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杀人于无形
    今天发生的一切,让莫问隐隐感觉到了莫天龙、丽莎他们的良苦用心。

    敌人的强大,的确让莫问意识到了自己的弱小,如果以此去拼杀报仇的话,那么莫问的下场只有一个……死亡。

    “姥姥,一定要赢啊,为我报仇。”亚历克斯突然大呼一声。

    部分人的视线被吸引了过去,脸色不由得大变,被为首红衣女子击败后的亚历克斯,此刻,却直接倒在了地上,浑身都在不由自主地痉挛着,身子在抽搐颤动,更加让人骇然惊恐的是,亚历克斯的脸庞,已经逐渐地出现了血红色的斑点。

    “吞云吐雾开始吞噬他的身体了!”众人纷纷骇然失色。

    这一定就是当年让天下武者都闻之变色,血族九大神功的吞噬精血的致命一环,一旦被入侵,脸庞会出现红色斑点,最终干枯而死,一种邪恶恶至极的功夫。

    莫问见状,马上感觉到这九个红衣蒙面魔头的可怕之处,四周虽然弥漫着红色的雾气,可不管是蛇鳞老祖还是莫问自己,都有意识地屏住了呼吸,不给红色雾气半点入侵的机会,可想不到,亚历克斯被打伤后,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一刻,不少人的面容失色地望向了那九个蒙面魔头,心中突然间升起了一股极度不妙的预感。

    万一连唐门姥姥都不是这九个蒙面魔头的对手的话,那么莫问今天旗峰山之行,必然是惨不忍睹了。

    莫问想到这些,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看着眼前红色雾气弥漫的地方,人影山洞,莫问自问自己上前与这九大魔头打斗,也未必不会重蹈亚历克斯的覆辙。

    此时,身影一闪,凯尔克雷斯出现在了亚历克斯的身旁。

    浑厚的掌力接连地拍打亚历克斯浑身各处要脉,同时间,莫问也赶到,手中拿出了银针,一口气连扎下去,片刻之后,亚历克斯脸庞的痛苦神情减缓了不少。

    这一幕令四周围的暗堂弟子们都不由得眼睛一亮,然而,凯尔克雷斯本身却是神色依旧凝重无比。

    “多谢主人,多谢凯尔老先生。”亚历克斯急忙地开口。

    “亚历克斯身体内有一种让血液凝固的东西,必须马上处理,刚才我只是控制了这种邪恶的毒素,还并没有解。”莫问眯着眼睛,仔细地检查着亚历克斯身体内的情况,沉声地开口说道:“什么样的怪病我都医得,然而,这种毒,是我从未涉及到的,我也只能延迟这毒在短时间内不发作。”

    话语一落,亚历克斯和伊申贝尔的面容同时纷纷大变。

    这二人跟着莫问的时间也不短了,他们知道莫问的医术非常精湛,如果莫问都无法b出这种红色雾气剧毒的话,那亚历克斯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亚历克斯更是面如死灰,心生死志,因为刚才蛇鳞老祖说过,这种毒,就连九血灵自己,都没有办法解,当然这一点,是从当年的九血灵口中得出,没有人知道是不是真的,凯尔克雷斯没有再看亚历克斯一眼,直接抬眼望向了红色雾气弥漫的地方,如果不是九血灵的出现,凯尔克雷斯也不会如此的愤怒,加上亚历克斯和莫问的关系,凯尔克雷斯的立场还是很坚定的,必须要为亚历克斯解决这个致命的问题,必须要为莫问,扫清眼前的这九个魔头的威胁。

    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种可怕的气息。

    凯尔克雷斯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利器,然而,他手中的武器,并不是对准敌人,而是对准自己的手臂,突然隔开了皮肉。

    哗啦!血液从伤口处,缓缓流出,那与普通人不同的血液颜色,一滴滴地滴入了亚历克斯的嘴里。

    在血族人的眼里,血液是最美味的食物,亚历克斯的血液流出之时,所有暗堂弟子的喉结,都不由自主地动了一下,嘴里也情不自禁地感觉到了美味气息的诱惑。

    “凯尔,你这是?”莫问见状,疑惑而又惊诧地问道。

    “主人,这种邪恶的武功,并不是无药可救,别忘了我是如何复活的,血族九大神功,虽然邪恶,但是有一个人可以攻克……”凯尔克雷斯微微一笑着回应着莫问。

    “谁?”莫问和伊申贝尔对视一眼,连同蛇鳞老祖,异口同声地问道。

    “主人你……”凯尔克雷斯胸有成竹地用手一指莫问。

    “我?”莫问惊讶无比,迎着身边这么多人的目光,有些惊喜地问道:“继续说下去……”

    “主人,属下请问,血族以何为食?”凯尔克雷斯继续说道。

    “你是说……血?”莫问在凯尔克雷斯的这个问题下,渐渐有些明白了凯尔克雷斯的话意。

    “对,血族之人,离不开的是血,即便主人严令禁止血族之人不得伤害世人,然而,血族的本性不会改变,即使血族之人拜在鬼门门下学习血族以外的武功,身体里的这种本性不会改变,九大神功,以血为基,以魂为辅,以武为功,以神念为柱,正因为亚历克斯是血族之人,刚才中了魔头一掌,他才会出现血液干枯的情况,如果换成其他血族以外的人,会瞬间变成一具干尸,全身的皮肤都会出现红色斑点……”

    “我明白了,这么说,这吞云吐雾的红色雾气,对我没有任何影响?”莫问点着头问道。

    “主人,血灵祭……血族之人的灵神祭奠,可救人,也可杀人……有利也有弊,对于忠诚之人而言,是好处大过坏处,然而……对于不忠不义之徒而言,那便可杀人于无形……”

    莫问听到凯尔克雷斯的话,听着这老家伙话里有话的内容,心里不由大骂一声:特么的凯尔,都什么时候了,还跟我在这里打哑谜。

    不过,凯尔克雷斯的这一番话,莫问还是明白他大概的意思。

    这个凯尔克雷斯的话音不难理解,血灵祭是一门保卫属下永远忠诚的灵神归宿之法门,在血族,只有血皇才能使用这门绝学,对于忠诚的属下来说,血灵祭之中,如果得到血皇的血液作为奠基,那么他的修为和身体,会在短时间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可换言之,如果对于不忠不义之徒来说,意义就不一样了,血灵祭下,不忠诚于血皇的人,不管你多么强大,只要你是血族之人,杀人于无形……

    此时此刻,那九个蒙面红衣魔头闪身在红色雾气之中游动,随着尖声的大笑,联手其余八人,朝着唐门姥姥发起了猛烈的攻势。

    那莫问的内心也是不由得揪紧了几分,低头看了一眼亚历克斯,搭在亚历克斯脉搏上的手指,已经察觉到这个飞兽首领的身体里,已经失去了那种血液干枯的迹象。

    发现这个情况,莫问也渐渐明白凯尔克雷斯刚才喂亚历克斯喝血的缘由,亚历克斯、凯尔克雷斯等人都经受了莫问的血液辅助、血灵祭的注入,在‘吞云吐雾’的入侵下,凯尔克雷斯这个不是血族的人,他的血液之中有莫问血皇特殊血液,喂亚历克斯喝下,必然可以清除亚历克斯身体里的这种邪恶之毒……

    莫问虽是血族的领袖,可现在的血族,在黑域世界中论战斗力,应该是最弱的,可以说现在的血族,四分五裂,在莫问的手下,更多的倚仗,是飞兽,莫问自身的实力,其实也就比亚历克斯等人稍胜一筹,也还没到隐劲黄阶九层后期,当然,武者突破到隐劲之后,想要再前进一步,难度倍增。

    每一个小层次的突破,都是巨大的跨越,唐门姥姥这次从魂戒空间里出来后,他和蛇鳞老祖的实力,都已经提高了一个全新的层面,已经处于隐劲九层后期,莫问、蛇鳞老祖、唐门姥姥三人联手,也绝非这九个魔头的对手。

    然而,让莫问意外的是,唐门姥姥轻而易举地将红色雾气给驱散了不少,那九个身穿红衣的蒙面女魔头,她们的身影也渐渐清晰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我看错了?

    莫问见到眼前的这个情况,不由得他质疑自己的猜测。

    以莫问的观察,唐门姥姥以一敌九,加上九大神功的威力,唐门姥姥本身就处于弱势,再则修为与这九大魔头并没有超越多少的前提下,唐门姥姥如何能如此轻易的驱散红色雾气?

    从这九个红衣蒙面大魔头围攻以来,这九人却从始至终,都没有伤到唐门姥姥一分一毫。

    这就不得不让莫问重新评估眼前的局势了。

    “嗖……”突然,一道黑影突然从丛林之中如箭雨一般飞射而来。

    眨眼睛,这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落在山洞的洞口处。

    脚和地面接触的那一刻,暗堂的所有人都面色巨变,以最快的速度,跪倒在地,口中呼喊着:“恭迎殿主……”

    殿主?难道是暗堂首领?

    莫问眯着眼睛,盯着背对着自己的这位穿着黑色斗篷的男人。

    随着这个家伙的身体缓缓转过,莫问看到了一个刻有骷髅头的面具,黑色斗篷、骷髅头金色面具、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两个眼睛,这样的装扮,不禁让莫问想到了五毒教总坛的那位面具神秘男人,当初那个神秘面具老者被他杀掉后,揭开面具的一瞬间,莫问惊呆了……

    莫问怎么也没想到,五毒的这个重要神秘老人,居然是死了二十多年的凌菲的老仆——内厄姆哈利威尔。

    而眼前的这一位,带着面具,是不想让莫问看到他的真面目,会不会,也是莫问熟悉的人?

    带着好奇的心情,莫问朝着前面走了几步,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这位站在洞口的面具男人……

看过《医界圣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