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离天大圣 > 059 宝盒
    “哗啦啦……”

    一片房屋倒塌的废墟之中,碎木震动,土墙摇晃,一个灰头土脸的人影从废墟之中缓缓直起身来。

    此时,距离青阳镇最混乱的一夜已经过去,天光大亮。

    席卷整个城镇的盗匪已经满载而回,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满地疮痍。

    扫眼看去,昨日还完好无损的一栋栋房屋,此时已是七零八碎。

    倒塌的废墟,烟熏火燎的墙壁,入眼处,尽是一片狼藉。

    三两声哭泣,遥遥传来,声音悲切,却早已耗干了主人的力气。

    孙恒抖了抖身躯,挥手拍打着身上的尘土,脸色阴沉。

    在这种满目凄凉的荒废场景之中,没有人的心情能够保持愉悦。

    心中一叹,孙恒猛然皱眉抬头。

    也许,有的人例外!

    “王三,你不能这样啊!”

    破旧的房屋内,一位老人匍匐在地,拉着一人的裤腿悲愤大叫:“那是我们两口子的棺材钱啊!”

    “老东西,给我滚开!”

    姓王的男子一身破布棉衣,面色凶狠,一脚把老人踹倒一旁,提着手中的砍刀大吼:“再敢拦爷爷,我一刀了解了你,提前送你去见阎王。”

    “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老人仍然没有撒手,死死拽住男子的裤腿:“反正我家里人也死光了,你……”

    “噗!”

    厚重的砍刀猛然下劈,正中老者后颈,彻底打断了对方的悲叫。

    “呸!”

    “老东西找死!”

    王三朝着那尸首上狠吐一口唾沫,挣开腿腕,朝着对面的门板使劲拍打:“姓赵的,你搜完了没有?赶紧的,还有下家哪?”

    “三哥,这里有个娘们!”

    里面那人的声音透着狂喜:“好家伙,水灵的很,以前没见过啊!”

    “滚,你给我滚!”

    娇喝声、厮打声从屋里传来,门板晃动,本就不太牢靠,此时被人一撞,直接倒塌了下来。

    两个人扭打着冲出门,其中一人尖嘴猴腮,一脸痞气,正自不老实的摸索着身前的女子。

    女子年岁不大,但五官俏丽,此时双眼通红,一脸的娇羞悲愤,虽然拼命挣扎,但她一个弱女子,如何敌得过成年男子的力气。

    “真是一个漂亮娘们!”

    王三双眼一亮,两手来回搓动:“今个儿真是有福了,有福了!”

    “喂!”

    定了定神,王三又朝着一个朝这边走来的男子大吼:“滚一边去,没看见这里正忙着吗?”

    “小混混?”

    孙恒缓步靠前,上下打量着这两人:“趁火打劫?”

    “艹!”

    王三双眼一睁,怒不可歇的举刀就朝着孙恒砍了过去:“你他妈找死!”

    “嚓……”

    孙恒手一伸,刀刃已经被他单手死死扣住,就如一把铁钳,任由对方拼命扯拽,也无法挪动分毫。

    “垃圾!”

    微微摇头,孙恒手腕一抖,已经把那砍刀夺入掌中,刀光一闪,身前王三的咽喉已是多出了一道狰狞裂口。

    “咯……咯……”

    王三无劳的伸手捂住自己的咽喉,却止不住那朝外狂涌的鲜血,指缝之中,血液横流。

    而他的身体,也轻轻抖动着,朝着地面缓缓倒了下去。

    “好……好汉!”

    下面姓赵的那人身躯一僵,顾不得非礼女子,身躯颤抖着朝后挪动:“您的,她是您的了!”

    “噗!”

    他话音刚落,就见孙恒面无表情的一甩手中砍刀,巨力灌注之下,长刀直接贯穿了他的胸腹,把他死死的钉在大地之上。

    “多谢大侠,多谢大侠!”

    身后那女子眼见两人接连丧命,即使知道他们不是好人,心头也是一慌。

    当即紧紧裹住自己的身体,忙不迭的朝着孙恒连连躬身,脸上犹自害怕。

    她没法肯定,这人是好是坏,只得希冀最好的情况发生。

    “是我。”

    孙恒转过头来,直视对方:“初夏,你怎么逃到这里来了?”

    面前的这个少女,竟是同他一起进入药铺的初夏。

    “孙恒!”

    初夏声音一提,眼神复杂的看着孙恒,缓了缓神才小声开口:“这是我舅舅家,他昨天没有回来。”

    “嗯。”

    孙恒点头:“你打算怎么办?跟我一起回药铺?”

    “我……”

    初夏有些意动,不过看了看自己衣衫不整的样子,想到屋子里那个隐蔽的窑洞,还是摇了摇头:“不了,我先在这里躲一躲,等安全了,再回铺子。”

    刚才如果她自己不出现,那人也发现不了她,因而初夏觉得,目前来说,还是这里更安全。

    这个时候跟着孙恒乱跑,谁能肯定路上会碰到什么?

    孙恒的武艺不错,她也听说过,但这个时候,谁又能敢保证什么?

    “也好。”

    孙恒没有强求,扫了眼四周,叮嘱一句:“那你自己小心点,我先回药铺看看。”

    “好,好!”初夏连连点头。

    辞别初夏,孙恒当即朝着药铺的方向行去。

    一路上,遇难的百姓接连入目,盗匪烈火焚城之后,城镇的建筑几乎已经没有完好无损的。

    如王三两人这种趁火打劫的人,也为数不少。

    童家被灭,城内驻军似乎也被打残,根本没人主持秩序。

    整个青阳镇,都处于一种没有约束的混乱状态下。

    孙恒的步子很大,速度也很快,没用了多少时间,就已经靠近了梅山药铺所在附近。

    为防万一,他把速度放缓,悄无声息的朝着药铺所在地靠近。

    “抓住他!抓住他!”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前面的街道里响起,让孙恒双眼一亮。

    陈友先!

    陈四龙的儿子,他竟然也没出事。

    “砰!”

    “我让你跑,我让你跑!”

    陈友先语气恼怒,呼吸也显得有些急促:“石少游,你胆肥了啊!竟然敢偷我家的东西?”

    “我打死你,打死你!”

    孙恒脸色一变,快步来到前面的街道处。

    里面,满身伤痕的石少游正蜷缩着身子,遭受着四个人的殴打。

    他身躯抖动,声音‘嘶嘶‘作响,几乎无法发出正常的声响出来。

    在他身旁,一身华丽服饰的陈友先则是抱着个精致木盒,在一旁拼命喘气,指挥着其他人拼命殴打石少游。

    大有不把他打死,绝不罢休的架势。

    “住手!”

    孙恒一声大吼,快步来到几人身前,大手连伸,迅速把围殴石少游的几人给扔飞出去。

    “怎么回事?”

    “是你?孙恒!”

    陈友先面色一变,悄无声息的往后挪动了一下脚步,语气依旧声音:“怎么回事?你问问他!我们家哪里有对不住他的地方,竟然偷我们家的东西!”

    “石少游?”

    孙恒转身,低头看向石少游,脸色不禁一变:“你怎么样?”

    此时的石少游浑身是伤,面上满是淤青,但最重要的,则是他的呼吸,很明显不正常。

    “孙……孙恒!”

    石少游本以绝望,此时看到孙恒,双眼猛然一亮,一手使劲抓住孙恒的手腕:“咯……咯……”

    他话未开口,已经先咳出了几口血水。

    一旁的陈友先嘴唇抖了抖,当即抱紧木盒,给其他几人使眼色,朝着后面退去。

    孙恒跟石少游关系不错,现在石少游估计活不成了,万一孙恒找自己麻烦,自己这边几个人怕未必能够拿得下他。

    还是赶紧回去为好。

    紧了紧怀里的木盒,陈友先心中也是暗自庆幸。

    他也是运气好,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亲爹陈四龙竟然把自己家的好东西都藏在屋里的地底下。

    幸好石少游偷偷取宝的时候,被他发现了,这才能把东西讨回来。

    “走!”

    朝着身边人小声嘀咕一句,陈友先拔腿就朝药铺的方向退去。

    “嘶……”

    身躯一紧,陈友先陡然往地上一滚,避过了袭来的剑刃。

    但他身旁一人却没那么幸运,被长剑一抹、一挑,直接瘫倒在地。

    “李道!”

    灰头土脸的陈友先从地上爬起,面色惊恐的朝着来人大叫:“你想干什么?”

看过《离天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