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刑纪 >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唯有苍起
    感谢我又来肛曳光的捧场与月票支持!

    ………………

    石亭中。

    无咎背着双手,举目远眺。

    而他的旁边,还站着两道虚幻的身影。一个是老者模样的钟玄子,一个是赤着上身的钟尺。许是数千年来,祖孙俩首次重返人间,看那青山碧水,吹着煦煦和风,不禁心神恍惚而一时百感交集。

    “呵呵,这便是原界……”

    “山秀水美,灵气浓郁,堪比仙境,恍如神洲……”

    无咎离开了魔剑天地之后,临时起意,将钟家的祖孙俩,带到了山顶的石亭中。这两位神洲万灵山的前辈,从未见过神州以外的天地。如今来到卢洲原界,理当让二人见识一番。

    “嗯,这便是卢洲原界,有天地禁制阻隔,与封禁的神洲相仿,而彼此又大不相同!”

    无咎如此分说。

    钟玄子与钟尺,尽情张望,欣然不已,好奇问道——

    “小岛僻静,人烟稀少……”

    “岛上的那群巨汉,仅有筑基修为,而神态举止,非同寻常,是何来历……”

    “此地虽好,终非故土……”

    “无咎,何时返回神洲,是否缺少帮手……”

    “我二人有心助你一臂之力,却要重塑肉身,方能行动自如……”

    无咎任凭祖孙俩接连发问,不慌不忙笑答——

    “此乃微澜湖的古遗岛,为家族所有,故而人烟稀少。那群汉子,皆丈二身高,称之为巨汉,一点也不为过,却并非外人,乃是我的十二银甲卫。还有韦尚与吴昊,哦,如今他是吴管事,也是我的兄弟。至于何时返回神洲,来日再说。而两位重塑肉身,我必将全力相助!”

    “韦尚,十二银甲卫?久闻大名啊……”

    “而我与师祖这般模样,不便相见……”

    祖孙俩依旧是感慨不已。

    “嗯,倒也无妨!”

    无咎挥手打出禁制,封住山顶,以免有人打扰,然后坐在亭中,与钟玄子、钟尺继续说话。而同为神洲人氏,不免提起万灵山,以及神洲九国,更添几分思乡之情。

    “我开创万灵山之时,正当神洲仙门兴盛之际。彼时,神洲尚未封禁,九国道友随意往来,并有立志高远者前往海外寻觅机缘。奈何本人修至地仙圆满,闭关不成,毁了肉身,又不甘成为鬼修,便躲入万灵谷而期待机缘。唉,已是万年前的往事……”

    “师祖与师父先后道陨之后,神洲遭致封禁,仙门大乱,相互攻伐。当时古剑门的苍起,乃神洲仙门首屈一指的人物。他试图打破封界,却落得个魂飞魄散。我心灰意懒之下,也在混战中遭致重创,眼看着仙道无望,被迫躲入万灵谷的秘境之中……”

    钟玄子与钟尺,叙说起当年的是是非非,有缅怀、追忆,也有伤痛与感悟。

    而无咎则是拿出酒壶,借着往事下酒。

    “想不到啊,神洲已被封禁了数千年之久。如今的神洲仙门,便是修至人仙者,也寥寥无几……”

    “神洲结界,不仅封禁了天地,也阻断了机缘,是牢笼枷锁,也是无尽的屈辱。唯有苍起者,愤然抗争,奈何后继无人,神洲终将没落……”

    往事,总是不堪回首。

    回味着曾经的岁月,便是入口的美酒也变得苦涩。

    “唯有苍起?你我不是也走出了神洲?倘若论起渊源,我也算是苍起前辈的传人。正是他的九星神剑,帮我踏上仙道。我当继承他的遗志,还神洲一个朗朗乾坤!”

    “所言甚是,这世间并非只有一个苍起。你我三人,来自神洲,终将返回,打破结界……”

    “两位前辈,我想多问一句。神洲的九国仙门,曾互有往来,而西周的玉山仙门,缘何灭亡呢?”

    “玉山仙门没了?玉山的开山祖师,名为姬法,修为通玄,称之为九国至尊也不为过……”

    “师祖有所不知,神洲封禁的千年之前,那位前辈或是闭关道陨,或是外出未归,从此下落不明。玉山仙门因而败落,随后又是数千年,即使最终灭亡,亦在常理之中……”

    “无咎,为何提起此事,与今日何干?”

    “好奇而已……”

    山顶的石亭中,三人畅谈古今。

    之所以提起神洲的玉山仙门,纯属无咎的一时好奇。因为他当年途经玉山,看到仙门的废墟,忽而发觉那废墟中的石刻,似乎藏着某种莫名的隐秘。既然身边有两位同时代的神洲前辈,自然要询问一二。谁料玉山仙门败落的缘由,依然扑朔迷离。而那遥远的一切,与今日又有何关系呢……

    湖边的草地上,广山与兄弟们捕鱼烧烤。远处的湖面上,几只白鹭掠水而去。

    山顶的石亭中,三人说了半晌的话,感慨着岁月的匆匆,担忧着未知的前途。

    黄昏时分,钟玄子与钟尺返回魔剑天地。对于祖孙二人来说,那昏暗的所在,虽也枯寂寒冷、与世隔绝,却也能够让人忘却时光荏苒,忘却千百年来的恩怨情仇。

    当夜色降临,无咎撤去禁制,抓出两坛酒。韦尚走到亭中,与他举酒对饮。酒坛见底,两人相对无语,各自静坐,看那漫天繁星闪烁……

    翌日。

    清晨。

    湖面上飞来一只大鸟。

    没错,就是一只鸟,双翅挥展,足有十余丈大小。而如此庞然大物,掠过湖面飞来,竟波澜不惊,唯青雾蒸腾而煞是神异。随其悬在半空,从中现出卫令的身影。

    “公孙老弟,是否收拾妥当,依照约定,该是动身的日子了……”

    无咎与韦尚,走出石亭。

    广山与兄弟们,也纷纷出现在庭院之中。

    依照约定,公孙先生要带着他的子弟,跟随卫令,响应南阳界家族的征召,参与围剿鬼妖二族。

    浅而易见,今日到了动身的时辰。

    无咎举手应声——

    “此去路途遥远,卫兄多多关照!”

    “呵呵,我还要仰仗老弟呢,请各位踏上青鹏,就此乘风万里……”

    无咎与韦尚换了个眼色,抬脚离开山顶。当他与公西子师徒擦肩而过,广山与兄弟们犹在仰望,随他抬手一挥,众人纷纷踏空而起,转瞬落在大鸟的背上。

    所谓的青鹏,显然为法力幻化而成,却也栩栩如生,宽大的后背驮着十余人不在话下。

    “启程……”

    “慢着……”

    卫令正要打出法诀,被无咎阻拦。

    与此同时,一位老者越过湖面飞来,然后落在大鸟的后背上,低头致歉道:“晚来一步,恕罪……”

    “吴管事,且坐稳了!”

    “嗯……”

    吴昊依旧是低着头,沉默寡言的模样。

    卫令并未在意,于大鸟的脖颈处坐下,随其法诀掐动,顿时青雾翻腾而风声隐隐。

    无咎则是回首丢下深深的一瞥,这才盘膝而坐。

    他走过的地方,不计其数。便如这微澜湖、古遗岛,也不过是途中的风景罢了。而数十年间,便这么行色匆匆……

    不过,有的人走了,有的人却留了下来。

    当大鸟远去,又有三道人影掠过湖面而来,竟是公西子与伯丘、牟道。师徒三人落在小岛之上,相视一笑。

    “师父,即日起,你我便是古遗岛的主人?”

    “当然!”

    “公孙先生若是返回……”

    “呵呵,他回不来了……”

    所乘的大鸟与云舟相仿,去势极快。

    卫令驾驭着大鸟,或青鹏,不忘拿出一把纳物戒子,扔向在场的众人,分说道:“诸位虽然没有拜入卫家,却也不能慢待。每人特制了两身衣衫,另加百块五色石,聊表心意!此去有功,再行赏赐……”

    卫家,一贯的阔绰。

    广山与兄弟们欣然接受,一个个忙着更衣。同样的青色丝质长衫,却也宽大合体。

    韦尚与吴昊稍作迟疑,跟着换了衣衫。

    “韦兄,古羌家的高手何在?”

    “哦,就在前方,看那火鸾……”

    卫令抬手一指,青鹏的去势渐缓。

    随即青雾消散,远近神识无碍。

    果不其然,前方的半空之中,另有一只火红的大鸟盘旋,应该也是一件飞行的法器,与青鹏的大小相仿,后背上驮着十余道人影。

    转瞬之间,双方接近。

    卫令站起身来,遥遥拱手——

    “羌兄,劳烦等候!”

    百余丈外,有人应声——

    “你卫家倒是人多势众啊……”

    “岂能与羌家相提并论,且容我引荐一二,此乃公孙先生,与他族中的子弟……”

    无咎长身而起,又暗暗踩了踩脚下。大鸟的后背,如同玉石般的坚硬,驮着十多人悬在半空,竟也稳稳当当。他装模作样的拱了拱手,道:“羌夷道友,虞山道友,幸会啊,还有姜趼子?腿伤痊愈了,恭喜……”

    古羌家的火鸾上,不仅有羌夷、虞山,还有被他打断双腿的姜趼子,与另外一位飞仙高人,以及十位地仙弟子。

    羌夷顿时神色不快,敷衍道:“有我家的疗伤仙丹,姜兄弟的些许伤势,不足挂齿。这是阜全兄弟……”

    姜趼子与阜全,则是脸色阴沉。

    韦尚也跟着起身,报上道号。

    如此见面寒暄,算是双方结成同行的伙伴。至于能否化解各自心头的恩怨,眼下不得而知。

    “时辰不早了,动身吧……”

    “羌兄先行,卫家随后……”

    羌夷摆了摆手,驾驭火红色的大鸟,带着族人弟子,奔着远方飞去。

    卫家的青鹏,也随即云雾笼罩而风驰电掣。

    无咎撩起衣摆坐下,正要琢磨所乘法器的不同之处,又不禁回头一瞥,却见身旁的吴昊犹自神不守舍。他暗暗诧异,传音问道——

    “咦,怎么了?”

    “她……她也来了……”

    “谁……”

    “唉……”

看过《天刑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