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通神 > 第二十一章 杀戮
    一刹那,陈宗感觉自己双剑布下的重重防御被击溃,继而二阶伪灵器的防护力量也被击溃,最后是护体真力被击溃,几道强横的攻击直接落在身躯上。

    也幸好紧急之际,将玄玉金骨功第一重和第二重催发到极致,形成了第四重防护,最大程度的削弱那几道攻击,饶是如此,陈宗也受了不轻的伤,内伤外伤都有。

    但值得高兴的是,冒着如此危险,总算是冲入了那一扇门。

    千年树心的力量迅速的弥漫开去,清凉之气环绕全身,迅速的减轻伤势所带来的疼痛,并且配合着体魄的自愈能力,将一身内伤和外伤迅速痊愈。

    不多时,那相当重的伤势迅速恢复过来。

    强横的体魄和千年树心的惊人治愈效果,陈宗才敢如此冒险,机遇险中求。

    除了陈宗之外,并没有第二人进入这里,他们还在争斗,而门却已经闭合。

    几十平大小的墓室由暗灰色的石头砌成,右边的墙壁上有古铜铸就的弯钩般的灯盏,上面点燃着拇指大小的青色灯火,淡青色的火光弥漫开去,映照在四周,平添了几分幽深阴寒。

    左边,则放着一具古铜棺材,在青色的灯火下,愈发显得幽深,四周静谧一片,死寂沉沉,更骇人。

    正前方,则是一条长廊,尽头处漆黑一片,也不知道会通往哪里。

    整个墓室给陈宗的感觉就是死寂、幽暗、阴森,足以让胆子较小的人吓得不敢动弹。

    艺高人胆大,精神意志一次次的磨砺,陈宗倒是不惧,但也没有轻视,保持着高度警惕,目光来回扫过后,最终落在那古铜棺材上。

    古铜棺材的盖闭合,不知道里面会是什么东西。

    宝物?

    或者尸体?

    稍微思考,陈宗便出剑以巧劲发力,一剑扫在古铜棺材的盖子上,沉重无比的盖子在陈宗的剑下被掀开飞起。

    一股黑色气息如烟雾般的弥漫,伴随着腐朽的令人作呕的味道。

    借助幽幽火光,凭着锐利的双眸看去,便看到棺材内躺着一具衣着残破的干尸,仿佛嗅到了生人的味道,那干尸的凝滞不动而浑浊的眼珠蓦然一颤,绽射出冰冷骇人的光芒,旋即发出猛兽般惊心动魄的吼叫,在墓室之中回荡不休。

    蓦然,干尸不见作势,便如弹簧似的从棺材内弹起,似离弦之箭般的飞扑向陈宗,双手十指张开,枯瘦的十指犹如精钢一般,仿佛鬼爪似的带着森森阴寒逼近,伴随着浓郁的腐朽气息冲击,欲将陈宗撕裂。

    长剑出鞘,剑光破空,如击败革声响起,干尸倒飞而出,枯瘦干瘪却坚硬至极的身躯冲撞在墓室墙壁上,发出沉闷巨响。

    陈宗眉头微微一皱,只见干尸被长剑斩击之处,衣袍更破,露出了青灰色的皮肤,如同老牛皮一样的坚韧,那一剑竟然只是将之稍微劈开而已。

    这种身体强度,太惊人了。

    身形一落地,双足一弹,以更快的速度飞扑而至,如闪电掠过。

    剑光再次闪耀,干尸再次倒飞而出,比上次更快,猛力撞击在坚硬的墙壁上,令得那墙壁发出一声咔嚓,似乎稍微破碎。

    强力的冲击,令得干尸整个贴在墙壁上,足足几个呼吸时间,干尸方才挣脱,悍不畏死的又一次飞扑向陈宗,伴随着一阵阵让人心慌意乱的吼叫,一股腥臭从张开的嘴巴里喷涌而出。

    十成功力!

    纵横剑法第三十二式!

    斩!

    干尸那干枯的如同骷髅头般的脑袋直接飞起,身躯也被斩退,又一次轰击在墙壁上,四肢抽动了几下,落地后蜷缩,一动不动了。

    终于死了,陈宗却没有半分轻松的感觉,竟然要十成功力催动第三十二式纵横剑法才能够将之斩杀,差几分则难以做到,说明这干尸的实力很可怕。

    一具还好,如果是几具的话,那压力就大了,如果是超过十具,陈宗就必须逃命了。

    抛开杂念,既来之则全力以赴之,陈宗出现在古铜棺材边往里面看去,看看是不是有其他的东西,但空无一物。

    随后又用双剑挑了挑干尸的尸身,也没有发现什么有用之处,便迈开脚步迅速往前走去。

    “死来!”一声暴喝,狂暴的拳狠狠轰击在干瘪枯瘦带着腐朽气息的身躯上,直接将之击退,仿佛陨石般的轰击在墙壁上,可怕的力量冲击,令得那干尸四肢摊开,如同一幅画似的挂在墙壁上,一时间无法动弹。

    另外一边的两具干尸却同时从左右两边杀至,如太古猛兽般的迅疾凶暴,悍不畏死。

    轰轰,又是两拳连续轰击而出,那两具干尸也如第一具似的冲击在墙壁上,而后滑落。

    这是古山宗的弟子,擅长拳法,如山岳般雄浑霸道。

    但这个古山宗弟子却没有半分喜悦,而是脸色铁青的模样,因为他的手臂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抓了一道伤痕,很小很小的伤痕,放在平时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凭着自身的体魄便能够在短时间内痊愈。

    但现在,一丝丝麻痒的感觉却从小小的伤口处弥漫开去,伴随着丝丝的刺疼感,渗出的血液不是红色,而是带着点点污浊灰色发脓的样子,还散发出一阵阵浓烈的腥臭。

    尸毒!

    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干尸的利爪擦及,中了尸毒。

    运转功法催动一身强横厚重的力量,随之手臂的肌肉也蠕动之间压迫而去,要将伤口处的尸毒排挤出去,一点点的挤压而出,如果多给他一点时间,完全可以做到。

    但问题是,那三具干尸落地之后摇晃着站起来,迅速恢复,再次从不同的三个飞扑而来,打断了古山宗弟子的动作。

    连番激战下,手臂上的尸毒也随之迅速扩散开去,整条手臂开始发麻,难以发挥出多少力量来,头脑开始感觉到眩晕,眼前出现了重影。

    干尸被轰杀了一具,支离破碎死亡,另外两具干尸也受创,但在古山宗弟子身上留下的伤痕更多,促使尸毒更进一步的扩散全身。

    浑身发麻,面对两具干尸已经难以作出应对,被飞扑到身上,一前一后,干尸张开了黑洞洞的嘴巴,露出尖锐如鲨鱼般的牙齿,狠狠的撕咬在古山宗弟子的身上。

    咬下一口血肉咀嚼,混合着尸毒的血液弥漫开去,灌入干尸的口中,这两具干尸顿时发出一阵阵浩荡的吼叫声,仿佛无比兴奋,疯狂的吞吃血肉。

    只是短短的几次呼吸,古山宗弟子连呼吸都没有了,浑身被撕咬吞吃了大半,连带着坚硬的骨骼也被咀嚼吃掉。

    而那两具干尸的形体也发生了急剧的变化,浑身连连颤动不已,如老牛皮般坚韧的皮肤底下,精钢似的骨骼不断颤动,发出一连窜的爆响声,响彻四周,随之拉伸,干尸的身躯似乎因此而变得更高大似的。

    紧接着,干瘪的皮肤好似吹气般的迅速鼓胀,变得饱满。

    只不过是短短几十次呼吸时间,两具干尸赫然大变模样,和之前完全不同,看起来有一种血肉饱满的感觉,好像从干尸变成了人。

    但依然不是人,依然是青灰色的坚韧皮肤,依然是光秃秃的脑门,依然是浑浊布满冰冷兽性的眼眸,依然是一身腐朽的气息,只是感觉和之前相比,有了极大的变化,也变得更加强大了。

    吼吼!

    两具突变之后的干尸纷纷发出惊人的吼叫声后,浑浊而冰冷的双眸扫过四周,好似具备了一点智慧似的能做出判断,旋即纵身一跃,迅速沿着墓室的通道往前狂奔而去,风驰电掣一般。

    从这身形也能看出和之前的区别,之前还是干尸形态时,显得很僵硬,现在,却变得灵活。

    类似的一幕在各处上演着。

    进入的人不断遭遇到干尸,有的是如陈宗一般将古铜棺盖打开,有的则是干尸自己破开古铜棺盖冲了出来。

    随着干尸的吼叫声传了开去,更多分别在墓室各处的棺盖纷纷开启,一具一具的干尸从里面冲了出来,如同疯狗群似的,纷纷往着有生人气息的地方冲了过去。

    就好像鲜血滴落海中被鲨鱼嗅到了一样,成群结队的鲨鱼纷纷涌来。

    有的干尸被斩杀,但也有的武者被干尸吞吃血肉,只要吃下一块武者的血肉,干尸的形体就会发生急剧的变化,一个个变得饱满变得灵活,变得更加强大。

    “蝼蚁。”冥鸦的声音有几分沙哑,带着极致的冰冷杀机,手掌凭空一划,黑红色的刀光如一条丝线般的在空气之中迅速蔓延而过。

    三具已经完成变化的干尸以更快的速度和更灵活的身影从不同的三个方向,迅速逼近冥鸦,纷纷出手要将冥鸦杀死,却被那黑红色的刀光掠过。

    强横的身躯却无法抵御冥鸦的黑红色刀光,直接就被破开,而后斩断。

    眨眼的刹那,三具变得更加强横,足以和四星级初期战力抗衡的干尸就被切割得七零八落,死得不能再死了。

    冥鸦却仿佛碾死三只蝼蚁一般的轻松从容,身形一闪,如地狱乌鸦般的往前掠去,化为一道黑线消失不见。

    “有趣,但蝼蚁终究是蝼蚁,再怎么变化也改变不了。”龙心宸露出一抹高高在上的笑意,随后一掌拍出,直接将从面前冲来的发生了形体变化的干尸击中,直接炸散。

看过《剑道通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