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破岚 > 第一卷 祸乱九黎 第三十八章 绛紫棺椁 太始之气
    一方碧色的湖泊不急不缓地静淌着,偶有微尘落下,泛起片片涟漪。无形的湿意自湖面泛起,混淆在空气中,散发出阵阵腐朽的气息。

    在湖泊边,浅滩处,大片的鹅卵石被湖水冲刷得圆润,三道湿漉漉的身影如没了知觉般在其上趴伏着。

    不知过了多久,其中一道身影抽搐了一下,待了片刻,将身体缓缓撑了起来。

    “我……还活着!”满身的酸痛让易寒咧了咧嘴,在发现倒在一旁的两名兵乾部的族人后,他跌跌撞撞地走了过去……

    沟壑之地犹若深渊,布满幽暗。抬头看去,此时的天空,已成为了一条狭窄而又湛蓝的罅隙。

    待易寒将另外两人唤醒,三人寻了一处地方坐了下来。回想落下时的情景,他们应是幸运地坠入了湖泊当中,之后被水流冲到了浅滩之上,才得以保住了性命。

    “不知道闻天与另一名族人到了哪里……”易寒皱着眉头,目中尽是担忧神色。他记得有五人坠下,现在却剩下了他们三人。

    “我们到附近找找,兴许发现会发现一些线索。”一名兵乾部的族人开口,心里怀着一丝侥幸,希望另外两人平安无事。

    语罢,三人便行动起来。由于退路被湖泊阻隔,所以他们只能沿着浅滩处寻找。

    半晌过后,他们一无所获。

    “这么下去可不行,这里灵气匮乏,找不到他们,我们就得尽快寻路赶回了。”一人沉声开口。

    易寒抿了抿嘴唇,也发现了这沟壑底部灵气稀薄,他三人虽侥幸没丢了性命,可若是不趁着尚有精力赶快寻找出路,怕是难出此地。

    “也只能如此了。”易寒踌躇了片刻,又仰头看了看,决定不再徘徊,转身离去。因为湖泊挡住了归路,所以他们三人只能继续向更深处走去,并沿途寻觅可攀的石径。

    伏幽一众所在之处。

    “族长,发现一处易于下落的地方,只是还需找些藤蔓结绳。”木震部的族公走到伏幽跟前,开口道。

    “速去准备!”伏幽本在原地端坐,听到禀告后倏然起身。

    未过多久,伏幽走到了沟壑的边缘处,看着粗实的十余根藤蔓,猛一挥袖,将其通通向壑下甩去。藤蔓的一头已然在一棵棵树干上拴死,在藤蔓结成的绳索下坠的瞬间,伏幽蓦然攀上其中一根,朝谷底下行而去。

    看到伏幽行动,众族人也都纷纷拿起藤绳亦或用足踝缠绕,紧紧跟随而去。不多时,除了留在原地防备不测的风巽部族公和十名族人外,他们已全部出动。

    裂开的石壁仿佛有千仞,让向下小心翼翼攀行的九黎族人感到时间漫长。不知过了多久,众人渐渐在壑底落足,伏幽早已到达,正在四处不断地梭巡着。

    最终,伏幽将目光停在了面前的一片湖泊之上,又顺此看向了湖泊一侧的石壁,若有所思。

    “我们下来的方位和易寒五人坠落的位置相距不是太远,他们很有可能便落到了这片湖中。”伏幽蓦地开口,随即又转身看向背后的一众族人,道,“下湖!”

    当即,十数人入水,人必须找到,不论死生……

    易寒三人的这一路,走的极为艰辛,途中,尽是一些突出的石刺,亦或不知深浅的石隙。不过在他们的谨慎中,倒是没有遭遇太大的波折。

    在这种境况之下,三人也渐渐放弃了寻找攀往地面的路径。纵然他们看到的岩壁参差,容易攀行,可若路至半途而断,壑底也没了湖泊,他们必然会摔得陨身糜骨。

    心知当下归途无望,在此境地中,三人反而多了一个念头到这条沟壑的源头之处。虽然涉险的几率较大,可在那里还是存有着一丝希望,因为三人坚信,伏幽终会带着九黎族人前往那里。

    天色渐晚,那道罅隙也由湛蓝变成了深蓝色,壑底的光线更显黯淡。

    “等等!”忽然,易寒停下了脚步,伸手拦住了身旁二人,“你们听!”

    两名族人见状,纷纷侧耳。

    万籁俱寂,净心笃静。只听得一道道细微的气流喷薄声杳杳入耳,在空无一物的壑底乍显莫名之意。

    “源头之处……”三人互视,眼底露出喜色。在地面上时,他们已和源头相去不远,如今又赶了许久路程,想来可以确定已经无限接近了。

    “过去瞧瞧。”一名族人开口,压低了嗓音。

    短短的一截路程,易寒三人走了许久,那股气流声也随着他们的靠近渐渐变得斥耳起来。三人难抑加速的心跳,在一块杳杳可视的巨大岩石前停下了脚步。

    此刻,他们的目光,已被前方不远处的景象所吸引。朦胧的烟气跌宕,仿佛云雾,带给他们一股极为压抑的厚重感。在这一片朦胧内,三人隐约看到在那岩石之上,还有着一副泛着绛紫的棺椁悬浮。

    棺表之上,有着一条条显著高起的云纹,似浮雕一般镌着一幅幅图案。易寒三人紧盯,想要看得仔细,可每一次凝视,在他们的视线里,出现的只有一片模糊的轮廓线,却始终无法触及图案的细微。

    在岩石的中央,有一道像是被巨斧凿开的缺口,正向外涌着着缕缕纯白色的烟气,仿佛无穷尽般,在激荡到棺底后向空气中弥漫。不知是烟气在蕴养着这副棺椁,还是棺椁在镇压着肆虐的烟气。

    易寒正看得出神,突然,在乾坤袋中的那只破碗却有了动静,掩藏不住,易寒将其拿了出来。

    破碗急速地颤动着,仿佛存在着某种迫切之意。注意到易寒拿出破碗,另外两名族人都好奇地围了上来,可还没来得及看清,破碗便从易寒掌心蓦然冲出,最终悬在了空中。

    在破碗出现的一刻,从岩石裂缝内喷薄的烟气倏然一顿,随后便化作了一道洪流,被破碗鲸吸起来。

    两名族人吃惊地望着这一幕,易寒心中虽有准备,可还是感到了不可思议。

    “这是破碗第二次自主出现,不晓得它为何会被这烟气所吸引,难道这烟气和上次的毒雾有着什么关系……”易寒心中喃喃,充满疑惑。

    “哼!就你们三人也敢觊幸这里的东西!”一道咆哮声蓦地在此地响起,旋即,一道金影出现在了三人背后。随着金光敛去,赤金猊魁梧的兽躯也露了出来,看到易寒三人,发出了一声嗤笑。但很快的,它的目光便被悬在半空的破碗所吸引。

    “竟能吞纳太始之气,此物我要了!”如同来过此地,赤金猊对周围的一切并不感到陌生,似是识得从缺口中涌出的烟气,在看到破碗的作用后,赤金猊露出了觊觎之心。

    赤金猊潜在暗处已有片刻,当他真正确定到此的只有九黎族三人后,才敢彻底地走出。之所以阻拦伏幽到这里,是因为他早已发现了此处,并且看到了太始之气,只是赤金猊一直苦于没有收纳之法,才耽搁至今。

    至于那口棺椁,赤金猊也充满了好奇,他曾试着靠近,可由于太始之气的阻挡,它并未如愿。于是它便想着长留此地,盼有一日可揩尽太始之气,获取棺内大藏,但这种想法,却被先后到来的忆清和伏幽所破。

    易寒三人看到赤金猊再次出现,心里一慌,对方虽遭重创,可对付他们还是绰绰有余。

    面对如今的境况,易寒慢慢按捺住了惊悸,目中一闪,突然腾空跃起,在赤金猊还未有所动作前,将抖动的破碗紧紧攥在了手中。

    “不识抬举!”看到易寒的举动,赤金猊目露森然,张口咆哮间,一道缩小了数倍的猊兽光影瞬间脱身而现,以极快的速度向易寒三人扑去。

    “兵刃!”两名族人见状,瞳孔一缩,齐齐联手,御出一股无形之力向面前的空气推去。刹时,一道道刀光兵影开始闪逝,并发出了阵阵碰撞的金石之音,向猊兽绞杀而去。

    “叮叮叮……”

    一道道兵刃光影挥击在了赤金猊散出的兽影之上,可由于双方实力的差距,一阵碰撞之后,刀兵仅仅是让那道兽影暗淡了些,便在空气中倏然消弭,而金猊之影,则是在怒吼中继续前进。

    就在两名族人瞳孔紧缩,以为要命丧于此时,易寒一步踏在了二人身前,向破碗中渡起灵气,迎上了兽影。

    砰!

    易寒死死地扣住碗底,在二者撞上的刹那,虽有一些震荡,可猊兽之影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缩小,被破碗不断吸纳而去。

    易寒面色涨红,他没料到过程会极度的狂暴,全身的灵气,正在以飞快的速度被破碗抽去。须臾过去,易寒体内的灵气已不足以支配破碗吸收兽影所持的能量。无力的退了几步后,缩小了大半的兽影已不成形,自破碗处化成了两股能量,从易寒的两侧划过。

    两声闷哼传来,两名族人被击飞落地,昏死了过去。

    看到兽影被克制,赤金猊不怒反笑,盯着易寒手中的破碗,表情愈显精彩起来。

看过《破岚》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