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五十章 废后
    武则天的虎目掠过了一抹精光,对任命薛顗当陕州刺史一事不置可否,沉声道,“原来显儿还与裴中书见过面,显儿与裴中书除了商议过任命薛顗当陕州刺史,还商议过什么呢?”

    虎妈显然早已得到了李敬业要调任扬州刺史的风声,而且敏锐的察觉到关于李敬业调任扬州刺史,与薛顗调任陕州刺史间,有着不同寻常的关联。www.biqugecom.com/13/13172/

    但虎妈是否已知晓杨耀想在关中搞事,杨耀是无从判断。

    这些众目睽睽下的事实,瞒是瞒不过的,杨耀只能七分真三分假的应付着虎妈的一再追问。原则只有一个,只要是发生过的事实,他一概爽快的承认;无法查证的动机,则一概装傻充愣。

    杨耀如实的道,“裴中书还向儿提过,想调任英国公李敬业当扬州刺史。”

    武则天冷冷的道,“圣上之前与英国公李敬业有过交情么?了解此人多少?焉知此人乃是更适合的人选?”

    虎妈的这话就是个坑。

    杨耀岂能承认和李敬业有过交情?更不会搭上自个儿去给李敬业作保。一旦李敬业去扬州搞出点什么叛乱来,虎妈第一个不放过的,就是杨耀啊!

    杨耀再次戴上了昏君的面具,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望着虎妈,开始编起了故事,“儿与英国公之前从未谋面,甚至都未听过此人的名号。儿是想着裴中书乃先皇钦定的辅政大臣,儿见识浅薄,当然不及裴中书站得高,看得远。裴中书看中的人选,想必有可取之处。”

    杨耀将这次带着政治交易的人事任命全推给了裴炎,反正他只是个浑浑噩噩的昏君,虎妈、裴炎在朝堂上怎么斗的,裴炎调任李敬业当扬州刺史想做什么,他一个昏君看得懂个毛啊!

    武则天虽然对杨耀这些日子的行为有所警惕,但经过当场质问下来,却没看出杨耀的言行之间有太大破绽,而无法查证的动机是不能给杨耀编排罪名的。纵然定了罪,这种诛心的结论也不可能得到百官、各方势力的认可,封住天下悠悠之口。

    她身为执掌天下权柄的太后,总不能舍了一再挑衅她太后权威的裴炎不闻不问,反而去追责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儿子吧!

    在武则天的心里,儿子杨耀这次已算是过了关,悠闲的取来一本奏折,一面翻阅着,一面问道,“显儿,哀家还听闻你和太平、驸马约好了,皇后册封大典之后一同前去关中?”

    杨耀恭恭敬敬的道,“是,娘娘,在皇后册封大典之后,儿想与皇妹一同前去骊山巡视、狩猎。皇妹刚刚产子,骊山的温泉有莫大的裨益。”

    武则天抬头看了他一眼,杨耀的说法合情合理,她有什么反对的理由?但,就这么放杨耀前去关中,风险还是极大,她迟疑了一会,再次低头审阅着奏折,缓缓的道,“好,由昭仪陪同显儿一同前去,哀家再安排三思率三千金吾卫一同沿途护卫。”

    杨耀听了是猛地一惊,虎妈派上官婉儿同行乃是监视杨耀的一举一动,这还情有可原,也在杨耀的预料之中。

    但,安排武三思率三千金吾卫沿途护卫是什么鬼?可见虎妈行事真的是滴水不漏,这就是在未雨绸缪,防备着杨耀的长安之行乃是居心叵测。万一杨耀要是想在长安造个反什么的,金吾卫可以就近逮捕杨耀回洛阳。

    外有武三思率金吾卫看守,内有上官婉儿这个眼线,按常理来讲,杨耀此行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了。

    虎妈的这一招真是狠啊!

    杨耀却无法开口拒绝,虎妈能应允他擅离洛阳,前去长安骊山狩猎已算是开了恩,还有三成是看在他交出玉玺,当妈宝,两成是看在太平公主的份上。若他敢拒绝金吾卫沿途护卫,虎妈不怀疑他前去长安的真实目的才是见了鬼了。

    杨耀内心是妈妈逼,但面上却不见丝毫的神情波动,面色平静如水的道,“是,有昭仪陪同,金吾卫护卫是最好不过。”

    韦香儿一听上官婉儿也要一同前去,再也忍不住的怒火,当场就拉下了脸,“母后,上官昭仪掌管了玉玺、诏书,该留在宫里侍奉母后,还是无须一同前去了吧!”

    她开口就否决了虎妈的提议,杨耀是暗暗的一惊。

    这个韦香儿真的是一刻不消停,才从禁足状态被释放,又四处惹事。惹杨耀也就罢了,杨耀也不会和她计较,但她这次是直接去拔虎妈的虎须。

    唉!估计今日难逃虎妈的虎口!

    她总归是杨耀名义上的妻子,大唐皇后。若是有可能,杨耀还是想保护她逃脱虎口。

    虎妈神色漠然的瞥过了韦香儿一眼,目光再次落在奏折上,口中缓缓的道,“看来韦氏这些日子在贞观殿修习女则,是毫无裨益!显儿,你去关中,韦氏就留在西内苑!”

    杨耀一眼就看穿了,虎妈名义上是要留韦香儿在西内苑,其实是将韦香儿扣成了人质,威慑杨耀不得轻举妄动。

    看来虎妈在武三思、上官婉儿双保险之外,再加了软禁韦香儿这道三保险,三人凑一起都可以斗地主了。

    虎妈这话一开口,韦香儿气得娇躯颤抖不止,但她就是只敢冲着杨耀窝里横的狼妻,当着虎妈的面,反驳的话儿还真不敢出口。

    若留下韦香儿在西内苑,那他宠妻狂魔的身份立刻就会揭穿;若是不留,虎妈显然会起疑心,会影响关中之行的计划,这,这......该怎么过关啊?

    香儿,香儿,你简直任性得过了头啦!

    杨耀是心绪如潮,背心是阵阵的发凉,面色阴沉不定。

    良久,他终于开口呵斥韦香儿道,“韦氏大胆,竟敢顶撞娘娘。久闻京兆韦氏家风甚严,自小没教过你女德女行?如此德行,岂能母仪天下?!”

    杨耀呵斥了韦香儿,又冲着虎妈道,“娘娘,儿建议,立刻取消封后大典,将韦氏送回娘家修习女德、女行!”

    他主动提出取消封后大典,意味儿再明显不过,就是提议虎妈废后,而且韦氏连宫里也不能留,送回韦家去回炉重修女则。

    韦香儿憋屈的望着‘窝囊皇帝’杨耀,气得大哭了起来。

    武则天却是神色漠然,她提出扣押韦香儿在西内苑当人质这一招,想令杨耀投鼠忌器。她哪里能知道,杨耀竟出动提出了更严厉的废后之举,甚至还要将韦氏打发回娘家。

    武则天举着手中的奏折,犹豫了一会,这才缓缓的道,“好,既然显儿孝心可嘉,哀家准了,取消封后大典,责令韦氏回娘家,重修女则。”

    韦香儿刚被禁足释放,又被废了后,甚至还赶回了娘家。但,这是太后、皇帝的旨意,她再不满又能做什么?当场伏倒在地,大哭不止!

看过《总有奸人想害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