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童 > 第19章【哪里不舒服】
    华霖一直没下课,因为他根本没听到下课铃声。

    班上没出什么事,也就没人找他。

    所以,他并不知道同桌的秦若英也一直没下课。

    到了第四节课,李芝玲发了卷子,做个小测试,华霖才把课外书收起来。

    华霖三两下把卷子就做完了。他一扭头,发现秦若英才做了几个题,而且坐立不安的。

    看着秦若英那通红的小脸,华霖凑过去小声问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被华霖这么一问,秦若英就觉得委屈。可是她正想说话,李芝玲的吼声传来。

    “不准交头接耳,自己做自己的!”

    秦若英吓得颤抖了一下,然后泪水就掉下来了。

    华霖看着不住流泪的秦若英,又看了看讲台上李芝玲,心中有些无奈。

    这李老师也太过分了吧,我只是关心一下同学,有必要这样么?

    有心安慰秦若英,又怕李芝玲听到训斥。

    他自己倒是不怕李芝玲,问题是他的同桌怕呀。

    所以,华霖也就没再跟秦若英说话,免得给她带来更大的压力。

    不过,华霖还是趁李芝玲看其他地方的时候,写了个字条给秦若英看。

    “别哭了,再哭会变丑的!”

    秦若英这才粗暴地用袖子擦干眼泪。

    只是她依旧坐立不安,心思根本都不在做题上。

    华霖也没再管她,拿出课外书来读。

    快放学的时候,绝大多数同学都写完了,在那里小声说话。

    李芝玲也没心思一直关注华霖这边了。

    华霖被这些吵吵声打扰,哪还有心情看书。

    他一边把书收起来,一边想着怎么调教这群小崽子。

    他扭头一看,秦若英的卷子还有一大半没做。

    看了看秦若英那委屈的模样,华霖叹了口气,趁所有人不注意,把秦若英的卷子拿过来。

    他学着秦若英的笔迹快速答题。

    因为自己做过一遍,所以根本都不需要读题,直接填就好了。

    当然,华霖没有全写对,有些比较难的,他都故意写错。这才像秦若英写的试卷嘛。

    华霖当然知道这样做不对。

    不过,对错得分情况。他知道秦若英不舒服,根本就没办法答题。

    如果让秦若英就这么交白卷,那试卷发下来,李芝玲肯定要痛骂她一顿。

    那时候,这个胆小的姑娘又要受委屈了。

    为了这个小姑娘不受委屈,也为了自己不用浪费时间安慰她,华霖果断帮她写试卷。

    不就是一次小测试么,又不是正规考试,计较那么多干嘛。

    华霖快速把秦若英的卷子写完,然后把卷子换回来。

    刚换回来没多久,放学铃声就响了。

    李芝玲收了卷子就放学了,同学们一窝蜂地离开。

    华霖看着那拥堵的门口,心里计划着等哪个体育课上好好教教他们站队。

    只是他一扭头,秦若英还在那里坐着。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却又没有任何行动。

    华霖就疑惑了,这究竟是怎么了?

    华霖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

    “你是哪里不舒服么?”

    秦若英咬咬嘴唇,就是不说话。

    华霖也是无奈了,这小姑娘也太内向了吧。

    “你哪里不舒服,告诉我,我可以帮你。咱们是好朋友嘛。你难道还怕我不成?”

    秦若英看了华霖一眼,然后满脸通红地低下头。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时,教室里只剩下三个学生,除了华霖和秦若英,也就只有小胖申涛了。

    申涛背着书包走过来。

    “华霖,咱们走吧。”

    华霖看了看秦若英,他还是不放心。

    “你先到大门口等我,我马上就出去了。”

    “哦!”

    申涛说着连忙跑走了。他其实有些畏惧华霖,那天华霖的一巴掌真的把他打疼了。如果不是他老爸吩咐,他都不敢跟华霖说话。

    申涛走后,华霖转头看向秦若英。

    “现在只有咱们两个人,你可以告诉我哪里不舒服么?”

    秦若英低着头,不好看华霖,用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说道:“我,我尿裤子了。”

    “什么?”

    华霖有些没听清楚,把耳朵凑到秦若英跟前。

    “我,我尿裤子了。”

    秦若英觉得这次她的声音大了一点,可是其实吧,还是那么大。

    不过,这次华霖终于听清楚了。

    他有些苦笑不得,原来只是这么简单么?想上厕所跟老师说不就行了么?怎么会搞成这样子呢?

    华霖实在不理解。

    这小丫头胆子太小了,得想个办法给她练练胆才行。

    想上厕所都不好说,这样下去不行啊!

    华霖虽然对此很无奈,但问题还是得解决。

    好在这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毕竟他有系统嘛。

    只是直接用系统解决问题太过突然。华霖觉得,总得找个由头。

    华霖眼珠一转,想到一个好办法。

    “我今天不是送给你一个玉坠么?听说玉坠有神奇的力量,说不定能帮你解决难题。”

    “真的么?”秦若英有些不信,抬头看向华霖。

    “咱们先试试,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哦!”

    秦若英这才慢慢吞吞地把装玉坠的盒子拿出来,只是那动作看着很不协调。

    华霖无奈一笑,“我来帮你戴吧。”

    说着,华霖打开盒子拿出玉坠给秦若英戴上,同时用系统把秦若英裤子上和身体里的尿液全部清理掉。

    秦若英有种奇怪的感觉,下面没有那么憋得慌了,裤子也干了,心里的委屈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

    这一刻,她看着眼前的华霖,只觉得华霖是那么伟岸,却又那么贴心。

    她的脸又红了,不过这一次却不是憋的,而是因为兴奋和感动。

    “现在好点没有?”

    华霖明知故问。

    “谢谢,我好多了。”

    秦若英的声音依旧那么小。

    “那就好!这个玉坠你一定要藏好,不能被别人发现了。”

    华霖不得不提醒。秦若英年纪还小,不懂这东西的价值。

    可一旦被有心人看到,那秦若英就危险了。即便被她的家人看到,也会闹出不小的乱子。

    所以,最好还是不被任何人知道为好。

    秦若英听了郑重地点点头,连忙吧玉坠塞进衣服里。

    华霖笑了笑,“那就赶紧走吧,你妈妈应该在门口等着接你吧。我先走了,下午见。”

    华霖说着背起书包离开了。申涛父子还在外面等他呢。

    秦若英看着华霖离开,然后把玉坠拿出来看了看。

    “好神奇呀!”

    随即,她又想起华霖的话,连忙又把玉坠塞回衣服里去。

    摸了摸又觉得不保险,于是又摘下来放回盒子里。

    把盒子放到书包里藏好,这才背起书包,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看过《回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