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泠水操 > 第七十五章,天月谷外
    “这天月谷不一般呐……”

    天月谷外另一个方向,山林间,沈俊一脸严肃地看着不远处,那一片雾色迷蒙的谷地。

    隐约间,似乎有一轮皓月横空,映照大地,将整片谷地笼罩在一片安静祥和的气氛当中。

    有一缕缕淡紫色的雾气,从谷地的各处升腾,朝向四处弥漫而去,犹如天然的幻阵一般,将谷中景致遮掩大半,看不真切。

    此时,天月谷外,正是日落时分,如血的残阳正映照在天都山脉当中,在林间投下金灿灿的霞晖。

    “的确不一般……”

    一旁的牛犇嗡声嗡气地开口,眼中带着忌惮神色,关于天月谷,大荒当中几乎早已没有了传说。

    但牛犇却在族中最古老的一本典籍上,曾经见到过些许传闻。

    虽然都是一些只言片语,只是从其他事情当中偶然提及,但也知道了此地乃是当年大荒人族供奉太阴神将的最重要的之地。

    太阴神将乃是当年大荒人族十二天将之一,据说这十二人每一个都有着神级以上的修为,威能通天彻地。

    如今大荒当中还有十二座天都山,每一座山其实都还有另外一个名字,都是以十二天将的名字命名。

    比如如今众人进行试炼的这一座,在久远的年代前就曾被称为“太阴”天都。

    又比如曾经消失的一座“勾陈”天都,据说曾与黎族的先祖有所关联。

    在那一部典籍当中曾有提到过天月谷,只不过典籍上并未提及位置,没有说天月谷就在这“太阴”天都山当中。

    “天月谷……”

    “大荒人族……”

    “氐人族……”

    “当年,东荒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太玄门一众弟子当中,有人轻声自语,眼中带着好奇神色。

    “对了,我们放出去的那些探路的俘虏呢?”

    “有回来的吗?”

    熊卫看了一眼远处的谷地,又看向一旁的牛村众人,面上带着疑惑之色。

    “没有。”

    “几乎所有的人都是一去不返。”

    来自牛村的少年人慌忙应答,面上带着恭敬神色。

    “这……”

    面色微变,熊卫转身看向不远处的牛犇与沈俊等人。

    感受到熊卫的目光,牛犇神色微变,心中没来由地一沉。

    一路走来,对于这个熊村所谓的少族长,牛犇可谓有了新的认识。

    虽然知道对方从小就被东洲大教收为门下弟子,对于大荒当中诸多同族缺乏认同感,但却没想到能够做到这一步。

    对于太玄门中诸多师兄弟百般讨好,奴颜婢膝像条狗一般。

    而对于同样来自大荒当中其他村子的人则一脸尖刻,就算是对于出身牛村的牛犇等人也不算多客气。

    之前若非是忌惮牛犇的实力,才与牛犇兄弟相称。

    如今牛犇等人因为受了沈俊的恩惠的缘故,暂时与太玄门众人走在一起,那熊卫竟然对众人颐气指使起来。

    恍惚间牛犇竟然有了一种被当成下属的感觉,而从太玄门众人的反应看来,也正是如此。

    令得牛犇气愤不已,然而拿人手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既然已经上了贼船,目前相互间还没有到鱼死网破撕破脸皮的地步,牛犇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是牛犇没想到对方对于同样出自大荒人族的其他村子的少年,竟然这般态度恶劣。

    直接抓了数十个来自各个大荒村子的少年人,扔进了天月谷当中,美其名曰“探路”,实际上不过是炮灰罢了。

    想来那数十人此时多半已经在天月谷中惨遭厄运,然而太玄门诸人以及熊卫丝毫没有在意,仿佛在他们眼中,那数十个大荒少年的性命不过轻如蝼蚁一般。

    要知道,牛犇虽然生性霸道,喜欢战斗,自谓也是这东荒当中的“一霸”,时常“恃强凌弱”,但从未做出太多出格的事情。

    就算是在这天都山试炼当中,逼迫其他村子交出试炼钥匙,也都是将那些个村子的强者打到服气罢了。

    当然也有偶然失手将对方废掉的情况,但如同太玄门众人这般,视人命为草菅,牛犇自谓是做不到的。

    所以,此时听闻不远处熊卫询问牛村的兄弟,关于那些从其他村子抓来的俘虏的问题,牛犇心中闪过一丝不悦之情。

    “牛兄……”

    “欲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沈俊的话语悄然响起在牛犇耳边,令他面色微变,转头望去,却见四周并没有其他人发现,看样子只是单独传音给自己罢了。

    “沈兄所言极是!”

    神色瞬间数变,牛犇回过头,朝向沈俊看去,面色带着淡淡的笑意,眼底却是一片冰寒。

    若说在太玄门诸人当中,牛犇对于谁最为忌惮,恐怕也就是眼前这位沈俊了。

    据熊卫所言,沈俊是太玄门近千年来天资最为卓越之弟子,也是太玄门最为器重,着重培养的仙苗对象。

    牛犇认为所言不虚,因为从对方身上,牛犇清晰的感受到一种致命的威胁气息,仿佛当时被孤月儿所盯着一般。

    他的真实实力,或许较之孤月儿还有所不如,但也不会相差太远。

    虽然对方表面上总是面带和善的笑意,配上一副俊朗的外表让人觉得如沐春风一般,端是一位出身高贵的翩翩佳公子。

    但实际上却是个狠角色,这一路走来,他虽然出手不多。

    但每一次绝对都是一击必杀,毫不留情,收割人命仿佛如同尘埃一般随意。

    这就是所谓的大荒外大教的弟子门人?冷酷无情而强大,可笑他们还时常自我标榜是来自文明开化之地,将整个东荒人族视为茹毛饮血不开化族群。

    但实际上自己做的事情恐怕比大荒人族还要凶残血腥无数倍,便是牛犇心中亦是腹诽不已。若非是忌惮眼前之人的实力,恐怕早已弃之而去,

    “牛兄果然是性情中人,”

    面上带着和煦的笑意,并不在意牛犇内心所想,沈俊轻声笑道。

    “不知牛兄可知这天月谷的事情?”

    “天月谷?”

    “在下也不知,此番来天都山才头一次听说。”

    牛犇闻言接连摇头,开玩笑,那天月谷乃是大荒人族的上古先民祭祀太阴神将之地,想来定然是机关重重。

    虽然可能早已荒弃不知多少万年,难保没有什么幺蛾子,这不那些被扔进谷地当中的大荒少年就是足以说明问题。

    这是一个大凶之地,当然也可能蕴藏着绝世的机缘,比如传说中氐人一族的太阴仙露,又比如当年太古人族供奉太阴神将的无数宝物等等……

    “这里是……”

    幽暗的地宫中,黎虎停下了脚步,看向不远处那石台上一件闪烁着银色雷光的武器,面色大变。

    眼中带着骇然神色,带着一丝不可置信,旋即大喜过望一般,激动地不断颤抖起来。

    “那是……”

    “雷麟?!”

    几乎是带着哭腔一般,黎虎看着那一根三尺长短的骨鞭,眼中带着泪光与笑意。

    “雷麟?!”

    “雷麟!”

    身后紧跟而来的一群青年人闻声,亦是面露喜色。

    雷麟,传说当中乃是十二天将当中勾陈神将的武器,只因为黎村世代供奉着勾陈,所以众人才能熟知。

    据说雷麟是十二神将所有的武器当中最为强大最富有灵性的一把,也是在当初十二位神将与魔龙的对战起到过关键性作用的一把武器。

    据说这把武器同时具有毁灭与创造两种属性,威能强大无匹。

    其本体乃是当年十二神将共同击杀的一头麒麟神兽的脊骨,融合了神兽的兽魂而成。

    此时见到了那一把闪烁着银色雷光的骨质长鞭,哪里还会不知道,这就是消失了无数岁月的雷麟?

    那一种伴随着浓郁造化生机与毁灭万物气息的特殊属性,这世间估计没有第二把武器能够做到,这是一把真正的神器,或许在至强者的手中,能够真正的抵挡一位真神。

    因为据说当年勾陈天将的修为是十二神将当中最强的一人,实力远超一般神祇,虽然众人不知道究竟强到了哪一步。

    有了这把武器,或许黎村还有一线希望吧?此时在黎虎等人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心中数个念头转动,黎虎不由自主地朝向石台近前走了过去。

    嗤啦!一道道银色电弧在虚空间游走,在虚空间激荡,带着一种神圣的气息,令人心悸。

    轰!当黎虎靠近的一瞬间,一道银色电弧突兀地出现在黎虎近前,弹打在了黎虎身上,令他踉跄倒退,口角淌落鲜血。

    “虎叔!”

    大牛见此发出惊呼,欲要上前相助。

    “别过来!”

    黎虎闻言,慌忙出声喝止,旋即盘坐在地调息了起来。

    雷麟神兵果然非同凡响,仅仅是因为兵器内部符文孕育出一道雷霆,因为法则的凝聚而游走于虚空之间,发散出的万千电弧当中的一丝一毫就已经差点将黎虎击成重伤。

    若是被那神兵身上的雷光直接命中,或者是有人主动催动,那般威能绝对是惊世骇俗。

    黎虎心中震动不已,但却越发地感到高兴起来……

看过《泠水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