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第1585章 跟定你了
    亚历克斯犹豫了一下,非常认真地望着面前的几个人,低声说道:“陛下,诸位,此事也是无意中发现的一个小细节,据调查,唐婉儿小姐从小到大的怪病,都有一个神秘的黑衣人暗中给他送药,并且这么多年来,只要唐婉儿的病危,这个黑衣人都会出现,为她解除病危,可是奇怪,就在唐婉儿小姐十八岁生日过后,这个黑衣人神秘地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说,这也是一个陷阱?”伊申贝尔惊诧地惊呼道。

    “陛下,如果亚历克斯调查的事情属实,那么唐婉儿小姐的经历,就和您有着非常相似的地方,甚至可能这和您也有着密切的关系呢……”

    “恩?”莫问一直沉默不语,他也在考虑着同样的一个问题,正如乌特雷德卡曼所说,这或许也和那位幕后黑手有着密切的关系也说不定,这一切的一切,和莫问二十多年前的经历有着非常相似的地方,只不过让莫问疑惑不解,唐婉儿和顾琴姐妹,怎么也卷入其中?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这对双胞胎姐妹的故事,引人入胜,让莫问沉思了……

    “那为何十八岁后,这个神秘的黑衣人就消失了呢?据说婉儿的怪病随时可能出现性命危险的,再说了,蚊子曾经说过,婉儿的怪病一旦到了一定年纪,发作的时候,随时会死的?既然他坚持了这么多年,为什么偏偏在婉儿十八岁以后就不帮他送药了呢?”

    伊申贝尔的疑惑,也正是所有人疑惑不解的地方,这一切问题,谁也想不通,更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好了,别瞎猜了,顾家的事,或许和我并没有任何关联,还是不要瞎猜了,她们姐妹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不管怎么说也是顾家的私事,如果没有得到他们的授权,我们私自调查,也有些不太好,此事到此为止吧!”说话间,莫问有所深意地看了一眼亚历克斯。

    亚历克斯一愣,对于莫问的这个眼神,也带着一种疑惑。

    不过,很快,亚历克斯马上回过神,微微对着莫问点点头。

    …………

    在解决了倭奴人后,莫问当晚就在富州血族分部里休息了一夜,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而为了不然家里人担心,莫问在分部里简单清洗了一下,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后,和伊申贝尔,马上驱车回到了陈怡的别墅。

    这一次回来,让别墅里的所有人都非常的开心,最为开心的当然是莫问的母亲了。

    在莫问回来的时候,他母亲亲自下厨,为莫问准备了好多好吃的东西,当然了,别墅里的其他女人,也就变成了莫问母亲厨房里的帮手,谁都想和这位未来的婆婆相处好关系,更重要的是,谁都知道这位未来的婆婆身体不好,既然他要亲自为莫问下厨,他们自然而然就成为了身边的好帮手了。

    一来可以和婆婆相处好关系,二来也能帮婆婆分担点活,不让他累到。

    下午四点多,林曦下班还没回来,走之前也没打扰他,现在莫问都觉得自己太舒服了,身边这么多女人,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就在这个时候,莫问收到了一条短信。

    “蚊子哥,今天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没问题。”自从司马雅琴被救出来后,莫问就让人把司马雅琴安排在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并没有和她多聊,现在想来,经历了绑架事件,是应该多安抚一下她的情绪才是。

    “你想吃什么?”莫问发短信询问道。

    “吃什么都行。”其实吃什么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一起吃,司马雅琴经历了这件事后,她对莫问的那种感情,又有了新的升华。

    “好,我已经选好了吃饭的地方,直接许大哥女朋友的那家私家菜馆吧。”莫问又发了一条短信。

    “好的,蚊子哥,我换一件衣服马上出门。”

    等莫问开车赶到这家私家菜馆的时候,发现司马雅琴已经等在了门口,她并没有穿莫问送给他的衣服,而是一件简单的牛仔热裤和纯色t恤,看起来颇为的青春,充满了活力,事实上,她从来都是一个青春的姑娘,只是在某些事情上,这个丫头并没有按照一个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去追寻自己的生活。

    “昨晚休息的好么?对不起,是我大意了,让你……”莫问一看到司马雅琴,心里就有一种愧疚的感觉。

    “蚊子哥,别这么说,昨晚……我真的非常怕你会来,还好你没事……如果你有什么危险,我……我……”

    “傻丫头,呵呵……”莫问没等司马雅琴的话说完,他就伸出手,摸了一把这丫头的脑袋,笑着说道:“别说傻话,你是我的女人,你遇到危险,让我当缩头乌龟,这种事我莫问做不出来,再说了,如果我是这样的一个男人,你也不会爱上我吧?”

    “这……”司马雅琴脸色一红,的确如此,如果莫问的身上没有吸引她的地方,司马雅琴怎么会爱上莫问呢?何况,莫问的身边不止一个女人。

    作为一个普通的女人,心里需求的东西都和别的女人是一样的,绝对不会容忍自己深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分享的,可是莫问不一样,这个家伙给了他们这些女孩一种抗拒不了的魅力,他的身上有许多让他们这些女孩心动的气息,明知道莫问身边还有别的女人,这些女孩还是义无反顾地扑上去,为莫问付出一切……

    莫问上下打量着司马雅琴的打扮,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好了,不说这些不高兴的,你还是那么漂亮,对了,你把工作辞了吧,和婉儿去龙腾集团上班吧,你自己和林姐说一声,以后别到处乱跑,我可不希望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再遇到什么危险了……”

    “我这样……会不会让人觉得是在傍大款?”司马雅琴看着莫问,声音微涩,她不禁想到那些现实社会出现的各种问题。

    “怎么?你也在意这些?”莫问淡淡一笑,压低声音,凑到司马雅琴的耳边,低声说道:“几个月前,我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乡下土郎中,可是,我住进了陈怡的别墅,那时候,我是不是就是一个被包养的小白脸呢?”

    “这……蚊子哥,我不是那个意思……”司马雅琴一听,顿时紧张起来。

    “别紧张,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活着……为自己,不要在意外界的任何因素,明白吗?你是我的女人,龙腾集团是我的产业,现在公司需要人手,你为自己的男人做点事,这毋庸置疑,也是理所应当的!”莫问微微一笑,不顾菜馆门外的人来人往,他低头吻了一下司马雅琴。

    “恩恩!”司马雅琴点点头,这一吻,不禁让他想到莫问昨晚抱着自己从那危险的地方飞出来的情景,现在回想起来,还真的有点疯狂,如果那场景能重来一次就好了,司马雅琴会再一次体会到,这个男人为了她不顾一切冒险救人的感觉,这种感动会让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这辈子,我跟定你了……

    司马雅琴在心中暗暗说道。

    她在昨天晚上,一夜都在回味着和莫问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不过,在昨晚那个危机四伏的地方,在这种杀人的屠宰场里,感觉确实不怎么好,那浓浓的血腥味道一直在司马雅琴的口鼻之间挥之不去,满腹恶心,让她整整一天都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

    不过,现在让司马雅琴最愉悦的,也是这件事带给他的那种感动。

    不管多么血腥,不管多么的恐怖,不管尸体下的鲜血多么吓人,司马雅琴记住的,是莫问为他付出的那一切。

    明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莫问还义无反顾地独自一人前来冒险,司马雅琴觉得自己欠莫问很多,如果不是他被抓,莫问就不会遇到这么大的危险,可是事实是这样的吗?莫问可不是这么想,他想的恰恰和司马雅琴相反,如果不是因为莫问自己的事,也不会影响到司马雅琴,莫问也绝对自己欠着这个丫头,心里愧疚……

    两个人在私家菜馆里,点了满满一桌子菜,莫问对这里的菜很感兴趣,一点不挑食,开始风卷残云起来。

    再说了,许天仇女朋友的菜馆,莫问来了,自然是会得到最隆重、最热情的招待了。

    只是,他吃到一半才发现,司马雅琴并没有动筷子。

    “是不是还在为昨天晚上的那些事情而觉得害怕?”莫问以为司马雅琴是因为作为看到那么多死人,可能有些不太习惯,于是笑了笑,说道:“我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的时候,也是恶心的不行,不过现在那么多久下来,已经跟家常便饭一样,完全不会有什么感觉。”

    经历了黑暗世界的磨练,现在的莫问完全可以在敌人的尸体旁边喝酒吃肉。

    司马雅琴听到莫问这样说,不禁泛起了一阵心酸。

    这个男人从小吃了那么多的苦,刚回到富州,就开始经历腥风血雨,而她,即便没有亲生父母在身边,却还有一个不错的生活环境,很难想象莫问生活在深山老林二十年,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这样的境遇可以称得上是天差地别。

看过《医界圣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