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正文_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自寻死路
    莫问的心里在想什么,没有几个人能猜得到。

    刘国轩似乎明白莫问的用意,也没有马上把内心的愤怒发泄出来,郭一水的话,非常明显已经引起了许多的人的不满。

    跟着老医生一起来的中年男人摇了摇头,笑着说道:“郭先生,你的手段不可谓不高超,就在刚才,我真的差点被你给骗过去了。”

    “我没有必要骗你,我说的是一个事实,作为我来说,这个项目和我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有什么必要去骗你们呢?”郭一水浑不在意他们对自己的攻击和反驳,似乎他还是非常自信自己可以搞掉刘国轩的这个项目。

    “众所周知,有人能够从项目之中得到利益,有人是真心实意为医学事业做出贡献的,前者和后者之间孰重孰轻,诸位应该明白,当然了,国家不会因为个别人的败坏行为,而放弃医学项目的研究,我们这些医学工作者也是如此,你不可能因为鱼里有刺有可能会卡到喉咙,就永远不去碰这种食物。”中年男人的一番话说得在场众人暗自点头,十分合情合理,也让几位医学界的人士心中的不安之感消退了不少。

    “真的是这样吗?项目的价值和投入是否可以成正比,这能是一码事吗?”郭一水说到这里,顿了顿,然后继续冷笑道:“我承认,你说的话有道理,但这二者之间谁也说不清楚谁才是真正为医学事业做出贡献的人,你敢保证某人从未中饱私囊吗?”

    “郭先生,你的意思是针对我吗?在我的记忆中,你我之间并未有任何误会和仇怨,今天你为何如此针对我呢?”刘国轩终于忍不住了。

    郭一水并没有任何的怒意,依旧面带冷笑:“医学项目的巨大利润是你们所不能想象的,而刘院长,你的研究成果,可以大幅度降低医疗事故的发生,从这个角度上来讲,如果采用你的技术,那么这些医学同仁必然会降低某种错误的发生!”

    医学上当然具有极其巨大的利润,否则的话每年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宁愿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也要甘冒奇险制毒和贩毒了!毒品的存在,都和医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而刘国轩的研究项目之中,就牵扯到了神经类药物,这种药物能兴奋交感神经,松弛支气管平滑肌、收缩血管,且有曾是被制毒分子广泛采用的某种毒品合成方法,敏感的问题面前,让人一下子就谨慎到了极点。

    有钱能使鬼推磨,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只要拿到了研发技术,那么就可以获得广阔无边的利润空间,那些毒贩子们怎么可能不心动?刘国轩的这个研究,一旦被利用,后果可想而知,这也或许是郭一水今天反对刘国轩的主要原因。

    这些话都不用郭一水多说,在场的人就都已经想到了,他们都是医学界的精英人物,很多事情一点就透!

    也正因为想通了这些,这才导致了他们现在的沉默!

    之前的那位中年男人说道:“这里在座的诸位都是医学家有身份有地位的,刘院长又是华夏政府高度关注的一名老医生,郭先生,今天你间接侮辱刘院长,你不觉得有些不合适吗?即使你今天又点成就,但是也不能如此目中无人吧?”

    中年男人说的话非常的明显,刘国轩的兄弟也是华夏非常强势的一个人,刘国轩的背后还有柳天宁,何况这里是富州,郭一水在富州胡来,会有什么后果,中年男人只是想提醒郭一水,别引火烧身,至少在表面上不能让刘国轩难堪。

    中年男人的一番话,让刘国轩投去感激的目光。

    可郭一水似乎并没有听进去,充满嘲讽的笑道:“那又怎么样?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实事求是,说实话也犯法吗?难不成刘院长还敢对我动武不成?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更加说明我的猜测是正确的了。”

    郭一水可真够不要脸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他这么不要脸的,就连莫问都自叹不如了。

    中年男人怒了,他好歹也是地位颇高、有点身份的人,被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如此顶撞,就算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老医生可以忍,他却不能冷,俗话说:叔叔可以忍,婶婶不能忍。

    “华夏五千年文明,德字为先,礼让三分,如果一个人连德、礼都做不到的话,那么你这种人在医学界,为人也好不到哪去了。”

    “我是什么轮不到你来评判,我的为人也不需要你质疑,你也没有资格质疑。”郭一水完全不把中年男人放在眼中,道:“今天是刘院长请我来的,我只是就事论事,请不要把话题转移到对我的人身攻击上面。”

    这个家伙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他是怎么对着刘国轩开炮的。

    “郭先生,你还是不要再说下去了,无论你怎么说,都没法改变我的观点,也不能动摇我参与这个项目的决心。”中年男人转而对着莫问微笑着说道:“莫先生,我想,今天刘院长请你来,也是为了这个项目吧?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找个时间,坐下来好好商量一下下一步的合作,作为医学工作者,我相信,您也是非常愿意把余生之力,贡献给华夏百姓所需要的医学事业上吧?对于刘院长的这个研究项目,我可是从不怀疑的。”

    莫问刚想答话,却被郭一水打断:“等一下,诸位,如果你们听我说完接下来的话,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想了。”

    “是吗?”中年男人双手抱着胸口,冷笑道:“虽然我对你这个人并没有兴趣,可是听你这么一说,我还是起了好奇心。你尽管说吧,看看能不能动摇我的决定,还有,我这个人对没有品德的人,是非常反感的。”

    在场的众人也都想看一看,看看郭一水到底想要做什么。刘国轩的研究项目的优势显而易见,他可以改变传统治疗神经疾病的盲区,就算是那些毒贩子再猖狂,也不可能在华夏的土地上闹出什么幺蛾子的,何况现在法制健全,根本不可能让这些毒贩子胡来,这位眼高于顶的郭一水如此诋毁刘国轩,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还是那句话,面对金钱的诱惑,一切的节操和底线都可以不要。”郭一水扫视了会议室一圈,说道:“在座的都是医学界的注明医学学者,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可是你们对这些黑暗的东西又了解多少?”

    黑暗的东西?听着这个非常陌生的词语,在场的大多数都愣住了,可是中年男人却神情一凛。

    他们本来就对郭一水非常的反感,自然对郭一水的话产生了抵触,这个黑暗的东西又代表着什么?中年男人很想追根到底!

    莫问听到这些,眉毛也是扬了起来!郭一水把众人的表现尽收眼底,继续说道:“黑暗的世界,充满了黑暗和可怕,没有任何的规则可言,每一个人都有可能走错一步步入黑暗,这些势力的存在,甚至可以让一个国家都头疼,诸位想过没有,如果这个项目的研究投入没有医学价值,却给毒贩子提供了犯罪的空间,那么可以想象,后果会是什么!”

    这句话让在场的人都窒息了,紧张的情绪蔓延在每一个人脸上。

    “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个项目的研究成果被这些黑暗的势力所盯上,那么会给我们国家,甚至全世界带来怎样的灾难性后果?到那个时候,你们的努力也就彻底的白费了!”

    “西方有黑暗生物,据我所知,西方的血族已经慢慢地渗透华夏地界,还有许多我们不知道的黑暗势力已经进入我们原本晴朗的国家,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华夏政府就算是想要要支持我们的研究项目,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诸位,试想一下,这些人为什么到我们的国度来?他们难道是没有任何目的的吗?”

    郭一水的话刚说完,莫问终于忍不住开口了:“郭先生是吧?请问,你是从何处得知西方国家有黑暗生物?再请问,在华夏,至今为止,有谁受到了这些黑暗生物的伤害?你怎么能如此准确地断定,这些黑暗势力是奔着我们的研究项目来的呢?你的话缺少根据,说的太牵强了,根本不足以采信,换言之,我也可以说你是一个心怀不轨的人,甚至我可以说你今天的成就是虚的,根本不是你努力所得,你又如何证明你自己的实力?如果不能证明自己的实力,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评判他人的研究成果?又有什么权利去否定著名医生刘国轩老先生的新项目?”

    莫问的一番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叫一声好,可是,这些人并不知道,郭一水说的血族,却是莫问统领的势力,而且,堂堂血族的血皇就静静的坐在这间会议室的一角,郭一水这是寿星公上吊自寻死路。

看过《医界圣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