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山如此多姿 > 第282章 春风不度玉门关
    任平生拖着沉重的双腿,努力爬上最近一座沙丘的顶端,望着远处连绵不绝的黄沙,面露愁色。www.biqugev.cc

    他开始怀疑,自己这趟“丝路之旅”是否来错了。

    ......

    以长安为起点往西一万公里,历经秦川、陇西、西域等省跨越国境,穿过中亚并抵达欧洲地中海,最终抵达罗马的这段路程,被称作丝绸之路。

    在二千多年的历史里,这条丝绸之路记录了无数王朝的更迭、大小国家的兴亡、万千黎民的血与泪,也见证了丝绸与白银的流动、名马与美人的争夺、帝王的冲冠一怒、以及游牧民族的铁蹄,这条路上到处都是文明冲突的痕迹,也始终都是这个地球上最复杂、最动荡也最丰饶的地区。

    这是一条财富之路,是一条信仰之路,也是一条文明之路。

    俱往矣,如今这条路上已不再有帝王将相、也不再有流寇沙匪,统一的大国将这条丝路的起点变成富饶而又和平的边疆,只有漫漫的黄沙与疏密的胡杨林,还在默默叙述着旧日的传说。

    今日,这条丝路上再次迎来一批全新的探险者,他们是由国内顶尖的长江商学院第九期emba总裁班的学员们,他们将要参加长江商学院与中视联合举办的“丝路之旅emba戈壁挑战赛”。

    “丝路之旅emba戈壁挑战赛”缘起于2006年,当“登山”、“探险”这些时尚热词还鲜有人提及时,长江商学院以其敏锐的眼光瞄准了这条路线,并与中视财经频道“对话”栏目组合作,开辟了“丝路之旅”的户外徒步极限运动,专门为参加emba课程的企业界、学术界、新闻界的精英人士,提供一次挑战历史、挑战自然、挑战自我极限的旅程。

    首次“丝路之旅”的成功举办,在企业家和媒体界都获得了良好反响。之后,这项赛事也成为长江商学院emba课程的固定节目,并且成为长江商学院的品牌课程之一。

    新年伊始,第九期emba总裁班的学员们便应召抵达了“丝路之旅”的举办地,开始这次惊险而又富有挑战性的旅程。

    “丝路之旅”的起点位于陇西与西域交界的莫贺延碛戈壁史称“八百里流沙”,在7天内徒步穿越120公里的沙漠戈壁,这是丝路上最艰辛的一段路程。这段路上,将途经拥有国宝级佛教洞窟与精美壁画的莫高窟,领略两千年前修建的长城上的芦苇。全程没有导游,没有车马可用,只有户外教练和历史学家全程陪同,一边带路一边上课。

    对于这些终日忙碌于钢铁丛林中的企业家们而言,能够抛下红尘俗世的纠缠,漫步于历史的残骸中,展开纵横千年的历史画卷,是难得的人生体验;而通过丝路徒步探险,不但可以体验文化文明的奥秘,而且可以挑战身体与心灵的极限,进一步巩固学员间的友谊与情谊,是一个很难得的体验课程。

    “丝路之旅”不仅仅是一场短期的徒步比赛,更是一堂内外修炼的人生课程。穿越戈壁的过程对于学员们来讲,于外磨练自己的身体,于内则重塑心灵。从某种意义上讲,“丝路之旅”实际上已经成为企业家创业之路的隐喻。

    坚韧的信念是企业家必备精神素质,没有超人的信念,企业的成功难以实现。而这种苦修式的行走意义就在于让emba学员发现自己的潜能,重新认识自己和自己的能力,在内心深处寻找到让生命得以攀援上升的巨大能量,从而以更积极、更健康、更持久的动力去迎接生命中更高的挑战,以此改变自己的事业人生。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再加上一向对历史与文明有深厚的认识与兴趣,所以任平生并没有缺席这个“丝路之旅”,在完成万有游戏的融资工作后,便随同emba总裁班的同学们踏上戈壁的旅程。

    ......

    虽然emba的课程并不以繁重著称,很多时候都会照顾到这些企业家的身体素质,但毕竟这次“丝路之旅”位于沙漠戈壁,生活条件和配套设施都没那么完善。

    对于习惯了汽车、飞机和五星级酒店的emba学员而言,7天120公里的戈壁徒步跋涉,在荒无人烟的沙漠中风餐露宿是前所未有的挑战,人们往往在这种时候才有机会发现自己另一种深藏不露的潜能。

    无论赛前准备得多么充分,一旦踏入茫茫戈壁,赛场上的实际难度会远超所有人的想象,这种艰难是任何训练和准备都不足以抵御的。

    头一天的路程,学员队伍里体质较弱的于敏就达到了极限,由于哮喘病复发而被医疗车带走,提前结束了旅程;而其他人脚上都磨出了血泡,腰腿疼痛到无法支撑……

    但没有人选择放弃,这些社会精英们都有很强的意志力,这种时候能够依靠的就只有意志力了。而且大家都是经过商海搏杀走出来的,谁也不愿在任何竞赛中输给同伴。每个人都相信,只要有坚持下去得信念,就没有走不出的戈壁。

    旅程进行了一般,等学员们脚底的老茧愈合结痂,大家都适应了戈壁干燥寒冷的空气,所有人的步伐都变得矫健起来,原本要走两三天的路程,后面大家越走越快,用一天就走到了。

    在徒步的过程中,团队成员间互帮互助的团队精神,令人感受沉思人与人之间原来可以这么简单和纯粹。在茫茫沙漠体会天地之间的那种开阔深远,在历史遗迹中体验文明的广大博大,让所有学员们的视野与眼界得到了进一步提升。“丝路之旅”就像一个催化剂般,使这些社会精英们通过户外徒步探险,体验身心合一、精神升华。

    所有人都在这个旅程中收获了震撼,收获了思考,也收获了友谊。

    只不过,就在旅程即将结束的那段戈壁步行中,任平生和大部队走散了。

    ......

    从碱泉子到河仓城的这段路程,要经过一片漫长的、长达50公里的戈壁滩,这一路上除了盐碱地、和戈壁外,就是一片片连绵不绝的沙漠,连胡杨林都不见踪迹了。

    在这单调的沙漠之中,偶尔可以看到一到两个像岩土般凸起或凹下去的地形,这些岩状地形有的像城墙,有的像土堆,还有的像狮身人面像,矗立在沙漠之中,十分显眼。这其实是一种风蚀作用下的地貌,由于沙漠戈壁常年在强风的风蚀作用下产生的磨蚀效果,被称作雅丹地貌。

    这段路程上,沙丘中偶尔出现的雅丹地貌,无不让所有学员们为之惊叹,每看到一处崭新的雅丹,便有人上前合影拍照留念。

    一开始行程都很顺利,学员们在前面几天的徒步中已经积累了不少经验,虽然脚下踩着软软的沙子,眼前一片黄灿灿的都是沙丘,但大家在带队教练的引路下,有序地排成长队行进,一边走着,一边还相互谈论着、说笑着。

    从敦煌历史博物馆请来的历史学家告诉学员们,走过这片沙漠的话,本次的“丝路之旅”就接近结束了,前方就是这次比赛的终点玉门关了。

    玉门关是汉代至魏晋时期(公元前104年至公元420年),中原王朝通往西域的最后一道边防线,是丝绸之路通往西域的北道关口,古代西域的和田美玉源源不断的经此关输入中原,故称“玉门关”。

    脸上刻着深厚的风霜痕迹的历史学家指着远方道:

    “大家都听该听过'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这句诗,诗里写的情景就是在玉门关,当年这里也是汉朝与外敌交战最为激烈的地点之一。”

    老大哥冯论抬起这些天被晒得黝黑的脸庞,笑着道:

    “不好意思,我念书的时候,只记得那一句'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现在我只想着喝喝葡萄美酒,一点都不想醉卧沙场,太凉了,会感冒的。”

    众人都被冯论的幽默给逗笑了,戈壁里的天气特点就是昼夜温差大,日间最高达22c左右,夜间低至-6c。这些天在户外过夜是,大家都把帐篷系的紧紧的,钻入鸭绒的睡袋睡觉,但还是有不少人感冒了。

    任平生没有笑,他眺望着一望无际的黄沙,脑中却想起了另外一首诗。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为了维护这条丝路的畅通,千百年来,无数的汉家子弟在这里贡献了青春与血肉,他们没有抱怨,也没有后悔,默默无声地守卫着祖国的边疆。

    唯一能够为他们发声的,只有那流传千年的歌曲,以及诗人的名句。

    ......

    随着路程的继续深入,远方的沙丘变得多起来,而且这里的沙丘比前面要高很多,形成很大的落差,由于沙漠上卷过的风在作用,沙丘会用人眼可见的速度移动,在前方形成新的沙丘。

    在出发前,学员们都接受了沙漠有关知识的培训,当前看到这种景象,大家脑中不约而同地浮起一个念头:

    “这是遇上流动沙丘了。”

    流动沙丘,是戈壁沙漠里最为危险的存在。由于受风力的作用,这些沙丘不断地移动和变幻位置,不但干扰了徒步者的行径路线,而且会严重影响人们对方向与方位的判断,在这种沙漠中穿行是十分危险的,能否安全通过这类地区主要取决于沙子的质地和沙丘斜坡的相对风向。

    除非不得已,否则尽量避免穿越流动沙丘沙漠。

    只不过,总裁班的学员们运气不那么凑巧,恰好在最后一程碰上了这个流动沙丘。

    不仅如此,因为大家很快就发现,沙丘流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肉眼可见的砂砾正在随风飘起,原本一片晴朗的天空,也渐渐蒙上了一层灰黄色的阴影,领队的徒步教练脸上的阴霾也增多了,他知道:沙暴来了。

    领队们开始指挥学员们集中队形,并用手里的卫星电话和后勤保障组联系,但不知是否天气的缘故,卫星电话的信号受到了干扰,徒步教练一直没有联系上后勤保障组。

    风越来越大,大家都戴上墨镜,立起了外套的领子,用围巾包住自己的头颅和脖子,避免风沙的侵袭,但仍然能够感受到砂砾击打在镜框上,拍打着身上衣服的声响,能见度也越来越低了,只能看得见周边人模糊的轮廓。

    原本还很大声说笑的学员们,个个都闭上了嘴,一方面是防止风沙入口,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风沙的声音太大,彼此间讲的话根本听不清楚。

    领队的几个人大声讨论了一下,一致认为当前情况下,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原地驻扎不动,然后通过各种方式联络上后勤保障组,让他们出动车辆来救援。

    没等学员们做好驻扎的准备,一场更大的风暴已经向他们袭来,狂风挟着黄沙像一条巨龙迅速卷动,所到之处卷起更多的砂砾,遮天蔽日的黄沙将天空的光线都遮挡住了,在场的所有人都在沙暴中无能无力,只能努力抱着自己的脑袋,或者身边的伙伴,确保自己不被风沙卷走。

    沙暴持续了十分钟之久,但这十分钟在所有人看来,却像是五个小时那么漫长,待到风沙的力气逐渐减弱下来,大伙儿终于可以站起身来,拨掉身上布满的砂砾,吐出口鼻中飞进去的沙子,相互交谈着、感叹着。

    在出发前,他们肯定没有预料到,自己这次“丝路之旅”还会遇上传说中的流动沙丘和沙暴,他们也纷纷庆幸自己经历了沙暴却安然无恙,并为这趟戈壁挑战的体验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所有人都处于劫后余生的惊喜中,他们目前并没有注意到,自己队伍里少了一个人。

看过《江山如此多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