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界圣手 >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我看你是不要命了
    血翼的颜色越淡,等级就越高,然而莫问的血翼并不是普通的颜色,呈现一种淡淡的金红色光芒,这种颜色和血翼大小,无疑表明了莫问的身份。

    在血族,只有血皇,才能拥有如此强大的血翼,然而朱华吃惊的是,莫问如此年轻,就已经让血翼进阶成功,这是前所未闻的。

    “看来你懂的不少?”莫问得意地微微一笑,丝毫没有隐瞒地笑着说道:“既然你是为于成兵办事的人,就应该知道我莫问的真实身份,我不仅仅是于家的少爷,还是血族的血皇,二十多年前,我被人带离于家,身体内就已经发生了变化,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吧?”

    “当然,小人听说过关于主人的一些事情,刚才只是有些惊讶,小人第一次见到血皇血翼,所以有冒犯之处,还请主人恕罪……”

    “好说!”莫问点点头,此刻,在这十几米范围内,呈现在莫问眼里的,便是这座桥。

    “这……这是什么桥?”莫问从眼前景象中回过神来,喃喃嘀咕着道。

    “主人,这是琐灵阵幻化出的虚影,不是实物,每个时辰都会发生影像变化,这座桥,是进入阵法中心的第一关,此关虽然只是虚幻,但却有着骇人的威力,后面还有五关存在,只要走错一步,一般人是进不去的,不过主人放心,小人带主人进去,绝对不会出现任何危险的。”朱华闻言,立刻缓缓解释道。

    “这六关有何作用?”莫问思索片刻,再次疑惑的追问起来。

    “这六关,是为了考验那些进入阵法的人设立,如果是六关全部闯过者,便就可以顺利离开阵法,如果不能,就会永远被锁在此阵之中!”朱华详细解释道。

    “闯过之后呢?如何离开此阵?”莫问微微皱眉,疑惑的问道。

    “闯过后,需要从阵法中心得到被阵法吸收的真元力量,然后根据符文的指引,离开阵法,后面就不会有任何威胁可言了……只是,离开此阵有四个轮回!从何处进入阵法,就要以何处入口而出,否则,会再一次误入阵法,重新被困……”朱华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莫问喃喃,心中暗暗嘀咕了一句,他发现,自己以前听到的阵法,与眼前所见的琐灵阵稍微有些出入,在莫家岭的时候,他听莫家岭的老人说过,阵法离不开五行,符文,然而这个琐灵阵,根本和五行不沾边,甚至于在这个阵法之中,是依靠符文吸取外界力量而运行的一个怪异阵法,何门而入,何门而出,都是有密切关系的。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琐灵阵是一个真正困囚阵法,唯有真正懂得此阵的人,才能真正踏入此地,深刻了解,当然了,他这种略懂阵法被困此阵的人,却是例外,而且,即便是莫问知晓了真相,日后也绝不能真正破了这个阵法,阵法千变万化,不会有固定的点位,更不会让莫问辨清方位,毕竟,朱华不会让莫问知道这些而攻破他的阵法。

    在两人交谈的时候,城门口那触角终于放下了攻击的意图,放莫问过桥,只不过莫问对这些触角震撼莫名。

    “全部退下,如敢冒犯主人,我朱华定不轻饶……”见触角没有动静,朱华故意在莫问面前一声怒吼,左手一挥之下,立刻凭空出现一把漆黑如墨的长鞭,向着触角狠狠一抽。

    “啪!”一条条触角瞬间皮开肉绽,但却无鲜血溢出,只有缕缕黑烟从伤痕处冒出。

    “主人手下留情,尔等不敢对主人的主人有半点不敬……”见朱华再次举起长鞭,那些触角好像有了生命一样说话了,一条条不由吓得肝胆俱裂,迅速从愣神中清醒,一个个慌不急待的冲离莫问身边。

    “啪啪……”但这上百条触角刚一离开,便有着一少部分的触角同时剧烈一颤,消失无踪。

    “这些触角如果不给点颜色让他们瞧瞧,下一关会对主人不利,所以小人擅自做主,请主人责罚!”见莫问目露惊奇,朱华立刻在一旁小声解释道。

    莫问点了点头,并未说话,而是目视着这上触角缓缓退缩,最终回到了原位。

    “我们也走吧!”莫问见识了这桥的奥妙,立刻淡淡道。

    “好!”朱华闻言立刻在前开路,踏上桥,要进入城内,这桥,是必经之道,除了五道光卡外,其他人皆不可例外。

    当莫问踏上桥的瞬间,他的意识海瞬间泛起无数纷繁复杂的念头,这些念头,皆是对某物的极度渴望与需求,作为修炼之人,他需要的,当然是那些顶级的天材地宝之物,此刻在莫问脑海中出现的,便是那生命树与灵神之灵的强大和弱小,在这念头出现的时候,莫问的身子立刻剧烈颤抖起来,差点忍不住脚步一晃,从半空跌落。

    即便离地只有十几公分,可莫问总感觉地面上是虚幻的,根本就没有实地,只要莫问踩下去,他必然会掉入桥下,甚至有可能这就是万丈深渊。

    一旦掉下去,莫问如果没有血翼的支撑,粉身碎骨也不是不可能的。

    朱华见状,连忙随手一挥,发出一缕黑雾,将莫问笼罩,免得他跌落桥下而出现意外,他知道,凭着莫问的修为,虽然跌落桥下也不至于受伤,但会受到桥下浓浓的死气影响,遭受一定内创,一旦莫问迁怒于他,神念一动,捏爆他交出的那缕二魂三魄神魂,那他朱华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为了性命着想,朱华可不敢在这些小事情上做文章,有了朱华发出的黑雾保护,莫问立刻稳住脚步,脑中那些杂念,也随之消散,不复存在,就像是站在一个实实在在的地面上一样。

    “朱华,不必保护我,我想凭自己的本事,走过这座桥!”莫问思索片刻,立刻坚定的道。

    这座桥,是虚幻的影像形成的虚影,其中虽然凶险重重,但却是考验心性的好地方,心智坚定者,跨过去应该很简单,如果是无法成功跨越,那便代表其心性,还未真正淬炼到坚如磐石的程度,须多加磨练才行,这座桥,绝对是一个磨练心性的好地方,莫问既然遇到,就不能错过,这对日后的修炼进展,极为有利。

    “好!”朱华闻言,立刻点了点头,大手一挥,将保护莫问的黑雾收回。

    做完这一切,朱华心中顿时暗暗嘀咕了一句,既然你自找苦吃,那就怨不得我了,这座桥,能成功走完的,可说是少之又少,呆会我倒要看看,你会弄成何等狼狈模样,在黑雾收回的时候,莫问双脚再次剧烈晃动起来,但在有了准备的情况下,却是很快便稳住身形,缓缓向上空升起,血翼也不是朱华想象的那么不堪一击。

    每升起一点,莫问脑中出现的贪婪念头便愈发强烈,但在他坚强的心智控制下,却是还能堪堪抵挡,一步步,走到了桥的尽头。

    这个阵法对灵神的考验,果然厉害,居然能让莫问的意识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将一个世俗人的思路都掏的一干二净,莫问除了震撼外,就是羡慕朱华可以创造出如此神奇的阵法。

    成功抵达尽头,跨上桥墩的那一刻,莫问额头,早已大汗淋漓,就像是从水中捞出来的一般,朱华一直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跟在莫问身后,见状也是忍不住暗暗赞叹不已,看来这小子果然有几份本事。

    “但这桥只是第一步,对于修炼之人来说,能走过实在算不了什么,后面的几关,比这更厉害,我倒要看看,你能否凭着自己的本事,全部走过!”朱华心中喃喃,表面却是不动声色。

    踏上桥墩的瞬间,莫问眼前,蓦然出现一座银光闪闪的大门,此门虽然是虚幻的,但却像是由一块块巨大的闪烁白石铺就,十分壮观。

    好像这些石头都是用一种带有力量的东西做成的,让靠近的人,眼睛都很难睁开,刺眼的光芒,让谁都感觉到了一种靠近的阻力。

    “这第二关的龙门,主要是考验人的情绪控制能力,稍有不慎,便会被压在门下的陷阱中,还请主人小心!”朱华暗中提醒了一句。

    “噼里啪啦……”就在此时,前方迅速传来阵阵摔碎的声音,好似在这龙门的面前,那些发亮的石头都在碰撞着,莫问深呼了口气,控制心绪,缓缓向前走了几步。

    当他刚迈动脚步的刹那,眼前之境骤然一变,只见自己正站在一处最高的殿堂顶部,俯视着天下苍生,在他的脚下,正黑压压的跪着一群人,这些人,皆是实力深不可测之辈,但此刻,却全部对着他顶礼膜拜不已。

    “属下拜见主人!”恭敬的叩拜声,一波波从这群人嘴里传出。

    “主人,如今您已一统琐灵界,真是可喜可贺,现在的您,可说是这琐灵界至高无上的第一人了!”就在此时,耳畔迅速传来一个献媚似的拍马屁声。

    莫问扭头一望,说话的正是跟着自己的朱华。

    “哈哈,朱华,你搞什么名堂?这也是虚幻出来的吧?”莫问闻言不由得意一笑,迅速问道。

    “是,主人!”跪在下方某个黑衣人,唰的身子一动,已是蓦然遁入虚空,消失无踪,而朱华也跟着消失在莫问的视线里,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朱华,看来你真的是不要命了,竟敢在我面前耍手段,我看你是找死!”莫问面色一变。

    “主人,别动怒,这是一个关卡,小人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任何威胁的!稍等片刻,小人立刻带主人通过这第二个关卡。”就在莫问的话音落下之时,朱华出现了,手中多了一把大刀,手起刀落,那眼前所有的一切都被砍杀掉,瞬间消失。

    “哈哈……”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幕,莫问忍不住仰首发出阵阵得意狂笑,在他狂笑的时候,朱华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莫问会捏碎他的两魂三魄灭杀了他的灵体。

看过《医界圣手》的书友还喜欢