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春风染尘红叶翩 > 第九章 乡里乡情
    听到大武愿带春风出去,娘又亲自跑到下庄的大武家道谢。www.biqugecom.com/0/379/并再三请大武一家,一定要到家里吃顿饭。

    “他婶子,你咋这客气呢!春风这孩子是个懂事的孩子,俺家大武带他出门,也只是帮他领个路,这以后干活还是要靠他自个去做。你们这日子过得也不容易,你说你这非让俺们一家去吃饭,真的不用这样。”大武的娘知道春风家现在日子不好过,不愿去让这孤儿寡母的请饭感谢。

    “他表婶,俺家虽然他爹不在了有些难,这叫吃顿饭还能凑合吧!咋的,大姐嫌俺做饭难吃不愿去?”……

    在春风娘再三邀请下,大武的爹发话道:“弟妹,到时大武他娘俩去,俺和小武就不去了。这下可以了吧?你说这都是上下一个队的人,哪用你这样客气!都在一起,谁还能没有请谁帮个忙的时候?你真太见外了!”

    “他表叔,你就觉得俺家多煮不出两碗稀饭?这怎么就他娘俩去,你和小武不去呢?这一年到头的,你们可没少帮俺家,就不是大武答应带春风出门,俺叫你们吃顿饭也是应该的。怎么,大哥真的嫌俺孤儿寡母的,连几碗饭都端不出来了?”听到大武爹的话,春风娘反问到。

    大武的爹连连摆着手,“不是这样!弟妹,这谁没有难的时候,俺真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大武的爹不知该怎么回春风他娘说的话了。

    还是大武的娘替他答道:“他婶子,话哪能这说。俺家的是想着都去了,给你添太多麻烦。俺替他爹答应了,俺们一家都去,这下行了吧?”

    “还是大姐爽快!那就这样说定了,俺回去洗菜先烧着,你们一家可等会就来啊!可不要又让俺再跑一趟了。”

    “俺们答应了去,肯定一定都去不会让你跑二趟的。那你先回去忙,等会俺们就去。”

    “你们过会就来哦!那俺先回去了……”已起身的春风娘说着开始离开大武家。

    回到自个的家,娘喊春风兄妹俩帮忙,捉住一只在草堆旁打盹的老母鸡。“春风,你俩把这只不怎么下蛋的老母鸡逮住杀了,俺叫大武他一家等下来吃晚饭。”

    老母鸡捉住后,春风到厨房拿出菜刀准备杀鸡。娘又对红叶说道:“红叶,你烧些水,等下鸡毛褪了收拾干净。再洗些黄心菜和萝卜,俺去菜地从雪里扒点蒜花子出来。”

    “娘,菜地那边滑,等会俺把鸡收拾好后俺去拔蒜。你就在锅上忙着,打杂的事交给俺来。”春风把杀好的鸡提到木盆里放着,忙对娘说到。

    上次春风从镇上买的肉,娘只割了一半烧吃,另一半挂在墙上。今天正好叫人来吃饭,取下来在锅里忙用热水洗着。

    一家三口为了这次请客,忙着把家里能有的都弄出来,想着能多做一道菜,感谢人家帮助。

    下午四点左右,大武一家来到春风家。春风兄妹俩和娘忙着打完招呼,请大武一家做到火炉旁烤火,兄妹俩又忙着给他们每人泡了杯茶送上。

    “俺来帮你添火!他婶子,俺们又不是旁人(不是亲戚朋友,是自家人的意思),你这还杀鸡干啥?你真是的,留着下蛋给两个孩子吃嘛!”大武的娘来到锅台前,看到春风娘正在锅里烧着鸡肉,忙责怪的说到。

    “大姐,叫你们一家来吃饭跟真的一样,你看这哪有什么菜啊!这鸡也不怎么下蛋了,喂着还要费粮食。你坐那烤火,哪用你来搁(添)火的啊!”春风娘一边在灶台上忙着,一边和大武娘说着。

    “表婶,你坐着歇歇,俺来搁火!”送上茶水后的红叶,拉着大武的娘坐到火炉边。

    “这红叶就是懂事!他婶子,你看你家两个孩子多懂事,俺家两个能有他俩一半就好了!”大武娘很羡慕的说到。

    “大姐你就会夸他俩,他俩哪有你家大武、小武懂事啊!你看看你家大武,现在回来俺都差点不敢认了!这穿的都跟村干部一样,一年还给家里挣了这么多钱。”……

    春风的娘一边在灶台旁烧着菜,一边和大武爹娘说着。春风则一边往菜炉里夹着烧得红红的碳,一边和大武说着话。而小武比红叶大一岁多,这时正和红叶小声说笑着。

    萝卜烧肉,清炖老母鸡,白菜烧豆腐,还有蒜苗炒鸡蛋。外加两盘腌菜,腌韭菜、辣椒与萝卜一起腌制的萝卜丁。炭炉上的几个小菜锅冒着热气,屋里飘着菜的香气。

    “春风,屋里你爹走时剩的还有些酒,你拿瓶出来给你表叔倒酒。这冷的天,让你表叔喝点暖和暖和。”

    娘吩咐完春风,又忙着招呼大武一家:“大哥,大姐,俺这叫你们来吃饭也没啥菜,烧的不好你们就凑合吃点哦!都来坐着趁热吃,说是叫你们吃饭,却把你们一家饿到现在……”

    “他婶子,看你说的。你烧这多菜干啥?俺们又不是旁人!你说叫俺们来还杀鸡,这让俺们怪难为情的。这老母鸡留着下些蛋,给红叶他俩吃也是好的!”大武的娘有些过意不去。

    “都来坐啊!大姐,叫你们来跟真的一样,你看俺这有啥菜啊!还不如你自个家伙食,俺这连像样的菜都没有。”红叶的娘一边招呼大家坐上,一边谦虚的说道。

    “弟妹,你弄了这大桌子菜,还说没像样的菜?俺们上下庄子的又不是客,你还真的把俺们看外了。你家现在也不容易,你就不该这样款待俺们……”大武的爹移到桌子边坐下,看着红叶的娘说着。

    “大哥,俺这一年也难得叫你们吃顿饭,家里有事都是你们上下来帮忙,俺真的不知如何感激你们……”

    红叶娘说着的时候,春风已从屋里拿出来了酒。给大武和大武他爹两人,各倒了一杯酒。“叔,大武哥,你俩边吃边喝!小武,你喝点吗?”春风问着小武。

    “春风,小武他还在上学不能喝。你自个怎么不喝点?你现在也是个小大人,这干了活喝点酒身子也感觉舒服些。给自个也倒点,陪表叔喝嘛。”大武的爹看春风自己没倒酒,忙对春风说着。

    “表叔,俺……”春风说着,眼睛却看着娘。

    “春风,你不能喝就少喝点,陪着你表叔和大武哥,不然就他爷俩喝也没劲。”娘知道春风能喝点酒。

    原来他爹在世时,因为还在上学期间,春风在家还陪爹稍稍喝一点,每一次喝酒娘都说他,说还在上学喝什么酒,每次都是爹对娘说少喝点没事。自从爹走后,春风再也没有碰过酒。一个是娘变成那样,让他哪还有一点喝酒的心思,还有就是自己一看到屋里的酒,就会忍不住想到爹。所以爹走后,春风再也没有碰过一次酒杯。

    看着娘说话了,春风点点头说道:“那俺陪表叔和大武哥喝点!”说着找来酒杯,给自己倒了半杯。

    两家人围坐在火炉旁的饭桌上,一边吃着菜喝着酒,一边拉着家常。酒过三杯,大武的话也就多了起来。

    “春风,到时跟我去了外面,你放心!有你大武哥我在,绝对给你找个混(挣)钱的厂,保证过年回来,你能让你娘看到你手中的票子笑的合不拢嘴。到时再从外面找个合适的小姑娘回来做媳妇,那婶子可是会更高兴哦!”大武脸上带着红晕说。

    “大武,那俺家春风能有这样,还不是沾你的光嘛!真的能有你说的那样,婶到时可要好好谢你呢!”春风的娘听到大武的话,满脸笑容的回答着。

    “俺看春风这孩子不错,做事实诚,出去了肯定要比俺家大武强。你看大武,其它的没有,就剩下一张嘴会吹。”大武的娘看着儿子的吹牛模样,开口说道。

    “大姐,你家大武他可真的不错。你看看他这穿的,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以为是干部呢!要是没挣到钱,他哪来的这好衣服?以后俺家春风,可还全靠大武……”

    就在几个人说话的时候,默默吃饭的红叶听到他们的话,却眼睛看着春风,显得好像有些紧张,她可不想春风哥带个女的回来。

    “娘可说过,以后是俺做春风哥的媳妇啊!怎么这会娘却忘了呢?”小姑娘的心里在问着。

    情窦初开的少女,一颗芳心早就暗许给了自己心中喜欢的人。心中的羞怯,让她又不敢大胆的表白自己心中的爱恋,只会把所有的暗恋藏在心里,担心和害怕失去了自己所爱的人。

    红叶抬头,偷偷瞅了瞅正陪着表叔和大武喝酒的春风哥。她好想对春风哥说:“春风哥,我喜欢你!你在外面可不能谈女朋友,你要真的从外面谈了女朋友,我心里可会真的很难过。”可她只敢在心里这样想着,却没有勇气大胆的对着春风说出来。

    她怕,有一天春风哥带个女孩回来,让自己喊对方为嫂子。她怕自己的春风一出去后,就忘了奶奶说的,长大了让春风哥娶自己。她怕失去,她怕自己心中的所爱被别人夺去。

看过《春风染尘红叶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