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贞观太上皇 > 第三十四章:萧皇后
    李渊略微休息了一会,打算再次前往麟德殿,他对一会苏定方的决斗还有好奇心,可是刚打开半扇门。www.biqugecom.com/0/379/

    他顿时吓了一跳。

    虚掩的半扇门,在门槛站着另一个人,他说熟悉,可又不熟悉的女人萧美娘。

    “臣妾可以进去吗?太上皇?”萧美娘轻轻一笑,虽粉脸未施半点颜色,但是媚骨天生,竟然带点丝丝魅惑。

    “不可以,谢谢。”李渊迅速关上门,靠着门胸口剧烈的喘息,忽上忽下。

    “完了,完了,萧皇后找上门来了,怎么说当年也是李唐对不起隋朝,未免有点心虚。”李渊心里暗忖道。

    等等?心虚?

    他踱了几步,突然想抽自己大嘴巴子,他心虚个毛?

    原来的那个李渊已经死了,他跟一切都没有牵扯。

    咚!咚!咚!

    门外又传来细碎的敲门声。

    “唐国公,太上皇,你难道不念及昔日恩情吗?”萧美娘在门口柔声说道。

    恩情?呵呵!我信你鬼!

    你个糟婆娘!

    “叔德,你要是不反对,我这就进来了。”萧美娘幽幽一叹,伸手轻轻推开了房门,素手将门反锁。

    听到这句话,李渊下意识懵了一下,叔德是谁?可是随后便记起来,叔德就是他的字。

    可是太上皇的字很少人提及,就算有人提及也不大可能是萧美娘,这个杨广的皇后啊,他越想越感觉奇怪。

    难道唐高祖李渊和萧皇后有一腿?

    这可是重大发现。

    不过现在的李渊心里也是十分郁闷的看着眼前关上门的萧美娘,说实话萧美娘长得不丑不老,有股半老徐娘的韵味,再加上那双媚眼,若是一般男人见到,恐怕骨子都会酥了。

    但是太上皇不同,他现在虽然是六十三岁,可他真正的年纪还是二十五岁左右,真真切切一个小鲜肉的年龄。

    萧美娘都有六十多岁了,一个老太太含情脉脉的看着你......

    恐怕不是骨头酥了,是骨头颤了......

    “萧皇后有事?你我平生素不相识,我断然不认识你,休想纠缠某。”李渊斩钉截铁道。

    “萧皇后?”萧美娘美眸目光一黯,抿着朱唇,捏着手帕,低声哭泣了起来,“叔德,你我也算是曾经旧人,何苦说出如此断然之话,你不知道妾身的这颗心......可是七上八下的。”

    她指了指宽阔的胸脯。

    接着说道:“当年妾身随先帝乘龙舟来到江南,那宇文化及犯上作乱,谋杀了先帝,也将妾身掳掠了过去,之后颠沛流离,先是到了寇建德的夏朝,又是突厥处罗可汗的大帐,幸好,现在的陛下灭了突厥,妾身才得以重新回到长安。”

    “你我当年在月下相会,虽相处短暂,但你我之间却情愫暗生,这么多年,你难道没有再想念妾身?”

    李渊听后眉头一皱,萧美娘的话透露出了他们当年并不由身体上的密切交流,而是在月下相会,可是又匆匆一别,难道当年的李渊情窦初开?

    不过这已经过去多少年了?

    既然两人之间并没有实际交流,那么萧皇后之意又在何指?

    而且今日看萧皇后这架势是准备“委屈”献身给他,不过太上皇想想就知道,萧皇后自从杨广死后,几经易手,要是长相差还罢了,但是偏偏年老还是这么漂亮。

    想想都明白,宇文化及、窦建德、处罗可汗、颉利可汗哪个没有想染指曾经一国之母的娇弱身躯呢?

    “经历”的多了,那么对于此事便看淡了许多,反正都是臭男人,就当被蚊子叮了一口罢了。

    只不过在被太上皇这只蚊子叮的时候,萧皇后会提出的条件是什么?

    而他一个废弃的太上皇,有什么值得萧皇后交换的地方?

    “萧美娘,你直说你到底想做什么,某拥有后宫三千佳丽,可看不上你这身子。”李渊想通之后,冷笑道。

    话说完之后,他语气柔和了些,说道:“杨政道已经被世民封官释放,他和你定然无性命之忧。”

    萧美娘听罢,脸色微变,盯着李渊细细看了一会,她似乎又恢复了当年母仪天下的雍容华贵,没有半分婊子的风尘气,说道:“唐国公,先容妾身这么称呼你,武德九年九月,妾身曾在突厥听到彭国公王君廓叛乱,而在此之前他加官为正二品左光禄大夫,对也不对?”

    “对,王君廓是被尉迟敬德俘虏的,在贞观元年秋后问斩。”李渊点了点头,当年此时他和封德彝正在开撕,不过倒也听说了这件事情。

    听到此,萧美娘微微一笑,恍若牡丹盛开,她凑到太上皇的耳畔,说道:“妾身曾经听说玄武门之变后,唐国公可是做了后手想要翻盘,可惜那崔敦礼终究还是太弱,唐国公有没有想过,再留后手?”

    “再留后手?”李渊一愣,不过顿时反应过来,反笑道:“某为何要信你?而且现今某只有世民一个嫡子在世,不论传位于谁也是世民继承,再说建成等人没有世民心狠,有时候心软是当不了皇帝的......”

    “是啊,心软是当不了皇帝的。”萧美娘似有所感,略微伤感的顾自伤怜,但是这份失落也是骤然一逝。

    她笑着说道,提出一个令太上皇反驳不了的理由。

    “唐国公有没有想过抱负背叛过你的李世民,太子李承乾纵然不错,可他是李世民所选定的太子,而玄武门未必不能再盛开一场血腥盛宴。”

    “你的意思是?”李渊讶然。

    萧美娘莲步轻移,如麝如兰的香气萦绕,她朝着太上皇的脸上呼了一口香气,笑道:“唐国公应该想到的,现在的大唐如日中天,想要重新复隋实在太难太难,而我杨氏子孙也没有一个长进的。

    既然如此......有时候换一个思路去想,若是皇三子李恪继承了唐朝的皇位,那么.....和大隋又有什么区别?纵然有,但也比彻底泯灭所有隋朝的印记,所有先帝的痕迹好的多。

    而对于唐国公,这是你复仇的机会,扶持皇三子李恪,得到皇位,报仇雪恨!”

    说到最后四个字,她咬牙切齿,纤纤素手在皓腕扣出道道血痕。

看过《贞观太上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