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正文_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如此狼狈
    当然,兰小凤从接手这家酒楼以来,她就对所有的客人都面带微笑,这并不代表她对程野是朋友关系。

    今天是什么情况?难道这个丫头带蚊子哥见家长了?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兰小凤打量了一下包厢里的情况,一大早就见家长,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可是兰小凤仔细一看,程野这个家伙在包厢里,马上让兰小凤改变了刚才的猜测。

    “你们好,我是这家酒楼的负责人,如果对酒楼的服务有什么不满意的,欢迎你们提出宝贵的意见,听说这里来了几个朋友,就过来打个招呼!”兰小凤微笑着和包厢里的几个人说着,可他的眼睛,却停留在吴雪雯和莫问的身上。

    “你好兰总,今天我带我外甥来见见小雯,也老大不小的了,找个好媳妇不容易,小雯是个好女孩,今天是她和程野第一次见面……”

    张芸的话,马上让兰小凤意识到了什么,微微一笑,注意力也跟着张芸的话,转移到了程野的身上。

    就你这个德行,也想追求吴雪雯,也不照照自己那样。

    兰小凤的心中涌出不屑的情绪,这样的男人对她的吸引力几乎为负数,即使兰小凤对吴雪雯没有什么好感,甚至还是一个情敌的身份,可是兰小凤还是非常理智地认为程野,根本配不上吴雪雯。

    看着兰小凤迈步来到桌前,程野摆出了一个很有风度的微笑,说道:“小凤,很久不见了。”

    在他看来,兰小凤有着清水第一美女的称号,他的情商肯定高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就算她之前是不是不给自己好脸色看,此时也绝对不会公然反驳回来,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可是,现实和想象总是有着极大的差距,这一次,程野失算了,而且失算的彻彻底底。

    兰小凤闻言,眉毛一挑,声音清冷:“小凤?这两个字也是你叫的?”

    这句话无疑犹如一道晴天霹雳,在程野的头顶上轰然炸响!开什么玩笑,这女人的脑子秀逗了吗?怎么会说出这种无知无礼的话来?程野他可是刚刚才夸下海口,说自己和她是朋友!她的这种行为,不是公然打自己的脸吗?

    在这一瞬间,看着兰小凤美丽的脸颊,程野不禁感觉到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生疼!他已经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阿姨目光一直注视着自己!如果解释不过去的话,那么自己在亲戚的面前将会彻底的抬不起头来!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程野感觉自己在吴雪雯丢进了脸面,第一次见面就这样的场面收场,程野恐怕就没有第二次和吴雪雯接触的机会了。

    一想到这,程野就急了。

    “呃,小凤,你可能是忘记了,我程野可是已经和你们酒楼签订了招待定点协议的,再说了,在清水的时候,咱们经常打交道的。”程野努力的想要把自己吹过的牛给圆回来。

    可是,兰小凤的心思玲珑剔透,自然一下就识别出了他想要做什么,冷冷笑道:“咱们经常打交道?我怎么不知道?哦,我想起了了,在清水的时候,你还是一个小屁孩,就学别人泡妞,被我骂过几次,对不?”

    听了这话,程野差点崩溃,这女人还真的是不开窍啊,她难道就不懂得什么叫就坡下驴吗?互相给个台阶难道就那么难吗?

    “这……这怎么可能……你一定是记错了,我怎么会是这种人呢。”程野还想试着圆谎,他已经看到了莫问玩味的神情了!这下真是糗大了!而接下来,程野已经注意到吴雪雯的脸色变的很难看,望着自己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种浓烈的厌恶。

    兰小凤,这个女人到底要干什么?怎么在这么多人面前把自己搞成了这副狼狈样子?

    “不,我本来是还没想起来,是你提醒了我,对于你这种人,我不会记错的。”说到这里,兰小凤微微一笑,望着程野,继续说道:“程先生,至于您说在我们酒楼签订定点招待协议的事,这是您的选择,当然,如果您不愿意的话,随时可以撤销这个协议,我们酒楼有三种人不招待,第一种人,是倭奴,第二种人是贪官,第三种人,就是像你这种讨厌的人……”

    兰小凤的话语虽然淡淡,但是却几乎把程野砸到吐血,她说的没错,如果按照莫问的性格,一样也不会招待程野这样的人,再说了,对于兰小凤来说,程野曾经想把她搞上床,这种垃圾,根本不配坐在这里。

    这个女人怎么一点也不给我面子?这酒楼还想不想开下去了?

    程野气的想发飙,可是一看到吴雪雯,又忍了下来!

    此时此刻,只要是思维智商比较正常的人,都能够听出兰小凤话语之中的意味了!原来这个程野就是一个只知道泡妞的富家子弟,如果女孩的家长在场,肯定不会允许自己的孩子和这样一个男人在一起谈恋爱的。

    在程野看来,他家族的生意已经让很多女孩都羡慕不已,拥有很高的身份,可是在兰小凤这种女孩的眼中,程野算什么?就算是整个华夏最有钱的老总来了,又能如何?在华夏,在她兰小凤的眼里,只有莫问一个男人,别的人都特么的是垃圾。

    薛瑞握着茶杯,发出了一声微不可查的轻叹,正是这声轻叹,落在程野的耳中,让其浑身一震!吴雪雯的舅舅对自己失望了!也间接给程野在吴雪雯面前的印象分降低了一个档次,张芸同样露出一丝无奈的神色,她本来认为自己的外甥是一个能hou得住的人,可是却被一个小小酒楼的负责人如此贬低,这个家伙当初到底干了什么,让兰小凤如此反感?

    真不知道吴雪雯会怎么看程野,张芸为了此事能成,她也不敢胡说八道,即使心里有气,他也不敢在吴雪雯面前表现出来。

    此时的程野无比后悔,为什么自己非要把自己和兰小凤的关系说的那么好,这个女人冷冰冰的,当年又不是没吃过亏,真是傻到家了,吃一堑长一智,可程野不知死活,这下惨了,想要在吴雪雯面前留下好印象,根本不可能了。

    “兰小凤,有些事情,何必那么较真呢?”程野挠了挠头,尴尬的笑道。

    “我告诉你两句话,请你记住。”兰小凤直视着程野,目光冰冷,语气更是毫无感请色彩:“第一,我这不叫较真,因为我做什么事情都很认真,否则也不会成为这家酒楼的负责人,第二,我再说一遍,你就是这样一个令人讨厌的人,就算是这家酒楼的老板在这里,我也同样会告诉你,讨厌的人,不配坐在这里吃饭……”

    兰小凤的话语之中流出出一种浓浓的霸道意味来!简直酷毙了!

    这丫头今天很给力啊!怎么那么给我争面子?

    莫问坐在那里围观着战斗,似是有些得意洋洋,他看着程野的难堪样子,差点就给兰小凤竖大拇指了!兰小凤在说话的时候,竟不自觉的流露出一种上位者的气息来!她从小就是一个孤儿,如果没有莫问的话,她还是一个没有父母的孤儿,而现在,因为莫问的帮助,有了父亲,还有了疼爱自己的母亲,抛开和莫问的感情不说,就拿这些莫问为他付出的一切来说,兰小凤也不能让莫问在程野这样一个垃圾面前丢了脸面,所以,在兰小凤听说程野要和吴雪雯相亲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决定,让程野变成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垃圾。

    最起码,兰小凤也要吴雪雯认识到这个家伙是一个什么样的货色。

    程野满脸尴尬,羞愤欲死却还想解释:“我以为你走过来,是冲着我来的,不好意思,是我刚才自作多情了。”

    “你当然是自作多情,就凭你,还不配让我亲自来这里接待。”说到这,兰小凤目光转移到莫问的身上,冷笑道:“这个桌子上只有一个人值得我亲自来接待,那就是莫问!因为……他是一个值得任何人尊敬的男人,也是我兰小凤这辈子唯一敬佩的男人……”

    兰小凤的话语犀利无比,扇的程野的脸颊啪啪作响!因为她是这家酒楼的负责人,她就可以如此的桀骜!兰小凤的出现,也让这场面陷入了难言的尴尬之中!特别是程野,在体会被打脸的同时,程野并没有忽略兰小凤的话,他清楚的听到了这个女人说:这个桌子上只有一个人值得我亲自来接待,那就是莫问!

    凭什么?他一个小小的医生,有什么资格来让清水第一美女亲自来接待?

    这样的反差,这样的对比下,程野就显得自己一文不值了,难道说,他程野还不如一个小医生?

    这犹如被人当众摔了一个耳光一样生疼,程野的情绪也变得无法控制起来,程野的脑海之中嗡嗡作响,他很是想不通,今天早茶本来一切都尽在掌握,为什么忽然之间就来了个权利大反转呢?这个可恶的女人,一点不知道场合,更是一点没有给程野留下脸面,毫不客气地让他下不来台,更是让薛瑞和吴雪雯对自己的印象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

看过《医界圣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