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董除岁师 > 第112章 二探
    关家一连串的刺杀绑架事件,确实如师徒几个所想,关公馆几乎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得水泄不通,就算是半夜外头都还有十人组的两组队伍在绕墙看护。

    何洛有些心急,但看他师父一脸老神在在的,便把心思按捺住,三大一小围着个既能看到关公馆又能藏身不被人发现的小弄弄,也不知道伍三思从哪弄的,竟摸出了四个烤红薯,一人一个,一边看着关公馆一边吃红薯暖身子。

    这巷子弄小窄,而且老大一股尿骚味儿,银霜几个听着伍三思嚼巴得很香的声音,几乎想把这个不靠谱的师父打一顿,哪不好挑,挑个别人常来撒尿的巷子让他们吃东西。

    他们吃不下可不代表伍三思吃不完,吃完了闻着味儿知道徒弟们没吃,他也不客气,从徒弟手里抢过一个继续吃。等吃完,关公馆外头巡逻的终于有动静,有个汉子与其他人讲了一身,哼着曲儿就往他们这藏身的地方走过来。

    几个人脑袋凑在一块呢,看那汉子一边走一边解裤带就知道怕是往这里来撒尿的,难怪巷子里臭气薰天的,师兄两一把捂住银霜眼睛,说着“小孩子看么子看,没得看瞎东西长针眼。”手上则把银霜脑袋硬往后头按,伍三思三人随着那人走近也往后头退了退。

    他不管两个徒弟,反而把银霜扯到面前来小声道:“看到这人没?放虫咬他。”

    “啊?”

    银霜反应过来三叔是让自己丢蛊,赶紧问:“三叔,放哪种?”

    “迷人心智的。”

    银霜就伸手在左手袖子里摸了一下,隔空弹指向提着灯已经照亮了巷子口的汉子。

    这汉子哼曲儿正自在,冷不丁看到平常放水的巷子里居然窝着人,吓得就是一个冷颤,然而没等他伸手去抽腰间的砍刀,就感觉有啥东西咬了自己一小口,还没感觉痛呢,接下来就头晕眼花耳朵也糊了。

    伍三思出主意,银霜负责总行动,硬让这个被蛊虫控制了神经的汉子带着另外的蛊转手给了其他人。

    一看事成,四个人大大方方的走出来,在巡逻队视而不见的眼皮子下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关公馆。有银霜在,简直如入无人之境,只是摆平了园内巡逻的护卫,银霜制出来的蛊虫也全用光了。

    将银霜抱到一处地方藏好身,伍三思在她周围放了四个铜钱蚱蜢:“你乖乖在这里等我们,要睡也要得。”

    又拿大衣再把银霜裹一层,留了三个烤红薯,师徒三个向关公馆里摸去。

    三个人目标明确,伍三思找关大先生的屋子,徒弟两个翻进关梦龙的屋子。

    关大先生一遭被蛇咬,哪睡得下放心觉,师徒三个还没近屋就听到里头许多杂乱的打呼声和说话声,躲在窗子下头一分析,里头怕是有二三十个人在守着,听那意思,怕还有枪。

    这年月,有钱就能从土匪强盗或走点后门弄点枪的,更莫提还能自制土枪,三人拳脚再厉害,也抵不过人家枪盒子一枪。

    “爬墙上。”

    毛珌琫是行动派,扭了扭颈脖扣着外墙缝就跟个壁虎似的往上蹬。

    何洛一看这小子抢了头,对师父一拱手也赶紧跟了上去。伍三思骂了句蠢货,一手捏着一只铜钱蚱蜢。

    这蚱蜢在他手里像突然活了过去,先蹬腿儿再动翅膀,随后被伍三思捏着拳头里,他用力一蹬,整个人就跟突然吃了仙药似的往上窜出了老大一截,瞬间就蹬在了二层一间楼的阳台边缘上,把吭哧吭哧爬得要出汗的师兄弟两眼珠子都给看得要瞪出来了。

    别个看不到,他两可看得清清楚楚,师父周身一层绿黄的光,像是他人镶在一只巨大的蚱蜢肚子里,这蚱猛长了四对翅儿,再一扇,一弹,哦豁,他直接飞升登顶了。

    ……

    师父他作弊!

    心好痛,更痛的是为什么他两个没想到这招?

    啊,不对,是他两个想到又怎么样?能有师父这一手风骚操作?

    两个大块头挂在墙上蛋疼的又一次认清一个事实:师父为什么是师父,而他两为啥年龄大个头大,却只能当徒弟。

    伍三思哪晓得徒弟两这么丰富的内心世界,丢下句:“我先进这屋找了。”就闪身不见了人影,何洛与毛珌琫赶紧的也加快了脚步。

    关大先生防范得极是严密,想是叮嘱了家里的人,每个窗户居然都从里头上了栓,另外女眷屋里也多加了两个女佣守夜,男眷的屋里窗前都站着人在守着。

    何洛冒头快,差点就叫人发现,好在他反应快,抠着墙缝儿抓紧了铜钱蚱蜢就学着他师父,用自己力气去催动这个小玩意的灵点。

    那汉子拿着枪探头出来,啥也没看到,吐了口痰道:“见鬼了。”又把头收了回去,何洛也是机灵,见他伸手带窗,咬牙扬手将自己手里的蚱蜢趁着空当往窗里一丢。

    这番看护太过严密,师徒三个找不到半丝下手的机会,好在他们此行目的也不是一定要进屋翻找清楚,而是要趁机把这些蚱蜢送进屋内就行,费了点力气引人开了窗完成了这事,等带着吃完红薯在打瞌睡的银霜回屋,天边都泛上一丝蓝色了。

    关大先生这边要做的事已经做完,伍三思按住蹦达的两个徒弟,跟啥事也没发生似的照常上工吃饭睡觉,何洛猜不透师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私下里同毛珌琫发牢骚:师父怎么不接着去找孙家和巴三家了?

    毛珌琫晓得师父黑,肯定有他的道理,把师兄按住了,心里却是想再忍个两天再问师父。还得让师兄这傻子去问去,到时候骂的肯定是他不是自己。

    何洛哪想到师弟这么没有半分兄弟情谊,等了一天后师父还是没动静,客人到是上门了。

    唐管家来送了贴子,说是唐四爷请他们师徒去呷饭。

    扈老十这头正清理完门户心里不得劲,突然就听手下来报信,说唐四爷再次请那个何师傅的师徒几个呷饭。

    这消息倒没啥大不了,但手下压低了声音讲的后半件事让扈老十翻江倒海再坐不住。

    “这回因为在戏园子,我们兄弟就离得近些,又是耳目特别聪明的家生在,听伍师父讲,他徒弟无意中在关梦龙病房探病时听到关大先生讲古,说起和孙世庆的恩怨,说是当年挖了人家一户祖坟,发现了一个巨宝秘密。”

    “这到底是什么宝贝,他们声音压得太低,还拿手挡了嘴,家生就没听出来,大概就听到个长生的字眼。”

    扈老十笑一声:“长生这种不着边际的事儿你能当真?怕是讲出来做障眼的,说的肯定怕是秘密宝藏。”

    他还真就这么想的,越想还越觉得是那一回事。

    “要晓得,以前农民起义,像闯王,不就讲他败了后将金银珠宝交给心腹给藏了起来?还有太平天国,传闻也是一大笔。说不定哪,他们讲的就是这些。”

    扈老十讲着,想像了一下宝藏这事儿,心头有了点火热。

    人生在世,哪个不想活得痛快些好些?哪个不想给自己老子娘婆娘子女过好日子?

    想,当然想,尤其江湖人,来财说易,去得也快,一些门派还是舔刀子走火炭的日子,要不盗门能发展出土夫子这个支派?就是想得钱快些易些,活得痛快些。

    想到这里,扈老十眼珠子一转,吩咐手下:“你多喊几个我们自己的弟兄,把唐四爷跟这何师傅盯死了。”

    扈老十心里盘算着,唐四爷是什么人物,这事儿何师傅他们敢跟他讲,就算是假的,他也不过费点了盯稍的功,要是真的,这唐四爷能放过这块肥肉?

    他肯定得先探听真假,真的肯定就想法子弄,到时候自己带弟兄跟在后头捡点碎渣子骨头,不说大富,小发总也是可能的。

    这么一本万利稳妥的活计,怎么做不得?自然是做得的。

    想到这扈老十咧嘴憨厚的笑了,倒没注意到手下在出了门后看了他一眼。

    唐四爷也震惊,没想到呷个饭居然听到这样天大的消息,他回了屋,管家上来帮他拿着外套递给佣人后又递上热茶,道:“四爷,您说,这伍师父他们讲的可是真的?这也特离奇了些。”

    唐四爷喝着茶闭着眼享受着茶水的清苦微甘回道:“倒不见得。关孙两家虽然积怨,但原来一直没撕破面皮,如果这个事是真的,那倒也能证明为么子最近孙世庆不管不顾的要给关老狐断子绝孙了。”

    “不过长生不老这事,我可不信。要真有哪,那秦皇还遣人去寻仙山找长生不老药呢,怎的就没看他找到?只怕是两个人共同发现了一个秘宝重藏。”

    讲完了,唐四爷又抿口茶才抬眼看向唐管家:“伍师父既然求我帮忙打听孙家屋里人的出行,你明天就派人把孙世庆他和他屋里人的行踪仔细给伍师父讲了,他要有么子事,你就讲我的意思,要人要枪都可以。”

    唐管家应了,转过身后直匝舌:这伍家师父看着年纪不大,可真能哄他家四爷,瞧把人哄得,头一回甩出要人要枪都可以这样的话来。

    有唐四爷吩附,第二天伍三思他们一下工回去,就看到门口唐管家带着两个汉子已经候着了。

看过《古董除岁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