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正文_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痴人说梦
    一出手就是五十万的支票,这个家伙的确像一个暴发户的阔少爷。

    而地上的女孩见到五十万后,心里也多少有了一些安慰,不管做什么,也没有这么容易赚到五十万,这么一大笔钱,也算是一个补偿吧,和金华的房子比起来虽然差距很大,但是有了这五十万,这个女孩也马上停止了哭泣,拿着五十万的支票,飞快地跑出了放映厅。

    现在的这个花花公子,他一心想要赢得司马雅琴的芳心,哪里还管的了这两个女人的死活?

    看着那个忙不迭的爬起来,捂着摔疼的屁股,朝着外面跌跌撞撞而去!司马雅琴的表情仿若寒霜,身为女人,她为这种人感到悲哀。

    司马雅琴也是穷人家的孩子,她就算是再穷,也不会出卖自己身体和灵魂去赚取这种肮脏的钱财。

    “我想,我需要介绍一下我自己。”花花公子盯着司马雅琴,自认为很有风度的微笑说道:“我叫曹德旺,从金华来的,这次有幸见到小姐,真是惊为天人,不知道小姐该怎么称呼?”

    这货穿着花衬衫戴着金链子,明明脾气很暴躁,却还偏偏要装出一副文雅有风度的样子,让莫问在一旁看的真是好生无语。

    “你打扰到我看电影了,如果要继续看的话,请你坐好,不要打扰我们,如果不看,马上给我离开这里,我看到你就觉得恶心。”司马雅琴根本不买曹德旺的账,冷冷的说道。

    “看来小姐的性格比较爽直啊,这一点和我比较相像,我也是个直来直去的人,讨厌就是讨厌,喜欢就是喜欢,嘿嘿。”这个叫做曹德旺的家伙,脸皮厚的比城墙还厚,这一点让司马雅琴非常的无语,都说讨厌他了,还如此的不要脸,只听这个叫做曹德旺的家伙继续说道:“小姐,如果刚才我有冒犯了你的地方,还请你不要介意,咱们一会儿不妨去喝一杯,相逢一笑泯恩仇,你看怎么样?”

    莫问在一旁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自己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却偏偏要被对方给无视掉,这种感觉可真的不怎么好啊。

    “明明是个没文化的粗人,还在这里文绉绉的说话,什么相逢一笑泯恩仇,你丫能把这七个字全写出来吗?你能把这句话的完整意思翻译出来吗?草……猪八戒戴眼镜,装什么知识分子?”莫问说着,直接伸出一只手去,揽住了司马雅琴的纤腰——他可是要宣示主权了!他在告诉曹德旺,这个女人,是他莫问的女人,别不识趣。

    司马雅琴被莫问这么一抱,身体马上感觉到一股电流从身上流过,而莫问的手心传来司马雅琴身体平滑而平坦的感觉,没有一丝赘肉,手感可是极好的。

    莫问这一下揽腰还加了一点力气,司马雅琴直接被他揽入了怀中!司马雅琴的身体一紧,失去了重心,旋即本能的伸出手去同样揽住了莫问的腰!而在对面的曹德旺看来,这二人如此搂搂抱抱的动作,完全就是在当着自己的面公然秀恩爱了!这种感觉让他非常的难受,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无比!在金华不知道玩过多少女人,不知道抢过多少有妇之夫,如今被眼前这个男人三番两次的驳回面子,这让曹德旺非常愤怒!他盯着莫问揽在司马雅琴腰间的“咸猪手”,眼中几乎都要喷出火来!

    在他看来,司马雅琴这样的女人,怎么可以被别的男人这样搂住?一身地摊货,你配得上如此漂亮的女人吗?

    这样的女人只有自己才能享有!莫问的动作简直更加刺激了曹德旺的占有欲!莫问揽着司马雅琴的腰,优哉游哉的说道:“现在我真的很想看一看,你这个不想在富州高调的家伙会怎么办?难道你还想抢人不成?你的心里在想什么,我知道,你敢走那两个小骚货,我也知道用意,别装什么斯文人了,你再怎么装,都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生活本来是件多么简单的事情,却总会有那么多不开眼的家伙从半路跳出来,不可一世的想要从你身边带走一些东西,对于这种人,除了一拳重重的打过去,还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吗?

    “好,既然你说了,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我现在告诉你,我会怎么办。”曹德旺脸色一变,用手指了指司马雅琴,冷笑道:“她,是我的!我看上的,最后都会是我的……你这个家伙,如果不想残废,就马上给我把这位漂亮的小姐留下来……自己滚蛋。”

    说着,他高声喊道:“在门外愣着干什么?都给我滚进来!”

    他这么一嗓子,竟然也透出一股霸气来,随着曹德旺话音一落,从放映厅的外面涌进来二十几个凶悍的男人,一个个眼神凶狠的站在了曹德旺的后面,怪不得这个家伙如此猖狂,敢情还有着不少的帮手。

    “自我介绍一下。”曹德旺看了看司马雅琴,嘴角掠过一丝微笑,说道:“我是金华曹家的少爷,曹家听说过吗?川南集团听说过吗?”

    听到“曹家”“川南集团”这两个名字,司马雅琴没有任何的反应,很显然她对国内的这些家族和家族企业并不了解,并没有听说过曹德旺说的这些家族和集团公司,而莫问却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冷笑。

    今天他才把曹家以及其他家族阻击的哭爹喊娘,如今竟然又遇到了曹家的少爷,还真是冤有头债有主,这个曹家看来也是腐烂到了极点,从上到下都没有一个好东西,这些年在金华作威作福惯了,到了富州还想横着走?看来这个家伙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家族已经被人阻击到如此凄惨的地步了。

    不过也难怪,这种好色又无所事事的家伙,即使是家里着火死了人,他还在女人的怀里吃奶呢,怎么会关心自己家族发生了什么事呢?

    恐怕刚才他开出来的那五十万,那位女孩到了银行也拿不到钱了,川南集团马上倒闭了,这个家伙开出的支票自然就没有多余的钱去兑现了,想想刚才那两个女孩的下场,也太可悲了,被人玩了,拿到的却是一张无法兑现的支票。

    “被吓住了是不是?”这个家伙见到莫问和司马雅琴不说话,眼中马上闪过了一抹得意的神色。

    “被吓住个屁,曹家是个什么东西?川南集团又是哪蹦出来的孙猴子?”莫问的手依旧放在司马雅琴的纤腰上,满脸的嘲讽。

    曹德旺并不介意莫问的态度,冷冷笑道,“无知者无畏,如果你识相的话,现在就不声不响的自己离开,把这位美丽的小姐留下,否则的话,你可就是站着进来躺着出去了。”

    有二十几个手下站在身后,曹德旺的底气也是足了不少,他的话音一落,手下人便已经把放映厅的大门给关上了。

    现在电影已经开始放映,就算这里面闹出再大的乱子,外面也是别想听得到了!

    “我们不妨打个赌。”莫问的眼睛从那二十个人的身上扫过,似乎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混不介意。

    “打什么赌?”几乎已经是煮熟的鸭子了,曹德旺自然不怕他们飞掉,这个女人自己是一定要得到手的,而这个男人,一定是要半死不活才行,如果他真的把自己给得罪惨了,那么曹德旺不介意让他彻底消失。

    “我们打个赌,你手下有二十多个人,我不出手,我让他们马上倒下,如果我做不到,算我输,怎么样?”莫问说到这里,眼睛之中闪过一抹玩味的笑意,不过这丝笑意出现之后便已经旋即消失,看个电影打场架,就当是饭后甜点了,而莫问现在已经底气十足了,他暗中保护的血族手下就数不清了,这二十几个打手,他随时都可以让他们倒下,只需要一声令下就够了。

    “哈哈,你痴人说梦话吧?还是吃错药了?不出手就让他们倒下?我看你是病的不轻,应该去看看医生了?”曹德旺并没有把这个赌注放在心上,在他看来,莫问怎么可能做得到这种无稽之谈的赌注呢?在这个放映厅里,只有他的手下和莫问、司马雅琴,难不成莫问不出手,让这位漂亮的女孩出手不成?

    所以曹德旺笑了,他笑莫问简直就是说疯话,可是他根本不知道,他接下来会死的很惨。

    就算是莫问出手,二十几个人比一个人,如果这还打不赢的话,那么整个曹家的人都可以去死了!

    “如果你输了呢?赌注是什么?如果没有一点彩头,那赌注就变得没有任何意思了……你说呢,那个什么曹家少爷……”莫问伸出小拇指抠了抠鼻子,似乎对即将到来的战斗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好,我到时候看你会不会哭爹喊娘!”曹德旺稳操胜券的样子,嘿嘿一笑,然后便把目光锁定在了司马雅琴的身上,如此极品的美人儿,他是一定要拥有才能甘心!眼睛盯着司马雅琴,曹德旺的手却指向了身侧:“你们一起上!”

    “等等,先说清楚,赌什么?”莫问用手一挥,淡淡地笑道。

    “你说了算……”曹德旺这个时候觉得自己是稳赢的,莫问想赢,简直是无稽之谈,更是一句疯话,怎么可能会做到不出手就赢他二十几个手下呢?所以无论莫问提出什么样的赌注,他都会毫不犹豫答应下来。

    “爽快,那好……既然曹少如此爽快,那我就不客气了!”莫问知道这个家伙上当了,马上笑着说道:“我输了,我们两个任由你处置,绝无怨言,如果你输了,我要你的四肢……还有男人象征之物……”

看过《医界圣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