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师父住口 > 第十六章 【让为师来】
    点拨金池长老延命益寿的“佛友”不是别人。www.biqugecom.com/60/60462/

    乃是这观音禅院正东南二十里地“黑风山”上“黑风洞”的洞主“黑大王”。

    确切地说,他根本就不是个人。

    而是一头参悟得道的黑熊精。

    一百多年前偶然在山间遇到金池长老时,他本来打算吃掉对方。

    谁知这金池长老虽说势利爱财,可是佛法上多少有些造诣,又是练武爱武之人。

    在他临危之时平和念诵《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和“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之时,黑熊精动了禅心,听对方诵词中与自己修炼的路数有些暗合之意。

    询问详细时,果然解开了不少自己多年没参悟透的佛法佛理,打通了几条屡次冲击未果的筋脉,修行练气中顿时没了滞涩,一路精进。

    大喜之下不仅立即放生并且有结交之意,熟稔六道之理的金池长老也不惧怕对方是个妖怪,乐得向他学些食气续命的功法。

    于是一人一妖,一来二去,便以“佛友”自居,逢年过节,往来走动。

    你送个山货蜂蜜,他送个布匹蜡烛,倒也亲近热闹。

    一个借助佛法中的精妙奥义修为大涨,一个窥探长生不老的秘境略有小成。

    山洞的小妖和禅院的和尚也往往在野外切磋些武艺、较量些棍棒,偶尔也演习训练失火走水时的灭火自救,以及山贼流寇攻打之时的防卫围剿。

    金池长老知道黑熊精的本事,可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会紧急派人请他即刻出山。

    毕竟人妖殊途,结交之事传出去有碍名声。

    但是今天,已经到了关系整个禅院存亡的紧要关头!

    捅破就捅破,说什么也要把“黑大王”请来助拳!

    再说了,只要不是眼瞎,谁都能一眼看出来那个唐朝和尚的大徒弟分明就是个猴妖啊!

    是你们先犯规的喂!

    ……

    话表两头,黑熊精得到小妖线报,说观音禅院院主有要事相求大王出山,速速前去禅院救急。

    他询问报信的和尚禅院可曾失火可曾被盗,回答都是否定。

    “黑大王”心下疑惑,仔细打听时,得知禅院来了几个唐朝的和尚踢馆。

    斗富斗狠一略而过,单说另外两人倒也寻常,只是有一个毛脸雷公模样的猴妖颇为醒目,出手也狠辣异常。

    黑熊精听罢,眼珠一转的同时心下一想,顿时气冲牛斗,睚眦欲裂。

    当即取了武器黑缨枪按起风头,朝那观音禅院御风飞去。

    不一时便到了,黑熊精小心为上,躲到场院角落偷偷一看:

    嗨,不是那个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猴头儿是谁?!

    他尖着鼻子嗅了嗅,猛然间一股熟悉的气息传来,印证了自己的猜测!

    看来这次少不了要和他一绝死战,不然难解俺心头之恨!

    正当孙悟空站在场院中间向四周询问还有没有上台打架的和尚之时,一阵黑茫茫的腥风吹过,场院上似乎多了一人。

    来了来了,终于来了!

    金池长老和禅院众僧人欢欣鼓舞地看向来人,全都是星星眼!

    唐潮的头转成了一个拨浪鼓:

    人?什么人?哪有什么人?

    金池长老就像抱着救命稻草一般,热泪盈眶踌躇满志地望向唐潮,用拐杖指了指场院中央、孙悟空的对面。

    唐潮顺着拐杖指着的方向仔细望去,黑乎乎的隐隐约约是有个身影。

    可还是看不清啊!

    金池长老气得差点儿把拐杖抡到唐潮脸上,他站在太师椅上,双手拢成一个“自制扩音器”冲着来人大喊道:

    “‘黑大王’大哥,你冲着这里笑一笑!”

    那人满头的黑线,悻悻地扭了头呲了呲雪白的牙齿。

    “ok,现在看见了!”唐潮点点头,也爬上太师椅冲着相同方向抡圆了胳膊在头顶比了一个大大的“〇”。

    来人和场院里的众人都厥倒了……

    原来那“黑大王”一身漆黑的披挂,黑色的毛发,皮肤黢黑,就连武器也是一根“乌钢黑缨枪”,难怪让人在大晚上的认不出来了。

    黑熊精爬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土,一根钢枪“咚”地捣在地上,铮然有声。

    孙悟空上上下下把来人打量了一番,嬉笑到:“你就是要挑战俺老孙的第二个吗?平日里挖煤辛苦了哈!”

    黑熊精一听对方自报姓氏,果然对的上苗字,气吼吼地咆哮问道:

    “你是哪里来的姓孙的?”

    孙悟空瞧他气呼呼地,以为是生气自己嘲笑他的黑,依然嬉皮笑脸地回答:

    “俺乃是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人士,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美猴王‘齐天大圣’孙悟空!你又是哪个煤窑的窑主?”

    黑熊精一听,心下一震:

    果然是那妖猴孙悟空!

    又听得对方说到“五百年”,顿时心痛如刀搅,把一柄钢枪攥得咯吱发声,恨不得立刻手刃对方,捅他几十个透明窟窿。

    金池长老看自己的妖精兄长如此给面儿,不但得到求援立马赶到不说,一来就恨不得上场替自己挽回败局,不禁心里热乎乎的,感动不已。

    一场院的僧人也是这般想法,摩拳擦掌咬牙切齿地给师祖的帮手加油助威。

    只有唐潮,隐隐约约觉得这情形有些不对。

    他感觉这黑熊精怒火中烧,不怎么像针对大徒弟对他外表的挖苦,倒像急吼吼赶过来要和徒弟拼命一般。

    那黑熊精听到“仇人”询问,分外眼红,运足了丹田大喊道:

    “吾乃黑风山黑风洞的黑大王熊罴大王是也!今日有你没我,有我没你,俺定要取了你这猴头的性命!”

    孙悟空一怔:

    不就是讽刺你有点儿黑么?至于和俺老孙拼命吗?

    也罢,俺老孙只要有架打,还怕你打得不够狠哩!

    黑熊精也不行礼,猛然间使了个旗鼓,熊掌一抖,挑起个枪花就向孙悟空扎过来。

    孙悟空抖擞精神,抡棒迎战,金黑两色兵刃顿时像两条丝带缠绕在一起,难解难分。

    一个是惊天动地的大圣,一个是苦修拼命的大王,大妖遇大妖,你来我往,好不激烈!

    刚一交手,孙悟空就感觉自己似乎确实低估了对方。

    功力和技能暂且不论,就招式而言,似乎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那黑熊精的判断之中一样!

    咄咄怪事!

    再加上那个熊孩子好似不要性命一般只是疯扎疯戳,与其说是打架不如说是玩命!

    俗话说“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一方顾忌之下,难免怯手掣脚。

    孙悟空招架之余,疑云正盛,忽听耳边一声惊雷:

    徒儿退下,让为师来!

看过《师父住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