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不是良民 > 第174章 新官上任乱点火
    “岚岚,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替我着想,但你想啊,你爹是怎样一个人,你比谁都清楚吧?你找他商量,他肯定会急眼,对吧?”

    张大蛮虽然心里感激秦岚的窝心,说实在,在这种情况,能够体会到他心情的,还真是窝心,比贴心小棉袄都还暖!

    但是,他也清楚村长家庭的情况,所以,他还是不想让秦岚为难,更不希望因为这个事,和村长闹僵,这以后的路,还长着呢。www.zhongguozui.com

    秦岚心更乱了,为什么会这样?越是望着张大蛮那双温情火热的眼睛,她越是心湖泛起无尽的涟漪。

    张大蛮啊张大蛮,你知道我内心的纠结吗?要是你不是琳丫头喜欢的人,那该多好呢!

    “行吧,那我不管你了。”秦岚口是心非,一摆手,“我去干农活了。”

    此时的她,可以说是慌不择路,夺路而逃,再和张大蛮聊下去,她怕自己露出破绽,所以,离开是最好的解脱。

    望着秦岚远走的背影,张大蛮亦是深呼吸一口气,这位大姨子变了,那个辣妹子的温柔竟是这般迷人……

    也不能多想,然后背着桑叶,往家里回去。

    ……

    石窠村中心小学。

    骄阳烈日,炙烤着这一片神圣的土地,这些时日,身为校长的秦琳,规划好了兴建教学楼,请了匠人,开始动土动工。

    新建的教学楼就在改建的旧仓库旁边,用石灰粉画好地基的线,工人们开始挖土,刨开地基。

    像石窠村这样的山区,石材是最为方便的,从不远处的山脚,搬运一些石头,用碎石机将石头碾碎,成为沙子。

    再用水泥、水之类的,搅拌成水泥浆,这就是最为简单常见的水泥砂浆建筑。

    “这是谁允许你们动土建的?经过村委同意了吗?”

    本来和谐的校园,一派动土动工,热火朝天地开始建教学楼,却是被这么一声极为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平衡。

    一位地中海的秃顶中年男人,穿着一身灰色西服,脚上一双锃亮的皮鞋,嚎着嗓子,指指点点,训斥着那些劳作的工人。

    他,田华雄,新任石窠村村支书,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火,直接烧到了石窠村中心小学的教学楼新建工程!

    别看他一张标准的国字脸,官威却是不小,红着脸,粗着脖子,嚎嚎嚷嚷的。

    自从村支书向国元落马关进监狱后,村支书职位空缺了一段时间,这田华雄迎来了春天,上任成了新一届村支书。

    田华雄原本是村民小组组长,当了差不多一辈子的组长,指望着职位晋升,根本就没有希望。

    本来村长秦振华、村支书向国元几乎是不会有什么变动,尽管向国元行为极为不检点,但像石窠村这样的地方,也没有几个愿意当干部。

    所以,每次选举,走流程式的选举一趟,最终,还是会选秦振华、向国元。

    而向国元违反乱纪之后,田华雄的机会就来了,成为了新任村支书。

    要说田华雄,也并不是什么好鸟,他是石窠村中心小学前任教导主任田良的亲哥。

    田良被抓之后,田华雄也是很抓狂,恨透了张大蛮、恨透了村长秦振华、恨透了新任校长秦琳。

    可以说,田华雄是带着怨气,上任了村支书。

    承包兴建教学楼的,是村里的徐沛,这徐沛搞工程还是有一套,几乎石窠村乃至于周围的村屯,从房屋建筑、到公路修建,他几乎都有这方面的承包。

    所以,遇上田华雄这样的官员,他还是很客气,从工棚里钻出来,笑盈盈地走上前去,从衣兜里掏出一包红塔山,取出一根烟,双手毕恭毕敬地递上去,“哟,原来是领导来视察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领导请抽烟!”

    田华雄鼻孔朝天,“哼”了一声,瞟都没有瞟徐沛一眼,打着官腔问道:“徐沛,你就是承包盖建的老板?”

    “是是是……”徐沛点头哈腰,连忙答道,“领导,请多关照、多关照……”

    田华雄冷不丁地瞪着徐沛,厉声训斥道:“关照?徐沛,你好大的胆子,难道你不知道,这块地是隶属于村委的吗?是谁准许你动土的?有村委的文件吗?”

    天地良心啊!

    在村一级盖建教学楼,这些手续通常也没有那么复杂,打过招呼,村长秦振华同意了,就可以盖建了。

    再说了,这也不是公家土地用来私建啊,怎么就不行了?

    田华雄这一质问,把徐沛都给整蒙圈了,他做过大大小小的工程,包括给村委里的基建,什么时候村委变得这么官方了?

    一个大写的懵逼,让徐沛无言以对,支支吾吾半天,“那个,领导啊,我也是征得村长同意,还有校长,他们都是允许的,所以,我承包下来,才开始动土的,工期比较紧,所以……”

    “徐沛啊,你给我说,工期紧?你就可以违建吗?赶紧将这些工人给我撵走,停止动土!”田华雄毫无商量余地的怒斥着。

    那官架子一端起来,他就是老子高高在上,勒令徐沛停工!

    徐沛沮丧着脸,挤出勉强的笑,“领导,这恐怕不太好吧?停工会耽误工期啊,我……也没法交差啊!”

    “放你娘的狗屁,现在是我说了算,叫你停工,你就停,你是不是不想干了?”田华雄暴怒得骂了起来。

    徐沛想了想,“领导,这件事,还是得和村长请示一下,还有秦校长……”

    “徐沛,谁给你的权力啊?难道老子堂堂的村支书,还比不上这狗屁学校的校长?你特么是不是脑子长到猪屁股上去了?立即、马上给我停工!”

    徐沛无奈之余,只好一招呼,对着那些正在地基里挖土的工人,喊了一声:“大家都先别干了,停工、停工……”

    有工人从地基土坑里蹿了出来,手里还抓着锄头,瞥了一眼田华雄,“徐老板,什么意思啊?说停工就停工?今天我们都出工了,工钱怎么算?”

    徐沛还没发话,田华雄怒视着这名工人,大吼一声:“什么他妈工钱怎么算?你们这是违建,哪来的工钱?都他妈赶紧滚蛋!”

    “领导!”徐沛还是维护这帮工人的,“话不是这么说的,我们承包工程,不也就是讨个活计……”

    “闭上你的鸟嘴,你们这群刁民……”田华雄火冒三丈,唾沫横飞,臭骂了起来。

看过《我真不是良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