭是至情至孝之人!

    “大哥!”这年月所有人,只要没毛病都留一脑袋长毛。听到李枭这么说,李休立刻开始哭起来。

    “大老爷们儿留什么马尿,记住了!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李枭用部队里面的口号,给李休打气。

    鼓起勇气李休开始在李枭脑袋上动刀子,长头发一缕一缕的掉到地上。小玉蹲在李枭身边,每掉一缕她就收集起来,也不知道要干嘛。听说后世有用收集来的头发做酱油的,这小姑娘不是要加入调料行业吧!

    李休不会理发,李枭干脆让他给剃了个光头。清清爽爽的,干净立正。后脖子再也没有那种热乎乎的感觉!

    可惜理完发李枭就有些后悔,这是冬天头发的保暖功能正起作用的时候。这时候把脑袋剃了,感觉凉飕飕的。

    没办法,头发这玩意剃了再想长出来可就有日子可等了。

    “我也剃!不给爹娘和大姐报仇,老子这辈子都剃光头。”李虎气咻咻的坐到了椅子上,让二哥李休给他剃头。

    剃头的结果就是,李枭,李休,李虎,李浩都剃成了光头。

    “大哥……!小玉也要剃!”小玉拉着李枭的袖子央求道。

    “呃……!”

    吃年夜饭的时候,大家伙儿都看着李家的怪异装束。不明白为毛带头大哥忽然剃头了,难道说老大要出家?

    “小子!你搞什么?这脑袋……!”敖沧海吃惊的看着李枭问道。

    “今天祭拜爹娘和姐姐,想起他们死的很惨心里难过。就想着把头发剃了,一天没给他们报仇,就一天不把头发留起来。”

    “哦!这样啊!”敖沧海心里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嘟嘟囔囔的说道:“还以为你要出家呢!”

    旁边的满桂也是一脸担忧的模样,听了李枭的解释之后也是如释重负。

    大年三十不让人喝酒,这多少引来了一些人的不满。不过李枭集赞下来的威望,还是成功的压制住了大家的不满。毕竟皮岛有今天,都是是李枭一手搞起来的。

    招兵的时候召老实人这一条,这时候起到了很好的效果。老实人一般都胆小,喜欢服从别人的命令。如果都是敖沧海满桂这种人,早就闹起来了。

    李枭把今天说成是最危险的一天,因为今天晚上不但没有月亮。在常人看来,也是一年当中最为松懈的一天。如果这个时候遭到突然袭击,一定会发生难以想象的混乱。

    最危险的一个晚上来临了,李枭瞪着眼睛看向窗外。大海上面黑漆漆的,啥也看不见。

    神经紧绷了一个晚上,到了第二天天光放亮的时候。李枭发现自己又白等了一个晚上!

    接下来是大年初一,初二!

    就算是再老实的人,也不免抱怨起来。这天天晚上不让睡觉,大过年的连一顿酒都不让喝。这日子可咋过,严重的反人类。

    如果不是满桂和敖沧海全力压制,很可能已经出事了。

    “枭哥儿,这样下去不成啊。有千日做贼的,哪里有千日防贼的。这天天晚上不让睡觉,昼夜颠倒的弄。你看看大家伙的脸色都不对了!

    不能说天上飞来几只鸟,就说是什么鞑子要来进攻。”虽然全力压制手下,但满桂和敖沧海也是一肚子怨气。

    这二位是无酒不欢的主,现在不但要昼伏夜出。而且还得滴酒不沾!这可就算是要了两个家伙的命了,不喝酒这日子咋过。

    “就是!这昼夜颠倒了,弄得一到白天就无精打采的。”满桂也在一旁帮腔。

    李枭不说话,别人也不好说话。气氛就这样尴尬着!

    其实有好多次,李枭也认为自己这是神经过敏。天上飞过来两只海东青,或许这只是巧合而已。这年月又不是后世,海东青这东西多着呢。或许就有那么一两只,飞到皮岛上空来参观一下而已。

    没必要弄得这么风声鹤唳的,现在士兵们已经怨声载道了。起因,都是自己的疑神疑鬼。

    可是心底不断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不应该放松警惕。或许今天晚上敌人就会来进攻自己!

    不同的意见幻化成两个小人,在李枭的脑子里天人交战,把李枭的脑子搅成了一锅粥。

    “今天都初三了,咱们这么弄了十来天也没见鞑子的一个人影。大家伙嘴上不说,可心里都已经不满了。枭哥儿,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我也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这地雷晚上埋白天挖的,还不够费劲钱。”满桂对于自己每天都要挖地雷埋地雷,怨念非常深重。

    “别犹豫了,今天晚上还是让大家松快松快。紧张兮兮的搞了半个月了,是个人都被你折腾垮了。”

    “喝酒还是不行,不过今天晚上可以睡觉。”李枭终于妥协了,人长时间处于神经紧绷状态。会导致行为失常,尤其是招兵的时候都召的老实人。这些人通常都善于发泄自己的情绪,神经紧张的时间长了,万一出点事情可就糟了。

    “大过年的,喝点酒怕什么。一人就喝一碗!”

    “不行,给你一碗你就想一坛子。一滴也不准喝,能放大伙睡觉已经是最大的限度。”李枭断然拒绝了满桂的要求,这货喝起酒来就没个够。

    虽然还是不让喝酒,但晚上能够好好的睡一觉。多少排泄了大家心中的一些愤懑,晚饭大家吃的热闹,可还是没人敢喝酒。

    吃过了饭,小玉又缠着李枭讲故事。没办法,只能给他讲一只背着剑的蓝猫,仗剑闯天涯的故事。至于猫为什么会说话这种问题,则不再李枭的考虑范围之内。

    屋里的炉子生得很旺盛,李枭讲着讲着。声音慢慢小了下来,他也熬了半个月了。又是鼓捣迫击炮,又是鼓捣定装弹药。早已经是身心俱疲,吃过了晚饭被炉火一烤,不大一会儿就觉得眼皮打架。

    梦里李枭又回到了后世,自己躺在床上睡觉。忽然间一辆面包车撞在了大楼上面,李枭感觉大楼摇摇欲坠。一阵地动山摇,大楼居然倒了。

    李枭废力的从倒塌的大楼里面爬起来,来不及咒骂一下豆腐渣工程。就被一阵剧痛惊醒!

    李枭就睡在家里客厅的躺椅上,身上的外衣已经被脱掉放在一旁。刚刚可能是折腾的太厉害,居然从躺椅上摔下来。

    脸和地面重重的亲密接触了下,疼得李枭直吸凉气。鼻子下面感觉很凉,用手一摸黏糊糊的。他娘的鼻子居然出血了!

    弟弟妹妹们都睡了,李枭点了跟蜡烛弄了盆凉水洗干净鼻子。鼻子出血最好的方法,就是用凉水拍脑门儿。小时候鼻子出血,老娘就是这么弄的。止血速度非常快!

    血止住了,人也清醒了。本来还有一些睡意,现在也被那一盆凉水折腾光了。

    隔着玻璃看到外面黑漆漆的,海面上一点儿光亮都没有。虽然隔着玻璃,还是能够听到北风的呼啸和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

    既然睡不着,索性穿上衣服出去走走。李枭的心里还是不踏实,总觉得最近要出点什么事情。

    穿上衣服李枭走下了楼,门口站岗的家伙居然在打瞌睡。气得李枭上去踹了一脚,这家伙站起来打了个激灵。

    看到是李枭,赶忙敬了个礼。

    自己门口的岗哨都这样,可见别的地方岗哨也一定在偷懒。也怪自己折腾了半个月,把大家都折腾的累了。

    裹紧衣服走到迫击炮阵地,这里还好。炮兵们都住在旁边的屋子里,门口的岗哨虽然在打瞌睡,可大黄狗一叫。这家伙立刻就醒了,还知道问李枭口令。比自己家门口的岗哨强多了!

    踹了这夯货一叫,李枭站在悬崖边上向下看。

    忽然间,李枭看到海面上出现了两盏气死风灯。那两盏灯在海浪中穿行,好像是老龙王夜里出来巡海。

    不对,自己的船今天晚上没出去。船员们都窝在宿舍里面睡大觉!那这些船是……!

    “把所有人都喊起来。”李枭紧跑几步,踹了一脚哨兵。自己赶忙跑向警钟!

    堪堪跑到警钟的前面,双手刚刚抓住木锤。忽然间,海岛南侧响起了一声爆炸声。声音里面,似乎还夹杂着人的惨叫。

    “当!当!当!”整个皮岛立刻警钟大作!

看过《辽东之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