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葫芦娃里蜈蚣精 > 第十九章 变化(加更)
    “丹鼎?长什么模样?其上可有七孔?可有七宝二字?”

    蛇精到还能保持端庄,只是眉眼中陡然放光,而一直沉默的蝎子精顿时坐不住了,陡然起身抓了李渔急急询问。

    李渔本就受伤,被他这一抓,只觉得五脏翻腾,险些晕厥过去,幸亏蛇精见机的快,给李渔渡过一股玄阴真气,这才稳住李渔伤势。

    深吸一口气,李渔把当日在寒潭之下如何发现水眼喷发,那丹鼎有如何被水眼冲上来的事情说了一遍。

    李渔本来也只是向借机抛出宝物,转移蛇蝎二精的视线,毕竟在剧情里,这东西早晚也都要落到蛇蝎二精手中,但却没想到蝎子精反应竟然如此强烈,心中不禁有些惊道“蝎子精为何对那丹鼎如此了解,难道那七宝丹鼎竟然如此重要?竟让蝎子精连丢了宝物的怒气都忘了,而且,他并未提及那丹鼎里的白珠子,难道他并不知道?”

    “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夫人,你我脱身有望了!哈哈!!!”

    蝎子精脸上怒气尽去,咧嘴高声大笑,同时手掌狠狠拍了拍李渔肩膀,沉声笑道“蜈蚣统领,你倒是我的一员福将,既然如此,失宝之罪这便算了,你受伤颇重,快快去吐纳疗伤,待到下个满月之日,随我共去取宝。”

    李渔自家伤势沉重,巴不得早点离去,此刻见终于过关,总算是松了口气,与蝙蝠统领各自回洞,疗养伤势。

    待李渔两妖离去后,蝎子精坐会云床,猿臂一展将蛇精娇躯揽入怀中,咧嘴笑道“这小蜈蚣倒有些福缘,那七宝丹鼎你我在山间搜寻也有半年都不见踪影,没想到竟会被他撞见。”

    蛇精顺势躺入蝎子精怀中,俏脸枕在蝎子精胸前,也笑道“只是我到有些疑惑,那蜈蚣精为何早不说,晚不说,偏偏等到我对他起疑的时候才说?”

    “我知夫人担忧,但左右不过一小妖而已,穴窍未通,连神通种子都未凝聚,即便有鬼,又能翻出什么浪来?”

    蝎子精浑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咧嘴继续笑道“七宝丹鼎乃是炼制七心丹的关键,你我久寻未果,却让这小妖找了出来,反正丹成之日,也是这些小妖身死之时,不过只是些灰飞烟灭之辈,担忧他们作甚。”

    “到时候你我夫妻,挣脱枷锁,从此天高海阔任你我遨游…快活……”蝎子精双手一拍,呵呵笑道,话未说完,一双手已经不老实的在蛇精身上游走起来。

    蛇精吃吃娇笑一声,很是妩媚的白了他一眼,粉拳轻锤蝎子精胸口,微娇喘两声道“你这黑炭头,尽会欺负我。”

    接下来洞中尽是春色,一番云雨之后,蛇蝎二精便开始商讨如收取七宝丹鼎,在得鼎之后,又如何快速抓捕葫芦娃等事。

    丹鼎既然已经出现,那到手并不困难,难只难在如何快速抓捕葫芦娃,夫妻两人都是一身神通却发挥不出十之一二,到时候只怕还有一番苦战,故而夫妻二人商议的颇为仔细。

    天色将晚,又有一只蛤蟆精来到李渔洞穴,却是蛇精安排它给李渔送来温养气血的丹药,李渔便仍旧是暗自疗伤。

    他静坐了一夜之后,伤势略复,体内玄阴真气和小乾坤真气,都已重新凝聚,虽然只是细微两丝,但随着两股真气游走,李渔濒临崩溃的肉身,伤势也逐渐稳固。

    “按照我目前疗伤的进度,想要恢复,最少还需要一月光阴,不过,好在距离下一次满月还有近二十余日,到还来得及。”

    受伤之后,直至回到洞里,李渔才有功夫对自己伤势进行梳理,虽为了堪破禁制,自毁了四十八处穴窍,使得李渔本源大伤,但也不是没有好处。

    玄水真诀乃是妖族秘传真诀,一旦修炼,便会不断把神通法力与自家血脉融合,若李渔能修炼到真仙层次,将玄阴真水神通与自己血脉完全融合,到时这黑水玄蛇血脉传承神通,便会成为李渔的血脉传承神通,凡是传承李渔血脉的子孙,均有可能觉醒这项神通。

    一旦神通与血脉完全融合,非但法力便会更上一层,对神通的使用更是会指使如臂,宛如吃饭喝水一般,变成自身最最本能的反应,所以,与妖族而言,肉身融合的神通越强大,融合之后自然便会更加强大。

    便如传说中上古妖皇,将四大神火之一的太阳神火神通与自身血脉融合,威凌天下,万妖臣服,以无上实力,取万妖精血神魂,练成万妖幡,执掌妖族天庭,其神通之强,如惶惶大日,几难想象。

    再说会李渔,自毁穴窍根基,加上之后与花蛇统领一番大战,竟是将已经与肉身开始逐渐融合的玄阴真气硬生生分开。

    本来这对妖修功法而言,本是一件极坏之事,毕竟神通与肉身分离,便要从头开始,之前苦工尽为流水。

    但自当日李渔见到蛤蟆统领一身精血,尽被自己修炼的玄阴真气吞食干净,便无时无刻不想着废了自己这一身修为,此次受伤,非但替他强行分离真气,便是借口也为他准备了极好的一个。

    虽然这手段有些激进,但却是最为直接,最为干脆的一种。

    念头一动,李渔身上便有一条若有若无的黑线徘徊,宛若一条漆黑毒蛇,却是玄水真诀的异象显现。

    李渔把心神沉入,便觉得体内打开四十八处穴道正呼吸天地元气,更有一丝丝冰凉气息在血脉间轻轻流转,乃是恢复元气的玄水真诀,正在吞吐水精灵气重新和李渔的肉身相合。

    好不容易将玄阴真气从血脉中剥离,李渔此刻怎会再由它重新融合,当下把小乾坤破禁真法的真气运转起来,顿时间,他两法双修的好处顿时体现了出来。

    四十八枚穴窍虽毁,但李渔凝聚的三枚坎水符箓犹在,只是真气耗尽,光泽暗淡,相较之下,小乾坤破禁真法本源未伤,恢复的速度远比玄水真诀更加迅速。

    两股真气失去平衡,又有李渔有心偏薄,心神和小乾坤破禁真法的三枚坎水符箓合一,拼命吞吸体内的玄阴真气。

    在他推波助澜下,玄阴真气此刻四十八枚穴窍本源未复,哪里能够抵挡得住坎水俘虏吞吸,不过十几息的功夫,这股新生的玄阴真气便被吸收殆尽。

    坎水符箓得了这么大的一记补充,水力大盛,顿时激荡起来,光泽闪耀,一股股小乾坤破禁真法的坎水真气随之涌出。

    而后,李渔四十八枚穴窍在呼吸之间,自然而言的吸收周围水力,凝聚玄阴真气,周身依旧寒气弥漫,与之前毫无分别,只是每一股玄阴真气滋生,便会被坎水三符吞噬,非但无法再成祸害,反倒让李渔的坎水三符多了一处水力供养源头,比李渔单独修炼小乾坤破禁真法的速度,反倒要快了近乎一倍,这倒是意外之喜。

    心中一动,李渔一坎水三符驱动控水术,竟然也毫无阻碍,虽比起以玄阴真气驱动,少了三分霸道,但也多了两分灵动。

    坎水符咒逐渐恢复,李渔此时才吞了蛇精使人送来的三颗丹药,丹药入口,顿时化成了三股浑厚真水,玄水真诀和小乾坤破禁真法双管齐下,飞快吞噬灵药水里,但最终都汇入坎水三符之内,顿时便有无穷生机从李渔的体内弥漫。

    李渔见此才敢梳理他体内伤患,以真水之力冲刷,顿时四肢百骸,五脏六腑都宛如小刀针扎一般,传无边刺痛传来,但是随着真气一遍一遍的冲刷,那些伤处的淤血,打碎的血肉碎骨,都被真气带走,从毛孔穴窍处被排出了体外。

    李渔身下立刻出现了一团淤血,虽然他此刻全身都疼痛的要命,宛如海中礁石般,被剧痛的浪潮一波一波的冲击洗刷,让他体验什么叫做痛不欲生。

    但此刻李渔虽痛的低声哼哼,但却满脸都是笑容,因为他借着治疗伤势,使玄水真诀成为供养坎水符箓的养料,非但从蛇精致命的陷阱中爬出来,此刻,有了玄水真诀这一股强援供养,李渔甚至能够感应到,在他的丹田内,三枚坎水符咒神光闪耀,非但修为逐渐恢复,隐约之中更有即将凝符之感。

    “再有月余,等我伤势尽复,说不定还会在凝聚出一枚坎水符箓,此刻蛇蝎二精忙着收取丹鼎,洞中人人皆知我受伤颇重,正好没得人来打扰我修炼。”

    驱除了体内的淤血,李渔虽然全身疼痛难忍,但是在两股真法的滋养下,又加上蛇精送来的弹药,一夜之后,伤势转为稳定。

看过《葫芦娃里蜈蚣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