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26岁女上司 > 第346章:很奇怪!
    她似乎是在跟什么人解释,而且样子看起来挺卑微的,还一个劲的道歉,然后求对方原谅。www.xs386.com

    最后“嗯”了几声后挂了电话,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回到客厅里,我还是没有主动找她说话,本身跟她就没有交集,也没有理由去打听她的隐私。

    只是见她接完这个电话后,心情就变得十分沮丧了,我心想活该,谁让你这么不尊重人的,现在被人不尊重了吧?

    她愣了片刻后,突然拿出一包女士烟,递给我问我抽不抽。

    我摆了摆手说:“谢了,我不抽女士烟。”

    她苦笑了一声,接着给自己点上了一支,吸了几口后,突然又问我说:“你们男人是不是都想同时跟两个女人发生关系?”

    我愣怔一下,有点惊讶她会问我这种问题,我笑了笑回道:“你这话说得我挺难回答的。”

    “没事,你就说你有没有过这种想法?”

    “没有,而且不是每个男人都会脚踏两只船的。”

    她似乎有些无语,叹口气说:“我指的不是脚踏两只船,而是和两个女人同时在床上发生性.关系。”

    我心里又一惊,心说:什么意思?怎么问我如此隐私的问题?

    见我不说话,她又一声苦笑道;“你也会有这种想法的,是吧?”

    我急忙摆手说:“我可没有这种肮脏的想法,你想太多了。”

    “不可能吧?”她停顿一下,一副狐疑的表情看想问,又说,“那我这么和你说,如果有两个女人心甘情愿与你同时发生关系,你愿意吗?”

    “你是不是受什么打击了?”

    “这你甭管,我就问你有没有这种想法,哪怕一点点。”

    “没有。”我还是毫不犹豫地说,并不是觉得她在套路我。

    “是吗?”她还是很不相信的看着我。

    我淡淡笑了一下,没再回答她,而她也没再继续找我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宋清漪和宋清姗都从洗手间里出来了,她也第一时间灭掉了烟蒂,瞬间又恢复到之前的模样。

    我觉得这女人挺善变的,而且更加认定她不是个什么好人,要不然也不会问我那么奇怪的问题了,反倒把我弄得不好意思了起来。

    原本说好等宋清漪洗完澡就一起出去逛逛,可是周梓潼忽然说自己有点事,不能陪我们了,还故作一副很抱歉的样子。

    我总觉得她奇奇怪怪的,倒是宋清漪摇摇头说没事,她对北京也不陌生,让她先去做自己的事。

    于是我们仨就只好离开了她住处,在外面闲逛了起来,因为是下午三点半的飞机,现在时间还早,宋清漪说我第一次来北京,打算带去天安门走一趟。

    在去天安门的路上,我终于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我向宋清漪问道:“你刚才那个朋友是做什么的呀?”

    “你说潼潼呀,她毕业后就来北京了,在一家外贸公司做事。”

    “说句不好听的,我觉得她挺奇怪的,之前你去洗澡的时候,她对我说了些奇奇怪怪的事。”

    “她和你说什么了?”宋清漪疑惑的看着我。

    我自然不能将她说的全部都告诉宋清漪,只是对她说道:“她先去接了个电话,然后在电话里一个劲的给别人道歉,接着又来问了我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我总觉得她很奇怪。”

    “哪儿奇怪了,你才奇怪吧!”宋清漪还是不相信我说的。

    这时,宋清姗在旁边附和道:“姐,我也觉得挺奇怪的,感觉她一直都心不在焉的样子,好像一直惦记着什么事似的……而已你刚才洗澡时发现她洗手间里的东西了吗?”

    “什么东西?”

    “验孕棒!而且我看了一下,是两根红线,也就是说她也怀孕了,可是家里我没发现任何男士用品,你不觉得奇怪吗?”

    挺宋清姗这样一说,我更加觉得奇怪了,宋清漪也皱了下眉头,然后说:“你们太敏感了吧?这挺正常呀!人家怀孕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家里没有男士用品也不奇怪啊!我家里就没有男士用品。”

    “反正我觉得你这个朋友挺奇怪的。”宋清姗又嘟嚷了一句。

    “行啦,她奇不奇怪和我们没多大关系,不要去想那么多了。”

    我点点头便没再去想那么多了,本身与我就没多大关系,在北京逛了半下午后,我们便去了机场。

    正在登机口等飞机时,我终于收到了邓莉回过来的微信,她告诉我老爷子已经不行了,可能今天就很难熬过去。

    我告诉她我已经回北京了,马上就坐飞机重庆,然后第一时间就去医院。

    我们的飞机是下午三点的,但由于航班原因晚点了半个小时,三点半我们才上飞机。

    又在飞机上经历了将近三个小时的飞行,我们才顺利抵达重庆江北国际机场,而这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半了,一下飞机我手机就传来微信的提示音。

    打开微信一看,正是邓莉发来的消息,她告诉我说:“向楠哥,来不及了,老爷子已经走了。”

    看到这句话时,我的头皮就是一阵发麻,继而急切的用语音回道:“我已经回来了,马上就来医院,你等着我。”

    离开了航站楼,跟着宋清漪一起去了停车场,我对她说道:“先去一趟人民医院,我有点急事。”

    “去医院干嘛?”

    宋清漪还不知道老爷子的事情,我也没有告诉她这些事情,于是边往停车场走,边对她说道:“之前我在看守所里认识了一个朋友,他让我帮他去看他父亲一下顺便让他父亲放心,结果哪知道他父亲的病已经很严重了,我就擅自将他父亲弄去了医院,做了手术后还是没成功……现在人已经走了,我得去趟医院。”

    听我说完,宋清姗大惊道:“好你个向楠,你这好事做得也草率了吧!人命关天的事,你怎么能承担得起?”

    宋清漪也紧皱着眉头,附和道:“就是啊向楠,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呢?”

    “姐,你看吧,他肯定没把你放在眼里,这么大的事都从来没跟你提起过。”宋清姗瞪了我一眼,转头对宋清漪说道。

    我无语道:“这事儿本来就是我顺便的事,是人命关天,但老爷子的儿子知道这整件事,而且他也知道老爷子活不长了,所以叫我帮他处理一下后事,他从看守所出来后再感谢我。”

    “可你就不怕他儿子出来后不认账?到时候你找谁说理去?”

    宋清姗这番话我倒是没有考虑过,我沉思了片刻后说道:“不管怎样,当初发生那样的事,我不可能不管不顾的,现在既然做了就要善始善终,你们别说了,快送我去医院吧。”

    宋清漪也没再说什么,上车后她就发动了车子,但她还是从理性的角度上批评了我一句。

    我承认我做得有点草率了,我也没想过张天从里面出来后会找我麻烦,不管怎样做了就做了,我们心无愧就行了。

看过《我的26岁女上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