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正文_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神秘队伍
    这个威胁,在这位神秘的老板心里,他觉得对任何人是绝对有威胁作用的,此时此刻,他的脸上的笑容十分的灿烂,可是他并不知道,这个威胁,对于莫问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威胁的作用,如果莫问害怕这些,他就不会采用这样的手段来阻击各大家族了。

    站在一旁的手下,大气也不敢出,心脏忍不住咯噔一下,他知道,老板越是笑的灿烂,就证明他心中越是愤怒!

    “你很生气?”莫问似乎对这一点浑不在意,笑眯眯的说道:“你很生气,那就来咬我啊,我就在华夏等着你,还有……既然你想这么做,我也没有办法,把消息公布出去吧,马上我就能查到你到底是谁,你了解我的身份,就应该知道我有这个实力,把你从地下挖出来,并且在最短的时间里,用最狠毒的办法,将你这个势力一网打尽……不信的话,不妨试试……”

    “你真的以为我不敢?”神秘老板的嘴角掠过冷意,语气也非常的冰寒:“在华夏,我的计划必须实施……这只不过是第一步……”

    “哼哼……”莫问摇了摇头,满脸的嘲讽地说道:“你还真的以为自己是根葱?实话告诉你,曾经有不少人对我说过这种话,可是到后来,他们都死了,像你这种神神叨叨藏头露尾的家伙,能有个屁的前途?还口口声声说第一步第二步……你哪一步都走不成……”

    神秘老板似乎不以为意,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话,就让莫问的眼睛瞬间眯了起来!

    “你还记得余家的人吗?”神秘老板哈哈大笑起来,紧接着就笑道:“现在的余家人,对你可是有着刻骨的仇恨!我想,距离你们重新见面的一天,已经不远了!”说完,他便挂断了电话!

    而莫问的眉头,已经狠狠的拧在了一起!

    余家的人?难道是余怡婷?除了这个女人外,莫问再也想不出,还有谁会代表余家出战了。

    可是莫问记得非常的清楚,这个女人已经中了某种病毒,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即使活着,她的身体系统也会遭受病毒的破坏,她有什么实力来和自己斗?难道她依靠这个神秘老板,成为了某种变异人种?

    “情况怎么样?能不能猜得到他是谁?”就在这个时候,许天仇走上来问道。

    “猜不到,完全猜不到,这个神秘人和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而我们对他们这个世界的人一无所知,郭一水和这个神秘老板合作的目的是什么?应该是刘国轩的研究方案,这个方案之中,最有价值的就是神经类药物的研制,也就是说……毒品……”莫问很少遇到这种没有头绪的事情,叹了口气,那个神秘家伙所说的“余家人”三个字,完完全全的震撼到了他,他不知道到底余家还有谁没有被干掉,还存在着对他的威胁,除了余光这个没有一点威胁力度的人外,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威胁了。

    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莫问自己都快要忘记了,可是这个时候神秘人的话又让他的心情有点沉重起来。

    “距离重新见面的一天,已经不远了。”现在莫问的脑海之中一直回荡着那个神秘人的话语,这让他隐隐有一种不太妙的感觉,如果真的还有余家的人活着,一旦重新出现,会给整个局面带来什么样的改变?更何况,对方已经直接点出了,他在华夏的计划必须实施,在这些有觊觎之心的人眼中,刘国轩的这个神经药物研制配方,或许就是这个神秘老板势在必得的东西了,这让莫问的心根本无法再淡定下来!

    “有什么办法能调查清楚此事?让这件事情一劳永逸的解决?”许天仇皱着眉头,困扰地问道。

    “是有一个办法,不过这办法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莫问摸了摸鼻子,这个一贯飞扬激昂的蚊子此刻也没有了太多的神采。

    “什么办法?”许天仇继续追问道。

    “通过郭一水找出这位神秘老板,不过以郭一水的身份,应该还不确定这位神秘老板的身份,甚至于他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个家伙,我们杀了他,和不杀他,根本毫无意义,他只不过是一颗棋子,这个神秘家伙,是不可能让任何人知道他的身份的。”莫问眯了眯眼睛,说道。

    “那怎么办?这话不是等于没说一样么?”许天仇有些悲催地笑道。

    “所以,我们唯一的办法,只有两个字。”莫问的眸间闪现出精芒来,语气之中透着淡淡的战意:“面对。”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既然这个家伙说在华夏的第一步必须实施,我们是不是从刘国轩的项目入手?可是这可是秘密进行的医学研究项目,就算是项目之中的人,也不可能将配方和项目研究成果带出,一旦泄露,后果可想而知。”许天仇接话道。

    “我相信……这位神秘老板的势力,已经进入了华夏……而郭一水,只不过是迷惑我们眼睛的一颗小棋子而已……”说到这儿,莫问的眼眸之中释放出一抹危险的光芒,一字一顿地说道:“黑暗世界的那些家伙,早晚都会按捺不住的。”

    说到这儿的时候,莫问眼底的那一抹疲惫和沉重已经完完全全的隐藏不见,未来还有太多的艰难险阻等着他去征服,如果这个时候就感觉疲惫了,那么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

    在富州和清水的边界,布满着一片又一片的山峦,有一队长长的人影,正徒步穿梭在山峦之间。

    虽然看起来有上百号人,规模十分庞大,但是这么多人在行进之间却没有发出任何的聊天声音,没有一人敢打破沉默,纪律十分严明。

    而在队伍的最前方,一个穿着黑袍的男子,同样无声前行,面容冷峻,鬓间隐有华发生出,这次进入华夏,这位穿着黑袍的男人,心中憋着一口气,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要率领手下必须完成老板交代下来的任务。

    这一段路程,不仅是对他自己的沉淀,更是对整个团队的考验和历练!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这一行,让他意识到,自己绝对不能失败,否则他也就和郭一水一样,失去了利用的价值,那么他在老板的面前,也就没有任何活下去的必要了。

    看了看时间,黑袍男人停下了脚步,转过脸来,一声高喊:“原地休息一小时,然后继续赶路!明天晚上八点之前必须进入富州地界……”

    这是准备彻夜不眠的节奏了!听到这话,这些人并没有任何的抱怨,他们纷纷坐下,要么是靠着背包小憩一会儿,要么是取出水和食物,见缝插针的补充体力,期间没有一个人打破禁言令。

    山林之间蚊虫实在是太多太多,这些人对这种情况并没有什么事先准备,只能咬牙忍着那种被蚊虫叮咬所产生的麻痒之感,山林之间时不时传出啪啪的声响——那是打蚊子的声音,单从战斗力和执行力上面来看,这些人的修为,也不在许天仇之下,而且通过黑暗通道秘密潜入富州,这条路可以说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这些人一旦进入富州地界,数百人就会分开行动,秘密潜入富州!

    黑袍男人拿过一瓶矿泉水,用嘴咬开盖子,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大口,如果不是为了老板的计划,他现在可能还在家里抱着自己的女人,呼呼大睡呢。

    想到这一幕,这位黑袍男人的心中涌出阵阵的心酸,因为他想到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背井离乡,或多或少,都会让他回想自己幸福的家庭,轻轻叹了一口气,这几天来他的叹气次数已经比以往几十年加起来还要多了。

    “会长,你睡一会儿吧,不然这样走下去,身体可是吃不消的。”黑袍男人身边的一个手下见状,走上去劝阻道。

    “不……”被称之为会长的黑袍男人摇了摇头,依旧抬头望着天空,眼睛微微眯着,不知道在作何感想,几天之前还意气风发,如今便像老了好几岁,任谁看到了心里都会觉得不舒服,他这一次华夏之行,弄不好,会没有命回去,华夏卧虎藏龙,二十年前他来过一次,那一次,让他失去了一只眼睛,现在的眼珠子看起来跟真的一样,其实就是他花大价钱装的一颗假眼。

    想起当年,至今他还有些后怕,而这次华夏之行,是老板直接下的命令,他就算是不同意,也得硬着头皮上了,否则,他一样活不成。

    “会长,你年纪大了,这样下去身体吃不消的,我们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了。”黑袍男子身边的这位手下实在是看不过去了,继续劝阻道。

    “难得有这样的机会。”黑袍男子冷笑一声,摇摇头说道:“这山林,空气这么好,多呼吸一点新鲜空气吧,现在还不能睡,老板的命令你也知道了,我们要在指定时间,到达指定位置,并且等候老板的下一步命令,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必须保持清醒。”

    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意味着现在的他,已经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了。

    保持清醒?

    不,这是他心情沉重带来的焦虑,这是他害怕自己失去生命而引起的恐慌……

看过《医界圣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