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元枭 > 第三十章 敲打 问策
    但还是那句话。这之中,到底还是有聪明人。

    作为山东西道都元帅,毛正梁每天不知有多少事情需要处理,哪里又有这个闲工夫请他们吃饭。

    所以回想着毛正梁方才所言的那一番话,这些聪明人也就知晓了毛正梁的意思。

    ‘所谓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想来这位小元帅之所以请我等吃饭,无非也就是为了让我等出些钱粮,好渡过眼前这个难关罢了。’

    这些聪明人心中暗自想着,虽然明白了,可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却依旧没有主动开口的想法。

    毕竟谁家的钱粮都不是大风刮来的,这种事情,又哪里会有上赶着开口的。

    因而在此时,在坐的这些个富户乡绅要么是面露苦色,要么就是低头不语。总之,就没有一个主动开口说话的。

    是以见此,在咽下了那只蝗虫后,毛正梁也就不由道:“怎么,诸位都吃不下这东西?”

    “……”

    依旧是一片安静。却是没有想在这个时候,沦为毛正梁眼中的出头鸟。

    是以看着这些人,毛正梁便不禁沉下了脸,“怎么,一个个在这时都变成塑像?哑巴了!?”

    说着,这个执掌雄兵数万的年轻人,也就不由嘭的一声拍响了桌子。

    猛然见此,在场的这些人自也就不禁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元帅息怒,草民等,草民等……”

    一个个结结巴巴的,却是说不出话来。

    所以想要尽快料理了此事的毛正梁,其脸色也就不禁变得越发阴沉。

    因而他索性便不由撂下了碗筷,从座位上站起了身。

    “行了,本帅如今也懒得和你们说那些弯弯绕绕的话了。今日便与你们言明,之所以宴请你们,就是想要让你们这些个家产丰厚的富户人家出钱出力,协助官府一同度过这个难关。

    而至于为何要这么做?诸位,尔等却要记得一句话,‘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你们都是聪明人,这其中的道理,自是无需本帅多言。不说别的,就单想想曾在山东的那些寺庙僧侣。想想他们曾经的辉煌和如今的模样。”

    说着,拍了拍其中两人的肩膀。毛正梁却也就不由俯在他们的身旁,对这两个身体都僵直了的人道:“人要懂得感恩,要想的明白。别总以为,自己口袋的东西就是自己应得的。”

    言罢,重重的又在这二人的肩膀上拍了拍,毛正梁便也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处房间。

    “哦,对了。蝗虫这东西不错,高蛋白,都吃了,别浪费!”

    生杀予夺之权皆在他手,这些如若肥猪般的富户们又能如何。

    从一开始他们就注定了会是这样的下场。不过可笑,这群蠢货却是迟迟认识不到这点。还天真的以为他们真的有和毛正梁讨价还价的余地。

    却是不知,毛正梁今日将他们召集来,为的不过就是看看之中是否有识时务的俊杰,可以拔擢一用。

    可如今,毛正梁失望之下。早已和毛正梁他商量好的赵泽溪,此番却也少不了要让这些人扒层皮了。

    所以等到翌日清早,大批的粮食便也就从这些富户们的庄园中,车载斗量的运往了益都粮仓。

    短短三日功夫,益都粮仓中便就多出了近十万石米粮。

    但在如今时候,暗中一直关心着自家儿子所作所为的山东平章毛贵,却是顾不得挂念益都之事了。

    因为就在近日,河南方面终于是送来了加急战报。

    “李察罕发秦晋诸军三十余万,西犯汜水,兵锋直抵汴梁。大军铺天盖地,短短一日功夫,汜水重镇竟就宣告沦陷。

    如此雷厉风行,却也不禁致使接下来的荥阳及管城守军,皆不占而逃。

    在如今时候,李察罕的主力兵马以逼近中牟,其偏师兵马也以逼近延津渡口。这样一西一北两路大军,已随时准备将我朝都城团团包围。”

    说到这,毛贵也就不禁叹了口气,“诸君,十万火急啊。刘丞相和陛下,如今也都向我发了求援信和诏书。

    所以在此时,还望诸君能够广献谋略,助我一臂之力!”

    看着堂下被自己依仗为左膀右臂的韩熙、姬宗周和陈猱头等。作为主公的毛贵,最终还是这般道了声。

    毕竟在如今时候,作为领导者和决策者的他,必须要做到博采众长。如此,才好集众人之力,携手渡过这个难关。

    否则这一步走错,山东恐将就有灭顶之灾。

    因而也就在毛贵他言罢后,主持山东民政的姬宗周也就不由主动站了起来,义正言辞道:“主公,我山东与陛下之河南,二者之间,可谓唇亡齿寒。

    李察罕此番若陷汴梁,那不难料想,其人之下一步就必是我山东无疑。如此,仅凭我山东一地,又如何阻挡元蒙举江山半壁之力?

    所以臣私以为,此番一战,我山东不得不援!”

    一番话到着实是有理有据。

    故而在听到这样一番话后,毛贵便也就点了点,道:“为人臣者,出兵救主自是分内应当。不过此番李察罕大发精锐三十万,我山东又该出兵几何?”

    “这……”

    姬宗周暂时无言以对了,却是毛贵这问题一下就问道点上了。

    却是在如今时候,毛贵治下满打满算也才不过就十五万人。单以兵力论,甚至都还不足李察罕的一半。

    这样一比较,援军自然是多多益善。

    可话又说回来,到底屁股决定脑袋。既然做到了这个座位,毛贵他自就不可能全无私心。

    让他抛家舍业的掏出全部家底前往河南救援,那显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毕竟山东也不是没外敌,且不说元大都便尚有兵马数万。就单说如今盘踞在山西之地的另一大将孛罗帖木儿吧,此人便就手握精锐十数万。对山东这块肥肉,那也算是虎视眈眈。

    如此,毛贵自不可能做那种“倾囊相授”的事情。

    而这也才是麻烦的地方。

    因为这一战,山东这边必须要支援,而且还不能支援太少。

    否则没了韩林儿这个吸引火力的靶子,毛贵日后恐将是独木难支。

看过《元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