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侠上位 > 第三一七章 绝色楼弹琴
    林沐鱼和七个大美人来到绝色楼门口,还没有进去,老鸨就迎了出来。

    绝色楼的老鸨看到七个大美人,两眼都发直了,说实话,这样的七个大美人并不比绝色楼的任何一个姑娘差,甚至还要更漂亮一些,就算是绝色楼中卖艺不艺身的头牌姑娘水月红也没有七个大美人中的任何一个美人漂亮。

    倒不是说绝色楼的头牌水月红不漂亮,而是她和七个大美人比起来总是欠缺了那么一点点英气。

    就是这样的,七个大美人不光漂亮,而且她们的身上都有一股英武之气,这是绝色楼中的姑娘所不能及的。

    老鸨看到七个大美人后,特别惊喜,心里正打着如意算盘,想要将七个大美人弄进绝色楼卖艺,要是有了这样的七个大美人加盟绝色楼,那么绝色楼的美色就真的天下无敌了。

    不过,当老鸨看到七个大美人都腰悬宝剑,心里又咯噔了一下,想要用强的打算当场就消退了好几分,但心里还是掂记着。

    老鸨又看了林沐鱼一眼,心中暗道好一个英俊的公子,说实话,林沐鱼其实并不是十分英俊,也算不上美男子,但他的身上就有那么一股王者之气,给人一种特殊的气势,而且十分洒脱,总是让人看了一眼之后,还想看一眼,看第一眼的时候,感觉到一股气势,看第二眼的时候,就有一种宁静的气息,这种气息很美好,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而现在,老鸨就看了不止一眼,一连看了十多眼,还觉得不够,正要再看几眼,突然想到林沐鱼和七个大美人是客人,而且还是难得的贵客,于是赶紧招呼,热情无比。

    林沐鱼和七个大美人被老鸨亲自迎进了绝色楼,他们进了绝色楼的大厅,林沐鱼的感觉还是不错的,这和上次来绝色楼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的心情。

    上次林沐鱼到绝色楼,只是到一楼的大厅,并没有上楼,刚好看到小翠被绝色楼的人抓住,强行让他接客,于是林沐鱼就出钱给小翠赎身,给了绝色楼一些银子,而绝色楼的老鸨还是嫌少,但林沐鱼并没有管那么多,并且强行将小翠带离了绝色楼,但却遇上了天狼教的教徒。

    那时候林沐鱼的功力还不是很高,他也不是天狼教那些护法的对手,但还是带着小翠冲出了绝色楼。

    可惜的是,小翠还是受了伤,就算林沐鱼用了九天玉露丸也没有能够救活小翠。

    那时候,天狼教的几位护法都吃了教主张天狼的欢乐丸,想要到绝色楼寻找快乐,正好看上了小翠。

    而林沐鱼却又和小翠有过一面之缘,因此才将她救出了绝色楼,终究还是没有救了小翠,小翠还因此丢掉了性命。

    林沐鱼这次来到绝色楼,马上想起了小翠,因此他对绝色楼并没有多大的好感。

    而绝色楼的老鸨现在并没有认出林沐鱼,毕竟事隔一年多的时间,而且林沐鱼现在的长相也有些变化,变得更加的出众。

    不过,林沐鱼只是想起小翠的时候有些伤感,对于小翠的死,林沐鱼还是不能忘记的,严格说来,小翠也是为了救林沐鱼而被天狼教的护法打了一掌才致命的。

    后来,林沐鱼亲手埋藏了小翠的尸体,还给她立了一个墓碑,而且还将天狼教的几位护法一起杀了,也算替小翠报了仇。

    而现在,林沐鱼只是阴冷地看了绝色楼的老鸨一眼,也没有说话,老鸨被林沐鱼看了一眼,心里有些突突的感觉,更加的小心了。

    老鸨还以为哪里照顾不周到,于是赶紧让人将绝色楼的头牌姑娘水月红请了出来。

    的确,象林沐鱼和七个大美人这样的人物,没有头牌出来应对,真是太过怠慢了。

    林沐鱼和七个大美人很快就被老鸨亲自请上了二楼最好的房间,这个房间是专门接待大人物的。

    虽然老鸨并不知道林沐鱼和七个大美人的身份,但老鸨的眼力极好,一看林沐鱼和七个大美人的装扮,还有身上的气质,就看出是名门之后,是大有来头的。

    的确,老鸨的眼光还是挺毒的,七个大美人都是身份不凡,有的是江湖上六大门派的大弟子,有的是当朝王室公主,林诗颖还是明教大小姐的身份,而林沐鱼就不必说了,光是七个大美人跟在他的身边不离不弃的,如果不是大有来头的公子少爷,别人都不会相信。

    林沐鱼和七个大美人被老鸨亲自请到二楼,老鸨也是十分精明,她看到七个大美人和林沐鱼一起进来,自然不会请林沐鱼去那些卖肉的美人房间,而是安排了卖艺不卖身的头牌水月红献曲。

    林沐鱼和七个大美人上了二楼的房间后,水月红也同一时间到来。

    不过,水月红并没有露出全身,而是在一道粉红色的屏幕后面,这道粉红色的屏幕就是一层薄纱,水月红在里面看起来若隐若现的,特别撩人。

    水月红就坐在粉红色的屏幕后面,在她的面前还摆放着一架古筝。

    林沐鱼和七个大美人看着屏幕后面的水月红,都是为之心里一动,光是看身材,这个水月红的确是一个大美人。

    但是隔了一层薄纱,还是看得不大真切,也不知道长得如何,七个大美人和林沐鱼都有一种将粉红色屏幕掀开的冲动,但终究还是没有掀开,现在这情调,这气氛还是挺好的。

    而且水月红现在开始要弹琴了。

    不过,林沐鱼并不知道,其实这道粉红色的屏幕还是可以打开的,不过要看客人的打赏了。

    如果遇到土豪,一次打赏一千两银子,这道粉红色的屏幕马上就会掀起来。

    而现在,水月红已经调好了弦,正在酝酿着情绪,马上就要弹琴了。

    林沐鱼和七个大美人看到水月红正在调弦,于是静静地等候,都想听一听绝色楼的头牌姑娘水月红的曲子。

    刚才老鸨可是亲自介绍了水月红的绝艺,吹得十分响亮,因此林沐鱼和七个大美人也满怀期待。

    过了一会,水月红已经拨动了琴弦,当即奏起第一个音符。

    只听一声琴响,林沐鱼和七个大美人的心里都是不约而同地拨动了一下,果然不同凡响。

    随即婉转的琴音就响彻在整个房间之中,听起来十分婉约,有一股淡淡的忧愁,好象在向人倾诉着心事。

    林沐鱼和七个大美人都听得入了迷,紧接着水月红又开始唱起曲来,只听她唱道: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在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这首曲子乃是北宋大家秦观新填的词,名为《鹊桥仙》,说的是牛郎织女七夕相会的故事,现在已经传唱开来。

    水月红一曲唱罢,林沐鱼和七个大美人都相互看了一眼,觉得颇为意动,的确,水月红唱得相当的传情,而且唱得十分感人,让人不知不觉地沉浸在一种别样的情绪之中。

    林沐鱼听得兴起,随即拿出一锭金子打赏了水月红。

    一个小婢女接过金子,拿到屏幕后面,水月红当即向林沐鱼表示感谢,又开始酝酿情绪,准备献唱一首好曲。

    ……

    ……

    林语嫣骑着大野猪进了镇子,拖雷擦汗也骑着大野猪进了镇子,当即引来不少人围观。

    不过,林语嫣并没有理会别人,而是骑着大野猪冲进了一个农家院。

    院子里面有一个少年,这个少年大约十三四岁的样子,起初看到一只大野猪冲进院子,吓了一跳,后来又看到林语嫣骑在大野猪的背上,觉得十分好奇。

    林语嫣进了院子,随即拿着五两银子,说道:“快关门,我要在你家借宿一晚,五两银子归你了。”

    少年连忙关了门,马上接过五两银子,然后看着美如天仙的林语嫣,高兴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这时候,拖雷擦汗也追了上来,可是他还是来迟了一步,他正要骑着大野猪冲进院子的时候,院门已经关上了。

    拖雷擦汗看到大门关上,不由得皱了皱眉,本想当场发作,本想一脚踹开院门但还是忍住了。

    拖雷擦汗现在还没有用强的意思,他想要找到机会表现一下,让美人心甘情愿地跟随着他。

    因此,拖雷擦汗并没有揣门,不过也没有离开,他好不容易发现了林语嫣这么美的大美人,而且还追了这么久,岂能轻易放过?

    因此,拖雷擦汗肯定不能放过,因此,拖雷擦汗就守在院子外面,林语嫣在农家院里面过夜,拖雷擦汗就在院子外面过夜。

    拖雷擦汗于是解开一条裤腰带,将大野猪拴了起来,就拴在一棵不大不小的树上,然后拖雷擦汗就坐在大野猪的背上,然后静静地守着院门。

    而林语嫣现在已经得到了院子主人的款待,院子里面除了少年外,还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婆婆,这个老婆婆又弄了一些晚餐招呼林语嫣吃了,然后安排了一间房间给她睡觉。

    不过,林语嫣并没有睡觉,她只是坐在床上,现在她也知道拖雷擦汗并没有走远,因此,林语嫣也不敢睡觉,以她现在四级内力的修为,既可以睡觉,也可以不睡觉,倒是影响不大。

    而拖雷擦汗也没有睡觉,他一直坐在大野猪的背上,紧紧地盯着院子,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必然会睁大了双眼,生怕林语嫣趁黑逃走了。

    不过,林语嫣根本就没有趁黑逃走的打算,也是,外面黑灯瞎火的,与其在黑夜里到处乱窜,还不如在农家院里过一晚。

    拖雷擦汗还是坐在大野猪的背上,一动不动的,大野猪也很听话,一直都没有动,拖雷擦汗将它拴在大树上,它连叫也没有叫一声。

    不过,拖雷擦汗和大野猪一人一猪在树下的样子还是挺奇怪的,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围观。

    不过,拖雷擦汗也没有理会这些人,他现在只关心林语嫣夜里会不会趁机逃走,至于那些人的围观,拖雷擦汗一点也没有在意,而且他也没有动怒,更没有杀人。

    ……

    ……

    林翠在襄阳城转了一圈,觉得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于是出了襄阳城,而李不如还是悄悄地跟了出来。

    林翠早就发现了李不如的跟踪,不过她也没有理会,要是李不如还要冲过来非礼她的话,那就是自己找死了。

    不过,李不如只是远远地跟着,并不敢走近前来。

    也是,李不如现在一张脸已经肿成了猪头,牙齿也没有剩下几颗,自然是不敢再对林翠非礼了。

    不过,李不如还是不死心,哪怕是悄悄地跟在美人的后面也觉得有些兴奋。

    是的,李不如现在又兴奋了起来,虽然脸上还很痛,虽然嘴上也很痛,但并没有影响他兴奋的心情。

    李不如每当想起抱着林翠的那一刹那的美好,就兴奋不已。

    林翠出了襄阳城后,又一路向东而行,她并没有特别想要去的地方,她也不知道哥哥林沐鱼在什么地方,但这个对她来说似乎并不是很重要,林翠现在就是走到哪里算哪里,现在她也在江湖上行走了一段时间,觉得非常的有趣,比起呆在九华山上要快活了不少。

    林翠走了一天的路,觉得有些累了,于是找了一个破庙,准备在破庙中休息一晚。

    李不如也悄悄地跟到了破庙外面。

    ……

    ……

    第二天一早,林语嫣就起床了,那个少年也早早起床,他也高兴得一晚上没有睡着,不仅得了五两银子,而且还看到了这么漂亮的姐姐,的确是高兴得不行。

    为此,少年还特意照顾了林语嫣的坐骑大野猪,还将大野猪牵到猪圈关了起来。

    猪圈里面原有一只大肥猪,是留着过年的。现在大野猪也住进了猪圈,大野猪一进猪圈,那只大肥猪就吓到了。

    大野猪不仅将猪食吃完了,而且还露出长长的牙齿,恐吓大肥猪。

    大肥猪果然吓得不行,拉了好几泡尿,一晚上没有睡觉,躲在猪圈的角落里一动也不敢动。

    第二天林语嫣一起床,少年就领着林语嫣来到猪圈,林语嫣看到大野猪还在,不由得也很高兴。

    有大野猪当坐骑,的确要省却许多的力气,不过,大野猪在猪圈关了一晚上,搞得满身是猪屎,奇嗅得不行。

    于是,林语嫣又给五两银子与少年,让他给大野猪洗一个澡。

    少年又得了五两银子,自然十分高兴,于是将大野猪牵出猪圈,接着打来井水给大野猪洗澡。

    大野猪起初并不乐意,但洗了一桶水后,感觉蛮舒服,于是任由少年给它洗澡。

    少年也是卖力得很,一连提了十桶井水,将大野猪的身上洗得干干净净。

    接着少年又拿出一块破布将大野猪身上的水珠擦掉,林语嫣感觉十分满意,不由得露出了一个笑容。

    少年看到林语嫣美丽的笑容,也是兴奋得很。

    拖雷擦汗也是一晚上没有睡觉,他一直守在院子外面,第二天一早,他更是紧盯着院门不放,盯了半个时辰左右,一直没有看到林语嫣出来,正有些焦急的时候,林语嫣又骑着大野猪出了院子。

看过《大侠上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