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正文_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苦涩的人生
    白晴婷也不说话,就躺在沙滩上,任凭莫问说自己怎么样任性,怎么样耍大小姐脾气,好像她受了什么刺激一样。

    这一下,莫问慌了神,这丫头到底搞什么名堂?

    遇到过吴雪雯、李晶晶、倪小柔、柳馨这样难缠的女孩,可是莫问第一次遇到白晴婷这样的女孩,说她不闹吧,静静地不说话,任由你怎么说她,都一点反应没有。

    该怎么办?莫问说了一气,发现白晴婷根本就不和自己说话的意思,心里对白晴婷这个女孩子真是没办法了,他算是服了这个女孩子,只好也坐在沙滩上,不吭声了,莫问这一不说话,白晴婷才坐起来。

    她这不坐还好,一坐起来,莫问正好看见白晴婷那被水湿透的衣服紧贴在她的身上,那曲线毕露的样子,让莫问感觉气血上涌,只看见白晴婷的衣服紧贴在身上,凸显出白晴婷的身材,虽说这白晴婷的身材没有林曦好,但那毕竟也是一个黄花大闺女,何况莫问还对这个女孩子的身体痴迷不已,回味着那种非常特殊的触感。

    莫问吞了一口口水,他又不是什么柳下惠,看见这样令人喷血的场面,怎么能令莫问不气血翻滚,偏偏莫问也知道自己惹不起这个白晴婷,要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倒好对付,这白晴婷那简直就是一根带刺地玫瑰,要是惹到了,少不了会被刺刺伤。

    “先回车里,你的体质现在还比较弱,全身都湿漉漉的,在江边一吹风非得感冒不可……”莫问声音放缓下来,提议道。

    恰恰这个时候,白晴婷打了一个喷嚏,白晴婷幽幽地看了莫问一眼,没有说话,起身就朝车里走去,莫问也站了起来,又是叹了口气,他直摇头,自己这次算是栽在这个女孩子手里了,莫问总感觉白晴婷刚才的举动是故意的。

    难道这个女孩子真这样可怕?

    莫问心里开始打起鼓来,此刻,他才发现这白晴婷所做地一切,都是那样的有针对姓,甚至于有些事情就是事先设定好了,比如说在酒店里的虚弱表现,白晴婷一定算准了自己会因为她的失踪而着急找她,这样一来,即使莫问不想和白晴婷谈,也被迫和白晴婷见面,可以说白晴婷根本就没打算主动找莫问,通过这件事,莫问就主动找上了她。

    这难道是他故意设计的?

    莫问认为这白晴婷很不简单,如果自己处理得不得当,少不了惹了一个大麻烦,因此一回到车里,即使面对着那令男人暴血的香艳场面,莫问也强忍心中的冲动,不向白晴婷那边瞧,白晴婷把自己脱得近乎光了,坐在后排,她在车里使劲扭着衣服的水。

    “你在一个大男人面前这样……难道你就不怕我对你做出什么流氓的举动?”莫问极力避免看见这香艳的场面,背对着白晴婷说道。

    “我有什么办法,反正我又不是第一次被你看到了……摸也摸了,看也看了,如果你要对我做什么,我也没办法阻止……”白晴婷一脸怨天尤人的样子,扭着自己地衣服上的江水,她看了莫问一眼,说道:“如果你想的话,我绝对不会反抗……但你要考虑清楚……”

    “咳咳咳,我算是怕你了……晴儿,你是一个很不简单的女孩……”莫问叹了口气,说道:“我现在才明白,我上了你的当……算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明白你的意思了。”

    “你真的明白了吗?我看你就是块木头,哼……”白晴婷白了莫问一眼。

    “我木吗?有些事情木点好,我可不想自己的生活变的一团糟,晴儿,一个人的命运如何,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而不是家族的安排,我希望你考虑清楚自己的做法和选择是不是正确的!”莫问的话意似乎有所指,这一番话说完,白晴婷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下来。

    “蚊子哥,你对我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吗?”

    “你这丫头,故意的吧?你长得这么漂亮,是个男人看到你都会动心的,我不是不动心,是不敢……要是动了心,我可就苦咯……”

    “知道就好……”白晴婷嘴角浮现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那是胜利者的笑容。

    “要是早知道你的心思,我也不需要费这样大的力气了……”白晴婷终于呵呵笑道:“坦白说,我对你这样的男人不感兴趣……”

    口是心非了吧?不感兴趣搞了这么多事出来?

    莫问也不说话,无奈地摇摇头,对于白晴婷这个女孩,他还是少惹为妙,启动汽车,打开暖气,然后飞快地开车送白晴婷去人民医院,这个时候只有把她交给白崇禧、白世亨他们,对莫问来说才是最安全的。

    等莫问把车停在人民医院门前时,俩人身上的衣服还有些湿,没办法,为了自己的安全和少惹麻烦,莫问只能把这个女孩送进去。

    白崇禧想不到自己的女儿和莫问会半夜一起出现在医院,白晴婷并没有住在医院里照顾白崇禧,白崇禧的衣食住行都有专门的下人照顾,当然在最近一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这主要是从保护白崇禧的安全角度出发。

    白崇禧清楚自己身为白家的掌舵人,仇人很多,他可不想自己这个女儿出事,但今天看见白晴婷和莫问一起出现,白崇禧还是意识到有事情发生。

    白晴婷去换衣服,而莫问和白崇禧俩人坐在病房的一角里闲聊。

    经过治疗,白崇禧的身体恢复的很快,虽然没有了修为,这个老家伙的面色也慢慢地恢复了红润,最起码有了明显的改观。

    莫问看起来是特意送白晴婷过来的,白崇禧笑呵呵地看着莫问,莫问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对白崇禧说道:“白老爷子,你可别误会,我跟你的宝贝女儿没有什么……”

    “呵呵……”白崇禧微微地笑道:“莫医生,我没有想过,你也不需要解释……你这是心虚的表现吗?”

    “咳咳咳,我这不是怕你误会吗?”莫问的眼睛瞅着病房里的几个白家的手下,忽然问道:“白老爷子,我可以和你单独谈谈吗?”

    “当然可以……”白崇禧起身,对莫问说道:“我们可以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这白崇禧也是一个喜欢喝茶的老家伙,本来,病房里就配套有接待室,几个手下还想跟着白崇禧,却被白崇禧叫住,示意这些人都在外面等着,他要和莫问单独聊聊。

    一走进接待室,莫问就把房门关上,他单刀直入,问道:“白老爷子,我今天晚上来……是找你有事情?”

    “哦,先坐下来再说……”白崇禧不慌不忙一边拿着茶壶,一边泡茶,然后招呼莫问坐下来。

    这老家伙似乎对莫问找他有事并不在意,非常的淡定,并且也不着急问莫问找自己什么事,好似一切都胸有成竹一般。

    莫问看见这老家伙不慌不忙的样子,心里忍不住暗暗佩服:果然是老江湖,不管什么事情都能保持荣辱不惊。

    看见白崇禧这副气度,莫问心里有了底,他来的时候,还在想如果真和白晴婷有什么事,这老家伙会不会着急摊牌,把白晴婷和自己的事情给定下来呢。

    白崇禧虽然病重,但是毕竟他是白家的掌舵人,怎么可能一点不知道呢?现在看见白崇禧这样,莫问才明白自己看样子是多虑了。

    “莫医生,喝茶,看看我泡的茶如何?”白崇禧把刚泡好的茶送到了莫问的面前,莫问没有多想,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一口非常苦涩的茶水味,从他的口中瞬间蔓延开来。

    “苦……涩……”莫问用两个字概括了茶水的味道。

    “呵呵……”白崇禧呵呵一笑,他同样端起茶杯,喝的津津有味,一边笑着问道:“你不是有事找我吗?说吧,这里没有别人……”

    莫问坐在白崇禧的对面,看着白崇禧,心里犹豫不决,他要是把这件事情告诉白崇禧的话,无形之中自己也牵扯进来,他可不想牵扯进白家的事情之中,但这白家为了自己的事情也付出了许多,莫问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说出来。

    “白老爷子,据我的手下调查,白世福的父亲,在和西方的黑暗势力策划一些事情……”莫问吞吞吐吐,心里那个恨啊,心想:特么的,这白家的事情为什么要我来说?这不是我的做事风格啊,难道我说我要干掉白世福一家人不成?

    “是吗?”白崇禧听完之后并没有过分吃惊,他依旧喝着茶,嘴里说道:“或许是有人不满现状……这也是正常的……”

    “如果白家的人背着你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你会怎么办?”莫问问道。

    白崇禧呵呵笑道:“那只说明我白家的人出了垃圾货色……”

    说到这里,白崇禧再一次泡了一杯茶,招呼莫问继续喝茶,只听白崇禧嘴角带笑,意味深长地问道:“再喝喝看,现在是什么味道?”

    莫问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他发现,这一次的茶,没有了刚才苦涩的味道,相反,还有了一点点的甘甜,于是点点头,沉声说道:“有点甜……刚才苦和涩的味道没有那么浓烈了……”

    “很简单,人的一生,是有许许多多不同的味道……如果仅仅是只有一种味道的话,那就太乏趣无味了……你说呢?先苦后甜……你现在不正是如此吗?只有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到人生的真谛,而不是在意自己经历过多少苦难……孩子,记住我的话,别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

    “呃……”莫问一愣,白崇禧的这一番话,似乎要告诉莫问一些道理,莫问仔细琢磨着白崇禧的话,沉默不语。

    白崇禧看着莫问的样子,笑了笑,说道:“晴儿这孩子……被我和他哥哥宠坏了,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请多多包涵,不过,我的女儿我知道,她是世界上少有的好女孩,你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深入了解一下,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将来怎么样,还需要靠你们自己去把握……”

    看着莫问错愕的表情,白崇禧又笑道:“我是开玩笑的,好了,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谢谢你通知我这件事情……”

看过《医界圣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