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正文_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傻丫头的泪水
    这一吻之下,激情四射,让司马雅琴终于尝到了接吻的滋味,也让他感受到了爱情的甜蜜。

    是的,她渴望这一天的到来,今天鼓起勇气表白,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爱情了。

    然而,莫问想着自己又多了一个女人,他也露出了一丝开心的笑容来,在遇到司马雅琴的时候,自己本来还有个调教计划的,可是现在看来,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再把这个计划继续执行下去了——司马雅琴已经主动选择了改变。

    这种改变不仅是可喜的,更是让人有些……感动。

    “你看,我一直收藏着。”司马雅琴拿过自己的包包,从里面找出来一张莫问曾经送给他的一张名片,这张名片是刘国轩那位有钱的兄弟的,本来这张名片是给林曦的,可是林曦没有收,莫问觉得对自己没有任何用处,只要关系在,何必用这张名片呢,于是乎,就转手送给了司马雅琴。

    纯金打造的名片,在华夏,恐怕没有几个人拿得出手了。

    自从得到这张名片以后,司马雅琴在躺着床上的时候,就会经常想起和莫问一起走过的点点滴滴。

    捏着这片名片端详了一阵,莫问摇头笑了笑:“如果你喜欢,我可以给你多弄几张来,还有什么金项链、金手镯啥的,你要多少我就送你多少,几吨应该没有问题。”

    几顿?哇靠,这个家伙太会开玩笑了。

    司马雅琴差点听傻了,一开口就是几顿,而且还随便送送,口气太大了。

    “蚊子哥,你难道还不知道我的心意吗?这张名片本来就不应该属于我,可是……这件东西是你送给我的,我收下了,说明了什么?我不是一个无趣的人,我看你更像一个无趣的人。”司马雅琴露出了绝美的笑容。

    今天晚上她微笑的次数恐怕比过去的一年都还要多。

    “我看你别叫司马雅琴了,叫司马笑笑好了,这样你以后还能多笑一笑。”无论司马雅琴笑多少次,莫问每一次都会被惊艳到,用“美艳不可方物”这句话来形容司马雅琴,真的是一点都不过分。

    “你起名字的水平可真不怎么样,嘻嘻……”司马雅琴把名片纸巾仔细包好,珍而重之的收进包包里。

    “蚊子哥,我知道,以我的性格,并没有多少人愿意和我交朋友,但你是一个,或许也是唯一的一个。”司马雅琴盯着莫问的眼睛,目光灼灼。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愿意和你做朋友,我只是其中的一个吧。”莫问被司马雅琴这样的灼热眼神盯着,忽然觉得内心深处有点紧张的感觉,“或许是因为他们距离你比较远,你感觉不到的缘故,当然了,现在我们不仅仅是朋友,是最亲密的伴侣,以后我们是一家人……永远都是……”

    “恩,但是我不需要感觉到,我也不想感觉到,有你这样的男朋友,我觉得就足够了。”司马雅琴很认真的说道,笑容一直洋溢在她的脸上,非常甜。

    有你就足够了,这句话很简单,却让人有些怦然心动,莫问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急促了一下,有些时候,简单的就是最真挚的,莫问难得的谦虚了一次:“我觉得我还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够好,比如照顾你们……这么久以来,我让大家受了很多委屈,还让你们为我担惊受怕。”

    司马雅琴摇了摇头:“以前你总是说,为了朋友可以两肋插刀,我在这之前虽然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却体会不到,可是,就在刚才,在刚才的那个电话中,我体会到了这种感觉,你的老管家对你这么好,还有那位叫做凯尔的人,他是你的朋友吗?这种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借你几千亿资金给你的朋友,我觉得比任何东西都要珍贵。”

    莫问感觉到自己的脸颊热了起来,司马雅琴说的对,只不过她只知道其中之一,却不知道凯尔克雷斯是莫问最忠诚的手下。

    “你为了我,可以两肋插刀。”司马雅琴说着这句话,心中再度升腾起一股叫做感动的情绪!

    在今天之前,她从来不会想到,这个男人为了自己,是不是可以做那么多危险到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其实,司马雅琴似乎有些忘了,在莫问被陷害的时候,她也同样在愤怒的时候让陈怡等人想办法全力报复那些家伙,甚至不惜赔上自己的性命去赌!可是她这么做很无力,却为莫问在默默付出。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们二人如此相像!司马雅琴看着莫问,往事从眼前一幕幕的闪过,从二人的第一次相遇,莫问的羞涩,到司马雅琴遇到麻烦,莫问相救,这一点一滴,司马雅琴都不曾忘记。

    如果没有他,或许司马雅琴已经变成了一个肮脏的身躯,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这些事情这些细节,她记的越发清晰,莫问觉得没有什么,可她却记得一清二楚,这些麻烦都依靠莫问为他解决,在司马雅琴看来,如果没有莫问,她这辈子就已经完了。

    这个看起来有些不正经的家伙,却是个热血冲霄汉的真男人,是个可以把生命托付给他的朋友。

    “蚊子哥,谢谢你。”司马雅琴看着莫问的眼睛,眼神真挚动人。

    “不用谢,谁叫你长的那么漂亮呢,遇到美女有难却袖手旁观,这可不是我的风格。”莫问似乎不太习惯这样的对话,想要让气氛更加轻松一些。

    司马雅琴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和莫问继续,她再次抿了一下嘴唇,依旧直视着对方的眼睛:“蚊子哥,你知道吗?我从小到大,都没有遇到一个愿意如此帮助我的人,奉献一切却不求回报,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想着莫问为了自己去得罪那些有身份的阔少爷,因为陈怡,莫问甚至可以得罪陈家,为了救人,他一怒之下,杀了余建,司马雅琴的眼泪再也止不住,扑簌扑簌的落下来!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对自己那么好?

    “傻丫头,哭什么?”司马雅琴虽然无声流泪,但是在莫问看来,却有种惊心动魄的感觉,看起来冰冷如霜雪、在众人眼中不苟言笑不近人情没有感情的司马雅琴,居然也会哭?莫问伸出手去,想要给司马雅琴抹掉眼泪,可是当他的手才刚刚触摸到司马雅琴的面部肌肤之时,司马雅琴忽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

    被司马雅琴的纤手抓住,莫问忽然身体一紧。

    “那么多人都在关心着我帮助着我,我不可能也不允许自己再无动于衷。”莫问的手放在司马雅琴的脸颊上,而司马雅琴的手则是盖在他的手上,她的眼神穿透了泪光,和莫问的眼睛交汇在了一起。

    “所以,我决定要改变自己,和你并肩作战,和你走这条不容易走下去的路。”司马雅琴坚定的说道。

    “你已经改变了很多,再说了,上次网络新闻的事情,多亏了你和婉儿,你们都是电子计算机的高手。”莫问的声音柔和:“这件事已经做得很好了,也帮了我不少忙。”

    “这还不够,我还要继续改变。”司马雅琴凝视着莫问的眼睛,道:“谢谢你为我做了那么多,我却为你做的那么少。”

    “我们是什么关系?说这些话岂不是太外气了?”莫问说这话的时候,做了一个让全天下的男人都羡慕嫉妒恨的举动——捏了捏司马雅琴的脸。

    对于这个举动,司马雅琴不仅没有任何的反感,反而是破涕为笑。有男朋友的感觉——真好。

    “你累吗?”莫问忽然问道。

    “不累。”司马雅琴摇了摇头,似乎他早已忘记了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事了,早就把要回去跟陈怡汇报莫问的叮嘱抛之脑后了。

    虽说是在半夜,但是经历了那么大的情绪波动,司马雅琴怎么可能有困意?

    “既然不困,我就带你去一个地方。”莫问说道。

    “好。”司马雅琴闻言,跃跃欲试,可她马上就停了下来,犹豫道:“可是……蚊子哥……小怡姐那怎么办?他还在家里等我的消息呢,我是不是先回去跟他说一声?”

    “不用,就让陈家的人着急去吧,再说了,这次的阻击,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不承认,谁也不会知道,这件事的幕后老板会是我,在大家的眼里,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医生罢了……”莫问似乎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当然了,他仿佛胸有成竹,早已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那就走吧。”司马雅琴点点头,嬉笑着说道。

    然而下一刻,却让司马雅琴惊叫一声,连忙转过脸去。

    因为,莫问没有当司马雅琴是女生,当着他的面,当场脱掉了睡袍。

    虽然说现在他们的关系已经确定下来了,可是司马雅琴毕竟是一个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小丫头,在这样的情况下把莫问看了个精光,司马雅琴怎么可能不害羞呢?虽然已经转过脸去,但是司马雅琴的心脏还是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脑海之中盘旋着莫问的身体样子,那种结实的肌肉,那若隐若现的伤疤,还有浑身散发着男人气息的身体……

    都让司马雅琴的心,假想连连……

看过《医界圣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