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谍海神棍 > 第二十四章 投身商战,三七分成
    左煌哲放下报纸,开始琢磨这件事。www.biqugecom.com/46/46791/

    方子海的背后是鬼子,是和黄亦麟不属于一条线的鬼子,黄亦麟会不会知道一些内幕么?

    他拿起方子海记下的账本,这个东西是个最好的见面礼。

    不过,在见黄亦麟之前,他决定先亲眼看看那个四灵雕。

    百闻不如一见,二零一五年的珍宝和当年的模样,应该会有一些差异。

    那个冒着古老神秘气息的四灵雕,他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了。

    贸然到祁府,不要说是去看人家的宝贝,就算串门,钱府的一个下人也没任何可能顺顺利利走进去。

    此时,方子海留下的十七个海螺就变成了最好的通行证。

    那个带他进入祁府大门的人,自然就是林夕市手艺最好的螺雕工匠。

    这种级别的人,最好找,随便问个人就能知道。

    左煌哲拉灭台灯,躺在床上继续思考明天的行程。

    第二天,左煌哲换了一个布兜,装好十七个海螺直奔林夕市经营螺贝珠宝店铺最多的一条街道,海色光影路。

    这条路的名字,很文艺,据说是本地一个非常出名的诗人,恰好又是在时任县太爷的父亲寿辰上随口说了一首诗,被拍马屁的下属捡来命名了他家所在的街道。

    后来,这条靠近海边的街道几经繁华和没落,逐渐聚集了林夕市的螺贝珠宝店铺,变成了旗帜招展、店铺林立的街道。

    到了这里,左煌哲并不发憷,钱府两家卖珍珠的店铺,这里就有一个。

    他走进钱记珍珠阁的时候,里面的伙计连忙迎出来。

    “左先生来了。”钱家各个店铺得到的消息很快,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左煌哲即将当上钱府的账房先生,他在瞬间成为各个店铺中最炙手可热的红人。

    “没事,我来转转。”左煌哲随意的说。

    “是是是,左先生是该来看看的,您先坐,我给您倒杯茶。”伙计殷勤备至。

    “兄弟,咱们这个店铺在整条街的规模如何?”左煌哲提出的问题和他的身份极其相符,他已经到了该了解店铺情况的时候了。

    伙计端来一杯茶后,站在他面前,有问必答:“钱记去年还不算最好,到了今年三四月份,已经成了这条街规模最大的一家,无人能比。”

    伙计说的时间,正好是钱沐童当上治安维持会会长之后的时间。

    一人得道,店铺升天。

    “咱们的货源怎么样?”

    “最好的。”

    “店面呢?”

    “最大的。”

    “收益呢?”

    “排第二。”

    “为什么只排第二?”

    “咱们店铺在林夕市各个方面都能排到第一,只有工艺师傅排不到第一,所以收益也只能排到第二。”

    “哪个师傅这么厉害?”

    “人称林夕第一刀的螺壳王王全才王大师。听人说他刚出生时,有个游走江湖的算命先生给他算命,说他以后是靠海吃海的全才,所以家人就给他起了全才这个名字。长大后他的手艺在整个林夕市无人能比,大家送他一个外号螺壳王,一来他姓王,二来他是这个行当里面最厉害的人。”

    “钱会长没想着把他弄到咱们这个铺子里来么?”

    “螺壳王成名之后一直自立门户,城内高门大户请他的人很多,背后有人支撑他,钱会长怕是也不敢太公开的找他麻烦。”伙计的回答让左煌哲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他要找的人肯定就是这个螺壳王。

    左煌哲喝了一口茶水,站起来装模作样看了几眼货架和柜台,随便找了一个借口离开钱记。

    出门之后他随手拦住一个路人,询问螺壳王的住址,那人指着南边:“你往那边一直走,走出不远就能在路边看见一面红底的旗子,上面写着螺壳王三个字,那就是他家。”

    螺壳王不愧是林夕市的名人,人尽皆知。

    左煌哲顺着朝南的街道走出不远,立刻在大小不一、色彩纷呈的十几面旗子中看到了写着螺壳王的红色旗子。

    悬挂在路北,最大、最红、最耀眼。

    左煌哲看见旗子下面的门开着,他站在门口喊了一声,没人回应。

    又喊一声,他直接往里走,在他刚进院子后,一个微胖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和他擦肩而过。

    送这个人出来的小伙子问左煌哲:“先生来此有何贵干?”

    左煌哲举起手里的布兜:“我这里有些海螺,想看看能不能用?”

    伙计马上指着后面:“先生请跟我来。”

    左煌哲猜对了,伙计一听就明白他的意思,可见螺壳王的确担当了修补的任务,也在迫不及待等着合适的海螺送货上门。

    他需要的东西,必定一呼百应。

    跟着伙计,左煌哲终于见到传说中的螺壳王。

    和他的想象并不一样,螺壳王是个个头矮小,外表有些猥琐的男人,但他的十根手指粗糙、结实、宽厚,甚至带着很多斑痕,一看就是为了螺雕付出异常艰辛和忍耐的男人。

    “大师您好。”左煌哲敬佩这种男人。

    “有事么?”螺壳王看起来话不多,一开口直奔主题。

    来他这里的人,什么目的的都有。

    “您看看这些海螺怎么样?”左煌哲倒出自己提来的海螺,摊在一张木桌上。

    螺壳王叼着烟袋,打眼扫了一下,傲居的说:“不用了,已经弄好了。”

    大家都是明白人,一句话都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是刚才那位先生么?”左煌哲想起他刚才见到的出门的男人。

    “对,你来晚了一步。”螺壳王坦率承认。

    左煌哲对他拿来的十七个海螺根本不满意,并且其中并没有后世成型作品中的那个,以这些为借口,他就是想目睹这个时代四灵雕的原型。

    凭着记忆,他试探的问:“大师想要的是不是一个带着旋转花纹的暗青色的海螺?”

    螺壳王的烟袋微微抖动了一下,第一次正眼认真看向左煌哲:“你懂这个?”

    左煌哲内心惭愧,他懂个屁,不过是见过修补成型后的作品,能装神弄鬼糊弄人而已。

    “不敢说懂,喜欢。”左煌哲知道很多大师都有古怪的个性,所以一直谨遵谦虚的处世之道。

    “说说看,我为什么想要一个旋转花纹的暗青色海螺?”螺壳王磕掉烟袋,开始进入思考状态。

    他的成名,跟他的执着关系密切。

    只要跟螺刻有关,螺壳王马上就能全身心投入,忘掉其他一切。

    “您需要画龙点睛。”左煌哲记得这件作品的成名和凤头上最终镶嵌进一颗罕见的白色珍珠有关。

    暗青色被人们说成像华夏人一样的黑色眼珠,白色珍珠是眼睛中的瞳孔,凤本身在华夏就是一种象征,四灵雕因为这两样最终成为最具轰动和最具内涵的珍品。

    螺壳王连续点了几下头:“不错,小伙子,有灵性,可惜的是,我已经得到这种海螺了。”

    “恭喜大师,学生既然来了,能否目睹一下这个海螺,”左煌哲说到这里,脑子灵光乍现,他把话延伸了很多:“能够目睹四灵雕的真容,感受螺壳王的精神手艺和深邃的人生体悟呢?”

    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四灵雕就在这里。

    “好吧,看在你一下就能看穿我心意的前提下,让你看一眼四灵雕的真容。”螺壳王带着惺惺相惜的心态和被左煌哲恭维的陶醉,破例同意了左煌哲的请求。

    他着实相当得意,因为自己螺壳王的美誉,祁府放心把这件珍品交给他。

    螺壳王带着左煌哲走进隔壁一个小房间,在一堆杂物中间,放着一个长条木箱,他亲自动手,卸掉除底座之外所有的木板,四灵雕赫然出现在左煌哲眼前。

    凤头上,螺壳王把缺损的部分简单做出形状放在后面,虽然还需要时间打磨加工,但大体形状上已经补损成功。

    美则美,但和林夕市博物馆的镇馆之宝相比,缺少了震颤人心的灵性。

    左煌哲前后左右转了一圈,立刻发现问题。

    这时的作品只是借助海螺自身的花纹仿制出了凤眼的形状,而没有后世潜入的一颗珍珠作为凤眼。

    并且,这个海螺的颜色并不是暗青色,而是淡粉色。

    “怎么样?”螺壳王在懂得螺雕的人面前,沾沾自喜。

    这样的作品,是严格意义上的复古,分毫不差。

    “大师,恕我直言,外表完整无缺,但缺少灵魂的震撼。”左煌哲的话一针见血。

    他深谙艺术家的心态,虽然清高,但很容易折服在高手面前。

    “你说什么?”螺壳王脸上带着一丝愠怒。

    “您看,原品上花纹代替了眼睛,很形象,但不足以震慑心灵。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如果在这里为它安上一个眼睛,您说会怎样?”左煌哲采用一句后世人人会说的话,表达自己的意思。

    螺壳王学着左煌哲刚才的样子,绕着作品走了好几圈,最后站在凤头看向的位置,沉思不已。

    良久,他轻声问:“用什么做眼?什么材质?什么颜色?”

    “珍珠,白色珍珠。再用暗青色螺纹作为眼底,跟我们华夏人一样。”左煌哲果断回答。

    那样的珍品,无可挑剔。

    “小兄弟是干什么的?”螺壳王突然问。

    “我现在在钱府干活。”

    钱府,在林夕市是特有名词,人人都能听得懂。

    “可惜啊,如果在别的地方,我希望你能来我这里。”螺壳王厌恶钱沐童。

    “大师,我虽然在钱府挣个饭钱,但我喜欢您这个行当,我不会这个手艺,但我会设计,我的设计比珠宝公司的设计更好。”左煌哲的胡说八道一点没错。

    后世再烂再丑的金银珠宝款式在这里样样都是稀有华丽的。

    “你准备怎么做?”螺壳王已经从四灵雕的补损上,看出了左煌哲的实力。

    “我用设计入股,二八分成。”左煌哲从没想过一口吃成胖子,他在自己找到的第一份额外工作中,希望留下一个好口碑。

    “成交,”螺壳王当即答应。

    他此时此刻正在经历重重困难,钱沐童的咄咄逼人,rb人的威逼利诱,西洋珠宝的大肆入侵,传统手艺的日渐没落,螺壳王逐渐感到吃力。

    左煌哲的出现,给了他一个扭转乾坤的机会。

    “啊,对了,我还可以给您提供各种各种的海螺、贝壳、珍珠什么的。”左煌哲想到了码头和虎鲸帮。

    “你有门路?”螺壳王不相信左煌哲的话。

    钱府的下人,懂手艺他能理解,有进货的门路,恐怕是为了勾引他的兴趣吹嘘的。

    “大师,我是虎鲸帮的军师。”左煌哲慢慢的说出这句话。

    “三七分成。”螺壳王说出的话,让左煌哲暗自一笑。

看过《谍海神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