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都小保安 > 第220章 恩人
    戴家郎原本以为周继尧会直奔二道河工程总指挥部,可没想到到达二道河之后,他却突然吩咐司机先去二道河人民医院。www.xs386.com

    戴家郎疑惑道:“难道董事长哪里不舒服吗?”

    周继尧摆摆手说道:“我这次之所以亲自来一趟二道河倒也不仅仅是为了送你,主要还是来这里探望一位老朋友,他住进了医院,并且好像也活不了几天了,我总要来送他一程。”

    戴家郎惊讶道:“病得很重吗?”

    周继尧摇摇头,说道:“倒也不是什么严重的大病,主要是年纪大了,我认识他的时候就已五十多岁了,那还是在二十七年前,仔细算算,他今年应该快八十岁了吧。”

    戴家郎刚才已经知道周继尧年轻的时候曾经在二道河奋斗过,所以认识一个老朋友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所以也没兴趣多问。

    可没想到周继尧像是自言自语道:“他也算是对我有恩,我本来想送他去最好的医院治疗,可他拒绝了。

    不过,人活八十也算是长寿了,再好的医生和药物也不可能延年益寿,我这个人恩怨分明,我从来不会忘记那些曾经帮助过我的人。”

    戴家郎没有出声,他猜测周继尧应该还有下半句,只是没有说出来,那句话应该是:我从来也不会放过那些背叛我的人。

    果然,周继尧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当然,我也不会忘记那些暗中算计我、背叛我的人。”

    尽管周继尧只是有感而发,可戴家郎还是做贼心虚地把周继尧的话当成了对自己的警告。

    虽然他在其他方面还没有做过背叛周继尧的事情,但搞他的女人、并且还搞大她们的肚子就是一种不可饶恕的背叛,而做为卧底难道还不算暗中算计吗?

    说实话,直到目前为止,周继尧所有十恶不赦的罪名都只是从祁菲那里听来,而做为卧底,他自己并没有找到任何证据。

    相反,接触这么长时间之后,周继尧给他的印象并不是什么恶人,反倒像是一个充满智慧、有头脑有魄力有阅历而又恩怨分明的男人。

    当然,周继尧肯定也有阴暗的一面,肯定也有狡诈的一面,但一个正直憨厚的人也不可能混到他这个层次。

    纵观世上那些功成名就的人,哪一个没有一点个人的隐私呢?哪一个没有一点见不得人的秘密呢?

    这么一想,戴家郎忍不住有点内疚,觉得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周继尧反倒比自己更加光明磊落。

    不过,他马上就想起了纪文澜的警告,顿时提醒自己千万不要被周继尧的表面假象所迷惑,否则自己这个卧底可就危险了。

    “董事长,既然是探望病人,要不要去买点水果营养品之类的东西?”车停在二道河人民医院门口的时候,戴家郎问道。

    周继尧摆摆手,说道:“没必要搞这种假模假式的玩意,老头连饭都不能吃了,难道还能吃水果,至于营养品,不就是我刚才说的保健品吗?”

    戴家郎钻出车外替周继尧打开了车门,只见医院两边全是销售水果营养品的小店铺,还有几家花店。

    “你去买一束鲜花吧,保健品和水果都能通过价格看出档次,只有鲜花猜不透人的心。”周继尧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

    戴家郎不太明白周继尧的意思,可也觉得这句话充满了哲理,于是跑过去买了一大把鲜花,然后跟着周继尧乘坐电梯来到了五楼的一间病房。

    让戴家郎感到意外的是,这是一间单人病房,只见病床上躺着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头,床头摆满了各种仪器,鼻子里插着输氧管,而床边则坐着一位二十三四岁的漂亮女孩,乍一看,竟然有点像唐婉。

    看见周继尧和戴家郎走进来,女孩楞了一下,随即站起身来招呼道:“周伯伯,你怎么来了?”

    周继尧接过鲜花递给了女孩,说道:“早就该来看看了,一直脱不开身,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女孩接过鲜花插在了一个瓶子里,瞥了一眼站在一边的戴家郎,说道:“恐怕没几天了,已经不会吃饭了。”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周继尧问道。

    女孩摇摇头没出声。

    “还能说话吗?”周继尧问道。

    女孩点点头说道:“醒来的时候勉强能说几句,不过,一天也醒不过来几次,就是熬时间罢了。”

    说完,凑到老人耳朵边情深呼唤道:“爷爷,爷爷,周总来看你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周总这两个字的威力,老头居然睁开了眼睛,不过,眼珠子转动了几下,目光从周继尧和戴家郎脸上扫过,只是眼神很迷茫,很显然没有认出周继尧和戴家郎。

    “爷爷,周总,你还记得吗?南召市的周总。”女孩凑到老头耳边小声说道。

    老头还是没有一点反应,周继尧冲女孩摆摆手,然后自己凑到跟前,说道:“老所长,我是小周啊,难道你不认识我了?”

    老头好像忽然清醒了,翕动着嘴唇喘息道:“我,我儿子呢,他们怎么,怎么不来看我。”

    周继尧凑近老头耳朵说道:“老所长,你老大在国外,暂时回不来,过几天我叫老二来看你,你放心吧,我已经安排好了,你的两个儿子和女儿都过的很好。”

    老头艰难地抬起手,抓住了周继尧的一只手,好像要说什么,只是喘息的厉害,一时说不出来。

    周继尧回头看看戴家郎,说道:“你先出去。”

    戴家郎转身走出了病房,隔着窗户只见周继尧把耳朵几乎凑到了老头的嘴上,也听不见他们说些什么,不过,那个女孩正好朝着他看过来。

    一瞬间他再次意识到这个女孩长得确实像唐婉,虽然他没见过唐婉年轻时候的样子,但却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女孩应该是唐婉年轻时候的翻版。

    只是,女孩两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冷冰冰的,不像唐婉那样妩媚,但却更加冷艳诱人,让看见他的男人有种犯罪感。

    不过,戴家郎想当然地以为这个女孩有可能也是周继尧的女人,既然这个老头是周继尧的恩人,那他的孙子自然应该和周继尧很熟,这么漂亮迷人的女孩,周继尧难道会不动心?

    戴家郎原本对周继尧的恩人没有多大兴趣,可听他称呼老人为老所长,顿时就突然急迫地想搞清楚老头的身份。

    正好一名护士走过来,戴家郎急忙向前说道:“我来看望一个病人,好像就住在这间病房,请问这个病人叫什么名字?”

    护士看看戴家郎,说道:“你怎么不到前台查询就上来了?”

    戴家郎急忙说道:“可我朋友说就是这间病房,我生怕走错了。”

    护士看看手里的资料说道:“这个病人名叫杨钊。”

    虽然打探到了老头的名字,可没有一点意义,不过,他想当然地认为这老头以前可能是二道河某个派出所的所长。

    从刚才周继尧和老头简短的对话可以断定,老头应该有两个儿子,并且都跟周继尧有关。

    大儿子在国外,没法回来,周继尧许诺让二儿子回来探望,而女孩称呼老头为爷爷,她应该是其中一个儿子的女儿。

    从年龄判断,老头的两个儿子的年纪起码都应该在四十岁以上,可戴家郎怎么也想不起公司里和周继尧有密切的四十岁以上姓杨的男人。

    一瞬间戴家郎脑子里闪过和赵宇在一起的那个男人,他怀疑那个男人就是杨毅,可那个男人撑死也不会超过四十岁,不可能会有二十多岁的女儿。

    也许这个老头也只是在周继尧发家之前帮过他而已,也许他的两个儿子因此发迹,应该不会牵扯到什么案子,可老头如果和周继尧只是一般的亲密关系,可周继尧为什么要把自己打发出来呢?

    正自疑神疑鬼,只见病房的门忽然打开了,只见那个女孩急匆匆从里面跑出来,嘴里嚷嚷着:“医生,医生,快点,我爷爷不好了。”

    戴家郎走到门前通过窗户朝里面看了一眼,只见老头好像四肢都在挣扎,看那样子好像是想拉扯插在身上的各种管子,而周继尧则抓着他的两只手。

    不一会儿,只见两名医生匆匆冲进了病房,周继尧退后几步,让医生进行抢救,不过,老头好像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了,戴家郎发现床头柜上的一台仪器上显示的全部都是直线。

    操,老头死了。见过周继尧之后突然死了。

    不一会儿,只见两名医生从病房里面走出来,冲周继尧问道:“你是他什么人?”

    周继尧说道:“我就是他家里人。”

    医生楞了一下,问道:“你跟他说什么了,一直都挺稳定的,怎么就激动成这一个样子?”

    周继尧一脸茫然道:“我什么也没说啊,他怎么样?”

    医生盯着周继尧注视了一会儿,说道:“再不要刺激他,他的心脏受不了。”随即冲一名护士说道:“先观察二十四小时。”

    等戴家郎再次通过门上的窗户看过去的时候,床头监控仪器上的直线忽然又开始起起伏伏,不用说,老头又活过来了。

看过《花都小保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