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帝驸马 > 第十章 放虎归山
    木寒云强咽下一口气,看着李林问道:“你究竟想怎样?”

    李林微微一笑。www.biqugecom.com/46/46733/露出了森白的牙齿:“你是聪明人,好好想想,能拿出什么来换回自己的这条命。”

    木寒云心中一动,眼睛不自觉地往擂台外看去。

    那个方向,白鸿的脸已经黑得像块炭一样了。

    李林刚才那一番话,木寒云才终于反应过来。在九龙面前,自己根本无足轻重,真正能让李林满意的,只有白鸿。

    如何真正打击到白鸿,这才是李林想要的。

    这种事情,由自己这个白鸿手下的第一大将来做,效果无疑是最好的。

    如果自己真的这样干了,会是什么后果木寒云心里一清二楚,但他已经没有选择了。

    白鸿关系到自己的富贵,可李林却能实实在在的要了自己的命。

    木寒云咬着牙,从怀里拿出一个东西。

    一看到这东西,远处的白鸿瞬间激动了,红着眼大喊道:“木寒云,你敢!”

    白鸿这一声来的极为突然,一下子就传入木寒云的耳朵里,让木寒云的身体瞬间颤抖了一下。

    木寒云看着手里的东西,神情非常为难。

    如果说输给李林会让白鸿对自己失望透顶,那把这个东西交出去,白鸿绝对会暴跳如雷的,恐怕连杀了自己的心都有。

    可眼前的李林咄咄逼人,自己哪还有退路。

    木寒云右手一抖,那个东西立刻化作一道流光飞向李林,被李林一把接住。

    刚才白鸿的反应已经告诉李林这次收获不菲,待看清手里的东西后,李林更是喜上眉梢。

    那是一个赤色铜环,表面隐隐有符文显现。

    赤雷飞环,黄级中品法器。

    看到这个宝贝,李林顿时吸了一口凉气。

    难怪白鸿敢让木寒云来挑战自己。不说木寒云自身的实力,单单这件赤雷飞环,就足以重创锻体大成的武者。

    以李林现在的实力,不要说正面碰到,就是被这赤雷飞环擦上一下也受不了。

    根据李林的了解,这赤雷飞环是白鸿手中最厉害的一件法器,被白鸿当做防身之用,轻易不会示人。

    白鸿把这件法宝交给木寒云,真是下了血本了。

    幸亏木寒云有别的心思,没有上台第一时间就使用这件法器。不然的话,李林就算再与手段也没用。

    想到这一点,李林不禁大呼侥幸。

    庆幸之后,便是大喜。这么好的东西,李林自己都没有,白白捡了一个便宜。

    看着如此上道的木寒云,李林笑道:“不错,不错,白鸿真的是很器重你呀,居然将自己自己手头最好的法器都交给你了。”

    这话,瞬间让木寒云和白鸿的脸色更难看了。木寒云根本不用回头,就能感受到白鸿那杀人的目光。

    远处的白鸿,脸色已经铁青到极点了,被气的浑身发抖。如同野兽一般的目光狠狠地盯着擂台上,恨不得将台上的两人千刀万剐。

    白鸿以往和李林交锋了无数次,总是吃亏。但以前所有的损失加到一块都没有这一次来的屈辱。

    今天这一出,相当于李林抽了白鸿一耳光之后,白鸿自己又把另半边脸送上去,再让李林抽了一次。

    擂台上的那两个人,一个是自己的心腹大将,一个是自己的生死大敌,他们两人共同上演的这一幕,给白鸿的伤害无疑是最大的。

    白鸿狠狠地盯着擂台上的两人,噬人的目光恨不得把他们撕成碎片。

    事已至此,再待下去也不过添人笑柄,白鸿狠狠地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他要回去好好查查,木寒云究竟瞒了自己什么事,一旦被他抓住证据,绝对要让木寒云付出代价。

    眼看白鸿愤愤而去,离去前的目光已经清楚说明了他想干什么,木寒云自然不会留在这里等死。慢慢向后退了几步,见李林没有继续阻止的意思,木寒云立刻走下擂台,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一场比斗,因为各种原因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最后却以这种方式结束。

    整个比斗从开始到结束不到五分钟时间,开始的很平淡,逆转的太诡异,结束的太夸张。虽然具体内情外人不得知,但李林的无耻则再次刷新了众人对他的认知。

    尤其是木寒云已经主动认输,李林却出手偷袭的那一幕,实实在在的给大家上了一课。

    擂台上李林抖了抖肩膀,看了看周围神情各异的众人,也不理会,一步三晃的走下了擂台。

    那厚颜无耻的模样,瞬间引来了一阵讥讽声。

    李林对此视而不见,走下擂台之后随手将赤雷飞环递给秦烈他们。

    “一件不错的护身法器,也算小有收获。”

    秦烈拿到手后迫不及待的细细查看起来,眼中的炙热根本遮盖不住。

    别看秦烈的实力在学院中数一数二,出生寒门的他根本没有资本获取好的资源。像这种上档次的法器,秦烈这还是第一次近距离观察。

    好在秦烈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没过一会就压下了心中的火热,将赤雷飞环交给其他人。

    那几个小伙伴立刻围了上来。

    任由他们玩闹,秦烈转头看向李林。

    李林看出秦烈有话要说,冲秦烈点了点头。

    秦烈压低声音,向李林问道:“对木寒云,你打算怎么办?”

    李林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你的意见呢?”

    “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秦烈眼中爆出一团寒光,冷酷的说道。

    “木寒云实力不俗,而且有野心,懂隐忍。相比白鸿,木寒云要危险的多。今日你让他受此奇耻大辱,日后他一旦得势,肯定会回来报复的。”

    秦烈凑到李林面前说道:“你若是不方便,就由我来动手。”

    李林看着秦烈,突然笑了笑,摇头说道:“这件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木寒云他活不了几天了。”

    秦烈听完一愣,脸上露出狐疑的神情。

    看着秦烈的表情,李林就知道他在疑惑什么,笑道:“白鸿的确不是木寒云的对手,从头到尾都一直被木寒云利用。就算白鸿这次能查出什么,他也拿木寒云没办法。但你要明白,以后要对付木寒云的可不止白鸿一个人。”

    经李林提醒,秦烈眼睛瞬间一亮。

    李林接着说道:“今天过后,自然有好事之人去调查今日的缘由,彭州铜矿再想遮掩已经是不可能了。”

    “私挖铜矿,这可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呀。这世上贪婪之人何其多,怎么会让木寒云一人专美。今天之事,白鸿和木寒云之间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白鸿更不会再替木寒云背黑锅。没了白鸿的庇护,到时自然有人找上门去,木寒云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李林眼中露出讥讽的表情:“对付那些人,可要比对付我麻烦多了。木寒云那么着急脱身,就是为了早做准备。”

    秦烈看着李林,神情有些郑重的说道:“你这还是给了木寒云一线机会。你就不怕放虎归山。”

    “若木寒云真有本事闯过这一关,说明他的能力不在你之下,我又何必吝啬一个机会呢。”李林笑道:“如果木寒云真是一只虎,那不就越来越有意思了。”

    说完,李林就笑着拍了拍秦烈的肩膀,冲秦烈使了一个眼色。

    虎,纵然是兽中之王,但在真龙面前,也不过是一头畜生而已。

    在大唐帝国九龙面前,任何猛虎都只有俯首称臣的份。

    所以身负九龙名号的李林,根本不在乎木寒云能否活下来。

    活不下来,那就是木寒云的命。若是侥幸活下来了,也不过是多了一个不错的玩物而已。

    这就是李林没有说透的话吗?

    看着李林那近在咫尺的微笑,如此亲近的神态却让秦烈感到脊背发凉。

    秦烈没有想到,自己刚向李林表示忠诚,仅仅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李林就找机会给自己上了一课。

    直接除掉木寒云,不过是两个学员之间的私人恩怨。可留着木寒云,却可以搅动一方州府的局势。只要再稍加运作,便可将白鸿乃至更多的人牵扯其中。

    学院学员之间的勾心斗角,不过是牛刀小试,波澜诡谲的大唐朝堂才是真正的角斗场。

    在自己还纠结于一人一时的利害关系时,李林的眼界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层次。

    这就是九龙子弟与普通学员之间的差距吗。

    还是,李林想借此告诉自己,在他的眼中,自己这些人和木寒云其实是一样的呢。

看过《龙帝驸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