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坑圣 > 第8章 心思
    腾腾腾……

    冷然在奔跑,速度很快。

    他如此迫不及待的离开中央庭院,是因为他看见魂鬼“杨奇”逐渐消失的躯体中,升腾出一缕灰色雾气。

    灰色雾气悠悠飘荡间化成两道,其中一道落在季仓的肩头,变成了一个狰狞的骷髅头标志,而另一道竟然朝着他飘飞过来。

    冷然不知道别人是否看到了这一幕,但他本能感觉到那不会是什么善物,连忙躲开那缕灰色气息的追击。

    此刻的他极速狂奔,陡然握紧手中烧火棍的同时,目光愈发深沉。

    “这根烧火棍作为武器确实很不凡,但越强悍的武器越会招来觊觎,连我都能凭借烧火棍戳死一只果冻怪,就别说那些人了。这个世界强者众多,如今我没有足够的力量却偏偏拥有……”

    他的话语没有全部说出,而是将剩余的半截话深深藏在心底:

    如果说现在的我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话,那么小白脸的真正用意再显眼不过了,那个家伙真的是盼着我早死啊。

    明明刚才所谓的“第一笔交易”已经完成有一会,后续交易却明显是在故意延迟。那家伙是在威慑,还是不得不这样做……

    冷然的心中有些烦躁,却没有过多表现在脸上。

    按照小白脸那种只闻声音不见人的诡异,还有随手就拿出这种武器的神秘,那家伙绝对不简单,如果把对方惹恼了,自己吃亏不说很有可能真的会丢掉性命。

    “吃了亏却只能咽在肚子里么,这种事我记下了。”

    思索间冷然暗自点头,目光中掠过一丝冰冷。

    知恩图报是他的信条,有仇必报更加充斥在他的血液。那个小白脸的坑人行径,让他很不喜。

    甚至冷然隐隐有一种预感:他的离奇际遇仿佛都源自冥冥中的安排,以至于不得不投身强者游戏当中。这是一条单行路,他所能做的只有小心翼翼的走下去。

    你不是盼着我早点死么,我就偏偏活得滋润、绵长!

    腾腾腾……

    冷然继续卖力狂奔,还未吸收完全的那缕气不断融入他的身体,改造起他的体魄。

    他的周身泛起绯红,心跳响动如雷,周身蒸腾起白雾。不过短短瞬间,他便汗如雨下,不住粗声喘息着,仿佛是刚被扔进开水里的龙虾。

    身体每一处都传来胀痛,连太阳穴也不住蹦跳,痛处间他咬紧牙关,依旧大步奔跑,想要离开这座武院。

    疲惫如潮水般不断袭来,他浑身被汗水浸湿,连唯一可以遮体的大裤衩也在滴水,他的脚步开始踉跄,眼前开始模糊,最终扑到在地。

    扑通~

    潮湿的身躯坠在泥土间,激起一股烟尘。

    此刻某处,一座地下宫殿内。

    哒哒哒……

    一位戴着哭脸面具的男人快步疾行,于大殿中央单膝跪地,沉声道:“主人,属下那缕【气】已经完全溃散,不再有丝毫感应传来。”

    “是有人故意破坏,还是其他原因?”

    一个穿着黑色武士衫的中年男人皱眉发问,他的眸光璀璨如繁星,哪怕在这灯火不甚明亮的地下也可以看得分明,有一种超然气质。

    “没有人故意破坏,反倒像是目标自己引气炼体。主人,目标明明……”面具男人稍稍抬头,声音有些迟疑。因为他看见,平素间崇拜敬畏的主人脸色一冷,将那厚实的手掌比在眼前,制止了自己。

    “莫言,少问。”

    中年男人声音缓慢,带着一种莫名的郑重:“一切我自有打算,你先下去吧。”

    “是。”面具男人应了一声,随即离去。

    待其身影完全消失后,中年男人矗立良久,目光愈发凝重:“……”

    ~~~

    冷然做了一个梦,一个绵长持久的梦。

    他梦见自己待在健身房,周围是曲线玲珑、面容精致的众多妹子。妹子们娇声笑语,不断围在他身边邀请他办卡一起锻炼。

    被无尽温柔与热情包裹,他毫无疑问选择了办卡,随即走向了跑步机,走向了杠铃,走向了多功能仰卧起坐板……

    伴随着妹子们尖叫欢呼,他将健身房里的器材用了个逼,当即有了八块腹肌和人鱼线。妹子们用娇柔小手不断“触摸”在他的肌肤上,还冲着他大送秋波,空气中荷尔蒙含量极速上升。

    一个面容精致的女人忽然出现,她娥眉轻皱,将明晃晃的长剑挽了个剑花。

    “男人那二两肉老娘见多了,但是你……大爷来玩啊!”

    前半句还是傲然冷语,忽然一个大拐弯变成了娇滴滴、妩媚妖娆,但是看着那张脸冷然吓得汗都出来了。

    “不!我不!我不和你玩!”

    在被莫纤纤碰触的刹那,冷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却差点和眼前的人撞了个满脸满怀。

    “前辈,你醒啦!”

    季仓收回了按在冷然胸前的手,露出了庆幸似的微笑。

    “……”冷然不语,只是抿起苦涩的嘴唇。梦里那些可爱妹子们抚摸的小手啊,我恨你!

    “前辈,刚刚有一头鵸鵌(qi,tu)遁逃而过,莫非前辈与其交手是受伤了么?”

    季仓看见冷然脸色不好看,不禁关切问道。

    他的血瞳虽然没能洞察魂鬼激发的灰色雾气,却暗暗觉得有些不妥。因为他的肩膀隐隐有些阴冷,像是被一只无形大手死死捏住了一样,气血不畅,以至于直到现在他还持续激发血气,不敢贸然变回老化模样。

    “鵸鵌?”冷然皱了皱眉,沉吟间直直看着季仓,不知其所说的是怎么一回事。

    “前辈不记得了么?鵸鵌之鸟,三首而六尾,啼鸣间夺魂摄魄,在下遥遥望见它被烧…被前辈你的兵器打伤了。”

    季仓耐心解释,眸中隐隐流露尊崇。他觉察到魂鬼之事背后大有隐秘,又“见识”到冷然的勇猛,想要让这个“个子高的”出来顶缸。

    “哦,是这样啊。”冷然点点头,随即起身欲离开。他不想解释关于实力上的误会,万一对方有谋财害命的心他找谁说理。

    只是他想走,季仓当然不愿意。

    “前辈且慢,在下有要事相商!”

    季仓沉声大喝,大义凛然的阻止冷然离去。他的身后是柳明杰等一众武院所属,俱是目含期待。

    魂鬼是否来临实属未知,谁能放弃大腿!

    这两条大腿,我们都必须抱紧了!谁都别想跑!

看过《最坑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