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断九州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求输
    “不关心”的蕴意显然远远少于“不知道”,严微没敢轻做判断,但是听到寇道孤的冷笑之后,他确信徐础真的要输。

    “不关心?他只说了这三个字?”寇道孤问。

    “就这三个字。”

    寇道孤慢慢皱起眉头,“难道我看走眼了?如此说来,连第一句‘不知道’也是凑巧,并无深意,全是我想多了?”

    冯菊娘虽然早已心服口服,还是忍不住要替徐础说话,“应该是寇先生想得太少了,‘不关心’者,不关乎心也,徐公子的意思是……是说天下不在心内,而在心外,谁可救、谁不可救……不能由他决定,要……走一步算一步吧。”

    冯菊娘越说越没底气。

    寇道孤甚至不屑于给一声冷笑,扭头向严微道:“他在做什么?”

    严微看一眼济北王世子,不知该怎么说。

    张释虞笑道:“我知道郡主在那边,他二人本是夫妻,能让你看到,也能让说得。”

    严微拱手行礼,然后道:“徐公子与郡主在席上掷骰子,不知在赌些什么,徐公子似乎输多赢少。”

    张释虞笑得有些尴尬,有他在场,众书生没有显露出明显的鄙夷,都是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情。

    冯菊娘尤为吃惊,“徐公子掷骰子?而且是和郡主?他真是……聪明。”冯菊娘突然想是自己将郡主“骗”过去的,徐础此举至少给她圆谎了。

    寇道孤又发出一声冷笑,“果然聪明。”

    严微又跟不上了,对此已习以为常,上前拱手道:“弟子仍不明其意,请先生指教。”

    “没什么可指教的,你再去传第三个问题,这场论辩就该结束了。”

    严微不敢多问,“是,请先生说。”

    “名之与实,孰先孰后?孰重孰轻?”

    严微退去,冯菊娘马上道:“为什么你提过三个问题之后,论辩就该结束?礼尚往来,徐公子至少也得向你提三个问题吧?”

    “他不会提。”寇道孤肯定地说,好像早就与徐础商量好了。

    “徐公子提不提我不知道,别人可以提吗?比如说我。”冯菊娘笑了笑。

    “你要将我提出的三个问题,再抛给我?”

    还没开口就被猜出底细,冯菊娘除了佩服,还有一些羞恼,“我偏不提那三个问题,我要问……”

    冯菊娘搜肠刮肚,发现回答难,提问更难,她面对的是寇道孤,周围全是知名的读书人,说错一个字都会惹来嘲笑,若是提出的问题太简单,更会丢失颜面。

    想来想去,冯菊娘决定还是老实些,“你先回答自己的三个问题吧,答好了再说。”

    “嘿。”寇道孤看向众书生,见他们也都感兴趣,这才回道:“道可见否?可知否?徐础回‘不知道’,差强人意,不如‘且问道’冷暖自知,问人不如问己,问己即是问道。”

    众书生懂与不懂,纷纷点头称赞,冯菊娘有些茫然,“我更喜欢徐公子的‘不知道’,你接着答。”

    “天下人人该救?有人该救、有人不该救?徐础答‘不关心’,这是无赖之词,毫无意义,但是与他玩耍之举名实相符,颇有可玩味之处。若是我,则答‘我亦为天下人’。”

    冯菊娘这回明白得快,“救人就是救己?救己就是救人?”

    “随你理解。”

    冯菊娘笑道:“这个我明白,与相士的手段一样,答案必须模棱两可,让对方怎么想都行,怎么想都觉得准。”

    寇道孤冷笑道:“你见到金子发光,就以为发光的都是金子吗?”

    冯菊娘也冷笑,却找不出合适的话反击。

    寇道孤望着正往回走的严微,继续道:“名之与实,孰先孰后?孰重孰轻?”这是他自己提出的问题,重复一遍之后却摇摇头,似乎觉得这个问题不好,有失水准,“我不答。”

    冯菊娘也看一眼正走来的严微,笑道:“你担心自己的答案不如徐公子精彩?所以要等一会再说,踩在别人身上,自然要更高一些。”

    寇道孤笑而不语。

    之前曾与寇道孤争执的沈老先生,这时早已改弦易张,愿为寇先生说话,“冯夫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寇先生的‘我不答’,便是答案:名实本为一体,若分先后、轻重,便有偏差,一有偏差,则名实俱废。”

    冯菊娘微皱眉,“论辩之术学到最后,都要这样说话吗?我不学了。”

    沈老先生摇头,“你的确不该学,论辩本是小术,若无问道之心,学之有害无益,徒费口舌而已。”

    “你这么一说,我反而要学。我自己的口舌,不用更浪费。”冯菊娘不自觉地露出媚笑,“可我需要一位好师父,寇先生收女弟子吗?”

    一半书生嗤之以鼻,一半书生心神摇荡,寇道孤却像没听到一样,将“我不答”三字化为了行动。

    严微赶到,什么也不说,径到寇道孤身前,伸出双臂,左手托着右手,右手心里放着一枚骰子。

    冯菊娘笑道:“徐公子答对了,寇先生回以‘我不答’,着了痕迹,徐公子一字不答,送你一枚骰子,才是真正的‘我不答’。”

    寇道孤起身,拈起骰子看了一会,随即冷哼一声,“徐础输了。”

    众书生,尤其是范门弟子无不大喜,只有冯菊娘还不服气,“都是‘我不答,’徐公子答得还更好一些,怎么就输了?”

    冠道孤扔掉骰子,“名实本为一体,徐础却要求实,他送来骰子,是说自己愿赌一场。”

    “我觉得你是瞎猜的,一粒骰子,能看出徐公子的意思?”

    一直不开口的严微道:“这正是徐公子的意思,他亲口所说,但不准我提前泄露,他说‘名之与实,我宁求实’。”

    冯菊娘哑口无言。

    安重迁欢呼一声,对寇道孤仅剩的一点不满也消失得干干净净,“寇师兄大获全胜,徐础该让出思过谷了吧?以后不准他再自称范门正统!”

    曾败给徐础的于瞻更是心情舒畅,“寇先生可算给咱们出了这口恶气,徐础再不会以为范门无人。”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称赞。

    张释虞轻叹一声,寇道孤侃侃而谈的时候,他不在这边,而且对玄理向来不感兴趣,因此没被说服,仍觉得此人讨厌,希望徐础能赢。

    严微松了口气,寇道孤之胜,至少证明自己没拜错人,“我这就去请徐公子搬家。”

    “我跟你一同去。”于瞻手舞足蹈,又恢复从前的性格。

    范门弟子都要去,连几名老先生也想看看“吴王”的脸色,准备跟随。

    冯菊娘大声道:“你们不能撵走徐公子……是他安葬范先生,总有一点苦劳吧?”

    张释虞道:“徐公子可以在附近另选居所,房屋、饮食都由邺城负担。”

    冯菊娘无话可说,而且她也拦不住,那些人早已走开,张释虞关心妹妹,也追上去。

    很快,坟前只剩寇道孤与冯菊娘两人。

    “你赢了,不去拜访一下输家?”冯菊娘有些酸意。

    “我更希望自己能输。”

    “呵呵,这话有点言不由衷吧?”

    “我自己改名‘道孤’,一路行来,至今没有同行之人,我若输了,至少证明世上还有我的同类。可惜,真是可惜。”

    “你真是……像你这么狂傲的人,一个就够了,怎么可能有同类?”

    寇道孤长叹一声,“称王而退位,我原以为徐础或有不同,结果也是俗人一个。”

    冯菊娘不知自己怎么想的,突然道:“我能做你的同行之人吗?”

    寇道孤看过来,没有回答。

    冯菊娘又露出一丝媚笑,对她来说,这要轻松得多,既然辩不过对方,她觉得老办法没准有用。

    寇道孤冷笑一声,指着泥土里的骰子,“你与它才是同类。”

    “寇先生太自满了些,我不信你一辈子只问道,永远不通人情,更不相信你对我一无所感除非你不是真男人。”

    寇道孤盯着冯菊娘,就像那些主动迎向危险的人一样,视此为对自己的一次考验,“冯夫人天姿国色。”

    冯菊娘微微一笑,本能地猜出对方喜欢哪一类女子,所以没有垂目以显娇羞,反而迎视寇道孤的目光,毫不退让,“冠先生见过多少女人?”

    “不多,不算道路所见,三十出头。”

    “那你怎知我是天姿国色,比别人更美?”

    “见微知著,我刚才正在论道,诸生听得入神,或有一两人能被引入门,你一出现,诸生心散,令我前功尽弃,连那一两人也失去了,因此知你必有过人之绝色。”

    冯菊娘笑道:“能得寇先生如此赞赏,我怕是第一人吧?”

    “你当这是赞赏?”寇道孤微微皱眉,“便是色绝天下,于求道无益,反生杂念,算不得好处。”

    “话在寇先生,体悟在我,我觉得是赞赏,这就够了。”冯菊娘已能习惯寇道孤的说话方式,“怎样,我能与你同行吗?”

    寇道孤摇头,“你我或许同向,但是中间隔山阻河,走不到一块去,甚至彼此望不见。”

    冯菊娘哼了一声,正要再说,严微等人从远处跑来,到了近前,严微拱手道:“徐础拒绝搬出,仍自称范门正统,他要我们来问寇先生,说只有你是明白人。”

    入谷以来,寇道孤第一次微微点头,似有赞赏之意,“虽非同行之人,至少可以远远地打声招呼。徐础有点本事,思过谷的确归他,以后你们留在他身边,向他请教吧。”

    众人无不大惊。

看过《谋断九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