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26岁女上司 > 第440章:嘘嘘
    安正一走,我便立刻向邓莉问道:“邓莉,你实话告诉我,我脑子是不是真的坏掉了,我怎么感觉迷迷瞪瞪的。”

    邓莉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些不太自然,她结结巴巴的回道:“没,没有啊!医生……说你压力太大了,叫你好好休息……”

    “真的是这样吗?没有骗我什么吧?”我狐疑的看着她,问道。

    邓莉很果断地摇了摇头,说道:“真没有,向楠哥你就放心吧,你真的没事。”

    “那既然没事我是不是就可以出院了,你看这也没有挂水了,我躺在这儿真的挺难受的。”我说着,就要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邓莉急忙将我拉了回来,急着说道:“向楠哥,你刚刚才答应我们不乱走了,你怎么这样啊!”

    “我没事啊!我就是想出去透透气,真没事。”我执意要下床。

    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柳青的声音:“干嘛呢、干嘛呢?给我老实待着!”

    一抬头便看见穿着柳青走进了病房,她上身穿一件十分有型的t恤,下身还是那么青春无敌的牛仔短裤,配上一双小白鞋,整个人就显得更加青春活力了。

    “哪儿也不许去,老实待着!”进了病房,她又朝我吼了一声。

    邓莉看见柳青来了也长吁了一口气,继而说道:“向楠哥那你和柳青姐好好聊,我还有点事,等会儿再来看你。”

    邓莉说完又转头看了柳青一眼,那眼神中好像夹杂些什么,而柳青也回了邓莉一个眼神。

    我道:“你俩眉来眼去的干啥呢?莫不是……你们有那方面的癖好吧?”

    “说什么呢?我看你真是伤得不轻,还想出院,我看你这伤没个十天半个月都不准出去了。”柳青立刻瞪我一眼说。

    邓莉也低着头不好意思地快速跑出了病房,我总觉得她们奇奇怪怪的,还有之前安正也奇奇怪怪的。

    邓莉走后,我“哎呀”叫了一声,故意装作浑身难受的样子说道:“十天半个月不出去,那你不如现在就给我一瓶敌敌畏让我死了算了。”

    “看吧看吧,还说你脑子没毛病,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好好治疗,你以后会变成一个傻子的!”

    听她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怕了,当然我知道她是在开玩笑,不过身边朋友们都那么关心我了,我要再找不痛快就有点对不起她们的良苦用心了。

    我终于安静下来,重新躺回了病房,对柳青说道:“去帮我倒一杯水吧,有点渴。”

    她没有怨言,走到床头坐边上,拿纸杯帮我接了一杯水,然后拿起纸杯凑到水边,对着热气轻轻吹了起来。

    “其实……”我道,“我真没必要让你们这么照顾,我知道你们都是担心我,但我真的没事了,什么事都没有,完全可以出院的。”

    “你这是头部手术,不是一般的小手术,就算好了,也得在医院留院观察,没有医生的允许你是不能出院的。”

    我叹息道:“头部手术也没所谓,又不是开颅手术,就是缝了一两针而已……再说了,人家以前战争年代的时候,那些上战场的战士,那个不是搞得头破血流还在往前冲?我这点伤算得了什么呀!不至于,不至于……”

    “你说得轻巧!”她嗔了我一眼,不准备搭理我的话了。

    我扬手摸了下鼻子,笑笑道:“真的啦!柳青我知道你最好了,你让我出去嘛,我陪你去打篮球,打电玩,你想玩什么就玩什么。”

    “真的?”柳青似乎有些心动。

    “真的,”我猛点头道,“而且我给钱。”

    她犹疑片刻却还是说:“算了,安总可是吩咐过我,要是我把你放出医院了,他会开出我的,你还是老实点待着吧!别为难我了……”

    “嘿,你哥臭丫头到底知不知道谁才是你的老板啊!我啊!”

    她白了我一眼说:“你是我老板,但是你现在没有执行的权利,就算要开除我,你也得等医生告诉你可以出院后。”

    “你……”我彻底无语了,“我说不过你,不说了,行了吧!”

    “这不就对了,”她拿着吹凉的水杯递到我跟前,“来,喝水。”

    是真的口渴,刚才还找邓莉要了一整瓶水和,现在又咕咚咕咚一口气将杯里的谁全部喝完了。

    柳青接过我手上的空杯子,继而又问我说:“还要不要水喝?”

    我刚想说再来一杯,话还没出口,突然感觉下腹部胀满,忽然间有一股很强的尿意袭来……

    我一手撑着肚子,眉梢皱了起来,心想我的确是喝了不少水,可也不至于那么快就转变成尿了吧?

    还是我特么脑袋真的坏了,大脑功能发生了紊乱,导致排尿中枢失灵了?

    “你干嘛这副表情?不舒服吗?”柳青看着我,紧张的问道。

    我摸了一下鼻子,讪讪一笑道:“不行,我要去嘘嘘!”

    她看着我,疑惑的眨着眼睛:“什么嘘嘘?”

    我无语道:“嘘嘘就是嘘嘘呀!”

    说着,我就又准备下床,柳青却一把将我拉住说:“不准走!你别找理由离开,说清楚什么是嘘嘘?”

    “哎呦!你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啊?”我捂着肚子,难受的说道。

    她很认真地摇着头说:“不懂。”

    “哎!”我再次看着她道,“那撒尿你懂了吗?”

    “撒尿?”她愣了一下,面颊微微红了。

    我沉声道:“或许我就是这个意思。”

    她反应过来,掩嘴一笑道:“撒尿怎么叫嘘嘘?”

    我心说,难道你小时候你妈哄你蹲下来撒尿,不是说嘘嘘么?

    “你笑什么笑?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的事,你别告诉我你小时候不是这样?”我瞪她一眼说道。

    柳青忍住笑说:“还真不是这样。”

    “那你哪样?”我看着她道。

    她眨眼间问我:“什么哪样?”

    “就是小时候你妈哄你尿尿时,是怎么说的?”

    “我才不告诉你!”她瞟了我一眼,面颊又更加红了,这丫头虽然有时候口不择言,可是真的害羞啊!

    我小腹越来越胀,尿意越来越强烈了,也没心思再跟她啰嗦了,我下床穿上鞋子就往外跑。

    柳青跟了上来:“你等着我,我跟你一块去,你别想趁机逃跑!”

看过《我的26岁女上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