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一圣祖 > 第81章 谁给他的脸?
    “没兴趣。”

    云阳转身准备离开。

    “站住!”

    江天业满脸怒意的拦在云阳身前:“你羞辱了我,还想这么一走了之?”

    云阳眉头一皱。

    江天业主动跳出来恶意竞价,害他多花了九百万,他着急为母亲炼药,不愿和其计较。

    可现在,江天业竟然还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兴师问罪。

    谁给他的脸?

    “让开。”云阳眼中浮现一抹不耐。

    他可没闲心跟一个小孩玩‘比谁钱更多’的游戏。

    太可笑!太幼稚!

    “今天你必须跟我比,否则,休想离开。”江天业一心想要找回刚才丢的脸面。

    话落,直接手一挥,带着四个随从,把云阳围了起来。

    “我再说一次,让开。”云阳的眼中浮现一抹寒芒。

    他最后一点耐心,也被磨没了。

    江天业冷笑看着云阳,“我就不……”

    一个‘让’字还没出口。

    “砰!”

    云阳猛然一脚,把江天业踹飞出去,砸在三丈之外的一个摊位上,鲜血狂喷。

    “敢打我们少爷,找死!”

    “把他给我拿下。”

    四个随从,或拳或脚攻向云阳。

    但回应他们的,是云阳的拳头。

    四个护卫的实力也都不弱,全部在通脉十一二重左右,但对于云阳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砰!砰!砰!砰!”

    四个随从齐齐倒飞而出,落地之后抱着胳膊或腿躺在地上打滚,发出杀猪般惨叫。

    他们每人至少骨折两处。

    “好强!”

    围观众人,满脸震惊的看着云阳。

    眨眼之间,秒杀四个护卫。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小子,这是你逼我的。”这时,江天业从地上爬了起来,满脸狰狞的从怀中掏出了一枚玉符。

    其上,刻着两道小小的雷电印记。

    “二品惊雷符!”有人惊呼。

    一瞬间,围观众人急速后退。

    近处的几个摊主,也都连忙收起摊位远远躲开。

    二品惊雷符,威力相当于纯阳境初期武者一击,哪怕只是被波及一丝,他们也得重伤。

    “我劝你不要用它。”云阳神色平淡。

    “怕了?”_江天业呲着带血的牙齿,“要是怕了,就跪下求饶,也许我会大发慈悲,饶你一次。”

    云阳冷笑一声,转身往外走去。

    “给我去死!”江天业愤怒咆哮,捏碎手中玉符,扔向了云阳。

    他拿着惊雷符,云阳都敢无视他,这是自己找死。

    “哗啦!”

    虚空之中,一道儿臂粗细的雷电光柱凭空出现,轰向云阳。

    “云大师小心。”

    不远处,沈光裕目呲欲裂的爆射而来,想要拼死护住云阳。

    可雷电的速度太快了,还没等他到跟前,便已经落下。

    周围众人都是暗暗摇头,认为云阳必死无疑。

    但就在此时。

    云阳猛的抬头看向那道雷电,口中一声轻喝,“去!”

    “哗啦!”

    只差一丝便击中云阳的雷电,瞬间转向,冲向江天业。

    “这……”

    沈光裕身影顿住,眼睛瞪的老大。

    周围众人全部呆滞,满脸不可思议。

    玉符的攻击,竟然能被改变方向??

    这怎么可能!!

    当然,他们如果知道云阳的精神力能够外放,便不会如此意外了。

    玉符锁定目标,是锁定武者气机,云阳用精神力,将自身气机牵引到江天业身上,那雷电自然转向。

    最为震惊的,莫过于江天业。

    但雷电飞射而来的致命危机感,让他根本来不及多想,下意识的,便拿出怀中另一枚玉符捏碎。

    一个透明防护罩出现,将其笼罩。

    “轰!”

    雷电几乎同时落下,发出惊人炸响。

    那一整片区域,都被电光照耀,一片白芒。

    “刚才那防护罩,是二品护身符?”

    “那护罩能挡住惊雷符吗?”

    众人都看着那片区域,满目惊疑。

    直到那光芒散去,露出了躺在那里,浑身颤抖的江天业。

    他的头发根根直竖,衣服也有几处焦黑,但似乎并没有太大影响。

    护身符和惊雷符的威力,互相抵消了。

    江天业的神智还算清醒,眼中带着浓浓后怕。

    差一点,他就死了!

    想到这里,他翻身而起,满眼凶光的看向云阳,却正好对上了云阳那冰冷的目光,不由一个激灵。

    他从那目光之中,感受到了森然的杀意。

    那种直入人心的冰冷寒意,竟是让他连对视的勇气都没有,立即移开了目光。

    “你自裁吧!”云阳却没打算放过他。

    如果江天业在放出惊雷符前收手,他还可以不计较。

    但现在,江天业想杀他,那就另当别论。

    江天业身体一颤,抬头看着云阳,咬牙道:“我父亲是首富江锦辉,我舅舅是当朝七王爷,杀了我,你也别想活。”

    “三。”云阳不为所动,淡淡吐出一个数字。

    江天业脸色巨变,目光转动,猛然间看到了人群之外的沈光裕,仿佛看到救命稻草:“沈大师,救我。”

    他父亲和药师联盟有着诸多合作,沈光裕看在这份情面上,应该会帮他。

    沈光裕犹豫一下,还是开口:“云大师,能否高抬贵手?”

    他不是看在江锦辉的面子上求情的,他是不想云阳惹上麻烦,无论是江锦辉,还是七王爷,都不是易与之辈。

    云阳没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开。

    沈光裕之前拼死赶来护他,就冲这一点,这个面子也得给。

    江天业顿时松了口气,这才发现,冷汗早已经打湿了后背。

    “你为什么要针对云阳?”沈光裕眉头紧皱,已经从旁人口中知道了事情始末。

    江天业犹豫了一下,说道:“段志成是我好兄弟,我想帮他出口气。”

    “看来那天给他的教训还不够。”沈光裕的神色阴沉了下来。

    段志成就是那天授课,用脚踩云阳凳子,最后被狠狠收拾的家伙。

    “你走吧!”沈光裕转向江天业,冷声说道:“劝你就此收敛,再有下次,谁都救不了你。”

    他可是知道,云阳连皇帝凌啸都敢骂。

    “我知道,谢大师救命之恩。”江天业爬起来,灰溜溜的朝外走去。

    当他走出交易大厅之后,眼中却是浮现无尽怨毒:“云阳,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看过《第一圣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