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正文_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亲自去冒险
    这个时候,莫问倒不担心自己,他相信就算那个神秘的老板知道他在富州采取防御手段,也不敢冒然出手,依这么多年的争斗来看,这个神秘老板是不会贸然和莫问正面对抗的,现在这个时候,莫问明显处于优势,所以,很有可能这个神秘的老板会和二十多年前一样,从莫问身边的人下手,这一点莫问不敢冒险,二十多年前发生过一次这样的事情,二十多年后的今天,莫问真的不敢冒险,特别是听到今天有人给陈怡打电话的时候,莫问的那种强烈不祥预感越来越强烈,这个神秘老板选择的对象无疑莫问身边的女人,她们这个时候就处于最危险的状况之下。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莫问还没有揭开二十多年前的秘密,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于他已经对自己的父亲莫天龙所说的话产生了质疑,如果真的仅仅是莫天龙所说的那些情况,那么,这件事就不会出现今天这么复杂的反应,还有于家人的出现……

    莫问心里清楚,莫天龙对二十多年前发生的事情有所隐瞒,自从他发现了面具老家伙的身份后,就已经对身边最亲密的人有了一丝的防备,谎言、陷阱、阴谋,不管是什么,莫问只有一个想法,揭开这个秘密,解决二十多年来的阴谋,摆脱这一个接着一个针对莫问而来的陷阱……

    想到这些,莫问的心情非常的沉重。

    因为这些事情压在莫问的心头,让莫问有一种窒息的感觉,让他喘不过气来,甚至非常急切地想找个人诉说心里的话,可是,莫问不能对任何人说起自己的事情,更不能让身边的人知道他心里的这些烦恼,对莫问来说,这些情况,身边的女人知道的越少,就对他们越安全。

    下了楼,莫问突然发现,张芸芸到了陈怡的别墅里,而且陪着她一起来的是林曦。

    “蚊子,我到这里……会不会太唐突了?”张芸芸看到莫问下了楼,有些不自然地站在不远处。

    “干妈,别怎么说……这里是我的家,你想什么时候来都可以……只要你愿意,住在这里也可以……”这句话说完,莫问发现在别墅里,并没有发现兰小凤的身影,于是就对着正在忙碌的张芸芸问道:“干妈!小凤……她……她怎么没有和你一起来?”

    “哦,小凤还在酒楼里忙着哩,今天我到酒楼吃饭,和小凤聊天的时候,刚好遇到了林小姐,她邀请我过来认认门,所以……”

    “原来是这样……”在张芸芸的言语之中,莫问感觉到,这个女人好像特别怕莫问生气,她来这里心情虽然很好,但是她似乎在自己的举动之中,非常的在意莫问对她的看法和态度。

    张芸芸看着莫问,嘻嘻笑着说道:“现在时间还早着呢,她在酒楼里挺忙的,怎么了?着急了?瞧你那样!嘻嘻……不过,你身边的女人一个比一个漂亮,林小姐和这些女孩在这里还不够啊?非要小凤一起来了你才会高兴?”

    “干妈!你说什么呢!”莫问脸色一红,笑着说道:“我只是担心小凤的安全而已嘛,你也知道,最近有些不太平,所以我怕她出什么事情嘛……”

    “说的也是,你给她打个电话不就知道了嘛……”张芸芸走到莫问的身边,嬉笑道。

    “没事,我只是问问!”莫问这个时候就像一个小孩子,从来没有体会过母爱的他,在张芸芸的面前,他感觉非常的温暖和亲切。

    “那你先坐一会,我去厨房帮忙,等大家都来齐了,我们就开饭,你也尝尝我的手艺,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在一起吃顿饭,这才开心呢……”说着,张芸芸就朝厨房走去,帮忙林曦和七婶弄今天的丰盛午餐。

    莫问对着张芸芸点点头,坐在客厅的沙上。

    而陈怡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就看见莫问非常反常地坐在沙上呆,对陈怡的到来一点也没觉,她很奇怪走到张芸芸的面前问道:“干妈,蚊子他怎么了?”

    “小怡,我不知道啊!刚才这小子就这样,好像今天的心情不是太好,我总感觉这小子心里有什么事……”张芸芸也觉得莫问有些奇怪,不清楚莫问这是因为什么事情而烦恼。

    陈怡和张芸芸刚才见过面了,既然是莫问认的干亲,那陈怡也应该对张芸芸有晚辈的那种尊敬和孝顺,听到张芸芸的话,陈怡点点头,走到莫问的身边,在莫问的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小怡……你什么下来的?我怎么不知道?”就在陈怡坐在莫问身边的时候,莫问才现陈怡来了,不由得一愣,笑看着陈怡说道。

    “蚊子,你今天是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怪怪的……出了什么事了?”陈怡把手放在莫问的额头,奇怪地嘀咕着:“没烧啊,发生什么事情了,快点告诉我……别想隐瞒……”

    “小怡,我没事……”莫问感动地把陈怡的笑手握在手心里,很认真地说道:“我是在想今天的事情,怎么以牙还牙!不说这些了,我们的孩子快出生了,找个机会,再带回陈家见见陈家的亲戚吧!”

    “嘻嘻……好呀!”陈怡羞而幸福地点点头,不过刚才莫问说的以牙还牙到底是要干什么,陈怡不知道,也没有明白这到底是不是莫问将要采取什么样的报复行动,羞涩、幸福过后,陈怡用一种担忧的目光望着莫问,紧张地问道:“蚊子,你刚才说什么以牙还牙,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快说……不然你别想我理你……”

    “呵呵……”莫问轻笑一声,看了一下在厨房里忙碌的几个女人,低声说道:“就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我有点担心罢了……你别管了,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以我们目前的实力,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那……那你准备怎么办?你要亲自去吗?”陈怡也知道莫问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声音立刻低了下来,凑到莫问的耳边,低声问道。

    “嗯,只有我亲自去才有胜算!”莫问轻叹一口气说道。

    “让你的手下去帮你解决难道不行吗?非要自己去?”陈怡那担心的情绪再一次从心底涌起,莫问发生过那么多次的生生死死,那一切陈怡依然记忆犹新,一说到和那些幕后的黑恶势力交手,陈怡怎么会不担心呢!她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了,不管莫问是不是有把握打赢这场战斗,陈怡都不能再让莫问去冒险了。

    “嗯,我必须去……”莫问点点头,重复了自己的想法。

    “你……”陈怡一听到莫问坚持要去,立刻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把她被莫问抓住的小手抽了出来,站起身,直奔客厅里的一个房间而去。

    莫问心里暗叫一声:坏了,早知道不告诉他了,一连叫了陈怡几声,陈怡都没有回头,一直到了房间门口,消失在客厅里。

    莫问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他刚才也想到自己这样说话会让陈怡担心,但如果不直接告诉陈怡的话,总有一天她也会知道的,只是暴风雨来的早了一点而已,再说莫问不想再看到陈怡陷入危险之中,莫问不敢拿陈怡来冒这个险,这件事情让莫问左右为难。

    莫问从沙发上站起身,在客厅里来回走了两圈,喃喃自语道:“小怡,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是如果我不亲自出手的话,那你们就危险了,我不想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再发生一次,更不想自己将来有一天会后悔!所以……这是我必须要走下去的一条路……”

    说完,莫问下定决心自己亲自负责这次的行动,然后直奔陈怡进去的那个房间。

    到了陈怡跑进去的房间门口,莫问先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声音,莫问用手一推房门,房门竟然开了。

    莫问这头刚露出来,就看见一个枕头从床上飞了过来,莫问急忙一把抓住了枕头,呵呵笑了起来,仿佛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孩走到陈怡的身边。

    “你进来干什么,快出去,我不想看见你,哼……”陈怡坐在床边,满脸的泪水望了朝自己走来的莫问一眼,气呼呼地说道,那娇嫩地脸蛋上全是委屈,泪水布满了整个脸庞。

    “呵呵……小怡!别生气了!我答应你,这次的事情解决以后,就乖乖的在家里呆着,什么事情也不管了,你说好不好?”莫问把枕头放在床上,紧跟着坐在陈怡的身边,一只手搂住陈怡的香肩,在陈怡的耳边柔声说道。

    “你放开我……”陈怡见莫问揉住了自己,用力挣扎着,那瞪大的眼睛白了莫问一眼,嘟着嘴巴说道:“你别碰我……你不是不在乎我吗?你去吧!你是生是死,我都不会管你的!以后都不要碰我了,快点给我出去,我不想再看见你……”

    “好了,别生气了,今天家里有客人……干妈好不容易过来一趟,她真正厨房里为还没出生的干孙子准备吃的东西呢,万一让干妈她们听到了,那就不好了!呵呵……”莫问一把用力地将陈怡搂进怀里,让她动弹不得,紧跟着他低头就是对着陈怡的额头亲了一下,凑到陈怡的耳边柔声说道:“小怡,这次的事情必须我亲自去冒险,我也知道这会让你们非常的担心,可是……从那个神秘女人的电话来看,这些人,一定会重蹈二十多年前的覆辙……”

    “你是说……对你身边的亲人下手?”陈怡顿时大吃一惊,有许多事,她只看到了表面,却并没有像莫问那样,去分析内在的那种威胁。

    “不错,如果这个神秘的老板想要杀我,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杀了,何必等到今天?再说了,二十多年前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把我和我的父母分开……这里面难道你没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即便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我绝对不允许二十多年前发生的事情,再发生一次……我承受不起这样的打击,也不想让你们为了我……去冒险……何况你的肚子里还有咱们的孩子呢……”

    说到这里,莫问微微一顿,看着陈怡缓和下来的脸色后,继续开口说道:“你也知道这些人的不是普通人,如果我让我的手下去的话,会增加很多伤亡的,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无价的,即便是黑暗世界的人,我也都不想让任何一个人的生命在毫无意义的情况下死去……不仅如此,一旦让这个隐藏了二十多年的神秘老板逃开我们的视线的话,那你和干妈她们的安全就会受到威胁,我这是为了我们将来的幸福生活着想!所以我必须去!”

    “哼……怎么都是你有理?”陈怡放弃了挣扎,瞪着莫问的眼睛转了一下,语气立刻就软了下来,她也知道莫问说的是事实,只是陈怡真的不能接受让莫问再次冒险。

看过《医界圣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