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正文_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咎由自取
    曹国舅在被砍掉手臂后,当场被血族人啃成了骷髅头,血液纷飞!放映厅里就像是飘了一场血雨!感受着那些溅在脸上的血肉碎末,董奇闭上了眼睛!

    “今天这里的人,都要付出了代价,都给我全部杀……我和我的女人先走了。 ”说着,莫问拉着司马雅琴便朝放映厅的大门而去,上空的黑布随即快速包围下方的曹家手下,其中几个黑衣人紧紧跟随!

    在这过程中,司马雅琴连睁开眼看一下的兴趣都没有!只是,在即将出门的时候,莫问忽然停下来,转过脸来,说道:“蠢老头,富州不是你想染指就能染指的地方,我会告诉曹家的老爷子,如果再继续纠缠下去,恐怕整个曹家都会覆灭!”

    莫问已经离开了半个小时,这个放映厅里的所有曹家的手下,都变成了一堆血肉,放映厅的地面染红了!

    在回去的路上,莫问并没有多说关于自己身份的事情,司马雅琴也并没有多问,经过她这段时间的了解,对莫问的情况也算掌握的差不多了,再加上今天晚上的突发情况,司马雅琴也彻底的确定了身边男人的身份,不得不说,在知晓了对方的身份之后,一贯波澜不惊的司马雅琴竟然有些隐隐的激动。

    这个男人在今天晚上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让司马雅琴的心中涌出了一股难言的异样情绪,想到他之前在自己额头上蜻蜓点水的轻轻一吻,司马雅琴这个情动初开的小丫头觉得很安心。

    在出了放映厅之后,刚才陪在莫问身边的黑衣人便已经立即消失。

    只要莫问安全,他们就会隐藏在黑暗之中,只要莫问遇到麻烦和危险,这些人就会在第一时间出现。

    看着走在身边的司马雅琴,莫问玩味一笑,想到了之前的手感,一时间有些手痒,手起掌落,啪的一声,打在了司马雅琴短裙包裹之下的臀部上!

    “啊!”司马雅琴一声惊叫,捂着臀部连忙闪开了几步,脸上荡漾开微微的红晕,却没有再看莫问一眼,看着司马雅琴的极致美态,莫问哈哈大笑。

    司马雅琴多么希望今天晚上的路没有尽头,可是当她站在医院门口的时候,还是迟疑了一下,停住了脚步。

    “都快天亮了,不进去和我一起休息一下吗?”莫问问道。

    “这……”司马雅琴似乎很踌躇,按照一般年轻人的逻辑,是不是在简单的暧昧之后,就该回到家里或者酒店滚床单了?现在这样做,是不是太早了些?自己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莫问根本就没猜透司马雅琴在想些什么,他看到对方似乎有些不大正常,疑惑的说道:“是我刚才把你打疼了?”

    “不是。”司马雅琴的脸庞微红,避开莫问的目光:“我先回家吧,你早点休息吧。”

    说完,她也不要莫问相送,快走几步拉开车门,司机王远还趴在方向盘上睡的正香呢。

    “真是个有趣的姑娘。”看着司马雅琴的背影,想着她今晚无惧生死和自己共同进退的样子,莫问轻轻一笑,然后转身走进了医院。

    …………

    回到医院,莫问看到那些等待已久的各大家族老爷子在病房外面等候,他耍了一个小心眼,让刘国轩在其他地方给他开了一个病房,躲开了……

    莫问简单的睡了两个小时之后,便已经是阳光普照了。

    在阳光之下行走的人们,似乎根本不知道,在两个小时之前,富州的某间电影院中差点发生了大规模的死伤事件,等警察到来的时候,却只发现了血迹,并没有发现一具尸体,而处理这里现场情况的人,就是赵川亲自负责,他没有继续追查,只是叫来了消防队员,用水枪冲洗了放映厅的血迹后,就带着所有的警察离开了。

    而此时的莫问,在医院洗完澡,正擦着头发,陈怡便已经来敲门了。

    “蚊子,一起去吃早饭吧。”这是医学交流会的最后一天了,也是阻击行动的第二天,昨晚司马雅琴是没有回去,而今天一大早陈怡就来了,这说明了什么?

    “好啊……”莫问和陈怡的关系,已经到了非常亲密的地步了,所以莫问也没有避嫌,赤着上身打开门,倒是把陈怡闹了个大红脸。

    “几个家族被阻击了,这件事里知道吗?今天一大早,阻击行动还在继续,已经史无前例的大幅度下跌了。”陈怡似乎是想起来什么,不过她的声音依旧像是泡过了牛奶一般,柔柔的,很动人,她也是早晨起来才看到这则消息的,当时还真是被震惊了一下。

    “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啊。”莫问意味深长的说道:“如果他们当时不找我的麻烦,说不定也不会落到现在这般下场。”

    听到这话,陈怡轻笑一下,并没有当成一回事,她并没有往深层次去考虑,更不会想到这一切都是眼前的男人几个轻描淡写的电话所造成的后果!因为这些大家族的产业,都有国家的辅助,如果有人想要在这里面做文章导致其下跌的话,必须需要海量的资金突然发起攻击才行。

    陈怡还以为是几个财团联手狙击的,哪里会往莫问的身上联想?即使是陈家的人来找陈怡帮忙找莫问求情,他也不相信,这事是莫问搞出来的阻击报复行动。

    陈怡听到莫问的话,没有继续再说什么,从来莫问的口气听来,这件事好像真的和陈家人说的那样,是莫问一手策划出来的。

    可是陈怡好奇的是莫问到底上哪找了这么多财团合作?

    看着莫问穿衣服的样子,陈怡保持了沉默,他想找机会再问问莫问,而这个时候并不适合。

    两个人在医院里的专属餐厅吃了早餐,刚吃完,就被刘国轩拉到会展中心去了。

    由于昨天晚上几乎没有睡觉,因此本来就会犯困的莫问干脆直接趴在了桌子上,肆无忌惮的呼呼大睡起来,甚至还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弄的周围人纷纷侧目。

    陈怡也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轻轻的推了推莫问,后者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伸了个懒腰,迷迷糊糊的问道:“那么快就散会了?”

    陈怡压低了声音,道:“才刚刚开始五分钟。”

    一旁已经有人开始乐不可支了,这位小老弟也太搞笑了些,这身幽默感是与生俱来的吗?

    昨天的表现,莫问给这些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这小老弟的印象也算是不错,因此看到他这样说,一个个都觉得挺奇葩,但心里完全没有厌恶之感。

    郭一水面带阴沉的扫了一眼莫问,心中的怨念无限,昨天各大家族被阻击,损失惨重,他也得到了消息,他已经被医院开除,而他即使现在还没有被取消行医资格,但他面临的绝境,也不久了,由于这个家伙把他所拥有的一切都夺走了,这种消息让郭一水根本没有心情再继续开会了,好不容易挨到了散会,他正往外面走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身后传来了议论声。

    “喂,你们有没有听说,郭一水被医院开除了?”

    “听说了,不仅这样,听说他连行医资格都被取消了,我估计他的通知马上就回下达了!”

    “这家伙咎由自取,太自大了,目中无人,不过这都不算什么,昨天几个家族同时被一个来历神秘的财团阻击,债券被大量抛售,股票也是一路下跌!几个家族的产业损失惨重……”

    “连大家族的产业都受到阻击,这是怎么了?会不会是国外的财团,针对华夏的一个阻击行动?”

    “还能怎么样,多行不义必自毙呗,我觉得不至于是针对国家,应该是这些大家族得罪了什么大人物,这才遭到攻击的,哼……活该,欺人太甚,现在也该轮到他们自己了!”

    听到这些议论,郭一水的脸色更加阴沉,他并没有出言反击,而是快步向前走去!这些大家族为了迅速扩张,这些年来在行业里的所作所为很不得人心,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把很多行业里的同行打压的倾家荡产,那么说不定后来的这次阻击行动都不会出现。

    资本是最无情的东西,这些大家族的打压,让多少人为之家破人亡?让多少企业老板跳楼自杀?这一切让数不清的人对其心怀怨念。

    在场的都是医学界人士,虽然和他们这些产业没有任何关联,但是或多或少也会关注华夏的有一些动态,此时已经看到了,这些家族受到了惩罚,这些所谓的医学界人士嘴角都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权势,让这些家族的人,内心极度膨胀,觉得自己有背后的势力支撑就可以为所欲为,可是他们却没想到有一天会踢到铁板,成为被踩在脚下的人。

    今天的一切,也正应验了所有曾经被这些家族欺辱、打压过的人诅咒。

    一大早,第二轮阻击行动就已经开始了,待在富州等莫问、寻找莫问的几个家族老爷子慌了神……

    第一时间赶到富州,却连莫问的人影都没有见到。

看过《医界圣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